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离婚女人之罪魁第三章可欣离婚风流浪子找上门

发布时间:2022-05-15浏览:

【离婚女人之罪魁】(第三章 可欣离婚 风流浪子找上门 )

第三章 可欣离婚,风流浪子找上门

赵治栋今天来的早,孟可欣开的门,一大捧玫瑰花,粉红色的,花上还点缀

着银点,很是好看,程晓月最喜欢粉色玫瑰了!所以,赵治栋每次来都会给程晓

月带上。

「晓月,你这是干什么?」赵治栋手中的花已经被程晓月抢过,扔了出去,

然后重重的关上了门。

「晓月,你!」孟可欣惊讶的看着程晓月。

「要不是他介绍那个王八蛋给你认识,你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程晓月哭

了,为可欣的不幸婚姻哭,也是为她自己哭,她的青春为了这个男人而耗尽,可

是昨天晚上再次提出让他离婚的时候,他虚伪的说,他是爱她的,可是离婚不是

儿戏。程晓月质问,你的婚姻不是儿戏,那和我就是儿戏了!今天,赵治栋是特

意跑来道歉的,却没有想到,程晓月把火撒在了他的身上。

「事情都这样了,也怪不得他,要怨,还是怨我自己,太……」可欣想说自

己太放荡了,可是这种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口了。

「你打算怎么办?」这个问题,孟可欣也想知道,心中没有答案,自然也不

知道应该怎么回答程晓月,可欣无奈的摇摇头。

「照我说,打掉这孩子,去求求洪斌,复婚算了,洪斌这种好男人,这个世

界上已经绝种了,我告诉你,张丰维那边你可指望,他身边的女人,能从城西排

到城东去,我就纳闷了,你怎么会跟他……发生关系!」程晓月说到这里,气得

说不出话来,诚然,她是有些嫉妒孟可欣跟洪斌的幸福,可是,孟可欣是她唯一

的知心朋友,也是唯一知道她跟赵治栋关系的人,好朋友现在变成这样,她的心

里也很难过。

相比之下,她觉得自己反倒幸福了,至少,她还有赵治栋,虽然是跟另外一

个女人分享的。

「洪斌是不会原谅我的。」

「可他爱你!」

「爱的极限就是恨,更何况我做了背叛他的事情!晓月,其实我的心里很不

安,你说洪斌会不会做傻事。」孟可欣说到这里突然有些担心。

「这个难说!洪斌这种人,性格内向,孤僻,这次又受这么大的打击,如果

换做是我肯定疯。」

「晓月,你不要吓我,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可就真对不起他了。」孟可

欣一听这话,有些紧张了。

「不是我吓你,是你这事情做的实在是太过,偷吃也就罢了,还弄个孩子出

来!」程晓月顿顿,「算了,不提了,你也不要多想了,现在想什么也没用了。」

程晓月睡了,睡之前赵治栋打来了电话,两个人聊了半个小时,孟可欣知道,

他们和解了。

孟可欣辗转反侧,无法成眠,她的手,不由自主了摸向了手机,拨通了那个

熟悉的号码,她不放心洪斌!电话接通了,对方却没有说话,可欣轻轻的「喂」

了一声。

「你还没有睡?」尽管对方的语气冷冷的,但可欣还是很欣慰。

「嗯,这就睡,你也早点睡!」挂了电话,可欣安心多了。可是电话那头洪

斌却睡不着觉,他满脑子都是想爹娘要来的问题,他们要来怕是挡不住的,总不

能说你们不要来了,他是农村出来的,他不能这么忘本,这样他们会伤心的。而

且他们来要带什么土方来,还有给儿媳妇「治病」可他现在上哪里给他弄儿媳妇

啊?难不成把可欣求回来?刚才孟可欣能主动给他打电话,就是一种示好的表示,

可是就算她回来了,我怎么去原谅她!她是背叛我的人呀……我恨不得杀了她,

而且她肚子里还怀着一个别人的孩子!孩子!孩子……等等,爹娘不是一直想要

孩子吗?他们带土方来不就是为了孩子吗,现在有了孩子不就一起都解决了吗?

洪斌一下豁然开朗。

可是,该怎么和可欣说呢?她会回来吗?

洪斌睡不着,洪安国也睡不着,他们家三代单传,这辈子和老婆龚月英就这

么一个儿子,洪斌之前还有两个但都没养活,生了洪斌后宝贝一样,供儿子上完

了大学,结婚已经算晚了,可好几年下来这孙子就是迟迟抱不上,他家的香火可

不能就这么断了啊,这样咋对的起死去的先人们。

早上吃早餐,程晓月又问孟可欣想好了吗?孟可欣摇头,程晓月忍了忍,还

是没忍住,「昨晚,赵治栋跟张丰维在一起喝酒,期间,张丰维问起你了!」

孟可欣一愣,手中的勺子从稀粥碗里掉落出来。

张丰维并不是无意间问起的,那次之后他的心就没有平静过,在他身边,每

天都会有很多女孩子,可是,他没有一个看中的,就算有,他心中也清楚,那都

是逢场作戏,直到遇到孟可欣。这是一个唯一让他觉得与众不同的女人,她不单

单是漂亮,最吸引她的是她那种在床上令人神往而又欲罢不能的气质!他知道那

种气质可不是别的什么人随便装就能装出来的。从看到她的第一刻起,他就深深

的被这个女人身上这种特殊的气质所吸引了,对,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极品女人!

这种东西就是漂亮的女人最缺少而男人最喜欢的东西!

孟可欣,孟可欣!这一个月以来,他一坐在办公室就会不自觉的当到这个女

人,想到那晚的柔情缠绵,想到她在自己的身下辗转承欢的娇媚样子,特别是射

过一次后,她一脸满足的躺在那里光想想张丰维下面的大家伙就起来反应,他忍

不住把手伸进裤子里套弄起来,脑子里又回想起那晚上的事情……

射完精以后,张丰维软下来的鸡巴慢慢的从孟可欣又紧又软的小屄口滑了出

来,他整个人也软了,无力趴在了孟可欣身上。

孟可欣手伸下去摸到张丰维软下来的鸡巴,上面滑溜溜的沾满了自己的液体

和张丰维的精液,摸着这个黏糊糊肉嘟嘟刚才在自己身体里乱冲乱撞的小东西,

刚才就是它给了我那么强烈的快感吗?孟可欣有点不敢相信!孟可欣调皮的来回

拨弄了几下,还挺好玩的,高才不是挺凶吗?现在这么蔫了啊!

张丰维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看着娇羞可爱的孟可欣,手轻轻地揉弄着孟可欣

软乎乎颤动着的乳房,「怎么……还想要?」

「你行吗?」孟可欣给了张丰维一个挑逗的眼神。

张丰维一看孟可欣害羞又放荡的样子,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她按着孟可

欣的头往他的下身去「来给哥舔舔,保证一会儿弄的你哭爹喊娘!」

孟可欣开始还有些抗拒,但是一股莫名的冲动从心底烧起来,终于可以尝尝

他的大鸡吧了。于是孟可欣半推半就着,趴起身来,半跪在张丰维的身边,圆滚

滚的屁股冲着张丰维的头一侧,手抚摸着张丰维的鸡巴,低下头,用嘴唇轻轻地

吻着张丰维的鸡巴。张丰维感觉着孟可欣的长发拂在自己,腿上感到痒痒的,看

着披散着黑发的孟可欣头在自己胯间慢慢动着,感受着鸡巴上孟可欣柔软嘴唇微

微的碰触,简直像在梦中一样。

渐渐的,孟可欣一点点的低下头,张开嘴唇,让张丰维已经有点硬起来的鸡

巴一点点进入了自己的嘴里。一种异样的感觉让孟可欣微微有点兴奋,刚一看到

这根东西时,她就有一种想要吃它的冲动,现在终于含在自己嘴里了,心里产生

了一种终于如愿以偿的满足。孟可欣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她从很小的时候就被

教育,那是一个女孩子认为里最最羞人的东西,如今却满满的胀在自己嘴里,一

种放荡的快感让她感觉下身的小屄更加的湿润。那些液体搀和着张丰维射进她体

内的精液从自己小屄里源源不断的涌了出来,顺着她翘起来的屁股,沿着大腿的

内侧,一直淌到了床单上,微微一动就感觉凉丝丝的。

此时的孟可欣什么都不顾及了,尽量的张开自己的小嘴,用嘴唇紧紧的含着

张丰维的鸡巴不断地套弄着,感受着张丰维的鸡巴越来越硬,真个龟头紫红紫红

的胀起着。

张丰维感觉到孟可欣柔软的小嘴仿佛一个热乎乎的小水袋把自己的东西紧紧

地包在里面,而且里面还有一个跳动的滑滑的小舌头不断地舔嗦着敏感的龟头。

要不是刚才张丰维射了一次,真可能又要一射如注了。

孟可欣这时吐出已经硬的青筋暴起的鸡巴,抬头看着张丰维,脸上绯红一片,

嘴角还残留着一丝刚才套弄流出来的口水,娇羞中又有着成熟女人特有的那种耐

不住地放荡妩媚。

看着这个娇羞抚媚的女人,张丰维从后面抱着孟可欣的屁股两人都趴在了床

上。孟可欣明白张丰维的意思,趴下之后屁股翘起来,双膝跪在床上,微微分开,

看孟可欣这么主动和放得开,张丰维感觉火都要从自己头上冒出来了。双手扶着

孟可欣圆滚白嫩的屁股,用力拍了一下,在孟可欣柔柔的一声娇嗔声中,已经硬

得快爆了的家伙顶住孟可欣早就一塌糊涂的屄口微一用力,在孟可欣轻轻地哼叫

声中肏了进去,一直顶到最深处。

张丰维在顶到最深处的时候用力【推荐】离婚女人之罪魁第三章可欣离婚风流浪子找上门地颤动了两下,让孟可欣几乎尖叫了两声,

才拔出来一截又快速地插进去,几次之后开始张丰维那种特有的快速勇猛不间断

的冲刺,让本就娇弱的孟可欣仿佛狂风中的落叶在张丰维胯间不断地呻吟不时地

尖叫,肥嫩圆滑的屁股有节奏的和张丰维胯间的皮肤撞在一起,啪啪啪直响。

孟可欣的头垂在身前,不断地呻吟着,一丝口水从嘴角滑落都没有时间去吸

回来,在张丰维不断地抽送中来回晃动。

两个人在这边疯狂的做爱,却不知道洪斌——孟可欣的丈夫也正在公司里埋

头苦干,只不过洪斌干的是工作,他心爱的妻子孟可欣却是在被干。

他刚刚给孟可欣打了个电话,但是孟可欣没有接听,孟可欣的电话放在包里

扔在沙发上,轻微的震动声音根本没有办法引起两个正在疯狂的人的注意,洪斌

以为这点妻子可能睡了就没有在再打,昨天晚上洪斌的父亲打电话来又问起孩子

的事情,弄的可欣很烦气,我都检查了医生都说我没毛病,生不出来就赖我!孟

可欣的小姐脾气上来了,和洪斌别扭了一晚上,第二天出门都没有理他,晚上本

来洪斌想和她和好的,结果单位又有任务,晚上回不去。心怀歉疚的洪斌想打个

电话安慰一下妻子,但他做梦也想不到他善良美丽的妻子,正趴在酒店的大床上

被一个陌生的男人从后面狠狠的干着。

终于张丰维停了下来,孟可欣趴在床上几乎上不来气了,身体不时的轻轻颤

抖,虽然两个人紧紧地趴在一起,但下身还是连在一起。张丰维抱起孟可欣,让

她背对着自己坐在自己怀里,他一边从后面伸过手去摸着孟可欣两个圆滚滚的乳

房,一边下身紧紧地插在孟可欣的身体里慢慢地上下动着。

孟可欣浑身滚烫软绵绵的半靠在张丰维的身上,任由张丰维的东西插在自己

下身里轻地运动着,一边扭过头去和张丰维不时地亲吻着……

转眼半个小时又过去了,床上的两个人换了无数的体位,现在孟可欣在张丰

维的身下已经快被弄成了一滩泥,但这一滩泥却是能吞噬无数男人的泥潭,她浑

身每一寸肌肤每一分的肌肉都在蠕动,都在颤抖,小巧的鼻尖一层细细的汗水,

红嫩的嘴唇半张着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下身不断的抽搐,而压在她身上的张

丰维也到了人类的极限,几乎是咬着牙在做最后的冲刺……

「啊,啊……你把我弄死了……嗯……」孟可欣软软的转过身来,死人一样

躺在张丰维身边,迷离的双眼半闭着,气若游丝的娇喘着,下身不知道什么时候

垫了一个白色的枕头,从孟可欣小屄里流出来的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流过孟可欣

半个圆润的屁股,低落在枕头上成了圆圆的一滩。

「宝贝,我真想干你一辈子,就算是精尽人亡也值了。」张丰维确实有点累

得喘不过气来了,在孟可欣这个销魂的女人面前,他还真有点吃不住。

真想再跟她来一回儿,孟可欣这样的美女上一次就放过她真是有点遗憾,尤

其是他这样的登徒浪子。他的世界里只有性一个字。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上的所

有女人都是生来给男人操的。他从小唯一的偶像就是纪晓岚,他的座右铭也是纪

晓岚的那句名言。「生我的我不敢,我生的我不淫。」关于爱情在他眼里更是可

笑,那些无非是雄性动物向雌性的动物寻求交配的一种借口而已!一旦上完了床

完成了交配,他就会忙着去寻求下一个交配的目标,直到遇到孟可欣,这一切都

改变了。

他发觉自己恋上和孟可欣上床的感觉,继而他觉得他是喜欢上了这个人,每

次和别的别人上床他都会把这个女人拿去跟孟可欣比较,以至于每次上床前他都

会想到孟可欣,想到那个女人的美丽脸庞,想到她床上妩媚的身段,想到她洪水

泛滥的粉嫩的小穴口。就这样孟可欣的身影高频率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甚至有

一次,他竟然无意间当着众人的面叫出了孟可欣的名字。

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让张丰维越来越慌张,他,张丰维,一个不相信爱情的

人,居然会爱上一个女人,而且会是一个结了婚的女人。

当他在赵治栋面前问起孟可欣近况的时候,他知道,他被人们口中所谓的狗

屁爱情打败了,爱情不再是雄雌动物的交配那么简单,爱情,应该是这样,无时

无刻的不在思念一个人。

而那个人就是正在苦恼的孟可欣!

「现在好了,既然他还敢问起你,就说明他还记的你,你可以叫他负责啊!」

程晓月说完就感觉被什么都东西啪啪啪打了两下脸,随机自嘲的冷笑道,「让这

种人负责,简直是有点天方夜谭!这种喜欢玩弄女人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

负责!」程晓月自打嘴巴,顿了顿,「干脆还是打掉吧!咱们再找一个!」

孟可欣拿起了勺子吃了口粥,「给我点时间考虑考虑!」结婚好几年都没有

怀上孩子,一直以来,孟可欣都觉得是她的问题,对于洪斌及洪斌的父亲洪安国,

她一直是有些愧疚的,她知道,洪安国盼孙子都快盼疯了,四年的潜移默化,让

孟可欣已经觉得,一个孩子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有多么重要,现在她怀孕了,却跟

洪斌分开了,她的幸福就这么散了,跑到无影无踪。她还没想好要怎么跟爸妈交

代。一个快三十岁的女人,还怀了别人的孩子,若是想再嫁,有多艰难孟可欣比

谁都清楚。

远了不说就拿她跟程晓月比,她要是跟赵治栋一拍两散,顶多被人称为剩女,

找个男人结婚还是容易的,而她,一个快三十岁的离婚女人,孟可欣根本就不敢

想下去……

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孩子怎么办?大人等得这肚子里的孩子

等不得。

从昨晚到现在,程晓月说的最多的就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电话响了,程晓月过去接听,「好,好,我知道了,我跟她说说,再回你电

话。」

程晓月回到饭桌上,没有吃饭,而是看着孟可欣,「赵治栋让我问问你,张

丰维想见你,你去吗?」昨天晚上,程晓月就把孟可欣离婚的事情告诉了赵治栋,

赵治栋很惊讶,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他第一时间通知了张丰维,张丰维提出来要

见孟可欣。

「我不去!」孟可欣考虑都没有考虑,直接回绝了。

张丰维想见孟可欣,这让程晓月跟孟可欣都感到有些惊奇!

张丰维是谁?程晓月说过了,高富帅,成群的女人追在后面的,本市有名的

钻石王老五!

在程晓月的眼中,这就是一个有性无爱的摧花狂魔!

他见孟可欣干什么?孟可欣怀孕的事情,程晓月跟赵治栋说了,也说了孟可

欣肚子里孩子是谁的。这些赵治栋肯定都跟张丰维说了。

难道他想对孟可欣负责?这可能吗?

「要么,还是去见见吧!反正你现在也是单身了,见谁,跟谁,没有人管得

了。」

孟可欣摇头,不说话,眼泪却流了下来,晓月不明白这不是她想要的自由,

她现在想到更多的是洪斌,她觉得对不起他,她心里有愧,她的心开始痛,痛得

厉害。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失去的才是最值得珍惜的,她想洪斌了,程晓月提

到张丰维的时候,她就想了,这些天她时常想这个孩子要是洪斌的多好!

现实总是残酷的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就应该付出代价!

她不清楚她跟张丰维倒底算什么?她现在开始有点后悔那晚的放纵,难道我

骨子里就是个放荡的淫妇吗?不是,我不是!是那晚喝酒的缘故,酒精催化了这

一切,是酒精让她迷失了,是那晚的酒,毁了她的幸福,毁了她的婚姻。酒才是

这些罪恶的根源!而引诱她喝下那些祸根的罪魁祸首就是张丰维,而现在他居然

还想约她见面?他还要干什么?

程晓月的家的电话响起,肯定又是赵治栋来催了,看来张丰维挺急的。

程晓月拿起手机,一看,一个陌生号码,程晓月接了,用手捂着电话,小声

的冲着程晓月这边说道:「是张丰维,你听吗?」

孟可欣还是摇头,「我不接!」

「不好意思,张总,她睡着了,你有什么话,我带给她,什么?我知道了!」

程晓月气呼呼的挂断电话。

「怎么了?」

「这个赵治栋,居然,把他带到这里来了,现在在门口,怎么办?」程晓月

嘴里一边骂着赵治栋,一边征求着孟可欣的意见。

程晓月不知道,赵治栋跟张丰维不但是生意上的伙伴,还是无话不谈的朋友,

张丰维知道赵治栋的事情,张丰维的事情,他也不瞒着赵治栋。

赵治栋知道带张丰维过来,程晓月肯定生气,他把张丰维带到门口,就走了。

上了车子,赵治栋马上关了手机,果然,五秒后,程晓月拨了赵治栋的手机,

关机!

程晓月气得把无绳电话扔在了沙发上,「关机,居然关机!」

门口响起了敲门声,孟可欣的心一紧,坐在沙发上,莫名的紧张起来。

「见吗?」程晓月的气还没消,满脸通红的看着孟可欣。

「不见,我有些头疼,回房间睡觉了。」孟可欣起身,到了房间,关门!

程晓月摇摇头,开了门,张丰维站在门口,手捧一大束粉红色玫瑰,面带笑

容,「孟可欣喜欢红色玫瑰,你这种,她不喜欢的。」程晓月知道,这肯定又是

赵治栋给张丰维支的招,喜欢粉红玫瑰的人是她程晓月。

「这花是我借花献佛,送给你的!」

程晓月这才知道,花是赵治栋给她的,这气才消了点。

张丰维进屋,四处张望,不住的赞美这房子装修的典雅,有品味,程晓月一

边冲咖啡,一边说道:「你坐会就走吧!她刚离婚,不想见人!」

张丰维接过咖啡,喝都没喝,干咳了两声,看着程晓月,「孟可欣,她真怀

孕了?」

洪斌正在上班,接到了孟可柯的电话,孟可柯是孟可欣的妹妹,孟可欣爸妈

离婚之后,孟可柯一直跟着爸爸过,今年大学本科刚毕业,现在在一中学当外语

老师。

「哥!」孟可柯喜欢这么称呼洪斌,觉得叫姐夫太生硬了,还是叫哥亲切点,

现在都习惯这么叫。

「可柯呀!工作怎么样?一切还顺利吧!」洪斌很不自然,一听到孟可柯的

声音,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孟可欣,心口的伤疤再次被揭开了。

「别提了,一帮猴子,太难管了,提起来就头疼了,不说我了,哥,爸叫你

跟姐晚上回来吃饭,有很重要的事情。」

「这个,可柯,今天恐怕不行,我公司里有个项目要上,这几天都加班加点

的,我已经两天没回家了。」洪斌想都没想就拒绝了,离婚了还怎么去?

其实他们俩离婚的事情只有寥寥几个人知道,一直没有对两边的老人说。孟

可欣做了这样的丑事自然是没脸说,真要传了出去光吐沫星子也能把她淹死!洪

斌不说也有他的顾忌,毕竟心爱的妻子出去偷人,他已经伤透了心,自己被带来

绿帽子并不是多光彩的事情,再被传出去免不了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他虽然是

农村出来的,他更得要比那些城市里的活的有尊严!所以他执意要离婚,这是为

了一个男人的尊严他必须要走的一步,至于报仇,他只能慢慢等机会,因为他连

奸夫都不知道是谁。其实孟可欣心里挺感激洪斌的,她知道她伤透了他的心,但

从事发到离婚洪斌没有指责她一句,也没有把事情宣扬出去,所以孟可欣一直觉

得洪斌还是爱她的,对于自己犯的这个错误他会原谅自己的。

「这样呀!那没办法了,哥,你先忙吧!」孟可柯挂了电话。

洪斌拿着手机,对着电脑屏幕发呆,孟可欣家里这边还好对付,孟可欣妈每

天都忙着她的事情,孟可欣跟洪斌的事情根本就不过问,孟可欣爸妈离婚后,逢

年过节的孟可欣才去孟可欣爸那里,平时也很少来往,瞒上一段时间,不成问题。

关键是,自己爸妈这边怎么办?他上哪里给他们找个儿媳去,要是把事情告

诉了爸妈,倚着洪安国的爆脾气,还不得把事情闹到天上去!洪斌越想越是发愁!

孟可柯拨了孟可欣电话,说她已经问过洪斌了,加班,问孟可欣回来吗?

「什么事情?」

「你回来就知道了,姐,你可不许不来,要不然,爸会生气的。」

「好,晚上我回去吃饭!」

「那就这么说定了。」

孟可欣打完电话,张丰维刚起身要离去。

孟可欣把耳朵贴在门边上,「程晓月,我的话一定要转告给孟可欣。【推荐】离婚女人之罪魁第三章可欣离婚风流浪子找上门

程晓月应道送走张丰维。

程晓月到了孟可欣房间门口,「人走了,出来吧!」

孟可欣拉开门,到了外面,「他都说什么了?」

「说要娶你。」

「啊!」

「开玩笑的,他就是来问问你,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你怎么说?」

「我说有了,是他的!」

「你怎么能这么说?」孟可欣有些生气。

「我不这么说还怎么说?总的找个负责的!孩子不能一出生,就没有爸爸!」

孟可欣不说话了,程晓月的话说到了她的痛处,就算张丰维愿意负责,孟可

欣心里还没有做好准备要接受张丰维。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