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情迷师姐第9章

发布时间:2022-06-20浏览:

【情迷师姐】【第9章】

(九)夜话

四片火热的嘴唇胶在一起,贴的紧紧的,两条舌头在里边绞缠着,互相挑逗

着,品尝着,粗重的喘息声回响在房间里。

“把衣服脱了……”我直起身子,气喘吁吁的说。

“哦,不要……”阿揉满脸通红,剧烈喘息,被挤揉的皱巴巴的恤下,高耸

的双乳不住的起伏着,“听我说,别的我都可以为你做,就是不要做那个……好

不好?答应我好不好?”她搂着我的腰,求恳着,迷离的双眼中透出矛盾和复杂

的神色,当然,也有一丝火热的情欲。

“……”我没说话,只觉得一下子泄了气,本以为美人主动投怀入抱,是真

的要完全奉献了,没想到……

“对不起……”阿揉看我的样子,知道我内心的想法,她主动勾住我的脖子,

凑上来吻着我,“真的对不起……只是,我……你明白的,希望你理解我,好吗?”

吻了几下,又把脸贴在我胸前。

我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那种感觉虽然没有一瓢凉水浇下来那么强烈,但

是也差不多。我只是机械的抱着她,头沉在她肩边,下巴挨住床单,安静的趴着。

一小会儿,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阿揉的双肩在微微抽动,赶忙抬起身一看,

她已成了一枝带雨梨花,满脸的泪水!(其实有时候挺佩服女人的,真不愧是水

做的,眼泪说来就来,还多的很。)

看着阿揉难过的样子,我的心也像刀割的一般难受,我没话说,也不知道要

说什么,左手撑在床上,右手伸上去轻轻拭着她脸上的泪水,湿湿的,阿揉闭着

眼睛,不停的抽咽着。心痛之余,我不禁深深自责起来:对于阿揉这样贞洁的少

妇,几天之内被我变成这个样子,不知道她的心里承受了多少压力,而我……只

是个善于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禽兽!

怀着深深的内疚,我抱住她,紧紧的抱住,轻轻吻着她脸上的泪水,咸咸的

味道,阿揉抽咽的更厉害了,忍不住就要哭出声。我贴在她脸上,让她的泪水沾

湿着我的脸,轻声对她说:“对不起,师姐!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不是你!真的

对不起!”

阿揉也紧抱着我,终于泣出声来!哎,我最怕的就是女人哭,一哭起来真是

不知道该从何哄起,我只能紧紧抱住她,贴着她的脸摩挲着,一边轻声说着:

“对不起,对不起……”

听着她的啜泣,很心酸。得承认,自己是个情感很丰富也很脆弱的人,并不

是那种兽人,否则就不会对阿揉动了真感情,而且屡屡放开这块已入嘴边的美肉!

不过,内心阴暗的那一面似乎倒有点点在隐隐的羡慕那种兽人,见面直接扒了衣

服就上,上完就了事,何等的干脆利落,哪有像这样子的痛苦呢?唉……

“别哭了,师姐,对不起!”我转过脸看着她,楚楚可怜的美人,哭的像个

受了委屈的孩子,伸手擦了擦她脸上的泪水,低头吻住了她的小嘴,堵住了抽咽

和啜泣。

“唔……”阿揉发出沉闷的一声呻吟,伸手搂住我的脖子,柔柔的和我吻起

来!

好一会儿,嘴唇分开,我又在她红红的两个眼角各吻了一口,看着她的眼睛,

郑重的说:“我答应你,绝不和你做那个,绝不!你可以放心!”

“谢谢你!”阿揉露出感激的神色,凑上来在我脸上吻了一下,又有点不好

意思的红了脸,低声说:“别的……我都答应你!”

听到心爱的女人说着这样柔情的话语,还有什么可求的呢?只有深深的吻…

“我先去洗个澡,好吗?”阿揉温柔的询问着我,像是乖巧的妻子对丈夫一

般。

“当然好了,你先去洗,一会儿我再洗!”我吻了她一下,起身下了床。

阿揉取过她带来的那个塑料袋,里边装着一件白恤,一件粉色胸罩,一条白

色小内裤,一件睡衣,还有双拖鞋,然后是毛巾和几瓶洗浴化妆之类用品,看着

这些,我心里一阵暖意,从背后抱住她,头枕在她肩上贴住她的脸。这个可爱的

小女人,到家后第一件事是给我打电话,听出我还在雨中漫步,就决定过来陪我,

衣服也没来得及换,不用说,牛仔裤的里边肯定还是赤裸裸的。

“师姐!对不起!”我内疚的说,鼻子酸酸的。

“不要这样说,我自己愿意的!”阿揉转过脸,温柔的看着我,又凑上来吻

了我一下,到门口换了拖鞋,抱着睡衣和毛巾洗浴品走向淋浴间。

“那个,里边没地儿放衣服,你放外边吧,一会儿洗完了我给你递进去。”

我对阿揉说。淋浴间不大,约一个多平米,是个靠墙角的半圆形,用两米高的毛

玻璃推拉门遮挡,里边只有一个壁挂淋浴器,墙上有横板,可以放沐浴露,却没

放衣服的地方,不过很干净。

阿揉看了看,的确没法放衣服,只得红着脸把衣服放回床上,又指了指那个

推拉门,嗫嚅着:“那个门……好像锁不住!”

“呵呵。”我忍不住笑起来,“没事的,我替你守着,没人能进去。而且,

我绝不偷看,放心吧!”

阿揉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进去后“咔”的推上门,两分钟后,娇羞的声音

传来:“你……我的衣服!”

我笑着走过去,伸手接过她从上边递出来的衣服,一件恤,一条牛仔裤,一

件粉色的乳罩,没有内裤。

“哗哗哗”里边水声响起,她开始洗了。我把衣服放到床上,一摸牛仔裤的

后兜,果然,那个小塑料袋在里边,掏出来,一条湿了大半截的白色小内裤,我

突然心里一动,放下内裤,走到门口,阿揉那双白色的运动鞋放在那里,我的心

不由的怦怦狂跳起来,做贼似的向淋浴间看了看,然后轻步过去,蹲下,拿起一

只鞋,果然,肉色的丝袜团成一团塞在鞋里。

脸迅速的红热起来,心跳的更快,我又偷偷瞥了一眼淋浴间,“哗哗”的水

声依旧,我有点颤抖的掏出了那团袜子,展开,丝袜的前半部分有点湿,尤其是

脚趾部位,明显湿湿的,呼吸声压抑不住的急促起来,鬼使神差般,我把阿揉的

袜子举到了鼻子前,微闭上眼,轻轻的深吸一下。

一股酸酸的脚味,比上午的味道要浓很多。穿袜子的都知道,棉袜不论厚薄,

一般气味不会太浓,即便是汗脚。而丝袜就不行了,不吸汗,还特别容易着味。

上午亲阿揉的脚,味道很小,而下午她穿着运动鞋,丝袜,爬了山,跑了路,

又在雨中走了那么久,出了很多汗,味道可想而知!

悄悄而贪婪的闻着湿湿的丝袜上,那股阿揉的味道,真是……无法用语言表

达出来,文字太拙劣。只知道自己的下身不可遏抑的迅速膨胀起来,高高顶在了

裤子上。

再深吸一口,恋恋不舍的把袜子团起来还塞进鞋里。我站起来,定了定神,

拿过阿揉的湿内裤走进洗手间,打上肥皂冲洗起来,弄干净后晾在挂毛巾的架上。

袜子我没替她洗,不知道为什么!

靠窗的这张床的床单,上午被我们两个的鞋弄脏了几块地方,我把它翻过来

铺着,想了想,打开包取出我带的那条床单铺在上面。雪白的被子,看起来很干

净,闻着也没什么异味,没办法,凑合着盖吧。

约二十分钟后,阿揉轻喊我:“你……把我的衣服拿给我,好吗?”

“哦,好的,好的!”我应着,拿起她的睡衣和内裤,给她递进去。

几分钟后,阿揉出来了。长发披散在肩后,宽松的睡衣刚过膝盖,雪白的两

条小腿裸露着,一双玉足,娇美可人的脸蛋上浮着两片红潮,手里拿着毛巾,还

在擦着头发。

阿揉对我嫣然一笑,走进洗手间,一眼看见她的内裤,不由得一怔,随即满

脸通红,回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掩不住的羞意和尴尬。

“哦,那个……呵呵,刚才没事,随手帮你洗了,呵呵……”我挠着头,讪

笑着。

阿揉羞涩又娇媚的横了我一眼,自行去洗毛巾。

“好了,该我洗了。”我走进洗手间,摘下毛巾,凑在阿揉脸上吻了一口,

说:“最多十分钟,等我!”

阿揉没吭气,也没看我,我笑着伸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在她的羞嗔中,

走进浴室。她的沐浴露还放在那里,给我留着呢。

上午才洗过,下午出了点汗,也没多脏,我迅速的冲了一遍,胡乱搓几下,

就打上沐浴露,突然想起一件事,坏了,内裤还在包里,没拿出来呢!

怎么办,只能让她给拿一下了。我清了下嗓子,叫:“师姐?”

“嗯?怎么了?”阿揉在外边应着,听声音好像还在洗手间。

“我,我的内裤忘在包里了,你帮我拿一下,好吗?”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哦,好的。”阿揉答应一声,很快,送了过来:“给你!”

我已经擦干了身子,说了声:“谢谢!”接过来穿上,推门出去。

阿揉才洗好毛巾(是我洗的太快了?还是她洗的太慢了?),看见我只穿着

一条内裤,光着上身,脸一红,低头就走,我从后边一把抱住她,阿揉嘤咛一声,

倒在了我怀里,我低头在她通红的脸蛋上吻了一口,低声说:“该上床了!师姐!”

阿揉羞涩的挣扎着,小声说:“先等一会儿,让我把袜子洗了!”

我不由得暗自庆幸自己的动作快,否则,那么一双……袜子,就被洗掉了。

“别洗了,留着吧!”我弯腰抄起她的双腿把她抱了起来,走向床边。阿揉

满脸晕红,娇羞的闭上眼,像个初次入洞房的新娘子。

我把她放到靠窗的床上,替她脱下拖鞋,阿揉娇羞的背转过身子,拉过被子

盖上。我关掉洗手间的灯,又关掉了房间的大灯,只打开了进门过道处的小灯,

反锁好了门,挂上搭链,屋子里一片昏暗,我在阿揉的身边轻轻躺了下来。

心里怦怦的乱跳着,只是静静的躺着,甚至身子都没有碰到阿揉。很兴奋,

很刺激,也很惶恐和迷乱,脑子里有点空白,不知道接下去要做什么,这一切的

感觉都太像是梦,而不大像是真的。阿揉一直背对着我,一声不吭,但我能听出

来她的呼吸很不均匀。

好一会儿,我轻轻转过去,伸手搭在她肩上,阿揉颤抖了一下,感受到她的

柔软和火热,我忍不住了,揭起被子钻了进去,从后边紧紧贴住阿揉的身子,伸

出手搂抱住了她。她只穿着薄薄的睡衣,而我身上只有一条内裤,膨胀的下身顶

在了她的臀上。

“哦……”阿揉发出呻吟般的声音,我从她头下伸过手去,揽住她,低声说

:“转过来,好吗?”

阿揉没有抗拒,顺从的转过身,依偎进我怀里,她火热的身子有点发抖,脸

贴在我胸前,小声说:“你答应我的……不能做那个……”

“放心吧师姐,我答应你的一定做到!可是……”我话头一转,“你也说了,

别的都可以做的哦!”

“嗯……”阿揉像蚊子哼哼似的挤出两个字,火热的俏脸贴在我胸上。

“我们……说说话吧,别太紧张了,好吗?呵呵!”我努力让自己轻松起来,

伸手在她丰满的屁股上拍了两下。

“嗯,说什么呢?”阿揉没抬头,伏在我怀里小声问。

“就……说说我们吧!”我低头在她耳边吻了一下,“这样子跟我在一起,

你后悔吗?”(我也知道,在这种时候,男人提这样的问题是非常非常愚蠢的一

件事,但我真的那样问了。或许,也是基于自己一直很惶惑徘徊的良知吧!)

听我这样问,阿揉抬起脸来,昏暗的光线下,清楚的看到那幽幽的眼神,明

显的带着一丝羞愧和迷茫,“我不知道……”她的声音很轻,脸上却露出痛苦的

神色,“这几天,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做出这样的事……”说到这里,开始

啜泣起来。

我没有说话,只紧紧搂着她,脸贴在她额上,阿揉继续着:“从来都没敢想

过,我也会背叛老公,女儿……我,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声音越来越哽咽,

终于哭了出来,泪水流在我胸上,湿湿的,热热的。

我还是不说话,只是搂着她,任由她发泄。

“我该怎么办……呜呜……”阿揉哭着。

“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好一会儿,等她逐渐平息下来,我才开口,“是

我一直在挑逗你,勾引你,才弄成了这样子,你——恨我吗?”我吻着她的脸颊,

湿湿的满是泪水,轻声问。

“不……”阿揉泪流满面,摇摇头,哽咽着:“我不恨你,我只恨我自己…

…恨自己,不要脸……”

“你不恨我,那……你喜欢我吗?”我静静的问她。

“……”阿揉还啜泣着,一小会儿,才小声说:“或许吧……我不知道……”

“不,我要你肯定的回答!”我托起她的下巴,盯着她的泪眼。

“我……”阿揉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不敢看我的眼神,躲闪着,“我真不

知道!太荒唐了,我们才认识几天,第一次见面就……这个样子……”

“那我问你,网上和我聊天,今天和我在一起,你快乐吗?”我问。

“嗯!”阿揉有点迷乱的点点头,“我从来没和别的男人这样子过,可是和

你……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那你觉得,是和我在一起快乐呢,还是和你老公在一起快乐?”我问的有

点残忍和无耻。

“不一样的!”阿揉又露出羞愧和悔恨的神色,摇着头,“我和我老公认识

了七年,共同生活了五年,还有了女儿。而你……”阿揉嗫嚅着,“觉得挺荒唐,

你比我小好几岁,可是在你面前……会有点心慌!”

“呵呵,是不是初恋般的感觉?”我笑着问。

“我不知道……”阿揉眼里闪出一丝茫然,“我和我老公经人介绍认识的,

很快就结了婚。他是个沉稳的人,专业水平很高,工作起来常常顾不了家,又常

年出差在外,我们,其实很少谈得上浪漫,就是很平静的生活。”

“你这么漂亮,老公又常常不在家,难道,周围就没有人打你的主意?”我

很好奇的问。

“你……你以为男人都那么坏啊!哼!”阿揉红着脸,娇嗔着。

我倒!你也太天真了吧?

“现在这个年代,很流行勾引良家少妇的,你不知道吗?嘿嘿”我坏坏的笑

着。

“哼,你还说,我就是被你……”阿揉羞嗔着擂了我几拳,却说不出那几个

字。

“被我勾引了,是吧!”我凑在她耳边轻轻吹了口气,含住她的耳垂。

“哦……”阿揉呻吟起来,“你真的好坏……”

“我就喜欢你这个样子,喜欢和你打情骂俏!”我继续挑逗着她,伸手开始

摸上她的身体。

“哦……不要……”阿揉的身体很敏感,我解开她睡衣的纽扣,伸进去,摸

在了她小腹上,她浑身颤抖起来。

“今晚,我做你的老公,好吗?”我咬着她的耳垂,柔声说。

“不……不能那样……哦……”阿揉很快就有点意乱神迷,娇躯轻轻扭动着,

满脸泛红,呼吸也急促起来。

对阿揉这样的反应,我很满意。刚才我有意让她尽情痛哭,把这几天内心淤

积的惶恐矛盾迷乱和羞愧的情绪,统统宣泄【推荐】情迷师姐第9章出来。理性宣泄完了,剩下的就又是

正常的情感!这是天地间的至理,不会错的。

“老婆,你好敏感哦!”我摸上了她的胸,她没有戴胸罩,我的手直接按在

了她饱满的乳房上,手指轻轻捏着她的乳头。

“不,不要……”阿揉满脸通红,羞愧又害怕的按住我的手,颤抖着,“你,

刚才答应我了,不做那个……”

“放心吧,老婆!”我捏弄着她的乳头,使她发出一阵阵的呻吟,轻吻着她

的耳根和脖子,用挑逗的口气说着,“叫声老公,好吗?”

“不要……”阿揉又羞又愧的把火热的俏脸紧紧埋进我胸膛,低声说:“不

要让我太难堪……求你了!”

“不行哦!”我决定摧垮她所有的心理防线,强行托起她的下巴,让她抬起

脸来,阿揉羞愧的闭着眼,急促的喘息,“叫我老公,老婆!乖,快点哦!”我

轻吻着她的嘴唇和下巴。

阿揉又羞又无奈,喘了几口气,睁开眼睛,求饶似的抱着我的脖子,羞声说

:“不要这样,好不好?求你了,真的不要!唔……”

我温柔的堵住她的嘴,舌头伸了过去,阿揉热烈的回应着,小舌头吸住我,

滋滋的吮吸,绞缠在一起。

我伸手撩开被子,慢慢翻过去,把她压在了身下,下身正顶在她两腿间。阿

揉发出沉闷的呻吟声,双手紧抱住我的腰,鼻子里呼出火热的气息,喷在我脸上。

我一边紧紧吻着她,一边解她的睡衣。

睡衣敞开,阿揉那雪白丰挺的酥胸裸露了出来,饱满的一对美乳,随着急促

的呼吸而微微颤动着,虽然生过孩子,乳房并没有明显的下垂痕迹,依然骄傲的

耸立着,暗褐的乳晕,乳头已经坚硬的挺立起来。阿揉的脸红的像渗了血,脖子

上的红晕一直蔓延到胸口。

我顺着她的下巴吻下来,吻到脖子上,阿揉呻吟着,颤抖着,细腻的皮肤上

起了小小的一粒粒,肌肤热的发烫,我一路亲下来,亲过她的胸口,嘴唇落在了

柔软而弹滑的乳峰上。

“唔……哦……嗯……”阿揉眉头轻皱,小嘴微张,发出既快乐又痛苦的呻

吟声。

我舔着她的乳峰,绕着圈子舔,然后向峰顶移去,舌头碰到她的乳头,阿揉

“啊——”的呻吟出声,腰肢不住的扭动着,我含住了乳头,吮吸着,牙齿轻轻

咬着,舔着,然后吸住乳头向上轻轻拽起,然后再放落,发出“啵”的一声轻响,

阿揉身子猛一抖动,又是一阵呻吟。

一边用嘴,一边用手,轮流玩弄着阿揉的双乳,只把她玩得像要喘不上气,

修长的双腿在下边不住紧夹着。

放开双乳,我直起身子,解开她的腰带,睡衣整个儿分开,阿揉的身体完全

暴露在我眼下,纤细的腰,平坦的小腹,基本没什么赘肉,摸上去柔软滑腻。纤

细的腰身下,丰满而匀称的两条长腿,因为生过孩子,胯骨显得略宽,大腿中间

不能完全合拢,留了一道窄缝。薄薄的一条纯白色三角小内裤,包裹住性感迷人

的下身,那饱满的轮廓一览无遗,有几根卷曲的阴毛从内裤边缘爬了出来,隔着

内裤隐约可见浮浮的浓密一大片。

我贪婪的盯着身下这具美丽的胴体,良久,才俯下去,吻在了她小腹上,

“哦……”阿揉一呻吟,腰不自主的挺了一下,细嫩而火热的肌肤,我吻到她的

内裤上沿,隔了过去,向下吻到她的大腿上,她的双腿不停的颤抖着,我继续向

下,过了膝盖,小腿,一直到那双美丽性感的脚上。

对于恋足的男人来说,雪白纤美的脚永远是最有杀伤力的。我轻轻舔着她的

脚背,含住她的脚趾,轻咬着,吸吮着,除了女人的体香,雪白干净的脚上几乎

没什么气味,想起她鞋里那双丝袜的浓浓味道,下体就不由得急剧膨胀,轻咬她

的脚趾和脚背,直到出现了淡淡的齿痕。

放下她的脚,我趴到她身上,在她耳边轻声说:“把内裤脱了,好吗?”

“哦,不……不要……”阿揉微闭着双眼,娇羞的摇着头,神色一片迷乱。

我不再问她,低头吻在了她小腹上,向下吻去,吻到内裤的上沿,我轻轻把

内裤向下褪了一点,露出了黑茸茸的一片阴毛,阿揉没有反抗,只是轻轻扭动纤

细的腰,小嘴里发出不可遏止的喘息和呻吟。

我双手拉住内裤的两边向下拽,阿揉羞慌的伸手拦住,呻吟着:“不要……

说过不能的……哦……”我抓起她的手,在手背上吻了一口,凑到她脸前笑着说

:“如果不脱掉,一会儿又得去洗了哦!”

“啊……”阿揉羞不可抑,侧过脸去,抬手遮在眼上,不敢看我。

我微笑着,再次去脱她的内裤,阿揉羞窘的微微抬起屁股,配合着我,随着

这条裆部已经沾湿了一小块的内裤离开她的双腿,阿揉基本上是全裸了,内衣分

开在身体两侧,只有胳膊还裹在袖子里。

我有些吃惊的紧盯着她的下身,既兴奋又刺激。阿揉的阴毛有点异常浓密,

我也看过不少的片,很少见过有那个女优能有这么多的毛,茸茸茂盛的一大片,

覆盖在雪白的小腹下和两腿间所夹的三角地带,乌黑油亮,微微卷曲,摸上去略

觉扎手,用“原始森林”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雪白的身体上,这么黑乎乎的一

大片,显得格外刺眼。

俯下去,分开阿揉的双腿,阿揉“嗯……”的呻吟一声,柔柔的任由我分开

抬起她的双腿,房间里光线过于昏暗,不太能看清她的下体,伸手摸上去,已是

淫水溢流,湿的不能再湿,阿揉触电般的不停颤抖着,呻吟声越来越大。

我忍不住低下头去,埋进阿揉的两腿间,伸出舌头舔进去,碰到了一块嫩嫩

湿湿的软肉,一股微微腥骚的气味,湿漉漉的淫水,有点点咸。

“啊——”阿揉叫出声来,双腿猛一弹跳,她叫的声音很大,我真怕外边走

廊上有人经过,肯定能听到。

“老婆,别叫那么大声哦!”我抬起头,调笑着她,“你不怕被外边的人听

到了?嘿嘿!”

阿揉羞得哪里敢说话?只是侧过脸去,双手捂在眼上,小嘴紧紧抿起来,急

促的喘息着。

我又俯下去,舔她的下体,阿揉急剧颤抖着,强忍着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

她的淫水实在流的太多。说实话,女人的下身并没有像很多小说里写的那么香,

而是有一股略腥的气味,很特别,淫水也并不是香甜的,而是有点腥咸,味道并

不很可口,但这是心爱女人的,心理上的感觉还是很刺激很喜欢的。

我舔着她的阴唇,淫水涌流出来,被我舔吃下去,阿揉颤抖的真像一个动名

词——筛糠!

越舔水流的越多,我不禁感叹万分,爬起来,趴到阿揉身上,低声笑着说: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我现在才真的相信了。你的水好多哦!”阿揉羞不可抑,

捂着脸不说话。我强行拿下她的手,凑过去吻着她,轻声问:“舒服吗?老婆!”

“嗯……”阿揉蚊子哼哼般的声音。

“还想要我继续……吻你下边吗?”我轻轻问她。

这样的问题,阿揉羞得如何能回答出口,连点头的勇气都没有,逃避似的把

火热的脸埋进我胸膛,急促的呼吸。

我最喜欢的就是把她逗弄到手足无措,看着她羞嗔的样子,真是太可爱太动

人了。

再摸她的下身,淫水流的我满手都是,看阿揉急促的喘息和难过的呻吟,不

住扭动的身子,已经是欲火焚身,难以忍受了。我再次趴到她两腿间,这次阿揉

急不可待的主动分开修长的双腿,高举在两边,我嘴唇紧紧吻住她的阴唇,鼻子

里闻着那股腥腥的骚味,舌头从她阴道口伸进去,顶到里边,飞快的搅动着,她

阴道内壁湿湿的嫩肉不住渗流出一股股的淫水,阿揉的屁股不住往上抬着,小嘴

里发出拼命遏抑的呻吟声。

我抬起头,右手食指和中指并起来,轻轻插进她阴道口,然后迅速的猛捅进

去。

“啊——”阿揉再也忍不住,叫出声来,双腿猛的一夹。

看着她的浪态,我也忍不住,下体膨胀的像要爆炸,若不是下午被她小嘴弄

得已经射了一次,那现在早就受不了了。我专心的用双指代替阴茎,在她阴道里

飞快的进出抽动,指尖不时扣弄她阴道的内壁,在里边旋转着,挑着,顶着,阿

揉掩饰不住的羞声呻叫,叫声中分明透出一股放荡的意味。

终于,几分钟后,随着一次狠狠的顶入,伴随着“啊——”的一声尖叫,阿

揉修长的双腿使劲一夹,一股热流喷到了我手上,她高潮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