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让爱上

发布时间:2022-05-15浏览:

【让爱】(上)

常年在一线单位工作,不免让我感到巨大的压力,每天都要戴着不同的面具

和不同人接触,更让我觉得生活没有更多的意义。为此,我特意向公司申请了半

个月的休假,一方面可以给自己放松放松心情,调整调整心态。另一方面也想多

出一点时间陪陪我的妻子依依。

依依是我的大学同学,身材妙曼,面容姣好,当初是我拼了九牛二虎之力才

杀出重围抱得美人归,这么多年来,她都是我最值得炫耀的战利品。

依依身高162,不算很高,但是幸运的是上天给了她一对完美的D奶,这

一点让我很是受用,每次与她上街都让我特别的得以,尤其是街上的男人被她胸

前的白兔所吸【推荐】让爱上引的时候。一开始我也是嫉妒心满满,谁要是盯着看并且被我看到

我一定会还以眼色,狠狠的瞪着对方。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我竟然有

些喜欢上依依被人视奸的感觉了,当初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一度觉得自己是不

是心太大了,直到有一天………

休假申请得到批准后,我便约了两个公司的同事下了班去酒吧喝酒,权当是

为自己庆祝。两位同事都是来自农村的,一个木讷呆板,带着一副眼镜,用大家

的话来说就是MR。RIGHT,跟谁都能处到一起,和谁也不轻易的红脸的老

营;另一位生得矮矮瘦瘦的,面宽嘴阔,怎么看怎么猥琐,但是好在性格开朗,

能聊到一块的大嘴。所以,他们俩算是在公司里玩的最好的了。

男人嘛,喝了酒必然是要吹牛的,三人里就我结了婚,所以我所吹嘘的无非

就是老婆听话贤惠,能上厅堂能下厨房的事儿,两人一听直摇头说不信,我听了

就颇感不服气,马上结账拖着他俩到我家去见识见识,顺便打了个电话给依依让

他准备一些下酒菜。

刚刚打开门,便听到依依略带责备的声音:「怎么喝了那么多酒?待会可要

少喝点,快进来吧,你们俩也快进来吧!」

说着便弯腰从鞋柜中拿出三双拖鞋让我们换上,只是在她弯腰的一瞬间,她

胸前那对白兔就有些呼之欲出了。

酒过三巡后,四人都有了些醉意,依依原本是不喝的,但架不住两人的敬酒,

也跟着喝了不少,我本想阻止,但想想待会要回家的是他们两个,而我们夫妻俩

只需要往床上一躺就行了,也就释怀了。

接着又聊了一些生活中的趣事,气氛免不了又上升了起来,直到我喝得有些

想吐时,我才起身要去厕所。走之前我还嘲笑了下大嘴和老营,因为这时的他们

已经伏在桌上直摆手说休息休息,不喝了,而妻子也早就半躺着在沙发上,面红

耳赤,看样子就知道是醉了。我见状也就有些好笑的向厕所走去,边走还边向二

人嘱咐等我回来接着干,二人也只是摆摆手不说话。

吐完之后清醒了不少,要冲水时才发现停水了,当时就慢悠悠的打开了厕所

门,张嘴刚要喊依依从厨房弄些水来,竟然发现平日里老实呆板的老营此刻竟然

跪坐在依依面前,两手伸在半空中,正欲解开依依衬衫的纽扣,我看到这本能的

想拉开门冲出去,但是忽然又冒出一个刺激的念头,我想看他解开依依的衣服!

就这样,我竟鬼使神差的把门关到最小,只留下一道门缝,正好可以看到他的举

动。

老营不知道是心虚还是害怕,迟迟不敢下收,忽然转头向厕所方向张望,看

了几秒钟后才张口道:「俊…你好了没有?还有多久出来?我……我想洗把脸…」

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他试探性的说话竟有些口干舌燥,下体也渐渐硬了起

来,我深深吸了口气,假装痛苦的回答他:「老营吗?你在等等,我这闹肚子,

还得几分钟…」说完我就像心里坠了颗石头似的,有些胸闷,但是心理却希望老

营快些下手。

「哦…好吧,你也别急。」老营说罢便换到依依头前跪下,因为这个角度正

好可以看到厕所的方向,若是我出来他也好提早应对。一想到接下来他就要猥亵

我的爱妻,我就愤怒不已,但是又觉得刺激,并且这种刺激渐渐的占了上风,只

希望他快一些下手。

老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了看摊在一旁的大嘴,又瞄了瞄我的方向,最后

把眼睛死死的定在依依的胸前,他已经解开了第三颗扣子,而依依仍旧是无动于

衷。

第三颗扣子解开后,半个整个胸罩都露了出来,老营激动地喘着粗气。他端

详了一会,才伸出一只手从胸罩中探去,只见依依胸前那只饱满的白兔,随着老

营手上的动作在轻轻的晃动着。我知道,他正在享受依依的乳头,但他不知道的

是,乳头也是依依最敏感的所在。依依被撩动得有了反应,双腿夹紧,刚要开口

发声便被老营用另一只手捂住了嘴巴,这时候依依才惊觉起来,发现捂住他的是

老营,正觉奇怪,又感到胸前的动荡,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当时就吓得不敢动

弹,只是惊恐的望着老营。

老营似乎没有预料到依依会醒得那么快,一开始也是紧张万分,生怕依依会

叫喊出来,但后来见依依竟然那么软弱,渐渐的就冷静了起来,只见他低头潮依

依说了什么,但是因为距离远又小声,我只能断断续续的听到一些诸如「安静点」、

「你想被你老公看到吗?」、「这就对了」之类的话。说罢就见老营试探性的放

开了捂住依依嘴巴的手,见到依依果然不敢做声,便有些得以的朝着依依轻笑着,

顺势用刚才捂嘴的手探向了依依另一只乳房,而依依却依旧不敢动弹,任由老营

在自己的身子上随意索取。

老营似乎不满足于现状,他看了看我的方向,估计我还有一会才出来,便大

胆的将依依的双乳从胸罩中解放出来,随着巨乳的弹出,老营一时间竟呆住了。

而依依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大胆,惊骇地将双手挡在胸前,嘴里轻轻的说着「不要、

不要啊」。但是她怎么会知道就是他现在的举动又一次激发了老营的欲望,只见

他一只手将依依的双手死死扣住,另一只手,恣意揉搓着一只乳房,不论依依如

何动作,都无法挣脱老营的大手。

看到这里,我越来越忍不住,下体越来越涨,似乎就要冲出裤子的束缚,而

嗓子眼也是越来越干渴,但我心里却异常的难受,就像心爱的玩具正被别的孩子

在蹂躏,而自己却不敢挥动拳头,只寄希望于他能轻点对待我的玩具。

正胡思乱想间,老营已经吻上了依依的唇,并且不时的在唇上和乳头上来回

切换,而依依却是更加的害怕,我似乎看到了她身子在不由自主的抖动。见此情

形,我突然想到当初恋爱的时候是多么的甜蜜,我又是多么的呵护她,一想到现

在他却被一个丑陋的男人玩弄着身子,而且是在自己的家里,当着自己老公的面

被搓揉奶子,甚至连呼叫的勇气都没有,我突然感到了悲哀,同时又感到了无尽

的刺激。这种刺激带给我的不仅仅是性欲上的刺激,心理上的刺激更深。

激动之余我不小心碰到了脚边的塑料桶,声音不大,却把我们三人都吓到了。

客厅上的两人急忙坐好收拾起来,这时我也不好再躲下去,只好闭上眼默数了三

声才开门走了出去。

而此刻老营和依依早已收拾好了,老营假装在拍着大嘴叫醒他,依依却低着

头收拾着桌上的残根冷炙,仔细一看老营拍着大嘴的手在微微的颤抖,而依依却

因为紧张而系错了扣子,导致口子之间凸起一个洞,走近一看就能看到衣内的风

光。

我假装还未酒醒,嚷着要接着喝,老营不知是内疚还是心虚,连连摆手说下

次再聚,现在就要拖着醉酒的大嘴回家去了,来日方长。而一旁的依依听到我要

接着喝酒忽然意识到什么,也帮腔的说到夜已深还是别喝的好。我拗不过二人,

只好作罢。待老营二人离开后,我才重重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一时间竟安静得可怕,我不作声,依依也不作声。此情此景联系到刚才的情

形,我忽然醋意大发了起来,伸手讲依依拉到我的跟前,一只手即开皮带将肉棒

露出,一只手抓住依依的头向我的肉棒包裹去:「给老子含住它!」

依依任由我粗暴的用肉棒在她的口内冲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于愤怒,也

不管什么怜香惜玉,只是死命的往她口中深处顶去,不管她是不是因此而被呛出

了眼泪,我只想着在她口中发泄,发泄我的愤怒,发泄我的欲望…

脑中想象着依依被老营【推荐】让爱上丑陋的鸡巴插入的场景,一时忍不住便射了出来,尽

数射在了依依的口中,射出的精液竟比平常多出了一半还多。依依被我抵住后脑

没办法解脱只好忍住不适将精液尽数含在口中。

「吞下去,吃掉!」我看着依依的眼睛命令道。

依依摇着头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显然是很不情愿。

「吞掉,听话」我还是耐着性子对她说道。但是她依然还是那个样子,这下

把我给激怒了,我双手抱着她的头,盯着她说:「扣子都系错了!婊—子!」

依依惊呆了。我趁热打铁道:「刚才我要晚出来一步,你是不是就要给他上

了啊!」说罢我便放开了手,靠在靠背上,望着天花板不言不语。

依依低着头,双手攥得紧紧的,肩膀微微的颤抖着。我虽然没看她,但我听

到了她抽泣的声音。

「老公…我…我吞了…老公…我、我错了,原谅我…」

原谅你?哪有那么容易…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