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原创中的桥段编号2

发布时间:2022-05-15浏览:

【原创中的桥段(编号2)】

黄昏的校园就像是另一个世界,安静而神秘,全然没有白天的嘈杂和窒息,

在夕阳的照射下真如文艺笔下的象牙塔般知性圣洁。张晓明一个人独自呆呆地坐

在办公室里面对着一堆待批的试卷陷入迷茫地沉思中,毫无一点要批卷的意思。

窗外的余辉斜斜地洒在这位气质端庄的女教师的身上,泛起一层金黄色的光

晕,如果在这世上真有恶魔的话,大概也会对她退避三舍吧!

虽然这世上不一定有恶魔,但张晓明此时此地一定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有比恶

魔更邪恶的人,就在这个在外人眼里应该充满阳光、欢乐、正义、知识与爱的神

圣之地,就在今天的中午校长的那个让自己一想起来就会颤栗恶心的办公室里,

自己用所有能够用上的尊严和坚持,才换来了不被再次奸污的命运。

可是这样自己就真的贞洁了吗?真的就算对得起自己的丈夫和儿女还有这个

家了吗?这个问题张晓明在内心深处拷问了自己无数遍,那个精力足得让自己吃

惊的老色鬼在短短地一个多小时里把他的精液灌满了自己身上除了小穴外的所有

孔洞,尤其是那个自己做梦都没有想到过的腔道也被肉棒贯穿,而这居然都是在

为保卫自己那早已远去贞洁的理由下被自己软弱地默认了。其间的难言、痛楚、

羞耻还有鲜血,竟如新婚之夜般为这个可以做自己长辈的猥琐的假道学而滴落。

「张老师!」

从门口传来一声显然已经开始发育变声的呼喊,在空荡荡的的回廊里回荡不

息,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诡异。张晓明不觉蓦然一惊,一声轻呼,端如坐卧莲花

的仙子跌落红尘,哀怨欲滴的妙目向房门扫去,一个矮冬瓜身材的男生一溜烟地

从门外闪进屋来。

「是余聂啊,有事吗?怎么还不回家呢?」

即使心中对余聂的父亲充满厌恶,但对自己的学生仍旧保持着师道的尊严与

平易,说完又低头批起手头上的卷子来,丝毫没有察觉出自己的学生已经悄悄地

别住了锁闩。

进来的余聂没有再说一句话,也没有回答自己的提问,这让张晓明觉得很奇

怪,不觉又抬起头想看个究竟。令张晓明吃惊的是这个小胖子竟然已在不知不觉

间赫然站在了自己的桌前,矮墩的背影恰好遮住了窗外日落前的余辉。张晓明只

觉得眼前霎那阴暗了许多,阴影里的余聂五官已经模糊了,只有青白色的眼白和

牙齿泛着令人阴森的白光,绕得张晓明竟然也不觉倒吸了一口冷气。

「余……余聂,你有事吗?」

张晓明话语间流入出心灵深处的恐惧,因为她真的非常害怕,害怕余聂又来

替他父亲来通知她去「讨论工作」。

「张老师!我有事要找你啊!」

「是你自己的事吗?」

「是吧!」

直到此时,张晓明才把提到嗓子眼的心放下,略微挪动了一下刚才僵硬的坐

姿,换了舒服的姿势。

「说吧,找老师有什么事。」

「张老师,你是不是要做我的妈妈了!」

「你……你说什么?」

「我、是、在、说、张、老、师、是、不、是、要、做、我、的、妈、妈、

了!」

余聂这次一字一顿地又重复了一遍。

「你……你在……说什么啊……」

张晓明的脑海里马上就联想到了一件最让自己害怕的事情,顿觉天旋地转,

但仍抱着最后一丝的希望兀自否认,希望只是眼前这个男孩的误会。

「老师今天中午你是不是去和我老爸做爱?」

余聂的每一个字都像是重锤一下一下撞击着张晓明的心脏,让张晓明处在随

时都可能崩溃的边缘,虽然对今天中午发生的事余聂也一无所知,但余聂还是想

试一下,显然这早熟的小子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因为他知道只有用最近的事

实才最有震撼力也能最快地让当事人就范,虽然自己有张晓明和老爸的照片,但

不到最后余聂并不想动用,毕竟这样会把老爸也扯上就太冒险了。

「余聂,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说话?我可是你班主任。」

「张老师,请你告诉我和我老爸做过爱的班主任,应该是我妈妈还是班主任

呢?」

余聂步步紧逼,知道不能让对方有任何思考地机会,张晓明眼看自己无法用

自己的身份去震慑住自己的学生,最后王牌的实效让张晓明这个知性的女性丧失

了最起码的逻辑,竟然不斥问眼前的余聂是如何地「道听途说」反而想用解释来

为自己辩解,希望自己的学生能够理解自己,并为自己严守这个秘密。

毕竟,对一个有家庭有丈夫有儿女的良家妇女知识女性来说,还有什么比这

些更重要的呢!但事实证明这无疑是自投罗网,不打自招了。可是现在在张晓明

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在支撑着她,那就是「不能让别人知道,尤其不能让自己

的家人知道。」

「余聂,我……我今天中午没和校长做……做那个事。」

张晓明不知道该如何向眼前这个和自己儿子一般大的男孩开口解释这种事,

只是竭力地否认男孩刚才认定的事。张晓明的种种反应自然逃不过余聂的那双绿

豆般的小肉眼,原本也没有底的心里一下子就顺畅起来,淫窍大开,知道自己已

经掌握了主动,眼前的这个曾经让自己颇为忌惮的漂亮班主任自己同桌的老妈现

在已经可说是自己的猎物了,而且还是一只待宰的猎物,在临死前戏耍自己的猎

物,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所有已操胜券的猎手们都最感兴趣的娱乐活动吧。

「那个事是什么,老师?」

「就是……就……是做夫妻的事!我没和校长做,余聂你一定要相信老师,

真的。」

「夫妻的事是什么事啊!老师?我不明白。」

「就是……就是男女之……爱。」

「老师真的没和我爸爸做男女之爱吗?」

「真的,今天没有!余聂你一定要相信老师啊!」

张晓明从小家教很严,不擅长说谎,所以自然而然地强调「今天」而回避了

其他,即使这样也让她面红耳赤,不敢正视余聂。

「那为什么今天我会看到老师会和我老爸不穿衣服抱在一起呢?老师!这不

是男女之爱吗?也就是做爱吧!张老师你不要再骗我了,我都懂。」

这当然是余聂在胡诌,只是凭着上次看到的来诓骗自己的班主任,可在张晓

明听来已经是双眼发黑,羞得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才好。可如何对自己的学生解

释自己今天没被奸污,子宫里没有再被灌进肮脏的精液呢?此时的满腹委屈的张

晓明只能用喃喃自语、粉颈轻摇、任有两行清泪滴落。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凭着自己的经验胖小子余聂当然知道对方的信心已经被自己打爆了,该是收

网的时候了。

「老师不要哭,我不会让别人知道这事的。」

说着凑上前去,用肥手去擦张晓明脸颊上的泪水,看到平日里矜持的班主任

毫无反应,余聂就更大胆了,两只猪手抚摸地范围也更大了,从脸颊慢慢地延伸

到张晓明的粉颈两侧。

突然,张晓明抬起原本低垂的双眸,像抓到最后的救命稻草般看着眼前这个

原本自己并不喜欢地学生道:「你真的不会让别人知道吗?」

「当然了,老师!」

余聂已从桌旁转到了张晓明的身前,长长的倒影已经完全笼罩了张晓明褪去

矜持后软弱的身躯。

「余聂,老师谢谢你了。」

「张老师!你真漂亮啊!」

余聂的手此时居然放肆地探入了自己班主任敞开的衣领里,这个举动让原本

还满怀感激的张晓明简直不敢相信发生在自己眼前的这一幕,一个和自己儿子一

般的孩子竟然会有猥亵一个可以做他妈妈的班主任的想法。

「你在干什么,余聂!」

张晓明甩开余聂还想继续深入地肥爪站了起来,由于情急,竟然把自己坐的

椅子也翻倒在地。

余聂翻了翻那对绿豆肉眼,看着站在眼前比自己还高出半个头的班主任【推荐】原创中的桥段编号2,已

经全然没有往昔的忌惮了,瞄着张晓明衣领敞开,从中隐约都能看出青青血管的

肌肤,阴阳怪气地说:「张老师!你不是说要谢谢我吗?可你除了身子还有什么

我没有的呢?张老师,你可想好了,不然到了明天学校里都会知道你在勾引我老

爸。唉!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我们学校最清高最正经的张老师会主动去勾引

我老爸,哈哈,不知道别人会怎么说你呢?真是个假正经原来这么贱这么骚?哈

哈……」

「你……你胡说。我没有……」

「是吗?没有为什么要和我老爸做爱,难道你老公不行了吗?哈哈……」

「余聂,我不准你侮辱我丈夫,是校长强奸我的。」

「那你快去告我老爸吧?我倒很想知道,张老师你自己脱了裤子撅着大大的

屁股亲手掰开你的骚屄求我老爸肏,这也叫强奸,哈哈……」

「你……你……」

张晓明此时的感觉犹如刚出虎穴又入狼窝。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