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露之悲鸣14

发布时间:2022-06-20浏览:

【露之悲鸣】(14)

(十四)

游戏南规则已经定下,季芸手里的骷上没有一个最好的结果,只有最坏的运

气。无论摇到哪一个都会让她处于无尽的痛苦与折磨,或许只有摇到一或五,稍

稍能够接受。

季芸在颤抖,被迫捏着骷子的手心里满是汗水,可能就是因为手上的汗将骷

子浸湿的结果,命运之神给她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她一直默默在祈祷【推荐】露之悲鸣14,一或五。不知道是不是淫靡的气氛下,赤裸身体的祈祷

反而显得很下流,且对神灵不尊的可能。骷子没经过几次旋转就停在了最大的数

上面。六!季芸除了感觉到脑袋眩晕和胀痛,几乎没有任何其它的知觉,犹如掉

进无尽的深渊之中。

许琛显露出阴谋得逞的快意,果果和欢欢表现出幸灾乐祸的样子,一边的方

天城也掩饰着兴奋,而假装着冷漠的表情。

季芸在面带惧色的痛苦的望向方天城,她摇着头,期待方天城能给她最后的

希望。就在不久前方天城还那么温柔的对待自己,而现在他难道一点怜悯都不可

能有吗?就算不是他的女人,但和他多次的性关系,至少也应该表现出一丝对自

己占有的霸道,他真的狠心让她被别人肆意玩弄吗?和冯坤是被迫的无奈,而现

在应该不存在这种矛盾才是。

可季芸忽略了一个可怕的事实,她只是工具,交易和报复的工具,只是方天

城的心态,她并不了解,只是一相情愿的将希望寄托在一个错误的人身上。

「呀,姐姐,你怎么执了一个六。看来我想帮你都难了。」果果扶着许琛的

大腿嘻笑着。

「是呀,我都愿赌服输的脱光了,现在该姐姐你了。」欢欢赤裸着靠在方天

城的身上,催促着她开始接受惩罚。在夜总汇这些年,这么好玩的事从没遇到,

怎么轻易能错过?

季芸在绝望之中,站起身虚力的走到包间大门,她紧张颤抖的手伸向服务铃。

「别用服务铃,总台会有记录,而且服务员如果进来太长时间,主管那里会

过问的。」果果提醒道。

「不能让我这样出去。」害怕暴露的季芸更加紧张了,为什么这里的每一个

人都要绝情的折磨她,没有一个人能同情自己吗?

「附近应该有巡值站岗的服务员,你叫进来就好了。」欢欢解释说。

季芸护着胸部,小心的打开房间,将身体藏在门后,向门外张望。可是走道

里哪有人影。由于豪包的位置有些偏,有可能巡值的人被叫走。

季芸想等一会,可就在她犹豫的时候,果果和欢欢在许琛的授意下,悄悄来

到季芸的身后,将她赶出房间,直到她找个人回来。

被赤裸的关在门外,除了去叫服务员,根本没有回去的可能。她只好战战兢

兢的摸索着走到转角,一边紧张的提防从别的房间出来的客人。她默默的祈祷着

不要有人出来,并探出头张望转角后的走廊,可是还是没有看到服务员。

这时身后一个粗犷的男人的声音。「噫!这里还有这样的服务吗?」

听到陌生男人的声音,季芸被惊吓得蹲在地上,感觉心在无限下坠,。「别

……别过来。」见到那个男人向自己走来,季芸恐惧着慌乱的喊道。

「你是这里的小姐吧,不如跟我乐乐吧。」那男人淫笑着。

「不……我不是小姐,放开我。」看到墙角的裸体女人有要逃的意思,那男

人快步上前,拉住了她。

「怎么可能,不是小姐会不穿衣服?」男人拉着季芸的胳膊将她用力的提起。

「太正点了,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多少钱?老子今天就要你了。」那男人发狠道。

「啊……痛,不,我真的不是小姐,请你放开我。」季芸屈辱着似要挣脱那

上男人,但那男人的力量太大。根本挣脱不开,反而被那男人抱住,他粗糙的手

在玉乳上大力的捏柔。「奶子真水,老子好久玩过这么正点的妞。」说着要将她

拉入另一个包间。

还好季芸还在和那个男人挣扎的时候,从转角的一个的一个包间的门打开了。

她希待着希望是一个服务员,不然真不知道怎么脱身,由于包间的隔音较果比较

好,在外面大声的呼救并不一定能让方天城他们听到,而且说不定还会招来更多

的人。所以季芸一直不敢大声的呼喊。

恰好一人男服务员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们,但不敢劝阻,因为他跟本不知道

发生了什么,同时也不敢随便得罪客人。可是全裸的季芸让他移不开视线,那是

他见过最美的女人,在拉扯中半露的酥胸,还有背光得黑色的森林。早让他悸动

的心蠢蠢蠢欲动。

「求你,救救我,我是888 房间的客人。这个男人我不认识他。你帮我叫一

下888 里面的人好吗?」季芸哭喊着向旁边的男服务员求救。

「兄弟,老子的事,你别管,小心我让你好看。」那男人见有人帮忙,但酒

后的冲动想用危逼的手段,先唬住男服务员,再让季芸就范。而且他在C 市也是

有背景的,一个女人还拿不下来?

男服务愣住了,帮还是不帮,很让他犹豫。他是要吃饭的,多一事不如少一

事。准备置之不理。

「那个,求你帮帮我,我真的是出来找你的。888 的重要的事要服务员去一

下。」季芸被那个男人拖拉向包间的房门,向男服务员恳求道。

但那个服务员还是无动于衷,他知道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从位先生,这从头位女士真的不是小姐,她是赌输了,所以出来找服务

员的,请你放手。」这时许琛按住那个男人的肩头说。

其实季芸的一举一动都被果果和欢欢偷偷注视着。许琛他也算是C 市的地头

蛇,他来摆平那个醉酒的男人再合适不过了。还能留下个英雄救美的‘美名’。

他搂过季芸安抚着她,初次摸着季芸光滑的肌肤,让他兴奋异常。「那个服务员,

你也一起进来。有事找你。」许琛回过头说。

果果和欢欢见到这个男服务员,原来她们认识,叫杜孟德,是她们同校的校

友。因为算得上是熟人,所以她们也不会感到很拘谨。

「原来是杜孟德啊,我还以为是谁呢。今天便宜你了,这从位姐姐因为赌输

了,所以需要你一起参加一个小游戏。」果果大方的解释着。

「对,就是这样,而且还有机会和这么漂亮的大美人做爱呢。」欢欢在他的

耳边讲述着。其实杜孟德长得一副奶油小生的模样,平时很受几位小姐的欢迎,

偶尔让他吃吃豆腐是常有的事。

杜孟德似在做梦一般,能尝尝欢欢或果果的骚穴早已是他的梦想,现在更有

机会能体验到如此绝色的美女,简直是老天的无比厚爱。

最后决定为了公平起见,由杜孟德拿着折断的三支牙签,让三个美女抽。长

签是许琛,中签是方天城,短签是他自己。季芸最先抽,现在的她,一直都处在

地狱的苦难之中,麻木得如行尸走肉一般任人摆布。

看着手里的牙签,杜孟德也紧张着,无论谁抽到他都能和平时幻想的女生做

爱,运气好的话还能绝色佳人的服务,如何叫他不热血沸腾。许琛也有些用心出

汗,他多希望能抽到季芸,她的裸体早就让他魂牵梦萦。方天城此时还有希望季

芸能回到自己的怀抱,必竟以许琛的为人,对季芸的迷恋不会仅仅局即于这一次

的玩弄,他还会有更多的想法。而季芸也希望抽中自己的是方天城,因为在许琛

的私人套房之中,看到许琛的藏品,就产生厌恶劣的反感。只有变态的把女人当

玩具的男人,才会收集那么多令人羞耻的东西。但她并没有考虑到,其实她在方

天城的心中甚至连玩具都不如。

命运总是喜欢在人们寄于期望的时候开玩笑。季芸抽中的竟然是杜孟德,这

个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外,包括杜孟德。他对季芸仅仅只是抱有幻想,并没有期

望这个幻想能够实现。最为失落的当然是许琛,不过他仍盘算着,无论如何一定

要得到季芸的肉体。果果和欢欢并无所谓,和男人做的多了,只要拿到钱并让男

人射在身体里,和谁都是一样。季芸心中‘咯噔’一下来说,这个结果虽然不是

她最想得到的,但至少比结果是许琛强。

果果是三个女人之中唯一一个穿着衣服的,现在抽签的结果已经明了,她也

很自觉的褪掉身上的衣服,全裸的跪在方天城的身前解开他的皮带。果果的身材

虽然没有季芸的丰满,属于骨感性的,但也算是姿色诱人。小小的屁股细长的双

腿,胸前的双峰上的挂着两颗鲜艳的红葡萄。欢欢也很主动的拉开许琛的裤档,

将他粗壮的阴茎塞入口中。两个小姐很明显先下手为强,只要先让身前的男人射

精,游戏将继续进行。她们也明白,自己并不是对方期待的对象,为了让他们更

高兴,可以拿到更多的钱,什么都无所谓。

被别人占了先,季芸自然不能再徘徊和犹豫,如果她不想被惩罚,只能乖乖

的接受现实。任何扭捏都只会让她受到更多的伤害。她也照着果果和欢欢的样子,

拉开杜孟德的裤档,用嘴含住他的肉棒,努力让他射精。二天之内,她已经是三

次含过男人的肉棒,口交的技巧也提升不少。

杜孟德看着眼前赤裸的女人,正将自己的肉棒含在嘴中,心中无比幸福和亢

奋到几近癫狂。在SIS 看到那些漂亮女优的照片时,幻想着能够亲眼看一看这样

精致的女人,并曾多次疯狂的手淫。然后现在不仅能够看到,而且她还为自己吹

喇叭。估计今夜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

果果和欢欢这种久经风尘的女子,在身材和相貌上也许并不太能引起许琛和

方天城的兴趣,不过她们的口活是相当的不错,吸、吮、舔、咬,处处都激发着

男性的本能。在肉棒被舔更之后,便不再浪费时间在口技之上,骚穴对肉棒的刺

激无可执否的要比嘴巴强的多,口腔毕竟深度不够,再灵活的舌头也替代不了肉

穴天然的包围感和紧握感,并能有效的激活肉棒上每一根敏感的神经。果果站起

身,直接跪到方天城的大腿上,握着极粗的肉棒,对准自己的蜜壶坐下来。粗大

的阴茎是每个女人都梦想的,果果这样的女子也不例外,被客人弄得多了,淫穴

的肉壁已经出现松弛,只有巨大的阴茎才有增满她常常得到不满足的肉欲。而且

当她解下方天城的裤子的时候,已经对那根凶猛的东西才产生强烈的占有欲。

欢欢此时有些羡慕果果抽到方天城,她其实也想试试那根肉棒的滋味。并不

是每个男人都能有那种尺寸的傢伙。她也跟着坐到许琛的身上,将他怒放的阴具

塞入下体。风尘女子的肉穴,已经到了并不需要太多滋润就能让男性的生殖器进

入的状态。

季芸仍羞涩的吻着杜孟德的阴茎,从余光中瞧见欢欢和果果的痴态,让她心

急又彷徨。虽然当她主动脱下他的裤子时,他的肉棒早就坚挺。但不知道为何,

总似不得力一般,杜孟德的肉棒完全没有任何亢奋的样子,[ 怎么办。要让他插

进来吗?如果不那样,会输掉的。不我,我不能输掉。不……] 她坚持着狂乱的

加愉口中的速度,让淫秽的让杜孟德的肉棒快速的进出,但仍没有脉动的迹象。

「啊……嗯……嗯……啊……」果果和欢欢的淫声浪语在狭小的空间中,此

起彼伏。听在季芸的耳朵里,焦急万分,她不愿意输,可是要让她主动的去握着

陌生男人的阴茎插入自己的蜜穴是需要巨大的勇气,需要完全的抛弃掉自尊心和

羞耻心。她并不是生性放荡,也不是无耻下贱的女人。虽然24个小时之内,她已

经足够的展现出堕落和淫乱,但内心之中,她并不能完全放开去接受一个陌生人。

用嘴去吸吮舔弄着这个男人丑陋的阴茎,几乎是她所能做的极限,她为自己的行

为感到龌龊和恶心。可是无何她多么的故作坚持,也不得不动摇。两个浪情的女

子已经让身下的男人出现足够的亢奋。

季芸终于说服自己。不需要理由,在被压迫的屈辱下,竟然身体不自觉的有

了羞耻的反应,微湿的蜜肉和空洞的心房。在淫邪的气氛下,酥痒的波澜在花心

荡漾。她站起身,和卑微肮脏的风尘女子一样跪坐在男人的身上,用被淫荡的姿

势将男人的性器引导着插入耻辱的蜜穴。「啊……」被方天城凌过而微肿的肉唇,

在被杜孟德的肉棒经过的时候,仍然表现得有些兴奋。

蜜壶还没有湿润到能完全接受肉棒的程度,季芸只能抬起屁股,让龟头在阴

道口前端的肉壁上反复摩擦。又由于重心不稳,她还需要扶着杜孟德肩膀让自己

控制插入的沉度和力量。一对玉乳在离杜孟德鼻尖不到一公分的距离,上下弹跳,

时不时还会轻轻和鼻尖触碰,火热沉重的鼻息喷打在娇嫩的肌肤上,更有撩拨性

感的味道。

「嗯……嗯……」季芸轻声哼出甜美的羞涩音符,紧夹得肌间肌肉使得摩擦

肉棒的快感进一步升华。被开发的肉欲不可节制的喧起狂乱的波涛,花房开始出

新一波的蜜汁逐渐将体内的阴茎包围使是更为顺畅。

反感果果和欢欢已经剧烈的在方天城和许琛身上起伏,和季芸才刚由阻塞转

变成适应肉棒的状态,她们已经让男人有了即将射精的快感。迷乱而淫靡的呻吟,

苦闷与焦躁不时让季芸分心[ 怎么办?不……我不能输……] 季芸不得不加快肉

棒在体内进出的速度。紧夹的大腿肌肉显得有些发酸,时儿控制不好身体的重心,

让肉棒深深顶在花心上,微微生痛。她扭动腰部调整姿势,但是由于她在上体位,

几乎没有做主导经验。所以显得粗糙的技巧完全不能和风尘女子相比。杜孟德刚

刚获得一丝亢奋的感觉在季芸的扭动下中断,不得不重新蓄积那来之不易的快感。

「啊……啊……啊……」许琛情不自禁的重重搂着身上的欢欢,将头几乎埋

在她的乳间,贪婪的吸吮着玉乳,想象着在自己身上淫荡的是季芸。股间肌肉也

急力收缩配合着欢欢的浮动,让酥痒的尿意更加膨胀。在他的斜视下,在杜孟德

身上的季芸表现出的羞涩和妩媚,无疑是最好的催情剂,那正好是他最想得到的

效果。如今的女子,为了金钱,早已泯灭了自尊,用肉体计好男人,她们故做淫

荡的样子,掩盖不住对金钱的贪念,虽然不乏妖媚的女子,但都没有那种凌辱青

涩般的女子更有成就感和虚荣的满足。

「呀……痛……」许琛有些失落,在他射精的同时,狠狠咬住欢欢的娇乳,

留下一排牙痕。一股浓厚的精浆在欢欢体内喷发,欢欢明白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

并没有多余的眷恋,就扶着许琛的肩膀站起来。她抠了出残留在私处的精液,暴

露在昏暗的灯光下,表明她已经第一个让男人射精。

方天城有意让季芸受到凌辱,并满足许琛的愿望,所以没有刻意拖延,也奋

力的让自己射在果果的体内。反倒是果果久久没有尝到粗大的肉棒,能让自己如

此欢愉,转头看到杜孟德和季芸还没有完成的可能,便痴缠的借由方天城的肉棒

抚慰一下自己空虚的灵魂。「嗯嗯……嗯……啊……」

季芸并不知道果果事实上已经让方天城完成喷射。她努力控制着节奏,让杜

孟德在被媚肉的紧握下渐有汹涌的脉动。杜孟德沉重的喘息着,眼前的玉乳让他

迷离,他很舍不得让如此艳丽的美人离开,对于温存的残念使他刻意的放松紧绷

的神经已达到迟缓射精的目的。插在温暖的肉穴是无比快乐的事情,要比独自在

住所手淫幸福一百倍,而且还是自己永远不可能迎娶的美貌女子。但是令他矛盾

的是不在她的体内射精将会相当遗憾,在迷离之际,他也忘情的将季芸拉近并吻

住季芸的美乳,大力的舔弄吸吮起来。

处于羞耻的焦急之中,在别人面前高潮是她最无法接受和容忍的,可是体内

的快感是她无法控制的,虽然她想停下来,但是身体的本能被‘不能认输’的心

理占据了,在不情愿的快感冲击下产生强烈的释放的欲望。「嗯……啊……不…

…不可以……」季芸咬着牙,为了使杜孟德能快点射精,酸软的大腿肌肉持续紧

绷,让高潮的快感迅速被无限放大。

跟随着季芸迷乱的扭动起伏,杜孟德终于也到达巅峰的边缘,只差一步之时。

果果断然的从方天城的身上离开。只见从果果蹲下的肉缝有大量的浓白色的液体

缓缓留去。

见到果果和欢欢都已经完成让男人的射精,季芸感到心脏无比刺痛,被绝望

的情绪笼罩着,她缓下动作已经没有再继续的必要,可是腰部却被正在亢奋之中

的杜孟德死死按住,借由沙发的弹性让龟头仍在蜜壶深处反复摩擦。

虽然季芸已经失力的放松了股间的力量,可杜孟德并没有死心,如果不完成

射精他很可能会抱憾终生。没有被打断的激情仍然在季芸体内和杜孟德的肉棒产

生剧烈碰撞。

「啊……不……不要……」先前其它人还都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季芸还能够

不觉得过分的羞耻,但现在游戏已经结束却在其它人的注视中做着下流的事情,

她无法愿凉自己的卑贱和龌龊。在强烈的羞耻心的渲染下,被无限膨胀的尿意终

于冲破经神的枷锁得到痛快的释放,淹没在快感的惊潮之中的肉壁,同时也被杜

孟德的精华所浸润,混浊的液体顺着肉棒的形状填满蜜穴。

「姐姐输了呢,还不肯下来,是不是还没有享受够呀。」欢欢的讽刺刺伤着

季芸悲痛的心。

[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天城,你对我一点好感都没有吗?这样无情的折磨我,

是为了什么?] 季芸怨恨而悲切的凝望着方天城,而他瞟了一眼季芸那头发散乱,

处于红潮之中的肉体,并没有任何表现,面无表情的拿起茶机上的酒,一口灌入。

方天城不是没有怜悯的禽兽,即有独占季芸冲动又贪恋对凌辱她的刺激,在

看着她和别人做爱时的异样的快感,就象看着梦瑶被别人骑在胯下的悲愤的动情

一样,矛盾而扭曲。明明知道不能玩火,却又兴奋在火焰的炫丽和炽热之中。也

迷恋在那种禁忌和欲望的冲撞下。

「这位姐姐是迫不急待的想接受更多的惩罚吧。」果果羡慕又嫉妒着季芸的

身材和美貌,还有男人痴恋。「如果我拥有姐姐那般,性感而且傲人的身子,早

就让许总喷几次精了,何况那个黄毛小子。嘻嘻,是姐姐自己不愿下来吧?」

被两个风尘女子无情的羞辱,季芸泣血的身心痛不欲生。「不……不是的…

…」季芸娇羞的发现,自己还拥那个陌生的男人,他坚挺的肉棒还在蜜穴里微微

脉动。她慌乱的起身,脱力酸软的双腿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险些摔倒,结果被杜

孟德猛力的拉住又跌倒在他的怀里。无意间水嫩的玉乳枕在杜孟德的手臂上,让

他心中酥爽无比。

「接下来会是什么呢?我好期待呢。」果果兴奋道。

「姐姐还想和男人再做一次吧,我猜会摇到四。嘻嘻,有可能还会是六呢。」

欢欢淘气着,她心中或许也想尝尝方天城巨大肉棒的味道吧。

「姐姐,很期待了吧。」欢欢边说边将骷子塞到季芸的手中后笑着跑开。

季芸心中重复着恐惧和彷徨,还有屈辱。有着不知道自己的未来路在何方的

迷茫。呆滞的眼神看不到希望,绝望之中心脏被撕扯穿刺。甚至私处充血的花唇

仍然带着兴奋的余韵,也掺杂到复杂的情绪之中。她无比痛苦的看着,骷子在茶

机上旋转,等待着那个无情的道具将会对自己怎样的宣判。

(待续)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