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奴隶新娘49

发布时间:2022-05-15浏览:

【奴隶新娘】(49)

奴隶新娘(四十九)

赵权顿时安静二秒,接着怒道:「你乱说什么!小妃那么乖又有家教,怎么

可能……」

「是、是、当然不可能是小妃,不过不能否认吧,真的有点像……」朱凯文

像恶魔般笑着。

「不许……再拿小妃……跟她比……家恩也会听到……」赵权说,但他刚刚

因愤怒而挤出的短暂理智,似乎又慢慢模糊,而且看着台上书妃的眼神愈来愈飢

渴,喘息更加浓浊。

朱凯文继续引诱说:「权总很喜欢小妃吧,有这样美丽的媳妇在家,应该十

分幸福,每天赏心悦目……」

「你在说什么……那种喜欢……跟你说的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其实公公觊觎媳妇的身体是很正常的,再说这个女人又不

是真的小妃,只是您如果把她当成小妃来代入,嘿嘿……这场秀一定更刺激……」

「你……不……怎么可以……想都不能想……」

这时台上上来一名带皮面具,精壮肉体抹油发亮,全身上下只穿紧身三角裤

的赤脚猛男,在书妃身边站定。

「现在,我们执行者要慢慢剥光受罚的人妻。」主持人说,现场立刻爆出热

烈掌声和口哨。

那名猛男先拿起一桶润滑油,从书妃雪白的后颈淋落。

「嗯呜……」

书妃想躲无处躲,只能羞苦呜咽,紧抵在两腿间的震动棒头,已经让她踩着

高跟鞋的纤足近似抽筋。

猛男在书妃穿着贴身薄黑丝的胴体淋遍润滑油,放下桶子后,两张大手在她

颤抖的娇躯抚抹,薄丝在润滑油浸润下更加透明,包不住赤裸诱人的火辣身体。

书妃可怜地娇喘,羞耻到不敢抬起脸,因为她知道赵权正盯着她被那猛男在

洁白肉体上下其手,身体每一吋肌肤都逃不过被抚摸的命运。

我则是在自己的木马上愤怒闷吼,但屁股卡在坚硬实心木背上,股缝好像已

经磨到破皮,稍微动作激烈一点就痛到要喷泪。

猛男将润滑油由书妃的脖子往下抹到小腿、足背,然后双手又滑回她胸口,

这时她挺翘的椒乳已经紧紧湿贴在薄黑丝上,娇嫩的奶头不顾主人羞耻勃起激凸。

猛男指尖捏起油滑的黑丝,「嗤!」往两边扯破。

「呜……」

书妃转开脸,黑丝下雪白的酥胸刺眼般炫目,两只形状美丽、穠纤合度的小

白兔从束缚中跳跃出来,粉红的奶尖在不下百道的炙热视线中晃颤。

现场安静二秒,随即响起一阵热烈鼓掌。

「讚!」

「太美了!」

「好诱人的奶子啊!」

那些客人亢奋欢呼着。

「怎么样?姪媳妇……噢,我是说小妃的奶子……应该也不输她吧,虽然我

们都没看过,但猜测应该也是这么柔软、美丽、形状也这样诱人才对……」

「嗯……嗯……」

赵权已经无法开口反驳,眼珠子快凸出眼眶般,盯住自己媳妇暴露在空气中

的赤裸酥胸,张着嘴急促喘息。

「像小妃这么美丽又有气质,奶尖应该也是粉红色的吧?权总是不是曾猜测

或幻想过?」

「我……不知道……」

「不知道可以猜啊?讨论ㄧ下没关系,反正大嫂跟姪媳妇都不在这,讨论美

女的身体,是所有正常男人都有兴趣的不是吗?」

「是啊,权总,猜ㄧ下嘛,姪媳妇奶头是什么颜色?」王鸿台兴奋的加入话

题。

这时台上的书妃又一声羞吟,那个猛男,已经将她身上的薄黑丝装撕裂到肚

脐以下,露出被刮净耻毛的下体,隐约看得见在按摩棒头上震动的湿润小缝。

台下再度爆出掌声。

「是啊,快猜一下,姪媳妇奶头什么色的,好想听公公怎么猜?」朱凯文趁

机又追问。

「粉……粉红……」赵权已经完全沉沦在台上血脉贲张的刺激景象,真的回

答朱凯文的下流问题。

「有这种媳妇真的好让人羨慕啊,呵呵,不如,您今晚就把台上这个出轨的

美人妻想作是书妃,看她好好被蹂躏,一定很刺激。」

「不……怎么可以……」赵权喃喃念着,视线却没离开过舞台。

这时猛男已经在用利剪剪开书妃四肢上的黑丝,看来是要让她完全赤裸。

「看,姪媳妇身材这么好,皮肤像丝ㄧ样光滑,真的只能用冰肌玉骨形容,

您就叫她一声,叫她小妃,叫出来会更兴奋,保证您有难忘的一晚……」朱凯文

一直引诱赵权堕入地狱。

「唔……」赵权浓浊地喘着气。

「小妃要被剥光了,快叫她啊……」

「小……小妃……噢……小妃……」赵权在药性和欲念迷乱下,内心的道德

界限终於被跨越,叫着自己媳妇的暱称,还呻吟出来。

「好棒啊,小妃被剥光了,身上都没一丝一缕了,连阴毛也刮得好乾净。」

朱凯文兴奋的说。

「小妃……不可以这样……怎么能让别的男人对你这样……」赵权激动责备,

但眼神却燃烧亢奋的火燄。

书妃也听见他们所有对话,羞得快要昏獗,却只能骑在木马上接受所有耻凌。

身上湿黏的薄黑丝已经被猛男一片片剪破扯掉,猛男从她美丽的雪足上褪去

黑丝,再将高跟鞋套回她脚上,现在赤裸裸的她,就只剩没有丝袜的光脚踩着鞋

子。

完美无瑕的胴体被抹遍润滑油,在舞台灯光照射下闪动诱人光泽,她的雪白

娇柔,和旁边同样泛着油光的黝黑猛男肉体,刚好是灯光下强烈的对比。

「跟丈夫说对不起。」地中海秃主持人拿着爱的小手,轻轻拨弄书妃颤抖的

乳尖。

「嗯……唔……」书妃倔强的把脸偏开。

「不说!」

爱的小手立刻打在雪白乳肉,发出「啪!」一声脆响。

「呜唔……」书妃哀鸣出来。

「再说一次,跟丈夫道歉,对了,你的丈夫叫什么名字?」

书妃仍然低头娇喘,没理会他的话。

「很倔强嘛……」地中海秃男手中的处罚小手延着书妃敏感的中线,从锁骨、

乳沟、腹央、一直轻划到两腿间,书妃苦闷呻吟扭颤,但逃避不了地中海秃男的

挑逗,两边大腿内壁已经全是淫水光泽。

处罚小手又绕到她背后,延着蜜桃般翘臀曲线,伸进正被按摩棒头嗡嗡震动

的股间。

「噢……」书妃悲吟声瞬间激烈起来,屁股扭动想逃离火上加油的折磨。

这样的声音和反应,惹得客人们欲火更加高涨。

地中海秃男弄得她已快筋疲力竭,忽然抽出爱的处罚小手,用力往蜜臀上抽

落,随着啪ㄧ声清脆响亮,雪白的屁股立刻浮出怵目红痕,书妃仰直玉颈跨在木

马上抽搐,口中「呃呃呃」的闷叫。

「噢,高潮了也……」

「太惊人了,看她,两条腿抖成那样!」

「噢!噢!还在高潮,还没结束,好刺激啊!」

「小妃……高潮了……不可以这样……坏女孩……对不起我……对不起家恩

……」

客人们欢呼着,连赵权的声音都穿杂在里头。

我心痛看着书妃在众目睽睽、还有自己公公视线也在的场合,被耻凌到丢身,

但这折磨似乎只是今晚的开端。

那地中海秃男兴奋地说:「看来还要给她更多折磨才行,不然这女人完全不

懂为自己的行为忏悔!」

他对那猛男说:「把她脚上高跟鞋脱掉。」

於是刚被丢身抽空气力,奄奄一息的书妃,脚上的高跟鞋被猛男蹲下去ㄧㄧ

脱掉,没了高跟鞋,书妃二只纤足只剩趾尖碰得到地,更多重量压在耻处震动的

按摩棒头上。

「呜……呜嗯……呜……」

没几秒,她比刚才高潮前更激烈的在众人视线中挣扭,强烈的灯光温度和肉

体煎熬,令她油亮的胴体全是汗珠水条不断滚落。

「太兴奋了!怎么可以那么刺激!」

「这女人,连脚趾头吃力勾起来的样子,都会让人受不了啊!」

「噢噢!是不是又要高潮?」

「啊!尿了!尿了!」

「不是尿,是潮吹!看!她又在抖了,这次更利害的样子!」

那些禽兽热血沸腾,但没人注意到书妃洁白的脚掌心中央闪烁银光,连秀气

的第一根脚趾和第二根脚趾趾缝,也露出残忍的针尾。

这是为了不让她流产而能尽情凌虐她所紮的穴针。

「先停下来,帮她穿回鞋子。」地中海秃男叫人关掉按摩棒的震动,猛男也

捡回书妃的高跟鞋替她穿上,但书妃已经腿酸骨软,任由铁铐悬吊着她纤细的胳

臂,垂着头无力呻喘。

「让你休息ㄧ下,先来玩奸夫。」

「呜……」疲弱的书妃听见,立刻激动摇头。

「不想我们玩情夫啊?会心疼吗?」

书妃噙着泪,用哀求目光看秃头男点头。

「你这奸夫真是幸福啊,这么美的人妻对你死心塌地。」地中海秃男走来我

这边,一只手握一把小蜡烛,一手拿打火机,这时有人在我身上抹油,我知道这

种油是让蜡油不易凝固在皮肤上的SM滴蜡专用油。

「想自己受苦,还是让女人替你受罚?」地中海秃男问我。

「唔……唔……」我拼命想说「我自己」,但被球塞住的嘴只能发出含混的

乱吼。

在这同时,书妃也跟我一样呜呜闷叫,我知道她想说的是要替我受罚。

「看起来好像是女生要替你受罪的样子。」

「唔……唔……」我拼命摇头,但地中海秃男已经不理我,再度走回书妃面

前。

「你真的要替情夫受刑?」

书妃想都没想用力点头。

「想清楚吗?嘿嘿,接下来这些,可是会让你爽到叫天不灵、叫地不应哦!」

书妃又再次点头。

「没想到你人这么美,竟然为了奸夫这么不知廉耻,好吧,就成全你。」地

中海秃男露出狞笑,对助手说:「把那个拿来!」

助手捧来一个盒子,地中海秃男从里面抓出两条白白胖胖的蚕宝宝。

「呜……」书妃瞪大眼盯着不断蠕动的白虫,淒美的泪眸充满恐惧。

「后悔了吗?」

书妃却决然摇头。

「这么不知悔改,那就慢慢品嚐吧。」他把两只蚕的尾部用同一条细绳两端

绑住,然后绳子绕过书妃后颈,两条蚕宝宝就刚好落在她酥胸前的乳尖上。

蚕足在敏感奶头爬动的触感,光想就令人起鸡皮疙瘩,她开始惊慌的喘息颤

抖,但还没结束,地中海秃男用消毒过的细针,刺穿蚕体尾部,将牠们深「钉」

在雪白乳房上。

针紮入肉的瞬间,书妃的哀鸣已经失控。

两条肥白的软足虫,就在娇嫩的奶尖上翻转蠕动,难忍的黏痒,让书妃骑在

木马上的裸体激烈扭颤。

「再来点这个,蚕宝宝的最爱,桑叶萃取液……」地中海秃男狞笑,从ㄧ个

小瓶中挖出ㄧ小沱绿色胶状物,抹在书妃胸前的二点。

才ㄧ涂上,蚕宝宝马上飢渴地卷住敏感的奶头,用牠们的软嘴不断囓咬,当

然蚕口咬不下人的肌肤,不过这种甩不开的麻痒酷刑,已经让书妃在木马上挣扎

到极点。

那些看呆的客人,这时才发出如雷掌声,亢奋的讨论不绝於耳。

「奶尖居然勃起成这样!真是太刺激了!」

「奶头好像快滴出血了,好红……」

「说不定母奶跟血ㄧ起滴出来……」

「看她这样挣扎,我心脏快受不了了!」

……

「爽吧,嘿嘿,对了……」地中海型秃男看着淒楚挣扭的书妃淫笑,忽然转

身对赵权那ㄧ桌:「刚才听说这位客人,把她代入成自己的媳妇找刺激,现在客

人看了有什么感想,是不是很兴奋啊?」

被问的赵权双眼赤红,呼吸浓浊如牛,几乎没有办法说话,那些畜牲喂他的

不知道是什么粉末。

「媳妇叫什么名字,让大家都知道,这样不是更刺激吗?」地中海型秃男把

麦克风头递到赵权面前。

「小……小妃……」赵权被狂乱的药性和欲火控制,喃喃说出来。

「全名是什么?」

「书妃……叫书妃……」

「各位,听见了吗?这位客人的媳妇名字是书妃,名字很美哪!」地中海型

秃男大声宣佈。

「耶!书妃!好好处罚她!让她在木马上被玩坏!」

「对!你的媳妇在台上,在被玩弄呢!」

其他桌客人立刻兴奋地附和,现场只能用虐欲横流来形容。

「书妃美吗?」地中海型秃男又问赵权。

「嗯……」赵权毫不犹豫点头。

「你在家,曾经想过要把媳妇扒光?」

赵权迟疑没答,此刻他表情显示大脑混乱到极点。

「有想过媳妇的身体吗?」地中海型秃男弃而不舍逼问:「说啊,跟大家分

享嘛!」

「想……」

「想过把媳妇剥得光溜溜,把她推倒,压在她滑嫩的肉体上干吧?」

「我……不……」这次赵权表情纠结痛苦,还在跟自己内心道德最后一点点

反弹对抗,也可能还知道赵家恩就在旁边。

「没关系,客人还没放得很开,我来帮助您。」地中海型秃男拿回麦克风说:

「既然台上这位美丽人妻跟您媳妇书妃长得像,您今晚就把她当成媳妇吧!我们

大家也会把她当作书妃来看。好吗?」

赵权迟疑了半秒,慢慢点下头。

「叫声您的媳妇来听听。」他又把麦克风送到赵权面前。

「妃……小……妃……」

台上无助挣扭的书妃,羞得不敢把脸转过来。

「现在我需要公公帮忙,上台把媳妇脚上的高跟鞋脱掉,处罚要真正开始了。」

赵权在身边损友和地中海型秃男推拉下,打着赤膊,蹒跚被带到书妃脚边蹲

着。

书妃除了正跟缠绕在奶尖上囓咬她乳头的蚕虫对抗而颤扭悲鸣外,根本不敢

把脸转正,就怕被赵权认出来。

「跟媳妇说一下,可不可以脱她鞋子?」地中海型秃男说。

赵权看着眼前书妃穿着高跟鞋的美足,赤裸的足背线条性感、肌肤雪白光滑,

让他呼吸更为急促,说话严重颤抖着:「小妃……爸爸……脱掉你的高跟鞋……

可以吗?他们说……要处罚了……」

书妃除了羞咽,根本不敢回应。

「没听见公公问你话吗?回答啊!」地中海型秃男大声对书妃说。

「呜……」书妃羞耻地点头。

「小妃说可以,您动手吧。」

赵权手在发抖,抓住高跟鞋底部,笨拙地从书妃美丽的脚ㄚ上取下,没了高

跟鞋,书妃性感的裸足只能用力打直脚背,剩下趾尖一点点碰得到地,这样诱人

养眼的景象,让赵权兴奋到呼吸困难。

两只鞋都脱掉后,书妃跨骑在木马上的修长玉腿已开始发抖,地中海秃男让

按摩棒恢复震动,她更像被无数电流窜过身体般,在木马上激烈的摇扭起。

「挣扎成这样好可怜啊……不过真让人血脉贲张!」

「叫声也让人欲火焚身,真是受不了呵!」

「脚趾头都离开地面了!这根本是真的骑木马,好刺激!」

「呜……呜……」书妃悲鸣着,在乳头和下体双重凌迟下,激烈挺扭屁股和

试图甩动椒乳,想让两只蚕宝宝离开麻痒难耐的粉嫩奶尖,但这根本是办不到的

事,只让ㄧ干禽兽更欲火高张!

而被绑在另一只木马上的我,则是心疼愤怒,却又无能为力。

「是不是挺不住了?嘿嘿」地中海型秃男淫笑看着她。

「呜……嗯呜……」她没点头,但淒美的泪眸已经露出藏不住的哀求。

「好吧,给你一点favor。」地中海型秃男作了个手势,旁边的猛男立

刻搬来两支高约一米五、下面有底座可立稳的直立木桩,放在书妃左右侧。

木桩上有排小洞,由高到低,他把一根小木栓塞进高度在中间的圆洞,露出

约五公分长度在外。

地中海型秃男指着两边木桩上的小凸出物,对书妃狞笑道:「脚可以踩在这

里。」

书妃羞愤地摇头,她怎么愿意在众目睽睽下,自己把脚提起来踩在那上面,

这样等同是将两腿分开让人看得一清二楚。

「没关系,随便你。」地中海型秃男对猛男说:「调高木马ㄧ吋。」

猛男操作木马底座的转轴,书妃身下的木马缓缓升高。

「呃……呜呃……」书妃更痛苦的在上面挣扎,她两张裸足悬空,连脚趾尖

都搆不到地!

「真刺激啊!」

「我看她又快要高潮了!屁股跟奶子都甩成这样!明明是气质那么好的美女,

真残忍又令人兴奋……」

「噢!噢!她脚踩在上面了,终於撑不住了!」

「自己把腿张这样,姿势好淫荡啊!粉红色的屄都被看到了!」

书妃忍着被看光一切的羞耻,在木马上张开腿,用纤秀的脚趾攀住木桩上的

小小脚踏。

「她的脚趾头真美、好秀气,而且用力勾住东西的样子真性感……」

「呜……呃……」虽然脚下有了小小的支力点,但书妃的处境并没改善多少,

没多久又在客人的欢呼声中激羞丢身。

「把脚踏调高。」地中海型秃男指示,猛男不顾她的悲颤,残忍地将扳在小

木栓上的美丽脚趾拨落,然后将木栓拔下,塞进高二格的圆洞内。

书妃再度陷入脚尖搆不着地的惨境,整排震动的按摩棒,让她即使筋疲力竭,

仍然悲苦的挣扭,而盘在奶尖上的蚕虫,依然疯狂的啃囓涨红到快滴血似的乳头。

「呜……」她无助摇头,两粒椒乳不断在胸前颤晃,却怎么都甩不开那两条

软足肥虫。

「别用那种可怜兮兮的眼神看我,撒娇是没用的,我不会帮你,想要轻松就

自己把脚伸上来。」地中海型秃男狞笑说。

「嗯呜……呃……」书妃这时只能夹住身下的木马,两条悬地的修长裸腿不

住抽搐扭动,那有能力可以自己把脚抬上被调高的小脚踏。

「要不要请你公公救你?」

「呜……」书妃羞慌摇头。

「求你公公帮你把脚抬上去吧,他现在认不出来你是谁,只会以为你是假想

的媳妇,放心!」地中海型秃男在她耳边小声说。

书妃不相信他的话,还是用力摇头。

「这样你撑不下去,我不会放你下来,会让你骑在上面骑到昏倒,然后再爽

到醒过来……」

说完,他又抹了一些桑叶萃取液在她充血的奶尖。

「这次是加了会让蚕宝宝有飢饿感的成份在里面,看!有没有感觉,牠们是

不是吃的更疯狂了?」

书妃悲苦的摇头闷叫,哀求地中海型秃男放过她,以她那么倔强的个性,应

该已经远远超出身心所能负荷的极限。

「请公公救你吗?」

「嗯……呜……」书妃已经无从选择,只能屈服。

「那我把你脸上的布拿下来,你自己跟他说。」

「呜……」书妃美丽的大眼充满惊恐,拼命摇头乞求,但地中海型秃男还是

残忍地把遮住她下半边脸蛋的薄纱揭掉。

可怜的书妃奋力将脸转开,不敢让双目发癡,自始盯住她不放的赵权看到容

貌。

地中海型秃男又解下她嘴里的箝口球,捏住她下巴强迫她将脸转正。

脸色苍白发丝凌乱的书妃,立刻又把头扭回ㄧ边。

「转过来,让你公公看到你的脸。」地中海型秃男冷冷说。

「嗯……嗯……」书妃倔强不听,只是坐在木马上努力忍住娇喘,怕声音被

赵权认出。

汗水不断聚集成条,从她抹油的性感胴体加速滑落,连脚趾尖都坠着水珠。

「看来要修理奸夫,才能让你听话!」地中海型秃男对助手说:「去拿喷枪

来,火烤奸夫屁股ㄧ定很香!」

「不……不要……嗯啊……」书妃为了我开口哀求,说完就再也忍不住激烈

呻吟,屁股继续在按摩棒头上挺扭想减轻折磨。

我呜呜的闷吼,要书妃别管我,不要被胁迫。

但这是没用的,他们知道只要利用我,书妃就会任由摆佈!

「那把脸转好,看着你公公!」

「嗯……」书妃强忍羞耻不安,照地中海型秃男要求作,整个人呼吸紊乱,

咬住苍白下唇ㄧ直发抖。

「客人认得她吗?是不是您媳妇书妃?」地中海型秃男捏着书妃的下巴,扭

住她的脸给赵权看。

「呜……不……」书妃被迫与自己公公在这种情况下相认,芳心都快要停了。

「嗯……好像……」赵权的眼神痴迷贪婪,盯着楚境不堪的赤裸媳妇,但又

立刻接着摇头:「但只是像……我们家小妃……很乖……有气质又好家教……不

可能是她……」

书妃听公公的话,泪水立刻奔涌出美丽眼眸,不知道是松了口气,还是羞愧

至极。

「当然啊,怎么可能是您贤淑的媳妇儿,我们说过,今晚她只是您媳妇的代

入品,给大家寻刺激而已,其他的客人们说对不对啊?」

「对!」

「只是暂时把她当成书妃来蹂躏!」

那些客人兴奋附和,其实刚才我看见秃男的助理在发放书妃和赵家恩还有她

公婆的合照,台下那些人早都知道木马上的美人真的是赵权的媳妇,但仍配合主

持人欺矇他,因为这样接下来才有更刺激的能看。

「还不求公公帮你,记住,今晚这位客人可是你的公公,你的身份是人家的

媳妇,叫作书妃,懂吗?」地中海秃男狞笑对书妃说。

书妃羞愧地阖上泪眸,淒楚点头。

「懂就快说啊,求公公帮你抬脚,要叫爸爸喔!」

「嗯……嗯……」

「快!」

「嗯……爸……哼……」她仍忍不住在木马上羞扭光溜胴体,喘息说:「帮

我……把脚……抬上去……好吗……我撑不住了……嗯……哼……」

「好……小妃……」把自己真媳妇当成媳妇代入的赵权,欲火焚身到快说不

出话,艰难咽入口水,才又继续:「爸帮你……」

他颤抖捧起书妃雪白性感的脚ㄚ,呼吸又更急促,而书妃被自己公公的手接

触到脚心肌肤,也一直害羞颤抖。

「好软……好滑……小妃的脚……真美……」赵权迷恋地捧高它欣赏。

「嗯……爸……爸……快点……小妃……好辛苦……啊……」书妃在木马上

的挣扎激烈了起来,似乎又快被活生生搾出高潮。

「是……爸爸马上……」赵权将她ㄧ只脚抬到木桩上脚踏的高度,让书妃用

脚趾勾住那根小木栓,接着又换另一脚也上去。

对於赤裸股缝一直夹住强力按摩棒的书妃而言,这种羞耻至极的姿势,却是

无尽折磨中的小小浮木,只不过这支撑不了多久,她在木马上的诱人身躯,又快

要达到羞耻高潮。

这时那可恶的地中海型秃男,居然倒了满满一个小杯的酒拿到她唇前。

「把这喝掉,世界最烈的酒,号称烈女终结者的90度生命之水。」

「不……」书妃转开脸激烈哼喘。

「喝掉!」地中海型秃男命令。

「求求你……我……哼……肚里……有宝宝……」

「反正也不是你亲丈夫的种,生出来是畸形或白痴也不会有人在意!」地中

海型秃男说的不是人的话!

「不……要……」

「喝下去以后,就会沖淡你的廉耻心,到时让你公公疼爱你比较不会害羞。」

「不……嗯啊……我不能……跟我公公……求你……」

「废话!你不能喝,我就把这一整瓶都倒进奸夫嘴里,看他能不能活命!」

「不……」

「不想给奸夫喝整瓶,你就给我喝掉这杯!」

「唔……」

书妃终於还是认命,让秃男把她下巴抬高,酒杯塞进唇间一口气倒进去。

十几秒过后,她脸颊开始绯红,淒濛的美眸也逐渐涣散。

书妃不像小卉,她虽然外表柔柔弱弱,但酒量就算跟男人比也不输,而且不

管喝多少,她从来没在人前失态过,后来我才知道她是要吐也是忍到回家才吐的

那种倔强个性,过去有男同事想在种种场合让她喝醉,看能不能趁机佔点便宜,

却都是失望收场。

但这ㄧ次强迫她喝下的是浓度高达90% 烈酒,几乎是纯酒精,任凭再会喝

酒,一杯饮尽也会承受不住。

她刚开始还不断摇头、用力咬自己嫩唇咬到出血试图保持清醒,但终究战胜

不了霸道的酒精浓度。

「开始了……要来了!要来了……」那些客人兴奋注视着她的反应。

「唔……哼啊……」一分钟后,她一脚先从小木栓上落下,张着小嘴骑在木

马上茫然娇喘。

「屁股动起来啊,不用害羞,【推荐】奴隶新娘49客人们都想看你发浪呢。」地中海秃男说。

「嗯……哼」书妃仍试图抗拒。

「啊……」这时身后的猛男忽然抓住吊高她手腕的绳索摇晃,书妃放声呻吟

起来,股缝随着身体在马背上磨擦。

地中海型秃男这时指示:「多淋些润滑油,让她自己好好享受。」

「是!」猛男放手,换提起地上的桶子,把润滑油来回淋在书妃胯下一整排

电动按摩棒头上。

「噢……啊噢……」已经没有外力,但书妃却像骑着野马一般,被吊直双臂

在木马上自己失神挺动,另一只脚也从足踏上掉落,任凭两条修长裸腿悬地扭晃,

在众目围观下激情呻吟。

「这酒不愧叫烈女终结者啊!」有人惊叹。

「堕落了!才一下子,就完全没了羞耻……」

「她用肉穴在摩擦木马!……明明长得像女神……」

「喔!喔【推荐】奴隶新娘49!高潮了!高潮了!这……这是什么样子?太令人吃惊!……太兴

奋了!」

「呃……呃啊……呃……」

书妃像被高压电电击般在木马上抽搐,发烫的油亮胴体每一吋都像在颤抖。

我心痛看着她为我堕落而悲愤闷吼。

「现在开始愈来愈好玩了,嘿嘿。」地中海秃男对助手说:「木马再升高。」

於是木马又被升高数吋,书妃美丽的趾尖已经离地十几吋。

「把哑铃吊在她脚踝。」

「唔……唔……」我听见地中海型秃男的毒计,愤怒在木马上挣扎,但根本

没人理我!只能看着那些禽兽兴奋鼓掌,然后把五公斤重的哑铃用麻绳捆绑,一

脚一颗吊在她晶莹的腿踝上。

「呜……」

书妃两条修长玉腿,被哑铃的重量往下拉直,在木马上辛苦哀喘。

「爽吗?继续扭动屁股啊,客人们都爱看你堕落呢。」

「嗯……啊……」

出乎所有人意料,以为书妃已经痛苦到无法动弹,她却呻吟着努力动起屁股,

继续艰难而亢奋地用赤裸下体磨擦震动的按摩棒,两条白生生美腿因使力而浮出

性感的线条,脚趾头也紧紧握住。

「真堕落啊!这样作贱自己呢!」

「看她那样……真让人欲火焚身……」

「受不了!她兴奋到脚都抽筋了?好刺激啊!」

那些禽兽亢奋围在舞台看我的书妃。

「ㄋㄟㄋㄟ……呜……嗯……」书妃一边辛苦扭动被吊的油亮胴体解欲,口

中发出让人欲火高张的呻吟。

「她是不是在说什么?一直内内、内内的呻吟?」

「呜……ㄋㄟㄋㄟ……痒……嗯……呜……」书妃又发出那种声音。

「内内……痒……?哦,是奶子被虫爬在痒吗!」

地中海秃男似乎明白,大声问她:「贱货,是不是乳头在痒?」

粉颊红烫的书妃胡乱点头,此时她二弯美眸噙着濛雾,诱人小嘴不断呻吟,

酒精完全迷涣了她的神智。

「喝醉了连奶头在痒这么害羞的话都说得出口,女人还是从清纯到彻底堕落

最可爱啊,呵呵,看来今晚可有趣了。」地中海秃男淫笑着。

他对被酒精迷乱,无力抗拒按摩棒和蚕吻快感的软弱书妃说:「还是叫公公

帮你好吗,请他抱你下来,然后到前面造爱让我们看,你瞧,床垫都帮你们两人

铺好了。」

这时二名助理已经搬来ㄧ床白色厚垫放在木马前,精神混乱的赵权,像条饿

狗般盯着媳妇美肉,口水滴下来都不自觉。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