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月老同人2123

发布时间:2022-05-15浏览:

【月老同人】(21-23)

第二十一章、旧友

下来飞机,已经是晚上了,我就看到了我的大学朋友——肖华,他一看到我

就对我大叫着:「二当家的,我在这里,二当家的,这里啊。」

听到这称呼,同事们都用看我的眼神有些异样,我也很无语,这些年这小子

还是没变,我们是一个寝室的,我在寝室的年龄排行第二,所以寝室的人就都叫

我二当家的,其实这帮人本来是打算叫我老二的,在我的强烈不满下就此叫我二

当家的(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二当家的,这里也给每个二当家的一个祝福,因为

我也是二当家,想想当年的称呼,泪一个先。),但是私底下他们还是叫我老二,

虽然有些难听,但是现在听到还是很温暖。

在我刚过安检,肖华冲到我的身边,用拳头用力的锤了一下我的胸口,说到:

「好你个二当家的,这么多年才来杭州一次,听说老大和老四你都过去看了,到

我这边是最后一站,不像话啊。今天不管怎么说,不醉不归啊。」

听完,我也有些歉意,同寝室一共四个人,老大和老四分别在北京还是太原,

而我在出差的时候也过去看过他们,只有肖华这个老三,因为是在南方的杭州,

出差比较少,所以也很久没有看到老三了。

我在和领队说下,说朋友来,先走了,领队也表示理解,让我把自己的团队

照顾好,另外宾馆的地址会发给我,我把团队交给老周后,和肖华就先离开了。

来到肖华身边,肖华兴致沖沖的把我拉到了车上,说:「老二,今天啥也不

说了,先到我家坐坐,今天就在我的家住了。」

我有些难为,说:「老三,我今天是带着团队过来的,一个人做脱团不好,

下次吧。」

肖华听完后,想了想,也觉得没错,说道:「也是,那这样,今天晚上在我

家吃饭,我介绍弟妹给你认识认识。」

听完,我突然感觉有些惭愧,肖华结婚的时候是3年前,那个时候我正有一

个紧要的方案,所以没有去,只是把自己的祝福让来我这边的老大一起带了过去,

说起来老三还有一个女儿,今天都2岁多,在学校的时候我和肖华的关系一直都

很铁,他婚礼我没参加我感觉也有些遗憾。

正当我准备说句好的时候,肖华像是想到什么,突然问道:「老二,你现在

怎么到了临沧去了,你不是一直都在哈尔滨吗?开始接到你电话我还以是听错了。」

听到这句话,我的脸色有些变化,只是勉强找了个理由:「我工作有些了变

化,近两年都在临沧。」

肖华还想问些什么,但是看到我脸色,硬是把嘴里的话收了回去,改口说到:

「那也好,你现在也在南方,我们见面也方便些。」

我点了点头,就把话题转移掉了。

到了肖华的家,只见肖华一把抱住向他慢慢走过来的小女孩,说的:「乖宝

贝,爸爸想死你了。」

小女孩也抱着肖华笑嘻嘻的说着爸爸,这样的场景让我有些想起了浩浩,让

我有些难过,这时,一个女性从屋内走了进来,虽然之前之前在照片上看过这个

女性,但是面对面还是觉得一丝惊艳,这是一个很清秀的女人,带有一种邻家小

碧的清新气息,只见她对我微笑的:「你好,你就是王景程吧,我是肖华的妻子

张倩,让你见笑了,肖华看到女儿就是这样样子。」

说完还隐晦地踢了踢肖华,这才让肖华反应过来,抱着他女儿笑着对我说到:

「老二,这是女儿小怡,小怡,快叫叔叔。」

小女孩有些胆怯的看着我,有些害怕,但是在我的微笑的看着她后,小声的

叫了声叔叔,然后躲在肖华的怀里,时不时的还抬眼看我,这个举动让我们三个

都笑了。

吃饭后,看着小女孩呀呀的吃饭,一会要吃这个,一会要吃那个,看的我也

胃口也开了,吃了不少,肖华也很开心,我们喝了不少酒,过了一会,张倩和小

怡都用完了,下了饭桌,餐厅里只有我和肖华还在喝了,聊着当年的在学校的糗

事,很开心,渐渐的,我也喝的有些醉意,而话题也逐渐转移到我身上,只见肖

华和我走了一杯,然后问道:「老二,刚刚在车上我看你的脸色不对,所以我没

有多问,你怎么会到临沧来了,你不是在哈尔滨还不错吗?」

听完,我有些默然,我把酒杯放在后,沉默了一段时间,说到:「我近两年

都在临沧,没怎么回去过。」

听到这会话,肖华的眼神变了,他想到了什么,我知道他想到了什么,拿起

酒杯和他碰了下,说到:「你想的没错,我要离婚了,所以最近两年我都在临沧。」

听到这话,肖华不只是眼神变了,连脸色都变了,问道:「老二,怎么回事,

你怎么离婚了?你和小颖不是一直都感情很好吗?」

「人是会变的。」

我把杯中的酒一口喝下,望着老三喃喃说道:「人,终究会变的。」『变』?

听到这话,老三觉得很迷惑,忍住开口问的:「老二,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

会和小颖离婚呢?」

我再次把酒杯倒满,一口喝下,对肖华说到:「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毁掉

了这个家庭。所以……」

我笑了下,摇着头对肖华说到:「老三,你别问了,我不想再回忆了,心太

累了。我真的怕我是受不了。」

肖华看着我这样样子,张了张嘴,好像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长歎一声。

说道:「老二,想当初我看着你们一步步踏入婚姻殿堂,没想到你们竟然会

这样子,唉,老二,你现在是什么打算。」

「打算?」

我把酒倒满后,摇摇晃着酒杯,说到:「没什么打算,等浩浩再大些,小颖

也找到个好家庭,我就让浩浩选择,是跟我还是跟小颖,跟我我就打算下辈子全

力把浩浩养育成才,不跟我,那我也想给浩浩打造一个更好的前途,至於其他的,

我没有想法了。」

肖华沉默了一会,说到:「老二,你说等小颖找个好家庭?那现在小颖身边

是不是还有没另一个人?如果是这样,你有没有再考虑一下啊。」

听到这番话,我停止了摇酒杯,望着血红的酒,没有说话,其实这个想法这

两年内我不是没有想过,我想过小颖是不可能会和父亲在一起的,父亲给不了小

颖未来,我能给,我能给小颖未来!但是,我给的出吗?这一年发生的事情,已

经让我和小颖有了深深的隔阂了,而且这个隔阂很难消除,甚至这辈子都消除不

了,双方强行在一起只不过是徒增双方的怨恨,长期处在这样的环境下,对我们

两个人都不好,而且对浩浩的成长不利,所以每当我想到这个想法也瞬间打消了

这个念头,再加上前段时间我知道了小颖对我的憎恨,也让我彻底打消了这个念

头。

所以我喝下这杯酒,对老三说到:「老三,我不会的,我不是能给小颖幸福

的人,这样下去只会让双方痛苦。与其这样,当不如早点决断。」

看到我这么说,肖华望着了,却严肃的说到:「那老二,你得答应我,不管

结果怎么样,好好的活下去,别忘了,你还有个儿子要照顾。」

我听到这话,笑了笑,拿起酒杯和他碰一下,一口饮下:「老三,你放心,

我会不寻死的,我还有个儿子,他还需要我,我会好好活下去的。」

第二十二章、闲聊

喝完这杯酒,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11点了,我对老三说到:「老三,

我走了,今天喝的很痛快,有机会我们下次在喝。」

肖华看着我,说到:「老二,要不今天就在这边休息吧,你也喝了不少,今

天不回去我想也没太大关系。」

我摆了摆手,笑道:「下次吧,我这次毕竟是带团队来的,我一个人离开不

合适。」

「那我送你吧。你现在离宾馆还有不少距离,我送你到宾馆吧。」

说完,肖华准备起身去拿钥匙,我一把把肖华按住在板凳上,说到:「送什

么送啊,你自己也喝了不少,送我你不要命了,好好给我待在这里,我自己叫的

士。我自己喝了多少心里有数。你给我好好休息。」

离开肖华家后,我有些头晕,望着漫天的星空,我心里有些哀伤,和肖华的

畅谈中,我回想到了大学的时候,回想到了哪个时候我和兄弟们干的蠢事,回想

起在大学里每一份快乐,也回想起我和小颖的爱情,那份纯真和单纯,还有那无

比的爱恋,我的青春是和小颖一起度过的,从大学里出来的后八年,我一直都没

有和小颖分开过,一步一步的走向婚姻,我原以为我能和小颖一起白头到老,可

是我们终究还是殊途,终究还是要分开,或许这就是我和小颖的命运,但我会祝

福,祝福小颖能得到新的幸福。

这样也能让我这个罪孽深重的人能得到的一丝慰藉。

看着满天的星空,默默的说声,我会在这里祝福你早日得到幸福,我的爱人!

……………………………………

今天是来杭州的第六天了,这段时间我们基本上逛了不少杭州的风景名地,

今天正好是去灵隐寺,毕竟是千年古刹,而且看照片风景不错,我觉得最后一站

在这里结束也不错,谁知道小唐不知道在哪里找到说灵隐寺旁边的北高峰,上面

有个天下第一财神庙,而且风景特别好,结果硬是把我拉上了去北高峰的路上,

其实上去把也没关系,下面有缆车,上去一趟也很快,谁知道这丫头不走寻常路,

非要登山上去,要不是我这两年都在锻炼身体,估摸着我要交代在这半山腰上面。

「王哥,你看着风景多好啊。看走上来我觉得还是对的起我们一番努力的。」

小唐看着天台的风景,略微喘气的说到。

平时还没看出来这丫头的身体素质还真不错,我说到:「是啊,就你这丫头

鬼灵精,有缆车不坐非要登山,这努力一点效率也没有。」

「王哥,你真是太没拚搏精神了。」

小唐笑嘻嘻的对我说到:「在说这点山路王哥小意思啦,也就王哥你平时锻

炼的量啦。」

我白了小唐,说到:「还好老周他们几个没答应跟你一起上来,要不然非要

交代在半山腰上面。」

我看着天台的风景,山下一片茶园,绿色的森林包裹群山,一座寺庙夹杂在

其中,风不断的吹过我的脸颊,很舒服。

心也很平静。

这时,小唐的一句话像一颗石子投进了我的心湖,溅起阵阵波浪。

「王哥,你有没有想过原谅小颖姐啊。」

我望向小唐,看着小唐继续说到:「王哥,其实我看到出来,小颖姐很爱你,

记得当初知道你出事了,小颖姐的脸色都变了,一路上一直催促着司机开快点,

到了医院,一直都在急诊室外候着你,嘴里都在念叨说希望你能没事,直到知道

你平安了才松了一口气,这两天也是衣不解带的照顾你,我看的出来,王哥你也

还爱着小颖姐,王哥你为什么不肯原谅小颖姐呢?」

我看着小唐真诚的表情,我知道她是为了我好,但是:「小唐,你现在还小,

很多的事情你不是很清楚,其实我知道你也看出来了很多对吧。」

小唐看着我脸色,犹豫一会后点下头,我继续说到:「我不是在报复小颖,

也不是我不肯原谅小颖,只是我不是能给她幸福的人,说实话,我不是没想过再

回去,回到那个家,这两年以来,我不断的再考虑这个问题,只是太晚了,小唐,

你不知道,我已经和小颖有了很深的隔阂,我想这个隔阂很难再消除,这样的隔

阂是我和小颖都无法能忍受的,而且我是一切的源头,是罪魁祸首,难道小颖不

对我这个罪魁祸首不恨吗?她现在为了家和孩子强行忍下去,但是迟早这个恨意

还是会爆发的,在对家庭的责任和对我恨意中夹杂的小颖,迟早要被逼疯的,我

怕她疯狂,所以我选择离开,我明白了我不是能给她幸福的男人,小颖现在还年

轻,有机会再回头一次。与其让她抱有恨意和我度过余生,甚至可能会对她造成

极大的影响,倒不如我彻底放手。」

小唐听完后,沉默了一会说到:「王哥,世界上没有那种恨意能维持那么久

的,王哥你没想过【推荐】月老同人2123用爱去化解这份恨意吗?」

我望着小唐,用手摸了摸她的头说到:「丫头,电视剧很多的是美好的,但

是你还小,不懂,这个恨意你不明白。」

小唐看到我这么说,歎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些什么。

下山的时候,我和小唐坐的是缆车下来的,虽然从山下的风景往下很好,但

是因为刚刚的话题,我没有心思再看这个,小唐也没有在说些什么,缆车内的气

氛有些压抑,坐在外面对面的是一对情侣,看出来我的心情不太好,主动向我打

起了招呼,他是杭州的本地人,今天是带女友来玩的,知道我是来旅游后,大肆

介绍起杭州的好玩的地方,搞的我以为他的杭州旅游团的人,不是他女友用脚踢

了踢他,估计他还要继续说下去。

他告诉我这个北高峰晚上也是开发的,只是晚上的夜景一点都不差白天的景

色,这让我感到有些兴趣,但是算了算时间,明天下午就要离开了,想想还是作

罢了。

回到宾馆已经是晚上了,在我准备回去休息的时候,小唐却叫住了我,说

「王哥,我觉得你还是再考虑一下吧。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既然

你们相爱,又为何不去好好珍惜呢?再加上你们还有个爱情的结晶,王哥,你好

好考虑吧。错过了就真的错过了。」

说完就回房间了,我听完小唐的话,楞了一下,然后回到房间准备休息。

现在已经是凌晨0点了,我没有一点睡意,满脑子都是小唐的话和小颖的音

容面色,我不断的在回想,为什么我不去再珍惜呢?既然我们相爱,那为什么不

能再去挽回那失去的爱呢?但每次想到这里,当初小颖满脸怨恨的脸出现我脑海

里,让我有了退却感,这两年间我疑惑小颖对我是否有恨意在之前得到证实,也

让我彻底明白了,我和小颖终究是殊途的,当初我的选择让我们两行走在不同的

直线上,平行却没有交点。

我望着天花板,突然很想看今天白天山上的风景,考虑一下,我穿上了衣服,

打了一辆车,和司机说去北高峰,在路上,和司机的聊天中,我知道北高峰还有

另外一条路,山下也有一座寺庙,我听完后对这个条路有些兴趣,就和司机说带

去另外一条路,司机有些为难,他看的出我是要上北高峰,所以他告诉我这条路

有些难走,平时白天不怎么觉得,但是晚上会很难走,再加上这条上山路的路灯

几乎没有,对於上山而言还是走前面的山路更好,可是我还是坚持要去这条路,

司机没办法,把我带到了山脚下。

第二十三章、深渊

山脚处有一座寺庙,看到的出,在庙前的香炉上插满了新旧的香烛,看的出

香火还是很多,现在已经很晚了,寺庙已经没有了灯火,上山的开始有段路灯,

很亮,我顺着路向上看去,幽静而有带着一丝诡异,一排排是石梯慢慢向上延伸,

只是和白天上山的石梯不同的是,白天前山的石梯非常整齐,而这边是石梯不规

则,每个石梯都是长短不一,带有似乎古风的韵味,让我感觉这个石梯是一直传

承下来的石梯,经历着岁月的磨痕。

山路有些陡峭,路上没有灯光,但今天月光很好,很亮,虽然树荫遮住的部

分的石梯,但是在月光的照射下,我还是看的清楚向前的石梯,绵延而又漫长向

上延去,我慢慢的行走着,虽然很安静,但是我的心却不是那般安静,每当我向

上行走的同时,我都会回想起我和小颖的点点滴滴,这些回忆在我两年前我就锁

在内心的深处,除了有时候被其他的事物所触及到,我的锁才会崩溃,箱子表面

的回忆会慢慢浮现,而平时我都是牢牢的锁在自己内心深处,我不肯去想那些事

情,但是今天走在这条路上,小唐的话触及到我的内心的锁,让这些回忆不断的

出现在我脑海里,我一步步的走着,那些甜蜜,美好,幸福也在慢慢从我内心的

箱子中出现脑海里。

但是就在我走到最后的一段路,那些痛苦,后悔,悲伤的回忆也出现在我的

面前,从那一天我动完手术的那一天的痛苦,从我在知道我没办法满足小颖的悲

伤,从我给小颖和父亲制造机会那一天的后悔,这段悔恨悲伤痛苦的回忆不断出

现的我在脑海里,离上山还有一段石梯,我却跪倒在石梯上,大口的呼吸了,眼

泪情不自禁的留下,这是我两年多以来第一次把封锁在内心深处的回忆拉出来,

那些我不愿想起的,痛恨的回忆不断充实着我大脑,让我大哭了起来,我用力捶

打着石梯,眼泪不断的落下,在这幽静的山路上,这些回忆折磨着我的内心,让

我痛苦。

过了好一会,我的内心逐渐平静了下来,眼泪浸湿了我的眼睛,我抬头看着

这最后一段路,模糊的看见了山上有一盏路灯,白色的灯光像星星一样吸引着我,

我慢慢爬起来,一步步的走了上去,来到了山顶,山顶的寺庙已经关上了,风轻

轻的吹动着,虽然是夜晚,寺庙前的大佛在灯光的照射下还是有着慈祥的笑容,

我走到大佛的正前面,双手十字拜了拜。

转身走向了天台出,今晚山顶上的风不是很大,我靠着护栏边,看着山下的

风景,夜晚的山脚是平静的,山脚下的灯光清晰可见,数量不多,或许路边的灯

光都多这些灯光要多。

月光照射在这大地上,虽然是夜晚,但是看到也很清楚。

这让我的内心也逐渐平静下来,所有的回忆也开始慢慢消退,过了一会,云

彩逐渐遮住月亮,风景也开始逐渐消退,变成黑色的深渊,点点的灯光在我的眼

神也变成的白色的火光,逐渐消散的回忆重新浮现,在这深渊里,我看到了小颖

给父亲婚纱的那天,那一天我在站门外,听着小颖娇喘和父亲的激动的声音,看

着他们穿上象徵着相爱的婚纱,咬着牙吼住他们,愤怒在我的内心涌动,接着我

坠崖了;画面转变,变成了从我带着小颖去医院,小颖在确诊前想犹豫,不舍,

我的内心流露出悲哀,所以我选择让他们彻底断开;

画面再次转变,那一天我喝醉了,小颖带着父亲来到我的面前,抚摸着我,

报复着我,接收着父亲欲望,看着我的眼泪不断落下,那痛苦折磨着我的内心,

所以我选择了离开;最后的画面转向给了小颖在我面前大吼,说最恨的人是我,

恨我设计了这一切,小颖的言语如同钢刀般刺入着我的内心,我的悔恨也从内心

发出,如同针刺一样向外延伸,好像准备扎破我的内心一样,也确信了小颖对我

的怨恨,所以,我选择的承受。

原本我以为我已经舍弃了这些回忆,我把他们都丢了,可是他们这深渊中来

找我。

呼唤着我的灵魂,撕裂着我的灵魂,悔恨,痛苦,憎恨……这些情感充实着

我的内心,看着黑色的深渊,我的一道道回忆都在其中,呼唤着我,我的大脑已

经停止了思考了,诱惑在深渊中吸引着我。

正当我准备跳下那深渊时,一声大喝喝住了我「阿弥陀佛。」,这一声像是

给了我一巴掌,一下子让我清醒过来,我看着我身体,正准备一头栽下来,一阵

冷汗瞬间出现,我向后退了几步,离开了那深渊边缘,只听到背后的人继续说到:

「施主你心事重重,内含怨苦之气,实在不得看着夜色深渊。还是少看为妙。」

我转头看到,背后有一个人,月光也渐渐的出云彩,我看到这是一位慈眉善

目的老和尚,穿着一身褐色的僧服,我赶紧转身说到:「谢谢大师,不是大师帮

忙可能我已经没命了。」

老和尚摆了摆手说道:「施主客气了,这北高峰虽然在佛门重地,但是黑色

的夜晚,高处中难免会看到深渊,而我看施主你眉宇间带着怨苦之意,再看到这

深渊勾起你的苦痛回忆,施主难免无法自拔。」

深渊?这个词我有不明白,老和尚看到我,似乎也明白我不太清楚,说到:

「深渊,为人在夜色的高处容易看到自己不想看到而望去的回忆,若人心智不坚,

很容易堕落深渊之中。」

听到这里,我不禁打了个冷颤,却听到老和尚说:「施主,如此夜晚,施主

不安心休养,为何还登上这北高峰来?」

我望着老和尚,说到:「心情烦闷,白天过来看过,听人说夜景也不错,刚

巧我也没什么睡意,所以就想过来看看。」

老和尚听完后,点了点头说到:「施主,北高峰夜景固然不错,但是还是希

望施主不要独自上山,还是结伴而来比较好。而且我观施主情债缠身,孽果深种,

还是小心为妙。」

听到这话,我有些惊讶,这老和尚是怎么看出来的,觉得是遇到高人了,我

摆正姿态说到:「大师,这几年来我为情所困,到现在妻离子散,妻子对我深满

怨恨,痛苦折磨着我们两个人,希望大师教我。如何才能结束,让我们双方都彻

底解脱。」

听到这话,老和尚也没有说些什么,只是问了我一句话:「施主,请问你所

求何种解脱?」

解脱?听到这话我迷惑,但是我还是回答道:「让我们双方都不在痛苦,让

我的妻子怨恨消失,让她幸福。」

「好,施主,我再问你,你知道你妻子如何解脱吗?」

「我不知道,如果知道我会全力去做到。这是我欠她的。」

老和尚再问道:「施主你妻子现在有什么想要去做的吗?」

「……她希望我能回去。」

「那施主又何必纠结呢?」

老和尚一把打断我说到:「施主既然所希望的解脱就是妻子幸福,那施主为

何不做呢?」

「但是她恨我,我伤的她很深,很深。」

我带着苦涩的面色说到:「这样抱着对我的恨意维持下去,她会崩溃的。」

老和尚又说到道:「那施主现在有何希望呢?」

我沉思一会,说到:「我希望她能忘记我,重新找个好男人嫁了。获得自己

的幸福。」

老和尚说到:「施主你怎么知道这个是她的幸福呢【推荐】月老同人2123?你怎么知道她重新嫁人

后能得到幸福呢?」

这两个问题想是炸雷一般在我的脑海中爆炸,我瞬间问道自己,是啊,我这

么知道下一个男人能对小颖好吗?怎么能保证在小颖重新嫁人后,能获得幸福吗?

你怎么能保证未来呢?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