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不用老公用学生

发布时间:2022-05-15浏览:

【不用老公用学生】

顾海伟从商店里出来。天太热,他一出家门就到这小店里买了一瓶冰汽水。

一边咕咚咕咚灌下去,一边打着手机跟他兄弟们叫着:「知道了,你们再等会我

马上到。」

而商店里老板娘正躺在躺椅上一手拿着蒲扇扇着扇子,老板则坐在板凳上给

老板娘捶腿,他们夫妻俩历来这样,所以海伟在商店里买东西的时候也没感到稀

奇,只是打趣了一声「叔叔对阿姨真好啊」就匆匆付钱离开。

老板娘名叫邱淑芬,是这小店老板侯丁的第二任老婆,在海伟所在中学教英

语。侯丁在与邱淑芬结婚的时候还是工商局的小官,因为自己做官的关系自己这

家小商店也开得不错。不过后来犯错误被人撸下来了,现在赋闲在家看店。他和

前妻有个女儿,今年16了,邱淑芬后妈倒也做得不错,没怎么为难过这个女儿。

自从海伟出了小商店之后,淑芬放在丈夫膝头的玉腿就不怎么老实,来回交

叠了几次之后,她对自己的丈夫说:「丁子,跟我去后面帮我舔舔。」接着她大

声喊道,「小囡,来前面看看店,我跟你爸到后面商量点事儿。」接着他们女儿

就从后面来到前店,侯丁就跟着淑芬到了后面两人一起回了卧室。

到了卧室,淑芬看了看表,把自己裙子一掀脱下内裤坐在床上,也不看自己

丈夫一眼,小声命令道:「舔!」侯丁两眼直盯着老婆的下面,有些恍惚的跪在

老婆两腿间,俯下身子伸出舌头舔起了淑芬的外阴。当侯丁舔到的时候才发现老

婆早已阴中生楚,才几下就进入了状态。

「哦……好……再深一点……嗯嗯……很好……你的舌头……嗯……比…

…比以前灵活……哦哦…快点…」

侯丁听话的加快了舌头的速度,同时右手伸进了自己的裤裆里开始自慰。就

这样舔了不到五分钟,淑芬一手抓着侯丁的头发往自己的阴部死顶,侯丁知道这

是老婆要高潮的前兆,身体不禁一哆嗦,右手从裤裆里掏出的时候已经满手白浆

了,同时他用自己的嘴唇死死封住了老婆的阴部,并且加快了自己舌头的速度,

终于把淑芬送上了顶峰。

「哦……来了……你全部喝掉!快……哦哦……」

虽然淑芬知道自己的老公一定会喝掉的,但是命令自己老公做这种事情的时

候总是能让自己的高潮更爽,所以她总是乐此不疲的在最后抓着侯丁的头发命令

他。

侯丁已经咽下淑芬的分泌物,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不过他还是感觉很兴奋。

淑芬看了一眼侯丁的右手,又看了看表:「你也射了?」侯丁点头,淑芬面露轻

蔑的一笑,「真快。」一句话让侯丁满脸通红,两眼盯着地面不敢看她。「居然

还知道害羞,哼」淑芬的最后一哼也不知是笑还是叹气,不过她今天似乎非常不

爽:「老娘还没爽的时候你居然先射了,妈的,把裤子内裤都脱掉,让老娘看看

你的鸟!」

「淑芬……我……」

「我什么我,赶紧。」

侯丁立刻闭嘴,站起来开始脱自己下肢上的衣物。

「不要把你右手上的脏东西抹到裤子上,小心点!」

侯丁听话的小心起来,干净的脱掉衣服。然后站在老婆面前等待发落。

「还站着干嘛,跪下啊……」

侯丁听从老婆的命令,又跪到老婆的两腿之间。淑芬瞥了一眼侯丁的内裤,

阴茎的位置白茫茫一片,不禁调笑道:「哎呦,还射得挺多的嘛。自己舔了,快

点,手上的和内裤上的。」

「淑芬,你不要太过分。」侯丁说这话的时候底气有些不足,但这种事情他

以前确实没做过,实在有些超出他的想象力了。可是听到老婆命令的那一瞬间的

一丝兴奋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感觉到,可是他敏感的下体却已经开始慢慢抬头了。

「你说什么?我不要太过分?」淑芬就想训小孩子一样用手指一下一下顶着

侯丁的太阳穴,「你他妈害我不浅,伺候老娘的时候事儿还挺多。现在知道害羞

了?知道害羞你这儿怎么又起来了?」

显然淑芬已经注意到侯丁下体的变化,她瞥了一眼那个完全勃起之后不到八

厘米的突起,恨从心生,一脚踢到侯丁的胯下,边踢边骂:「这种情况都能勃起,

真他妈是个贱货!」

侯丁猝不及防,啊的一声向后躲去,却也没敢站起身来。

「不许躲,跪回来!」

侯丁听话的跪回到原位置,淑芬继续踢了两脚:「贱货!贱货!」侯丁虽疼,

却没敢再躲。就在淑芬准备踢第三脚的时候,侯丁身体一哆嗦,射了出来,几乎

全都射在了淑芬的脚上,淑芬瞬间大发雷霆:「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他妈就是个

贱种。」说着甩了两巴掌在侯丁脸上。指着自己的脚吼道:「舔!先把我的脚舔

干净!然后在舔干净你的贱爪子和内裤!」

这次侯丁没有做其他分辨,趴下舔起了自己老婆的脚,他认真的将脚上的精

液卷进口中,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是他内心的纠结与兴奋只有他自己知道,纠

结在于他不停的挣扎自己不能这样堕落下去要站起来和老婆理论,可是身体却臣

服于这样做所带来的无限快感,拉着他不停的坠向深渊。

侯丁处理自己的精液的时候,夫妻二人都没有说话,各有心事。淑芬用一种

轻蔑的目光看着伏在自己身下的小男人。他在与自己结婚的三个月后从岗位上被

刷了下来,紧接着床上也从此一蹶不振,原本就不大很难满足自己的阳具就从来

没有在自己的阴道里坚持三分钟以上,有时候甚至直接不举。后来由于自己的迫

切需求老公建议由他给自己舔到高潮,当时欲火攻心就答应了。第一次的时候一

开始舔,侯丁的阴茎就勃起了,然后一直坚持到自己三次高潮之后才射了出来。

后也也尝试过先舔然后再插入,可惜还是两分钟就射,甚至一提插入直接就软掉

了。从那以后淑芬就再没有动过这心思,最近六年来一直是由侯丁的舌头满足自

己。

侯丁将自己所有的精液舔干净之后,淑芬让他穿上裤子出去吧,自己在卧室

坐会儿。侯丁一言不发的穿上裤子,动作有些畏畏缩缩的。他开门转身准备关门

的瞬间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那……我先出去了?」递过去的居然是一

个满怀歉意的眼神,不过淑芬根本没看他一眼,冲他摆摆手,转身摸起了床头柜

抽屉。侯丁没有再多话,带上门出了卧室。

淑芬在抽屉里摸出了一盒烟,熟练地点着然后抽着烟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几

天来她自己已经发现,自己似乎是喜欢上海伟了。像今天这种海伟来买东西,然

后引得自己欲火上升,不得不去卧室由老公伺候着高潮一次的情况已经三次了。

每次自己被舔时候的假想对象都是海伟,她害怕自己这样下去会控制不住被侯丁

发现,虽然也许他不会对自己怎么样,可是作为少妇的矜持却让她前进退两难。

几天之后,海伟再次来到小商店,他的手机似乎停机了,来打公共电话。商

店里还是和几天前一样由侯丁坐在小板凳上给躺在躺椅上的淑芬捶腿。海伟旁若

无人的打着电话,淑芬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不停地来回乱瞟,每瞟过一圈总是要

在海伟身上停留一下。同时淑芬不由自主的开始幻想海伟操干自己的场景,阴部

开始湿润,两腿也开始不安份的叠来叠去。海伟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侯丁却已

经注意到了。他有些卑微的看了自己老婆一眼,小声说道:「淑芬,今天太阳不

错,咱俩去把卧室里的被褥拿出来晒晒吧。」淑芬一听怒从心起,还敢让老娘帮

你干活?可是看到侯丁局促不安的样子,心念一转,连忙说好,把小囡叫到前面

看店,带着侯丁进了卧室。

侯丁刚把卧室门带上,扑通一声跪在淑芬身前,跟上前去用舌头帮老婆舔。

淑芬却好整以暇的翘起了二郎腿,一言不发的望着侯丁。侯丁眼神急切起来:

「淑……淑芬,」他咽了口吐沫,「我知道你也想了,让我伺候伺候你吧。」

淑芬却不急了,她在这几天已经做出抉择,她想要自己的丈夫这地臣服自己,

或者就离他而去,然后去追求自己的新生活。至于之后去勾引海伟,还是另觅情

人,这个今后再说。她深深地看了侯丁一眼,缓缓说道:「我厌了,姓侯的。给

你两个选择:第一,咱俩离婚;」这个时候淑芬还是并不是很倾向于让侯丁彻底

臣服,她还是比较喜欢离婚这个计划,「第二,从今天起,你做我的奴隶,不再

是丈夫,我要做什么你不能再管,你能做什么却必须得听我的。现在,你在我面

前自慰,射出来之前必须做出选择。」

侯丁很诧异自己老婆说出来奴隶这种字眼,其实他不知道的是,淑芬在上大

学的时候接触过一部分情色文学,当时看的时候淑芬感觉很恶心,连害羞都看不

上,根本看不下去,但是某些文章题目里赤裸裸的性奴隶三个字却并不怎么深刻

的深刻地印在了她的脑海里,并且被她在前几天偶然间从自己的记忆里翻出,况

且她也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看过侯丁隐藏在自家电脑里的一些文件,从而帮助自己

下了一部分决心。

但是淑芬已经不容的侯丁多问,甚至连多想一下的时间都已经没有,淑芬翘

着的二郎腿一脚踢在侯丁胯下:「快开始吧,贱货!」

侯丁似乎不愿意反抗老婆,或许他也已经做好了选择,却不想破坏淑芬精心

设计的仪式。他拉开拉链,准备掏出自己的阴茎。淑芬却轻描淡写的命令道:

「褪掉裤子。」

侯丁顺从的将裤子内裤褪到膝盖以上一点,此时他的阴茎已经勃起,他用右

手的拇指和食指中指夹住阴茎开始上下撸动,眼神一直盯着淑芬的美脚。淑芬就

这样高高在上的看着,一言不发。

尽管侯丁尽力忍耐,他还是在不到四分钟的时候交了货,似乎是害怕招惹妻

子生气,在他一哆嗦的一瞬间,他赶紧用自己的双手捂住了阴茎,不敢让自己的

精液射在淑芬的脚上。

「选好了吗?」

沉默,侯丁是绝对不会选择离婚的,这一点他自己心里清楚。可是要他直面

他淑芬给他安排的这个角色,他似乎还有些犹豫。虽然他心里明白这会给自己带

来多么强烈的快感。

沉默渐长,淑芬似乎明白了什么。她轻蔑地笑笑:「如果你选二,就舔掉你

手上的脏东西。」

看似更为残酷的事情却让侯丁如释重负,侯丁开始小心翼翼的舔掉自己双手

上的精液。语言上的服从似乎比肢体上的表达更困难更羞耻。淑芬作为教师的淑

芬深知这一点,可是她也明白,必须得让侯丁嘴上服这个软才能更深入的打击他

的羞耻心:「舔都舔了还怕羞?来,贱狗,给主人表示一下你的忠心,不然主人

不喂你哦。」

沉默,侯丁似乎还是有顾虑,或者就跟淑芬说的一样,是对嘴上的服从感到

害羞。淑芬见他还不发言,顿时怒从心起,啪的一声甩了一巴掌在侯丁脸上,伸

手开始抽侯丁的腰带,侯丁见到妻子的这个动作似乎有些警觉,但还是没有反应

过来。淑芬抽出腰带站起身,绕到侯丁背后,一鞭子狠狠抽到侯丁松松垮垮的屁

股上,侯丁大叫了一声,淑芬小声吩咐他不【推荐】不用老公用学生许叫,并且转身把门锁死,这时院里

传出声音,是小囡:「爸,你咋啦?」

「没……没事儿,就是碰了一下。你好好看店。」

然后就没了声音。

接着淑芬又是一鞭子抽到侯丁的屁股上,侯丁不敢再叫,只得咬牙挺着,把

脑袋深深地埋在床上的被褥里。

淑芬边抽边骂:「你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敬酒不吃吃罚酒……」积压了六年

的怨气似乎在今天蓬勃而出。在第六鞭子下去后,侯丁终于忍受不住。挺起上身

小声叫道:「主人!主人!我错了,求主人饶了我吧……」

淑芬终于停了手,捋了捋有些凌乱地额前碎发。说道:「现在求饶?哼,刚

才干嘛去了?现在主人要罚你,撅起屁股来,我要再抽你十鞭子让你长长记性。」

「主人不要……」

「还敢还嘴?二十鞭子!」

侯丁终于不敢再说什么,知道自己今天这皮肉之苦是受定了。可是淑芬似乎

还不满意,她捋这腰带,慢慢吩咐着她的要求:「我抽你这二十鞭子,每一下你

都要自己数着。然后要谢我,然后开始骂自己一句或者向主子效忠,不许只用一

句,听懂没有?」

侯丁机械的点点头,淑芬一鞭子上去,同时吼道:「听懂了没有!」

「听懂了主人。」

「去,自己把屁股撅高。两只手扶住,不许躲。」

看侯丁摆好了姿势,淑芬一鞭子抽上去。

「啪」

「一,谢谢主人惩罚。我是贱货,我就是您最忠诚的奴隶。」

「啪」

「二,谢谢主人惩罚。我不要脸,我只配给您舔,我就是生活在您脚下的一

条贱狗。」

……

「啪」

「二十,谢谢主人惩罚。主……主人的大恩大德我永世不忘。……」侯丁似

乎说得太多了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主人从今往后我就是您的工具,您随意

支配。」

二十鞭过后,侯丁的屁股本应该血肉模糊。但是因为淑芬怕打完之后处理伤

口麻烦被女儿看出破绽。在屁股已经开始皮开肉绽之后把目标移到了背上。打完

之后,淑芬褪下自己的内裤,直接拉过侯丁的头伸进裙子里顶在自己的私处:

「舔!」

侯丁听话的伸出舌头,开始认真的伺候老婆的私处。

「恩……恩……好……再深一点贱货……大力一点……恩……哦……好好

……爽……伸进去笨蛋……舔舔后面……恩……不错……再来……」

这一次侯丁舔了十几分钟淑芬才高潮,在命令侯丁清理过自己的下面后她舒

爽的坐在床边,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做。

侯丁战战兢兢地跪在一边,看着自己熟悉又陌生的老婆。其实淑芬在外人面

前一直端庄贤惠,平时对待自己也很温柔体贴。即使是自己下面不行以后淑芬虽

然几乎不怎么做家务了,但是由于家里的钱几乎都是她挣得,自己又无法在床上

满足她,侯丁自己也觉得自己多做些家务理所应当。而淑芬平时对待自己的态度

并没有太大变化,反而使自己由于愧疚更愿意去伺候她。至于最近淑芬态度变差,

侯丁似乎明白了自己老婆的心事。但侯丁基于男人的自尊心,似乎不愿多嘴。

「贱货,明天主子就要去偷汉子了。你有什么想法?」

事已至此,侯丁虽然心中扔有些不舍,却也不敢说出一句反驳的话,直得应

道:「贱奴不敢多嘴。」

虽然也听出来侯丁话中似乎有不满之意,但淑芬的总体目的已经达到,并没

有深究。反而觉得侯丁这有话却不敢说出口但眼神中明显又带着一丝渴望的怯懦

神情甚是好玩儿。

这天,海伟还是像往常一样在放学之后随便在校外吃点东西就在学校里打球。

天黑了才回家,他的父母一年中很难回家一趟,两人都是生意人,成天满世界飞

来飞去,海伟已经习惯这种没人照顾的生活。

当他骑着山地车出校门的时候,看到教师车棚中邱淑芬正推车出来,想两人

正好顺路,就上前打招呼邀约一起回去,他在人前一直是这般人畜无害的样子。

淑芬当然是在专门等着时机啦,她与还未在学校里并无交集,反倒是自己的女儿

似乎和他挺熟。今天她故意让自己的女儿先走,自己在这里等海伟制造巧合。这

时听到海伟邀约自己一起回去,淑芬心花怒放,却装作一副惊讶的样子:「哎呀

海伟你还没回家啊,好啊,这么晚了老师一人回去还真有些害怕,我就把保卫工

作交给你了哦。」

海伟似乎没听出淑芬话里的勾引之意,大大剌剌的说道:「没问题,走吧邱

老师。」

路上他们谈的挺合,顾海伟在人前一直还是比较受欢迎的人物,频频把邱淑

芬逗得前仰后合。在邱淑芬巧妙地话题引诱下,海伟毫不设防的告诉了邱淑芬一

些比较私人的信息,比如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之类的。而海伟也乐得逗这么一位

美女老师开心,一直在有意无意的说着恭维的话,一直夸赞邱淑芬美貌温柔之类

的,差点让淑芬开心的直扑上去说出告白的话来。

从这天起淑芬就经常制造机会与海伟聊天,趁机表现自己妩媚的一面已达到

勾引的目的。

自从得知海伟一个人住之后,淑芬就偶尔去他家做客,或者说是给他送点热

菜热汤让他不要老是在外面吃不卫生的东西,或者干脆说是快考试了来给海伟补

习功课。偶尔也邀请海伟来自己家吃饭,一开始海伟很不习惯,后来海伟就偶尔

邀她出来一起吃饭游乐,说是为了谢谢她的帮助。

淑芬开始觉得海伟已经察觉到自己在勾引他了,并且他似乎也不反感自己。

可是作为女人她很难开口直接告白,尤其是自己还是一个已婚女人,她怕吓着海

伟。而海伟呢,显然已经知道这位女教师邻居似乎很想和自己发生关系,可是他

还想吊她一下看看能发生什么更有趣的事情,反正自己不缺女人。

两人就这样互相钓了三个月,三个月后已经入秋。淑芬又一次到海伟家帮他

补习功课。就在海伟趴在桌前做题的时候,淑芬在他的家中乱转,有意无意的绕

到海伟的房间里坐在床上,静静听着外面的声音。海伟做了一会儿题目之后感觉

不对劲儿,起身走进自己的房间,边走边说:「邱老师,您干吗呢?小心翻出来

不该看到的东西哦。」邱淑芬听到声音立即起身开始帮海伟收拾床铺,并将自己

引以为傲的屁股撅得老高。然后她假装有点喘的答道:「我帮你这小懒虫叠被子

呢,这床真大……」

海伟走进房间,看到邱淑芬高高撅起的屁股,配着连衣短裙下肉丝中修长的

美腿,顿时血气上涌,恨不得立即上了她。但是他心思一动,邱淑芬进这房间至

少有五分钟了,要是叠被子早该叠好了。他看着邱淑芬有些心不在焉的动作顿时

恍然,也不说破,走过去有意无意的轻抚了一下淑芬的翘屁股,还没等她还嘴立

即说道:「这床太大了,难怪您这么长时间没叠好,我来帮您。」接着走到床的

另一面开始帮忙叠被子,弯下腰之后两眼一直盯着邱淑芬弯腰之后低胸衣泄露出

来的春光。

邱淑芬听了海伟的话差点羞死,又看他这色迷迷的模样,想在卖弄一下等他

捅破这层窗户纸。可她扭来扭曲海伟就过过眼瘾,顶多找机会捏捏淑芬的小手,

反倒是弄得淑芬心如鹿撞。叠完被子,海伟伸个懒腰,故意把自己已经鼓鼓的胯

部顶得高高。然后说有点热去洗把脸。

淑芬瞟了一眼海伟,心想等他洗把脸回来他就冷静下来了,自己怎么办?海

伟的挑逗已经让自己欲火中烧,刚才看了一眼海伟鼓鼓囊囊的胯下更是连呼吸都

有点急促了,自己甚至都能感觉到自己的淫水顺着丝袜在不停的流下去。海伟又

绕回到这边。打开门之前又有意无意地扫了一下淑芬丰满的乳房。淑芬顿时控制

不住自己轻轻呻吟了一声。而海伟就像没听见一样继续把手伸向门把手。

这时淑芬嘤咛一声从后面死死抱住海伟的虎腰,两眼通红似是要哭的样子,

嘴里埋怨道:「死弟弟,你还真狠得下心啊。」

海伟心里此时已经开始窃喜,表面却继续装下去:「老师您这是怎么了?」

「死弟弟,都把老师逼到这地步上了你还不放手……呜……」说着竟然哭了

起来,「人家都放下一切面子架子这样对你了,你居然还说这些没良心的话…

…」

「好啦,邱老师小美人儿,忍的受不了了吧?让哥哥看看你忍成什么样了?

看看是你腿上的淫水多还是你脸上的泪珠多。

淑芬听后不禁破涕为笑,此时海伟已经转身,将淑芬推坐在床上。牵引着淑

芬的手搭在自己的腰带上。淑芬自然明白意思,她红着脸双手解开海伟的腰带,

褪下裤子,全然没有刚才勾引人时那么洒脱。

仅仅从内裤外面就可以感受到那根肉棒的霸气,淑芬看到内裤上巨大的隆起

后呼吸不尽一滞。接着她迫不及待的拉下内裤,巨大的蟒蛇弹跳出来,淑芬爱不

释手的上下撸动。此时海伟的手也已经攀上了淑芬的双峰,受此刺激淑芬不禁呻

吟阵阵。

「舔。」

一个简单的命令结束了淑芬脑中混乱无序的状态,她不由自主的张嘴将巨物

纳入口中。海伟感觉到身下的女人全无技巧可言,不禁有些失望。淑芬此前完全

没有口交的经验,怎么会有技巧,何况她一开始口交就遇上这么一个大家伙。这

时,海伟继续发布着命令:「邱老师记住,给哥哥口交的时候要跪着。」

淑芬闻言不禁抬眼向上嗔了海伟一眼,无奈海伟往后撤了一步,淑芬再想坐

在床上已经不可能,虽然还可以选择蹲着,但她确实不想违抗情郎的命令。她已

经好久没有这种被支配的感觉了,今天终于可以放开身心。女人的天性并不是支

配与控制,而是被支配与控制,几年来淑芬一直被迫作为夫妻生活的主导支配和

控制着一切,她早就已经累了,今天终于可以放松,选择被面前这个男人控制,

她在内心深处是十分欢迎这种感觉的。

淑芬跪下生疏的努力含着海伟的鸡巴,海伟却感到不耐烦,因为面前这个美

女在口交方面实在是个新手,弄得他一点感觉都没有。他又命令道:「你努力把

嘴张大,不要动。让我操操你的嘴巴。」

淑芬依言不在前后晃动脑袋,海伟两手扶住淑芬的脑袋,阴茎开始在女人的

嘴里抽插。由于女人并不懂得什么换气技巧,直插的女人不停咳嗽,却逃不开男

人的控制,只能乖乖把自己的嘴巴当做小穴奉献给眼前的男人。

一轮抽插过后,眼前的美人已经满脸眼泪鼻涕毫无美感,海伟抱着她来到自

家的大浴池准备来个鸳鸯浴。再帮助淑芬简单的洗刷之后,海伟直接将还没有脱

掉衣服的淑芬抱入浴池,淑芬在浴池中已经意乱情迷,仿佛身上每个敏感带都在

被海伟袭击一样,一边轻声呻吟一边不停地索吻。海伟翻身将女人压在身下,让

她跪在自己身前,一手掀起短裙,一手撕开丝袜扒开内裤,扶住鸡巴用龟头不停

地摩擦淑芬的阴唇以及高高翘起的阴蒂。淑芬被这样一激,差点就泄了身,不停

地向后松动屁股以期海伟进入。

「恩……恩……好弟弟……你倒是进来啊……别再逗老师了……」

「求我……」海伟的恶趣味偏偏在这时候上了头。

「求你了好弟弟,把你的那根插进来吧……老师受不了了啊……恩……」

「叫哥哥,还有你要求的露骨一点哦……不然哥哥可听不见……」

顾海伟对女人的表现似乎并不满意,他性格中恶魔的一面慢慢显露出来。他

准备一次性击破女人所有的矜持,他不骄不躁的揉着女人身上每一个敏感的地方,

却用下身灵活的躲开女人已经充分「湿润」的洞穴,使得女人心中的欲火不停上

升却始终无法自己熄灭。终于,淑芬受不了了。

「你……你真狠……哦……好哥哥……求求你给我吧……我的骚逼很痒…

…求好哥哥把你的大鸡吧插进来吧……妹妹的骚逼逼受不了了啊……」此番话一

出就连海伟都下了一跳,没想到这浪女已经被自己逼成这样了。当下也不含糊,

挺枪直刺,随即开始抽插。

「啊……」刚刚被海伟刺入的时候淑芬似乎有点疼,想当凄厉的一声惨叫之

后,淑芬已然经历了一次高潮……接着她不停地大叫着:「疼……疼……好哥哥

你轻点儿……哦……哦……好爽……哦……哦……好哥哥……好大……插……插

我……插到底了……」

「我操死你个婊子……勾引我这么长时间终于现原形了吧……操……你的小

屄还真他妈的紧……你老公的鸡巴很小吧……不能满足你是不是?」

「好哥哥……别……别提他……好扫兴……插我……狠狠的插我……我就是

你的小婊子……恩……恩……」

「再叫的浪一点骚一点……勾引我的小骚屄……」

「我是骚屄……恩恩……我是贱货……求求哥哥狠狠插我……恩恩……哦

……爽……好爽……插到骚屄最里面了……来了来了……啊啊……」

短短四十分钟,淑芬已经经历了四次高潮,她也早已经没有半分力气,只能

在海伟的操干下小声呻吟:「哦……哦……不行了……要插坏了……好哥哥饶了

我吧……额额……恩……好哥哥饶了小骚比吧……恩恩……又要来了啊啊……」

就这样草干了将近一个小时,海伟终于射在了淑芬的小屄深处。

射精之后海伟查看了一下淑芬的情况,发现小穴已经被干的红肿了,于是他

将淑芬全身衣物剥下放到阳台上晾晒,让她自己躺在浴池里休息,自己把鸡巴上

的淫液抹在了淑芬脸上之后做了一些清理工作就出去喝茶了。

淑芬在浴室恢复了一些体力之后擦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突然发现一个尴尬

的问题,自己的衣服不见了,向外大声喊道:「海伟,帮我把衣服拿进来。」

海伟听后径直走进浴室,淑芬见他进来,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身体。海伟一

边色迷迷的打量着淑芬的裸体,一边答道:「刚才操你的时候你的衣服已经全部

湿了,现在还没晒干呢,你先就这样来给我『补习补习』吧。」

「这……」淑芬听到这话还是有点害羞,而她自己清楚的是当她听到「操你」

两个字的时候,自己的小屄又已经开始分泌淫液。

「刚才还『好哥哥好哥哥』的叫得那么亲热,这还害什么羞,来来来你再在

我家挑个什么地方也让我再操操的那么紧的小骚逼。哈哈……」海伟的笑声已经

有些嚣张了,他在被自己上过的女人面前一直是这个样子的,尤其是这种自己送

上门来的骚妇。

看淑芬还在矜持,海伟索性直接走进浴室将她从浴池中抱出来,拿起毛巾随

便一擦就将她抱出了浴室。出了浴室将淑芬放下,海伟继续说道:「邱老师,刚

才我都没有给你机会选择我们合体的地方,现在给你个机会。我非常推荐餐厅哦,

像你这样的一身美肉就是应该放到餐桌上来享用才对呀。不然书房也不错,毕竟

那才是您作为教师应该工作的地方啊。虽然您也可以就像您一开始想的那样选择

卧室,可是这么中规中矩的实在是有些扫兴啊。」

海伟一边说一边用自己内裤中坚硬的鸡巴顶着美女教师的肥屁股,两手绕到

美人前面一手把玩起两只丰满的奶子,另一只手已经向下深入到那一片浓浓的黑

草地中,他不用看就知道淑芬的两腿之间淫水是多么的泛滥,「怎么样老师?选

好了吗?那就去吧!」说完海伟就张开双手退后一步,仿佛是猎手放掉到手的猎

物似的。

淑芬刚才已经在海伟的三重刺激下欲火中烧,根本没心思想欢好的地方,海

伟的这一撤真把她急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她睁眼一看眼前距离餐厅最近,断断

续续的答道:「那……恩……那就餐桌吧……」

「好嘞,那你还不赶紧去摆个姿势?」

听到这话,淑芬已经顾不得矜持,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餐厅,直接趴在餐桌上

将屁股高高翘起等待着海伟的插入。海伟慢悠悠的来到餐厅时已经一丝不挂,巨

大的鸡巴高高翘起彰显着主人旺盛的性欲。

「来呀好哥哥,快来插老师的骚屄吧……老师现在在餐桌上你想怎么用就怎

么用……」

「邱老师,哥哥的鸡巴粗不粗?」

「粗……粗……哥哥的鸡巴又粗又硬操得老师爽死了……你快来呀……啊

……恩……」

「那比起侯叔叔的如何?」

「粗……粗的太多了……跟哥哥的比他的就是跟绣花针……你快来插妹子的

骚逼啊……」

「那老师的小屄实在太紧了……哥哥的鸡巴插不进去啊……」

「你还逗老师……快来啊……老师的骚屄紧还不都是为了伺候你的大鸡吧

……快来插我啊……受不了了啊……」

「把两腿绷直并紧!自己伸手把你的骚屄扒开求我!快!」

淑芬闻言赶紧照做,接下来呈现在海伟面前的是一幅极其淫荡的画面,一个

知性美女翘着脚绷着腿伏在餐桌上,两只乳房在餐桌上压得很扁,为的是将自己

的肥大屁股尽量翘高,而双手却伸到屁股后面将自己的阴唇扒开迎接侵略者的入

侵。而这幅画面的配音更加让人血脉喷张:「好哥哥,老师的淫穴痒死了,求你

快用你的大鸡吧给老师杀杀痒,快来把你的大鸡吧赏赐给老师,快来用你的大鸡

巴把我干死……快……恩……」

海伟顿时不再犹豫,提枪上马,一手按住淑芬雪白的背脊一手拉着淑芬的乌

黑发丝开始狠狠的操干起来,没几下就已经将淑芬送上了第一次高潮。

「啊啊……来了来了……好哥哥你轻点人家受不了了嘛……啊啊……好爽

……再来……」

「妈的骚婊子再叫几声好听的,你叫的越浪哥哥就越开心,哥哥开心你才有

得爽!懂不懂!」

「哦哦……懂……我懂……好哥哥你好强你的鸡巴好大好粗好雄伟……只有

你能顶到最里面去……我是你的……额额…我是你的…啊啊……恩……」

「你是我的什么……说啊!」

「我是你的骚逼贱货……我是你的骚婊子……我是你的骚老师……我是你的

荡妇淫娃……啊啊……来了来了……啊啊……好爽啊……」

抽插了百来下,又两次将淑芬送上高潮后,海伟一把将女人从餐桌上拉下来,

本来是想让女人给自己口交,可是想想刚才在卧室女人差劲的表现又打消了这个

主意。而在淑芬那边,短时间内泄了这么多次已经让她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失去海伟作为依靠差点瘫在地上。海伟将她按在地上,美臀高高翘起,右脸和胸

脯贴着地面,然后一脚踏在淑芬的左脸上,将自己的鸡巴从后面狠狠插入。这个

体位给海伟带来的征服感极强,他一开始就两手捏着淑芬的屁股全力抽插。而淑

芬那边已经泄的没有力气继续喊叫,只能不停地小声呻吟:「啊……恩啊……好

哥哥……我不行了……饶……饶了我吧……嗯嗯……」

海伟已经顾不得太多,又抽插了百多下后将滚烫的精液射入淑芬花径深处,

重重的打在她的子宫壁上。淑芬被他一激,又泄了一次身……

淑芬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短短的一段路她差点摔倒了三次。她今

天算是彻底爽了一天,直到晚上十点多才回到家。她是穿着海伟妈妈的衣服回来

的,因为她自己的衣服实在是没有干透。回到家之后,小囡已经睡去。侯丁正眼

巴巴的等着自己回家。

「老……老婆,你怎么回来这么晚啊?」

淑芬一眼瞪过去,恶狠狠地回道:「怎么,主子的事儿你也敢管?」

「不不……不敢,奴才不敢。我这去给您放热水洗澡。」侯丁战战兢兢地说

到。这时已经不敢再问衣服的问题。

「等等,先跟我回屋。」

侯丁没有说话,跟在淑芬身后进了卧室,转身把门锁死。接着跪在了妻子面

前,等候妻子发落。淑芬坐在床沿,翘起二郎腿:「先把裤子脱了。」侯丁听话

的脱掉裤子露出完全疲软的小鸡吧,「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没错,老娘今天就是

去偷人了,你敢有意见?」

「不敢不敢。」侯丁说话的时候有点哆嗦。

「哼!今天我们做了将近一天,泄的我腿都软了。你真是废物一个,他的东

西比你大了两倍还多,又粗又硬插死我了。」淑芬一边羞辱侯丁,一边留意侯丁

下体的情况,发现侯丁的小鸡吧果然在自己的羞辱中慢慢地勃起,而侯丁这此竟

然莫不急待的伸手想要自慰。

「停!不许自慰!你个贱东西,自己的老婆被别人搞了居然还能兴奋成这样,

你他妈天生就是戴绿帽子的料!」淑芬当然不会让侯丁得逞,他踢开侯丁伸向自

己夸下的手,然后脱掉自己的内裤,「我的小妹妹都被他插肿了,现在有点疼,

快给我用你的贱舌头按摩按摩。」说着她一把将侯丁的脑袋拉到自己的胯下,深

入到裙子中。

对于这种口舌伺候侯丁已经非常习惯,他仰着头,努力伸长自己的舌头去取

悦妻子,等待着妻子高潮的时刻喷到自己口中。而这次似乎有所不同,侯丁甫一

伸出舌头,妻子就迫不及待的按住他的脑袋,照以往这是妻子高潮的信号,他下

意识的张大嘴巴封死妻子的外阴,并努力用舌头刮着妻子的大阴唇。这次令他吃

惊的是一堆滑滑的有些腥味的液体流入他的嘴巴里。他瞬间但应过来那是什么,

开始拼命挣扎,而淑芬的手大力的将他的脑袋控制住,让他不得挣脱。

「哈哈……」淑芬的笑声有点嚣张的感觉,「你知道那是什么对吧……那可

是老娘被人搞过之后没洗澡专门为你带回来的精华,你可要好好品尝好好吸收。

吃了大鸡吧射出来的精液总比你那小鸡巴射出来的精液要有好处,说不定还能让

你的鸡巴更大点呢。哈哈……」

侯丁放弃了挣扎,开始像以前一样伺候淑芬的外阴,默默地吞下自己不知是

哪个男人的精液。黑暗的裙子下他已经流出眼泪。

淑芬估摸着自己的阴道已经被侯丁清理干净之后,一把拉出侯丁的脑袋,发

现他正在默默的流泪,一种成就感顿时充满全身。她继续嚣张的笑道:「哈哈

……你个窝囊废居然哭了,哈哈……好好享受这屈辱的感觉吧贱货!我去洗澡,

如果你要自慰的话最好在我洗完出来之前,并且记得自己用你的狗舌头清理干净。」

说完淑芬就出了卧室去洗澡,只留下一个男人跪在床前,一边无声的哭泣,

一边用右手的食指中指配合拇指捏住自己短小的阴茎不停撸动。不到三分钟全部

射到地板上,他又用力的挤压了一下自己的阴茎,跪着倒退了一步,趴下身子,

舔舐自己刚刚射出的精液。他已经连与淑芬阳奉阴违的勇气都没有。眼泪不住的

流下,混合在自己的精液里,被他全部吞下……

?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