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梅兰妮的催眠蜕变第三章

发布时间:2022-05-15浏览:

【梅兰妮的催眠蜕变】第三章

第三章

我喜欢星期六,睡觉的感觉太美好了,一大早醒来,然后意识到自己什麼

也不用做,接著躺下继续睡觉,一整个早上我这样重复了好几次,每次我都满

怀著笑意,蜷曲在自己的被窝裡。

太幸福了。

但是所有的美好总有结束的一刻,到了中午,我终於离开了床,我穿上一

件运动背心、运动裤和慢跑鞋,在厨房随便吃了点东西,準备要在附近稍微慢

跑一下。

我不觉得自己住的地方算是郊区-随然看不见白色围篱-但这也绝不像贫

民窟那样,就是很单纯的家园,平凡而普通,我开始慢跑著,耳机裡播放著音

乐。

我一边跑一边思索著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也没什麼太过奇怪的,虽然我好

像变了很多,我有些模糊的想著原本的自己,还有前一个星期中的自己,就好

像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生活本来就会改变,我想应该是这样,时间会改变每

个人,不过,会在一个星期就变成完全不同的人吗?

贺尔蒙作祟。

就像青春期一样,无论怎麼样的变化我也适应过来了,身体强迫我改变,

不管什麼我也只能接受。

我原本觉得这些变化应该会让我不安或担忧,但并没有,我只感到了满足

而平静,而且我很感激自己有一个如此亲密的对象,可以向他倾诉自己所经歷

的一切,并且信任他会全力的支持我,我不敢想像如果没有麦斯陪在我身边的

话,自己会变成怎样。

我慢慢地将注意力回到了慢跑的脚步,更精确地来说是我的身体,尤其是

随著步伐跳动的双乳,在没有胸罩的束缚下自由的跃动著。

每个看到我的人都会立刻注意到我没有戴胸罩,这样的事实让我感到兴奋

的颤抖著。

我的眼神在街上扫视著,想搜寻每个会注意到我的人,想到某人看到我,

因為我的身体而激起慾望,这想法太让人沉醉了。

很多人不只看了我一眼-大部分都是附近的已婚男子,随著我身上蒐集的

每一双目光,我的身体变得愈来愈兴奋。

燥热与慾望在我的体内流动著,从私处开始感到一股麻痒刺痛,然后慢慢

的遍布到了我的全身。

我跑得愈用力,我的乳房也更加剧烈的晃动跳跃著,然后就得到更多人的

注视,一部分的我好想要脱光衣服让大家欣赏我赤裸的胴体,我想要他们能够

注视我、欣赏我,我想要他们要我。

只是这样暴露与全裸的想法就让我接近了疯狂,我湿透了,而且不是因為

跑步。

一定是贺尔蒙作祟。

我绕了附近一圈,又一圈,然后第三圈、第四圈,我想要被看到,我想要

他们注视我,我浑身汗水淋漓著,运动背心浸满了汗水紧贴著肌肤,我竖立的

乳头在布料上露出很明显的形状。

终於,我结束慢跑回到了家裡。

通常慢跑之后我都只是流了点汗、身体微微发热,但今天我全身都湿淋淋

的,我的脸上因為运动和激情的混和而胀红著,我的双腿发疼-胸部也一样-

几乎快喘不过去来。

如果说贺尔蒙的影响有什麼好处的话,它让我跑得比平常更久-虽然我只

是為了能得到更多的目光。

我发现麦斯在我的房裡等著我,他坐在我的床上,手裡拿著电话。

「梅儿,」麦斯微笑著,「妳去运动吗?」

我看了眼被汗水浸溼的背心,双手在胸前交叠著,看著麦斯,「没有,我

只是看了会电视,」我调皮的笑著回答他,「对啦,才刚结束。」

麦斯也笑著,「為什麼不继续呢?我觉得妳还可以继续锻鍊,好保持妳的

身材。」

我张大了嘴巴看著他-我不需要锻鍊,我的身材已经很棒了-但是却有什

麼阻止了我,我的脑袋中有一股声音不断迴响著,麦斯是对的,我应该是继续

锻鍊自己。

就在这裡吗?我不知道该怎麼做,但是麦斯一定知道,我不能怀疑他。

我耸了耸肩,先做著伸展运动,然后我想起我要练习性感,所以我将伸展

做得像是一场脱衣舞表演,只不过我没有脱掉任何衣服,麦斯专心的看著,我

相信他一定注意到了我的背心下挺起的乳头。

「妳应该先做点开合跳。」麦思说著,将手机的镜头对準了我。

我服从的跳了起来「你拿,」我在跳跃的间歇中问著,「手机,」跳,「

在做,」跳,「什麼?」

「我想要录下来,这样我可以在之后慢慢确认妳有没有做好,?」弟弟说的

很正确,他总是那麼為我著想,「继续跳,天啊,妳的奶子太棒了。」

「麦斯!」我一边跳著一边抱怨著,「别,这麼,下流。」

我很感谢麦斯的帮忙,但我们这麼亲密,不应该用这样的粗话,我看著弟

弟的脸,他似乎不知道我在说什麼。

「乳房,它们,叫做,乳房。」

麦斯似乎呆了一下,然后突然刺耳的大笑出来,我停止了开合跳,不太高

兴地盯著他看。

「乳房!」麦斯边笑边说著,「妳就是因為这个不高兴?」

我无言地瞪著他,我很受不了人们的嘲笑,如果他再不停下来的话,我会

给他一巴掌,看谁能笑到最后。

「妳可以接受我讚美妳的身材,也可以接受我说『狗屎』或『妈的』,但

却不能接受我说『奶子』?」麦斯摇了摇头,终於停止了笑,「这真他妈的不

可思议。」

那不一样!不一样,我的脸红了起来,我感到自己的双颊发烫著,我也不

喜欢像『狗屎』或『妈的』这样的词汇,既粗鲁又下流,但毕竟那些字眼只是

一些用语而已,并不代表什麼,但另一些字,就女人的立场而言却是非常糟糕

的,那是彻底的物化与忽略女性的主体,这我是完【推荐】梅兰妮的催眠蜕变第三章全不能接受的。

我想要告诉麦斯这些用语的差别,我想要他明白这是不对的,但我却说不

出口,挫败感和不确定的心情阻止了我,我不想让他继续嘲笑我。

我和麦斯是这样的亲密,我完全的信任他。

没错,我什麼都能告诉他,没有问题的,我鼓起了勇气,想要告诉麦斯我

的感觉。

不过麦斯先开口了。

「妳完全搞不清楚状况,梅兰妮,不过别担心,我会帮妳的,妳看起来已

经很累了,跑完步又做了这些开合跳,我想妳已经运动够了,也许妳应该要休

息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躺在自己的床上,我的身上仍然流满了汗,双腿也还

在疼痛,我想我应该失去意识没有多久,麦斯仍然在我的身边,靠著墙壁看著

我。

你曾经有过非常清醒但又觉得自己好像睡著了一样的经验吗?我现在的感

觉就是这样,好像从一场非常真实的梦境中醒来,一瞬间,我分不清楚梦境是

什麼时候结束的,而现实又从什麼时候开始。

弟弟毫不掩饰地盯著我的乳房。

不,不是『乳房』,完全不对,光是想到这个词就让我反感,乳房真是一

个如此的……无趣、没有生命又空洞的字眼。

麦斯盯著我的奶子看。

几乎没有多想,我挺起胸部让他看得更清楚,就像是我的天性一样。

「妳真的有一对很棒的奶子,梅儿,」麦斯的声音洗去了刚才怪异、梦

幻般的感觉,他的话让我感到一股燥热的刺激感。

「呃,」我其实一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人们的讚美,「谢谢。」

「妳的背心看起来很不舒服,梅儿,脱掉吧。」

我几乎还没有思考,身体就自动的服从了,等到我的思绪跟上的时候,背

心的下襬已经被我拉到了胸前,露出了我的奶子的下半球。

我為什麼停了下来?

我想不出答案,麦斯又不是没看过我的奶子-昨晚我们才一起洗澡,那我

还有什麼好犹豫的?如果在家人面前都不敢裸体的话,那妳还能在谁的面前露

出身体?这可是我的弟弟,一直帮助我的弟弟,而我竟然这样毫无理由的担忧

而迟疑著。

我什麼时候变得这麼混帐了?

又是贺尔蒙害的?可能吧?

没有再多想什麼,我将背心脱去丢在了地板上,我的奶子完整的暴露在弟

弟的面前。

现在我心裡唯一的想法就是希望麦斯会喜欢我的奶子。

似乎大部分的男人都会喜欢它们,因為它们得到了那麼多的目光,不过麦

斯和别人不一样,他的讚赏比谁都还重要。

「裤子也脱掉,我想要看妳的全身。」

这次我毫不迟疑的服从著,没多久之后,我躺在自己的床上,全身赤裸的

没有任何遮掩。

麦斯离开了墙壁朝我走了过来,一边看著我一边逼近了过来,用老鹰一般

锐利的眼神探索著我的身体,如果他脸上的笑容出现在别人的身上,我只会觉

得邪恶而令人还怕,但在他的脸上,我只觉得这是个迷人的笑容,英俊而极具

诱惑。

「妳运动完一定觉得全身紧绷吧,对吗?」

我摇了摇头,「并不会,我觉得……」

「我帮妳按摩。」麦斯坚定的说著,没有等我回应,他就跳上了床爬到

我的身上。

有一瞬间我直觉地感到这是不对的-不知怎麼的感觉这应该不是姊弟间该

有的姿势-但紧跟著,立刻被另一种想法所取代。

「我不是应该翻过身来吗?」我问著,按摩应该是那样才对吧?我正面的

躺在床上,我不是什麼按摩的专家-事实上我根本没有去按摩过-,不过我蛮

确定现在这样很奇怪,我不是应该翻过身来趴著吗?

麦斯耸了耸肩,「不用,这样很好。」

然后他开始碰触我的身体。

从我的脚开始,他揉著我的脚掌,放鬆了关节,他的拇指和每个指尖触碰

著我的感觉是那样的不可思议,既坚定又柔和,感觉十分的美妙,我的心灵都

快融化了,他没有停下来,接著移到了我的脚踝、然后我的双脚、按压著我的

小腿,让我的肌肉感到非常的鬆弛。

到了我的膝盖,麦斯细心温柔的用双手按住了我的膝盖,让我的双腿好像

没有任何重量的叉了开来,这样他就能清楚的看到我的阴户……不对,是看到

我的肉穴,他一定发现了我现在有多兴奋。

接著他按摩著我的大腿,他的手指愈来愈接近我的肉穴,在我的大腿附近

游走著,像在挑逗著我,而就在几乎碰到了我最私密而潮湿的部位之前,他却

移开了双手,用指尖在我的臀部画著圈圈。

我觉得好失望,我想要更多,我想要麦斯碰我那裡,我想要感受他的手指

碰触我,进入我。

某种程度上,我明白这是贺尔蒙作祟,我知道这不正常也不该做,可是我

无法去在乎这些了,这一刻我只想要更多,更多的碰触、更多的欢愉、更多的

麦斯。

他的手移到了我的奶子,没有问我,像是什麼都不在乎的用手握住了我的

两个奶子开始搓揉著,他的掌心带给我连绵不绝的愉悦流过我的全身,我在他

的按摩之下喘著气,然后他拉扯著我发硬的奶头,我忍不住地淫叫著。

我陷入纯粹的极乐之中。

弟弟真的很懂得按摩。

麦斯完成了胸部的按摩之后,他看著我的眼睛,我可以感受到他碰触著我

的身体,但是我无法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他将手指接近了我的私处,在我胯

下隆起处的边缘滑动著,就是不碰到我的肉穴,他在调戏著我,而我只能看著

他的眼睛,完全无法移开目光。

我试著扭动身体,让他的手指去碰到我的肉穴,但麦斯不让我这麼做,他

的体重紧紧的压住我,将我定在床上,持续的挑逗我。

好折磨人。

我在弟弟的眼裡看到了欢愉与被逗乐的情绪,他在我的眼裡会看到什麼,

也许他能看到我的激动?渴望?或是我现在的绝望?但毫无疑问的,最明显的

是我完全藏不住的情慾。

就在我觉得自己再也忍受不了任何挑逗的时候,麦斯终於结束了对我的折

磨,他碰了我的肉穴,轻轻的,我们的肌肤只是勉强的碰在了一起,我就感到

像是被电击了一般,极乐的幸福感在我的体内窜动,强烈的撼动著我的心灵,

我的身体颤抖著,拚命的咬著下唇忍住不大叫出来。

我所有的意识和想法都迷失了,麦斯用食指和无名指进入了我的肉穴,分

开了两边,进进出出的,每次都将我的阴唇橕的更开了一些,让我肉穴内的粉

红色皱褶暴露出来,他的中指徘徊著,随时準备要插入。

他的另一隻手,用拇指和食指夹住我的阴核,有时摩擦著、有时拉扯、挤

压、扭转、掐弄、紧捏,我只有一半的知觉能知道他在对我的阴核做什麼,我

大部分的意识都专注在我绽放的肉穴,还有準备要进入的手指。

他用中指施压著,测试我潮湿肉穴的紧密度,但始终不肯进入。

我无法忍受了。

我想要、好想要,我的生命中从来没有如此的渴望一个东西。

「求求你。」我喘著气,发出几乎是呻吟般的声音。

麦斯听到了,从他的笑容中我可以看的出来,「我听不见,」他露出了狡

猾的笑容故意骗我,「妳能再说一次吗?」

「求求你。」我淫叫著恳求著。

「再大声一点。」

我照做了,「求求你。」我恳求著他,强烈的渴望著。

突然之间,在麦斯用整隻中指进入我的瞬间,整个世界被高潮的爆发所淹

没了,我的身体痉孪震动著,我捲起了脚整个背脊都拱了起来,张大双眼,嘴

裡发出了窒息一样的吶喊,我的视线充斥著无法形容的光芒,当弟弟开始用手

指在我的肉穴来回抽弄时,我几乎什麼也看不见了。

我感觉肉穴中的肌肉紧紧的覆盖、抓紧了麦斯的手指,我用手抓住他的肩

膀,紧紧的揽著他。

我无法思考,嘴裡无法自已的不断发出呻吟让我几乎无法呼吸,我的心灵

不停的奔腾旋转著,沉浸在流动於每根血管之间的电流,我的身体自动的贴紧

了麦斯,试著让他的手指能更进入一些。

在我终於慢慢的从第一次的高潮中消退时,麦思又蜷起了手指进攻著我的

甜蜜点。

又一次的爆发,几乎要让我失去了意识,我大叫著弟弟的名字,什麼都不

在乎的大喊著,我不知道过了多久自己的感官才慢慢恢復了知觉,当我又慢慢

恢復意识时,我发现自己躺在自己分泌的爱液形成的小水漥裡。

麦思将他的手指从我的体内抽了出来,又让我感到一阵幸福的涟漪。

我喘著气,感觉大脑只能怠速的运转著,我觉得好累,耗尽了精力,连张

开眼睛都觉得好辛苦,我隐约的意识到麦思拿起手机拍著我的照片,但我完

全没有意志也没有力量去反对。

「打开嘴巴。」麦思命令著。

我服从著,抵抗著垄罩著身体的迷雾,麦斯将手伸到我的脸,突出了前

一刻还在我体内的中指,然后伸进了我的嘴裡。

「舔乾净。」

我尽力的做著,因為我得到了那麼棒的高潮,我舔著自己沾在他手指上的

爱液,有点苦又带点酸味,尝起来一点也不愉快,不过我并没有抱怨。

我完成了之后,麦斯离开了我的房间,留下我一个人汗水淋漓著,赤裸的

躺在自己的爱液中,我几乎快昏过去了,就只撑了那麼几秒,当世界陷入一片

漆黑时我的脑袋中只有一个想法。

谁会知道我的弟弟竟然是那麼厉害的按摩专家?

(未完待续)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