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孝5

发布时间:2022-05-15浏览:

【孝】 5

「儿子,起来了,怎么今天睡的这么沉!」母亲来叫我,我有点下意识的坐

起来,可是一看天黑着,就一下子又躺下去。

「妈,几点了?」

「5点多了,你不是……」

「你这么早就叫我!」

「小五,你不是说陪妈去公园跳舞呢吗!妈缺个舞伴呢!」

母亲这么说让我的脑子里想起来了,昨天的那帮老太太说今天是她们的交谊

舞大会,让各自带舞伴。

「哦,可是儿子太累了,真的不想去了!」我躺在哪儿给她母亲耍赖。

「快起来,臭小子!」母亲过来拉我。可是毕竟年纪大了没有什么力气,一

下子栽到了我身上。我看她栽倒,赶紧起来扶她:「你没事儿吧,妈!」

「没事儿,」听她说没事儿我又躺下了。

「小子,你怎么这么赖啊,快起来,和妈……哦……」

她说了一半,我趁她立足未稳,轻轻的扯了她一下,她又一次跌倒在我的被

子上。

我趁机把母亲拉进被窝抱着她:「妈,去公园多辛苦,今天陪儿子睡个回笼

觉吧!」

「臭小子,放开,你不起来,还不让我去!」母亲挣扎着要起来。

我没有松手,在她的红唇上吻了一下。

「去去去,臭死了,也没有刷牙呢!」她说我,可是还是让我吻了一下。就

这样我们又睡去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7点多了,母亲枕着我的胳膊躺着。

我的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面将她右侧的乳房紧紧的抓在手里。

「你醒了!」母亲闭着眼睛,可是还是知道我醒来了。

我一看母亲就那样躺着,想起早上的事儿,不禁哑然失笑。可是我突然想起

自己昨晚上「跑马」来着,没有穿内衣啊!就赶紧松开母亲。

「妈妈对不起,昨晚不想穿内衣了,所以……」

「行了,臭小子,我是你妈,你身上那些事儿,我什么没有见过,你就别遮

掩了!快起来洗洗,我们还是去公园转转吧,别一天到晚躺着,脑子里不知道想

些什么!」

「哦哦,我现在就起来,妈,你先出去一下啊!」

「臭讲究,刚才那样使劲的揉妈妈的咪咪,怎么就不讲究【推荐】孝5呢?」母亲说着出

去了,我自己脸红一阵白一阵,想起自己的荒唐,也真是可笑。

在公园,那些老太太玩儿的正酣,看见我和母亲,好几位都大声的叫母亲过

去。

母亲很高兴的拉我往那儿走。看着母亲高兴的样子,我也不忍让其扫兴,也

就没有表现出来自己并不愿意和这些老太太一起玩儿的想法。

她们的舞步确实是惨不忍睹,毕竟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很多动作都做不到位

,更多的动作不敢做,所以整个舞步感觉迟钝,一支曲子下来,好像不能表达整

个舞曲的意思似得,看起来像是比划样子。

这时候母亲拉着我下场。

母亲的身体和她的年龄比起来,甚至在这些现场的老年女人相比都是柔软的

而我呢在大学里面是这方面的王子,所以一曲下来,赢得了一片叫好声。

而母亲在气喘吁吁中露出了兴奋的笑容,她很高兴自己获得的掌声,虽然她

和我跳舞跳的很吃力了,有些动作甚至把她的身体拉到了极限,可是她还是做下

来了,而且她认为值,看到其她老太太们的羡慕的眼神,母亲兴奋的像是个孩子

「小五,小五妈妈这次能拿冠军吗?让那个老李婆子看看,我的舞姿,看看

我的舞伴!上次她找了一个60岁的老头,听说是那个艺术学院的,一起跳了个

探戈,拿了个冠军,你看她兴奋的,在我们面前臭显摆,简直气死我了!」

「妈,看你像个小孩子,兴奋的不行,你说的哪个是李老太啊?」我问母亲

「看到了吗,就那个站在西南角槐树下的那个,和她在一起的是个扎红领结

的秃顶老头,就是那个所谓艺术学院的,我们上场前她一直意为自己能够蝉联冠

军的,和她的老情人兴奋的不行,你看你看,这会儿她拿眼使劲儿往这儿斜呢!

我也不知道母亲的眼神这会儿怎么这么好,人家斜眼她也能看见,简直了!

不过感觉到对面的那个老太太是有点不很服气的样子。

因为今天本来我们就来晚了,临时来凑个热闹,而且她们的这个比赛也没有

什么严格的规章制度和评分办法,只是大家的呼声作为唯一的评判标准,所以我

们来了,大家让上也就上了,不在乎晚不晚。

可是就这样的一个冠军,还是让母亲兴奋的一上午都在说那个晨练团的趣闻

「儿子,你这次回来陪妈妈,给妈一个超大的惊喜,以前怎么没有注意我的

儿子居然还是个风流王子?」母亲在回家的路上一直就像小情人一样的攀在我的

胳臂上,高兴的比得了世界冠军还多一份兴奋。

「儿子,妈要奖励你,你说吧,你要什么?」母亲兴奋的对我许诺。

「妈妈,儿子只要你,……」我说到这儿的时候,刚好一帮孩子们踢的球砸

了过来,我赶紧把母亲搂紧往用身体挡住她。

母亲没有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儿,看我突然说了一句这话,联想到这几天我们

两个之间发生的两次情人般的激吻,她羞涩却又不高兴的说:「臭小子,你说什

么呢?我是你妈妈,而且80岁了。」

我看母亲误会了,就索性不解释,逗她道:「80岁怎么了,不也是女人吗

,也需要男人……」

「你说什么呢?小五你不要太不像话了!」母亲寒着脸说。

「……需要男人做舞伴吗!妈妈,你想哪儿去了!」我这样说母亲也意识到

自己可能是想多了,脸有点红。

「那你刚才说要妈妈……」

「我说儿子只要你身体健康,心情愉快!没说完吗,球来了!」

「行了,行了,别说了!」母亲意识到自己想多了,赶紧红着脸制止我。

她说着,也不好意思的松开了我,自己走在前面。

「妈,我来扶着你吧!你都80岁了!」

「是啊,妈80岁了,老的不入你们年轻人的眼了,看见妈就恶心了是吗?

看不上妈了?」刚才还为了我说话过激不高兴的母亲怎么突然有又因为我的解释

更不高兴了呢?真是如大家说的那样,女人心海底针啊,不管多大的女人。

吃完早饭,母亲一直都不理我,像是生气的小妻子。我感到了母亲比早上我

对她说那些轻薄的话更加生气。

当吃完在饭的时候,她要起身收拾我拉着她说:「妈,你看着真的很有女人

的魅力,让很多小你四十来岁的男人很动心的!」说完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臭小子,就知道欺负妈妈!」她用眼睛翻了我一下,眼圈居然有些红。

她看我愣在那里,也不理我,进厨房洗碗去了。

这时候,玉花给我电话,说公司有事儿请我回去一下。我和母亲打声招呼就

出来了。母亲送我到门口,眼神依依不舍,可是我没有回头,也没有看见。

母亲的依依不舍是后来母亲告诉我的。

「陈总,李总说一个事儿要你亲自处理,可是你的手机关了,往你家打电话

,又不在,他就非要我给你打电话,说你我是同学,知道你在哪儿呢!我才往你

妈家打了电话,陈总你不会怪我吧?」玉花小心翼翼的看着我的脸说道。

「怎么会呢,李总一定是有急事儿才找我,不然绝不会让你给我打电话的,

谢谢你啊!」我看着玉花的脸,说的真诚。

李总是我公司的副总,大学室友,叫李乾,毕业后去了国有企业。

几年前那个国有企业倒闭了,他赋闲在家,后来就来了我公司。

由于能力强,又忠心,所以我在公司委以重任。而他也是兢兢业业的,没有

出过任何纰漏。

乐享百货除了财务总监不归他管,经营方面的一般他都可以过问,而且他这

几年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我也用奖励的办法给了他公司0。5% 的股份,当时的

市值就在5000万左右。小子也很知足,知道感恩,所以我才可以经常的作我

的甩手掌柜的。

不过我也不傻,我也知道如果防范不严,或者你太信任某一个人,很可能最

近的人给你最大的伤害!

也正是为了防止这样的反水,我们公司也有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但是绝对不会

反对我的人在公司的各个部门,例如我的香港合作伙伴,叫金杉的,虽然我知道

她就永远会和我站在一起,但是外人却不会这么看,外人甚至有的时候还能看到

我们之间的矛盾。

再例如,我有一个客户跟踪调查部,对外名义上主要业务是客户跟踪服务,

其实是一个经营监察部门,对公司的每一笔款项来往都有权利追踪。

是这么一个部门级别比较低,别人并不在意。可是就是这个部门一直都没有

明确主管领导,没有明确的领导也就是没有人能够领导,所有的副总都不去插手

这个部门的管理,实际上这个部门也就是我直接领导了,部门主任是我大嫂!

说的这儿了,就先说说我大嫂。

我大嫂52岁,上海人,做人很精明。她知道我设立这个部门的用意,所以

她总是尽心尽力的办事,从来不在公司张扬,所以公司没有一个人知道她和我的

关系。而她呢不管人前人后从来都是陈总,从不表现出和我有特殊关系,所以我

公司经营的十几年来,都没有人知道她和我是叔嫂关系。

只是大嫂这一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情绪总是忽高忽低,让人琢磨不透。我

听她们部门的人说她可能是到了更年期,这让我感到很意外,因为毕竟这么多年

了,大嫂兢兢业业的为我工作,为保持了公司的稳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可我并

没有给她多大的回报,当然除了钱!看样子以后要多关心关心大嫂了。

大哥常年在外国(我大哥是住欧洲一个小国的文化参赞),虽然时常回来,

可是毕竟他们聚少离多。

我的大侄子在美国读大学,也不在家待。所以我不能太自私了,是不是应该

考虑让大嫂去国外和大哥团聚了?找个时间和大嫂谈谈。

扯远了,继续说这个——李?——总。

我飞快的跑到了副总办公室,恨不得一脚把门踹开,这小子不定揣着什么幺

蛾子呢!

「你小子憋着什么坏呢吧,你说!什么事儿需要我来处理!你一定是看我在

家休息你不舒服。」

「不不!」他做害怕状往后退着说,「陈……陈总,小的知错!」

「怎么了,什么事儿啊!打搅我在家尽孝。陪陪老母亲都不行?」

「哥们,不是天大的事儿,兄弟怎么敢打搅你尽孝,你知道市电视台的那个

李颖吗?」

「知道,怎么了!那个新闻主播!」

「哥们上次和电视台谈广告的事儿时候和她遇到了,一起吃饭,后来……后

来看着不错,就发展下去了,谁知道上个月才上手就听说她是市里常务副市长喻

光的情儿!而且那边好像已经知道了我和她过往密切。」

「啊!你小子就是再好色,也不能去招惹她啊!」我一听头皮发麻。倒不是

因为害怕喻光,更多的是我和喻光之间有很多恩怨,不想授其以柄。

「我们还不都一样!」李乾说。我一听,这小子居然敢攀我。

「什么我们都一样,我和你怎么能一样?你和我说清楚,什么意思?」这小

子是憋着什么坏呢!不会是让我去帮他顶雷吧?我翻着眼心里盘算着。

「哥哥,兄弟没有让你替我顶雷的意思。」到底二十多年的哥们,一下子就

看出我的心思。

我哈哈大笑。

「那你什么意思?」我说。

「看着哥们落难你就别笑了!」他颇为不满,「我知道他和你还是能扯上关

系的,你帮帮哥们!」

「啊!我和他有什么关系!」这小子不会连这个这也知道吧?

看我装傻,他来气。

可是他人在我屋檐下,又不能不低头,他求着我呢:「你知道他老婆是谁,

就是我们学校医学院的那个明月,邱明月,你们两个在学校以老乡的名义打的火

热,当时我还真的看好你们。你们在校的时候经常一起去医学院那个超级美女老

处女教授童云家里。听说那个童云每次回美国就让你们给她看房子,当时……嗯

,反正你们当时火热啊!谁知道毕业后说分就分了!她嫁的老公就是那个喻光,

【推荐】孝5

要说他和你还有夺妻之恨呢!」

他妈的,我能不知道?操,不过不能在这小子面前表现出来。

「你少在这儿挑拨!」我这个气啊,这小子已经不择手段啦。

「不是吗?你说你帮不帮哥们啊,他要是打击我,也不敢明着来,毕竟我泡

的只是他的情儿,而你可上的是人家老婆啊!况且他如果对我不利,最受伤的还

是我们公司,你说是不是?」

「你,你小子,我们那时候是谈恋爱,我们大学里的纯洁爱情让你说的如此

龌蹉!再者说了,他对付我,我怕他吗?」我自己表白的都有点脸红,只好说些

狠话了。

最后看这小子是真急了,我缓和了口气:「你有什么想我帮忙吗?」

「我这么想,你把他和李颖的关系找个机会透漏给明月,」

「邱明月,请你不要叫的那样亲热好不好!」我纠正他。

「哟、哟、哟、看你口气,跟说你老婆似得,她可是人家喻光的老婆,你也

捞不着!你是不是还爱着她?」

「去你妈的,你再这样说,我走了!」

「好好好!邱明月,邱明月还不行吗!小气样,你透漏了以后,他后院起火

,我想他也就不敢我们公司怎么样了,像他那样的领导,一般不敢将自己的家庭

矛盾暴漏出来,更何况他刚40岁,自认为前途无量,肯定不敢在这方面出问题

。」

「那明月如果不和他闹呢?明月是医学博士,有文化有修养的人,怎么会像

泼妇一样?」

「行了,一提邱明月你眼睛都放光,我可有丽敏的电话!」

「行了行了,我知道,我觉得你的办法不好,最起码不是最好的,你从李颖

身上下点功夫,让她找个机会和他谈谈,让她告诉喻光说自己要离婚!这边我把

这件事儿和明月说一声,双管齐下才好啊!」

「啊!李颖说离婚能管用?」他榆木脑袋不开窍,一脸茫然。

「你傻啊,当官的怕什么?怕玩儿了以后粘上了。所以当官的一般都找有夫

之妇,这样最起码那边还有点牵制,而且也有个掩护,是吧!可是女人一说离婚

,当官的情人关系多数维持不了多长时间了!尤其是像李颖这样的,她是完全有

能力搅散他家庭的人,搅散了他的家庭也就毁了他的前途,这你都不明白?所以

啊,只要他一听说李颖要离婚,一定会很快的敬而远之了!如果这个时候他老婆

再听到点风声,哈哈哈!你想想会是什么样?」

我给他分析的头头是道,小子一听就晕菜,其实我知道,如果他真的能够做

通李颖的工作,完全能够搞定这一切,我根本就不用去和明月说。

因为据我判断,明月早就知道喻光的事儿,依照明月的智商,还有现在的官

场风气,我相信明月没有不知道的理由,如果我再去说,倒显得我嘴碎了!

而且李乾那小子根本就不知道,我和喻光最早就是市政府的同事,我们认识

的时间可以追溯到我们刚大学毕业一起分配到政府。只是之后我们有夺妻之嫌,

来往很少了。

搞定这件事儿,又顺便处理了几件工作上的事儿,和明月通了电话,说了母

亲身体情况。她非常关心,说有机会带着孩子去看我母亲。

我很高兴她能去看我母亲,不过有点纳闷,自己去就好了,带她那个破儿子

干嘛,弄得我一点机会都没有。

而且我最不喜欢的是别人的儿子了,别人的老婆……!不过,想想她也许是

客气,她只说是有机会才去吗,也没有说什么时候有机会!想想自己都觉得自己

有点憨憨的!

处理完事情,抬头看,已经是晚上7点了,赶紧给母亲打电话,说回去吃饭

开始听着母亲不是很高兴,可是听说我回家,很快又高兴起来,说了声好,

问我吃什么,我说随便。

我的车进入巷子口的时候,隐约看到我家门口有个人影,一闪没有了!想一

定是母亲,凭窗盼儿归啊!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就是母爱了!

进屋我装着没有看见刚才的一幕,只是大声的说道:「妈,我回来了!」

「小五,干嘛去了,一天也不打个电话,这么晚了,还以为你不回来吃饭呢

!」

「公司有点小事儿,小李处理不了让我去看看,不过没有给妈妈打电话,是

儿子的错,让儿子给您赔罪!」说着我过去从后面抱着母亲,吻了一下她的颈侧

。可巧的是刚好吻到了她的耳唇。

「嗯……」母亲轻轻的呻吟了一声,突然的用力转了一下头,把耳唇移开了

「吃饭了,小子,回来就知道瞎闹,不饿吗?」说到这儿,顿了一下,又问

:「还喝红酒吗?」母亲问我的声音明显小很多。

「喝点吧,妈呢?」我征求母亲的意思,可是突然感觉到,红酒在我们母子

之间感觉怎么像是有点暧昧?这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有点血上头。

可是母亲明显的欢快了许多,有点小跑的意思,拿了两只高脚杯。

「来,儿子妈给你倒上,妈也陪你喝点,听说老年人经常喝点红酒对血管好

!」母亲解释道。

我看着她,感觉她今天好像和往常不是很一样。

「来,cheers!」母亲和我碰杯。当她的杯中挨着她的嘴唇的时候,

我突然发现哪儿不对,母亲今天化了妆,红唇娇艳,薄施粉黛,看着真的像是个

少妇,只是比小少妇显得再老点罢了。

「妈,你今天真好看!」我由衷的恭维道。

「是吗,妈今天拿了冠军嘛,高兴!而且有个帅哥晚上陪我烛光晚餐!」她

说到这儿,指了指烛台,这时我才发现上面有一根很粗的红烛。

「哦!怪儿子,没有认识到今天取得了这个成绩对妈妈的重要性,儿子应该

早点回来和妈妈庆祝的!」我点上了红烛,「关上灯吗?」我征求母亲的意见。

「你说呢?」母亲说的声音有些抖。

我关上了灯,说:「美女,能赏脸陪我跳个舞吗?」

「好吧,帅哥,看在你及时回来的份上给你这个面子!」说着她把手搭载我

的手上。

「如果你晚上出去吃饭看我晚上给你开门?」

原来她生我的气。庆幸!

我们开始跳了一个很标准的华尔兹,母亲很高兴!

「孩子,你还真行,这个舞能让我们下次还拿冠军,来,我们再喝!」母亲

兴致很高。

当红烛燃烧到一半的时候,我们已经将一瓶红酒喝完了。

「还要嘛,妈?」

「嗯!再来一瓶好吗,喝不动了就放下!」

「好吧!」我又打开了一瓶,继续陪母亲干杯。

「不想再请美女跳舞了吗?」

「不,不了,不想和美女跳了!」我感觉自己的嗓子有些发渴!

「哦,那……」母亲显然有些失望,可是也没有说什么。

「我想请我的母亲跳舞,行吗?」这时候的我还在提醒自己眼前的女人是自

己的母亲。

「哦!好吧!」母亲更加落寞。她摆出了最正规的舞姿等着我去请她。

我牵着她的手,来到了客厅的中央,也用最正规的姿势伴着柔和的四步乐曲

走了几步。

当我们走到烛光的阴影里面的时候,我不自觉的将左手里面托着的母亲的手

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把自己的左手也圈住了母亲的腰,并轻轻的将她的腰向自

己身体的方向牵了过来。

母亲会意的缓慢的贴在了我的身上。

我们中间没有了缝隙,我下面的那个早已是硬硬的那个,顶着母亲的小腹。

母亲好像并没有感觉,只是使劲的圈住了我的脖子,将身体吊在了我的脖子

上。

「小……五……」母亲轻轻的叫我。

我没有回答,只是那样抱着她,随着轻柔的节奏在烛光的阴影中慢慢的晃着

,让我们没有缝隙的接触产生些许摩擦。

我想让孤独的母亲感受情人的温暖。

母亲显然也沉浸在爱的渴望里面。

我知道我们不会做的更多了,我只是想在感情上让她得到安慰。

母亲点起了脚尖,将自己的身体尽量的提高,这时候我高耸的帐篷刚好顶进

了她的两个大腿中间。母亲夹着它,轻声喊道:「五……儿,我们动一下好吗?

「哦!」我回答着,却不置可否。

这时候的母亲脱了鞋,踩在了我的脚面上。她踮着脚尖,刚好能把那个硬硬

的东西压下去一点,夹住。母亲的动作完全不是她那个年龄的女人能做到的,可

是母亲在做。

这时候音响里面飘出了滚滚红尘轻柔的曲调,我和母亲随着音乐在客厅慢慢

的走着。

隔着夏日菲薄的衣服,我能感觉到母亲的两腿间在抽搐,一些柔软的肉一夹

一放的,虽然没有什么规律,可是轻柔的似有似无的动作足以让人像是要融化了

似得。

又一瓶红酒喝完了,红烛也将燃尽,母亲的眼里面泛起了泪光。

她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偶尔叫一声「小五」或者「五儿」!轻声的,再轻

声的,轻的好像只有她能听见,可是我的心却能够清楚的感受的到!

红烛灭了!母亲原本已经软的没有骨头的身体瞬间僵硬了起来,她在黑暗中

急促了呼吸,却只有不知所措的依然吊在我的脖子上,被她夹着的东西,也好像

是忘了一样。只是我仿佛能够感受到哪像嘴唇一样的嫩肉开始了有节奏的抽搐!

那意味着什么,有经验的我是知道的!

我像是下定了决心,突然抱起母亲,向她的房间走去。

母亲好像并不意外,只是使劲的把她的脸埋藏我的颈颊之间。

「五儿!」她轻声的呻吟道。

「小五!」她喊着抱着她的男人。

「五儿!」她好像是期待!

「小五!」她渴望吗?

我将母亲轻轻的平放在她的床上,看着她匀称的身子,在月光下好像是能够

泛起美丽的光环!

这是我的母亲,我爱的源泉,她将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我无以回报!

我跪在床边,轻轻的去吻她!

母亲抱着我的头,把嘴张开,让我的舌头侵入她。

我舔着她的嘴唇,她的牙齿,她的舌头,最后我们的舌头就像灵蛇一样缠绕

着无法解开。

她使劲的吮吸着我的津液,我偶尔的含着她伸过来的舌头,偶尔的将舌头尽

量她插入她的口腔深部,感受她咽喉的紧箍。

我已经能够感受到她的紧张了,她用力想让自己身体抖动的轻一点,可是她

没有做到!我的手解开了她所有的衣扣!她更加紧的抱着我的脖子。

我将手伸到她的后面,去解她的乳罩,她配合的欠起身子。

她的双乳已经在我的掌握之中了。我温柔的抚摸着,轻轻的揉搓着,偶尔也

捏一下母亲的乳头。

我能记起小时候我有多么的迷恋它,总是含着不丢开,现在我更加迷恋了,

只是我现在含着的是母亲的舌头,用手指捏着她的乳头,轻轻的用力又猛的松开

「嗯……」母亲轻声的呻吟!

我的另一只手越过了母亲略微突起的小腹,探向了她的腰带。

母亲好像是感受到了什么,身体一下一下的抽紧着。

「小五」她松开我的舌头,轻轻呼唤我,听起来有些含混不清。

我看着她的眼睛,在我们眼神接触的那一刹那她羞涩的难以自已,她把眼又

轻轻的闭上,轻启朱唇,喊着我的乳名。

我没有直接去解开她的腰带,只是在她的腹部温柔的抚摸。

母亲的腹部并不平展,上面布满了纹路,那是怀我们5个时候的妊娠纹,那

些纹路深壑而宽大。

我抚摸着那些纹路:「是我最后从这里面出来的!」我说的很轻很轻。

「嗯!」

母亲很紧张的样子!她又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再次使劲的闭上了。

我决然的解开了母亲的腰带,母亲全身都在发抖。

「五儿」!她在轻声的呼唤。

我要褪去她的西裤的时候,她轻轻的,不着痕迹的抬了一下屁股。

一条粉色的蕾丝边内裤,里面居然垫着护垫。

看到这些,我的手抖了起来,我不敢确定自己是否敢摸过去。

我趴在母亲的肚皮上面吻了又吻,我舔着母亲的肚脐,舔着她肚皮上的纹路

「嗯……」她轻声的呻吟鼓励了我。

我探手过去在她的大腿之间,在内裤的外面,在那个护垫的边缘位置抚摸着

「嗯……五儿……」母亲轻声的呼唤坚定了我除去它的决心。

我将手伸进了母亲的内裤。

「嗷!……」母亲的呻吟比刚才大了许多,但还是很小声,很压抑。

我轻轻的将那内裤往膝盖的方向褪去。母亲犹豫着,没有像刚才那样配合的

抬起臀部。

当内裤翻过来的时候,我看到了那个护垫全部湿透了。

母亲的阴毛展现在了我的面前,花白的,卷曲的,稀疏的没有几根,可是她

的阴阜却饱满光滑。

我抬眼看去,母亲已经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全白的头发散落在枕头上,

她轻轻的慢慢的摆着头,张着嘴喘着粗气。

当我也犹豫的时候,母亲抬起了屁股。

她的内裤连着她的丝袜被我扔的好远。

我一点点的把玩着母亲的小脚。

母亲的脚娇嫩而又小巧,而且没有一点点岁月的痕迹,像是十八九岁的少女

的脚,没有角质,没有皲裂,没有变形,娇嫩的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一个80岁老

太太的脚!

我在她的脚上吻了一下,母亲不禁的抽搐着呻吟了一声。

这使我似乎明白了,母亲的脚也是她的敏感区之一。

可是,这时候有更吸引我的地方期待着我的光临,我没有在她的脚上多做停

留。

我轻轻的分开母亲的双腿,她的阴唇是褐色的,但是很饱满。里面是红红的

,阴蒂早已经充血肿胀的到了极限,那花白的阴毛有两根缠绕在阴蒂上面,阴道

口下方流出了些乳白色的液体。我轻轻的用舌头舔了一下阴蒂的顶端,那里的味

道清香好闻,我知道母亲每天都讲卫生。

「哦……啊……」母亲的呻吟声很大了,和刚才相比。

我站起来,用最简洁最实用的动作迅速的脱了自己的每一件衣服!我现在的

脑子里面已经不知道躺在我面前的这个女人是谁了!

当我的鸡鸡傲然挺立在她的面前的时候,母亲却压抑的轻声的叫:「小五!

我跪在母亲的双腿之间,然后俯下身去吻母亲的红唇。

「嗯!嗯!」母亲呻吟,当我顶着她的阴道口的时候,母亲推开我的头,轻

声的说:「五儿,小五,你……你……你是要回来吗?我可是你的妈妈!」

母亲的一句话把她那精神上的坚守和身体的升腾之间的矛盾表露的淋漓尽致

而我,被酒精冲昏的头脑一下子被「妈妈」这两个字惊醒了,我看了看自己

已经抵住母亲阴道口的龟头上面已经粘上的乳白色液体,心里泛起了一阵阵的后

怕。我赶紧下床跪在床边,使劲的扇自己的耳光,「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我不

是人!我是畜生!」

母亲看着我,没有制止,只是留着眼泪:「五,五儿,对不起,对……不…

…起……」母亲哭的沉痛,「妈不是不想你进来,妈的每一根毫毛都充满了渴望

,妈妈渴望被充实,渴望被插入,渴望我的五儿在我的身上驰骋,妈妈不在乎所

有的罪名,五儿陪我的这几天让我感到了温情,我勾引了自己的儿子,我为我儿

子分开了双腿,我让我的儿子亲我的屄,可是最后我却让我儿子扫兴,对不起!

母亲哭的泪眼婆娑,她分开的大腿并没有合上,「可是当你要插进来的时候

我想起了你父亲,我害怕对不起他,也害怕你思想上背起沉重的包袱,儿子,原

谅妈妈想的太多,原谅妈妈的自私,妈妈已经为你流尽了淫液,可是如果你插进

了,你心里会有很大的阴影,儿子,妈妈不想伤害你,也不想对不起你父亲。」

看着床上分着大腿的母亲,我心里颤抖,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不再扇

自己的耳光了,只是目光呆滞的看着母亲。

这时候我突然感受到了口腔中的咸味,那是母亲阴蒂上的味道,是母亲阴道

里面的味道,那是我刚才用舌头探寻母亲那充满皱着的阴道壁的味道,那是我回

味时候无穷的思考。

突然我站起来,疯了一样的冲回了自己的房间,身后传来了母亲放声痛哭。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