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隐婚之祸十三

发布时间:2022-06-20浏览:

【隐婚之祸】 十三

第十三章

罗乐想了很久,可还是难以抉择。抬头去看唐嫣,见她望向自己的目光里充

满希冀,终于低下头轻轻地点了点。唐嫣眼中的神采一下子黯淡下去,紧紧搂住

罗乐的头颈,不发一言。罗乐没有看到唐嫣眼中的变化,却从她的动作里感受到

了些许不舍,于是也环抱着她久久不愿放开。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与王梦丹以

外的的女人赤裸相拥,更想不到怀抱唐嫣这具让人痴迷的胴体时竟然生不起丝毫

淫邪的反应。而此刻两个没想到的接连出现是如此自然而然,与屋内静谧温馨的

环境一道让他觉得幸福满满。

半响,唐嫣松开了拥着罗乐的双臂,又在他额上轻轻一吻,捧着他的脸看了

又看,忽然恢复了往日的笑容道:「差点忘记说,那个叫陈杰的让我转告你,幼

儿园的事情已经办妥了,让你带着窦顺江去办入园手续。」

唐嫣的转变飞快,让罗乐有点缓不过神来,木然点头时,唐嫣已经起身离开,

拿起熨好的衣物催促道:「快穿好衣服去上班吧!」

罗乐再次唯唯,想接过衣服时却被唐嫣拒绝。唐嫣让他在地上站好,从背心

内裤开始,一件件帮他穿在身上,细细致致地整理每一个地方。待服侍他穿戴整

齐,又将从他兜里掏出的东西放回原来的位置,丝毫不差。罗乐几次想自己动手,

又几次被唐嫣拦阻,于是不再坚持,静静地看着她取了张湿纸巾帮自己擦拭眼角

发鬓。

唐嫣将罗乐的仪容整理完毕,退后了几步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忽然捂着

嘴笑了起来。罗乐被她笑得莫名其妙,一面低头检查自己的穿着,一面问道:「

怎么?哪里不对劲么?」

唐嫣摆摆手,忍笑道:「没事没事!好了,你去上班吧!我有点累了,今天

不去了。」顿了顿又说道:「也免得你女朋友看到误会。」

罗乐无言以对,又见她不似生气的样子,只得点了点头,转身磨磨蹭蹭地离

去。手刚摸上大门的把手,听唐嫣在后笑道:「等等!你这傻瓜!」

罗乐听唐嫣喊停,心中一喜,飞速转头问道:「小嫣,怎么?」

唐嫣微怔,继而又笑,腻声道:「这一声小嫣比上一声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眼波流转,又假嗔实喜地对他翻了个白眼,回身在茶几上拿起个小礼盒:「这个

送你!昨天中午买给你的,差点就忘记了。」

罗乐见唐嫣不是要留下自己,心里有些失望,对礼物也生不起什么好奇。失

望地「哦」了一声,接过礼盒揣在兜里,又站了一会,见唐嫣再不开口,只得怏

怏离去。关门时,唐嫣丝毫未因裸体而躲闪,对着大门歪着头与罗乐招手道别。

罗乐勉强回了个笑容,关上门收拾情绪离开,在小区附近找到公交站,上了

去往公司的公交车。此时已近中午,不是上下班高峰期,车上只零零散散坐着几

个乘客。见罗乐上车,眼睛齐刷刷地看过来,一直到他在车【推荐】隐婚之祸十三尾坐好才收回目光。

罗乐心神不属,没怎么注意乘客的反应,坐在座位上胡乱地回想着这几天发

生的事情。想起刚才在唐嫣家中,自己对她产生的那莫名情愫,不由暗骂自己无

能。明明是已经想好了出来风流快活,却又被这个精怪的女人搅乱了心思,竟然

对她生出许多愧疚。待想到答允那个约法三章时脑海中出现的王梦丹的面容,更

是觉得自己贱到无可救药,对自己依旧把那个与人淫乱的女人放在心坎上的行为

感到鄙夷。

罗乐正低着头暗暗不爽,口袋里的电话忽然震动起来。拿起一看,是个陌生

号码,犹豫着接了,却是个推销保险的人。他没心思和推销员胡扯,随便应付了

几句挂断。电话断后,屏幕上跳出一个画着道闪电的绿色框框,问他要不要把这

个号码标记成骚扰电话。罗乐不知道杀毒软件还有这个功能,点了标记之后,又

进了软件研究。软件打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红色的小电话标记,右上角写

着红色的数字「37」。他好奇地点了一下,一长串拦截记录映入眼帘,满屏全

都是王梦丹的名字。

罗乐一直以为昨天公司卫生间外,王梦丹说的「打了整晚电话却没有人接」

是个谎言。此时见了软件中的记录,才知她说的原来是实情。思及妻子在家里辗

转担忧的时候,自己正在和江伊在野外做苟且之事,心里登时起了浓浓的歉意。

想要打电话给妻子道歉,却又记起监控中她与两男一女进防火梯淫乱的样子,心

里憋屈的要命。闭上眼一遍又一遍地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再对王梦丹抱任何希望,

也不要再对她好,却只是扰的自己方寸更乱。躁怒地点翻手机,看见王梦丹的名

字赫然在黑名单里,想起只有唐嫣捣鼓过自己的手机,继而又想起她一次一次地

故意造成妻子对自己的误会,满腔烦乱终于找到了宣泄点,觉得只有怒骂她一顿

才能解心头之恨,于是找到唐嫣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很久,一直没有人接听,连续不断的嘟嘟声让罗乐更加烦躁。终于,

在拨第二遍的时候,唐嫣慵懒的声音传了出来,说的第一句话就让罗乐没了脾气。

「我还以为你想不起问我要留的证据了呢!」电话那端的唐嫣说完这句话,

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嗔怪道:「讨厌,人家刚刚才睡着的。」

早些时候,罗乐震惊于自己的酒后胡言,漏过了唐嫣别的话语。此时听她一

说,才想起她确实告诉过自己,有留下昨夜亲热的证据。满腔的怒气和已到嘴边

的叱问顷刻间化为乌有,嗫喏着问道:「你……你究竟留了什么证据?照片还是

视频?」

唐嫣失望地「嗯」了一声,好似把头埋在了被子里,嗡声嗡气地避而不答:

「现在是电话里,只有你和我两个人哦!」

罗乐拿她没办法,只得叹口气求恳道:「小嫣,把你留的证据给我吧!」犹

豫再三,又小声道:「小嫣,我能感觉到你是真心对我好,不会用这所谓的证据

威胁我,留着又有什么用呢?我……我也是发自内心的有些喜欢你,只是……只

是……」

唐嫣静静听着罗乐从难以为继直到停语,久久没有出声。罗乐语出,心内也

是异样,不知该再接什么,举着手机呆住。公交车从一个站点开到了下一站,唐

嫣终于无所谓地笑了一声,接着道:「罗乐哥,你有必要这么自恋么?谁对你好

啦?咱们只不过是露水情缘,天明即散,还指望我会对你另眼相看么?我送你的

礼物,你肯定还没有打开,不然就不会问我这个问题了。那张照片,就让它一直

在那个位置,我随时会检查。如果你乖乖的听我的话,那么剩下的更露骨的照片

就绝对安全。如果被我发现照片移动了位置,我就把所有的照片都送给王梦丹。」

罗乐当年追求王梦丹时,也只是掏心掏肺的对她好,然后水到渠成的走到了

一起,如同适才电话中对唐嫣那近乎于表白的话语是从未有过的。话出口,感觉

脸都有些发烫,没料到唐嫣竟丝毫不领情,真的开始威胁起自己来,登时恼羞成

怒道:「唐嫣,你这个贱女人!我还以为你是个好女孩,谁知道竟然和江伊是一

路货色!」

罗乐情绪激动,音量没有控制,公交上的乘客闻声再次齐刷刷看过来。电话

那端的唐嫣却平静的出奇,只是强调道:「即便是骂我,也该叫小嫣的,你答应

过我。」

罗乐如同全力一拳打在棉花墙上,只得用眼中的愤怒将车上乘客的眼光一一

瞪了回去,然后强压了情绪道:「我和王……和她就要结束了,你没办法用我俩

的关系威胁我的!」

唐嫣不屑的笑声从电话里传来:「呵呵,是么?如果我没有戳中你的要害,

你怎么会翻脸骂我?如果昨天你知道自己在我家叫了多少次王梦丹的名字,你就

会和我一样坚信,你和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分开的。」

罗乐一怔,仔细思想,好似确实被唐嫣猜中了连自己都未必清晰的心事。一

日夜间被同一个女人两次摸对了脉,这让他有些心虚,再也生不起争辩的意志。

踟蹰半响,强作冷然道:「晚上下班我去找你,咱们再好好解决这件事!」

唐嫣扑哧一笑,语气已是如常:「罗乐哥,你刚刚答应过我,不会再来我这

里的,希望你说话算话,别让我看扁你!」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罗乐缓缓将手机移到眼前,看着屏幕慢慢变黑,呆呆地发愣。没过多久,电

话又一次震动,屏幕也跟着亮起。几个字出现在正中。

小嫣,一条新信息。

「那照片留在钱包里,确实强你所难,我不再坚持。这样,你答应为我做两

件事,我保证所有照片绝不外传。最低限度,没得商量。」

罗乐知道是唐嫣自己将手机里存着的名字改掉,因此并不惊讶,点开短信看

见这句话,掏出兜里的小礼盒,打开后果然看到一个黑色的皮质长款钱夹。钱夹

没有牌子,但质量上乘,很明显是手工定制。正面一角印着三个英文字母「TY

L」,L的右上角还有个小小的数字3。他翻开钱夹,见最醒目那处透明放了一

张修剪了尺寸的照片。用手一捏,发现并不是相纸,而是普通的白纸。照片并不

是很清晰,但上面唐嫣和自己赤身裸体地搂抱在一起的画面却足够清楚。唐嫣的

嘴亲在自己的脸颊上,而自己闭着眼,似乎很陶醉,一只手抓着她的乳房,恰好

帮她挡住胸上的嫣红。

罗乐吸了口冷气,不知道究竟还有多少照片在唐嫣那里,更不知道余下的照

片究竟是什么尺度。赶忙打唐嫣手机,却被她挂断,只得用短信回复道:「你究

竟照了多少张这样的照片?」过不多时,唐嫣回复道:「我当你答应了,等我想

到让你做什么事再找你。」罗乐见她不答,发短信再问,却没了回应,打她的电

话才发现已经关机了。

罗乐觉得胸口像是被人塞进一团乱麻,燥郁着没一丝头绪。他不相信唐嫣会

对他用什么卑劣的手段,这不是盲目,而是心里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种感觉。可是

风流的艳照被他人掌握,总归还是放心不下。

钱夹的皮质柔软,却被冷空气冻得冰凉,握在手里好像唐嫣的脚丫。他决定

随身带着这个它,就如同把唐嫣带在了身旁,但里面的照片却不能留下,那会让

王梦丹抓住把柄。唐嫣对他说的「你和王梦丹永远不会分开」这句话让他忽然醒

悟过来。他想过将奸夫碎尸万段,想过陷害文昊取回些利息,想过打断赵若铭甚

至无辜的窦总的腿,并且已经开始用与别的女人风流来报复妻子的背叛,却从未

动过要将她如何或者和她分开的念头。可是,究竟要如何才能和这个给自己戴了

绿帽子的女人如常生活下去,又该怎样才可以重新回到以前的相亲相爱,罗乐一

点主意也没有。

公交车在唐城因失修而坑洼的马路上行进,如同罗乐在因迷茫而难决的心路

上徘徊一般颠簸艰难。公交很快到了站,但罗乐的心却离彼岸太远。他失神地下

了车,行尸走肉般撞进写字楼的大门。他经过的地方,所有人都向他行注目礼,

直到综合部,才有同事笑着把真相戳穿。

「乐哥,昨天去哪个女人家吃的肉?都变老虎了!哈哈……」

罗乐不明所以,对着玻璃窗一照,才发现自己的额头上写着个大大的「王」

字,嘴角画着长长的几撇胡子,一直延展到耳根。笔迹虽然因为擦洗而变淡,却

依然可以清晰的看到。

「我了个去!」罗乐一声惊呼,顶着同事的揶揄,【推荐】隐婚之祸十三找了香皂去卫生间好一阵

搓洗才算是把脸弄干净。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几乎能够想象出唐嫣在自己脸

上绘画时嘴角挂着的狡黠笑容。转念又记起她早上小媳妇般为自己擦脸时那不怀

好意的笑,心中竟生不起任何怒气,反而涌起些温馨。正准备擦干脸回办公室,

背后脚步声传来。回身去看,只见刚才戳穿真相那个同事忍笑道:「罗乐哥,窦

总找你。」

窦总见罗乐进了办公室,招招手让他坐下,脸上同样也是忍俊不禁。罗乐下

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和脸颊,又想起唐嫣曾说给窦总打过电话,不免赧然,

干咳了声才开口问道:「窦总,你找我?」

窦总点了点头,又抬眼仔仔细细打量了罗乐一番,促狭在脸上一闪而过,正

色笑道:「我就是找一下试试,没想到你还真来了。怎么不好好休息休息?」见

罗乐红着脸支支吾吾,哈哈笑道:「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既然来了,就去办文

昊的事吧!今天我哪儿也不准备去,你踏踏实实把这事办利落就行了。」

罗乐应了声是,又把幼儿园已办妥、需要去办手续的事告诉了窦总。窦总感

激道:「辛苦你了!哪天有机会,请你朋友过来吃个饭,我做东。明天你再跟我

跑一趟幼儿园,把这事赶紧弄好。我老婆每天十几个电话的问我,真是烦的我头

都大了!」

罗乐笑笑,听窦总发了会牢骚,又替陈杰推辞了一番,这才起身离开。走到

人事部外,隔墙见文昊正在电脑前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王梦丹和范芳一左一右

站在他身后,时不时地对着显示器指指点点。范芳看上去心情不错,笑容像花儿

一样挂在脸上,而王梦丹却有点魂不守舍,只是勉强陪笑。罗乐见王梦丹样子,

猜她定是因为自己连续两天夜未归宿而担心烦闷,本就在好坏之间徘徊的心情一

下子倒向了糟糕这一面。转眼又看见范芳的手虚搭在文昊的肩膀上,时不时地做

出几个不易被人察觉的按捏动作,不由心头火起,暗骂了声「奸夫淫妇」,大踏

步闯了进去。

人事部的办公区域虽然没有门,但是出入口处在所有办公桌的正前方,有人

进出时大家都会看到。此时罗乐面色不虞,走路有风,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

意,都停了手中的工作望着他。王梦丹见来人是罗乐,眼神先是一亮,紧接着就

皱起眉头,犹豫片刻,别过头去假作查看自己桌上的电脑,余光却一下一下地瞟

过来。范芳见罗乐进门站定之后,眼光一直在自己这附近转悠,于是开口问道:

「乐哥,有事么?」

罗乐恨范芳淫乱,冷冷道:「有什么事你不知道么?」不再理她,几步来在

近前,对文昊道:「你和我出来一下。」

文昊见他来者不善,一面起身,一面怯怯地问:「乐哥,什么事啊?」范芳

也在旁帮腔道:「你先说清楚什么事!我们人事部的同事,是你一个司机能呼来

喝去的吗?」

罗乐斜眼一瞥,冷哼一声,放低了声音道:「前天晚上,防火梯。」

范芳闻言,浑身一震,和文昊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然后又一起去看王梦

丹。王梦丹面无表情,装作无事般继续看着自己的电脑,脸上颜色却变得发红,

双肩的起伏也一下子大了起来。罗乐看见王梦丹强作镇定的样子,心中更是窝火,

再不多言,扬了扬下巴示意文昊出去,转身就走。文昊如同被霜打了一般,小心

翼翼地跟在罗乐身后。罗乐转弯往外走,侧头扫见赵若铭站在办公室门口看着自

己这边,这才恍然知道范芳那句话不全是说给自己听的。

赵若铭就那么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未发一言。罗乐不知他打的什么算盘,

竟然对自己闯宫提人的事不闻不问。可如今事已做下,再犹豫多想也是无用,于

是脚步不停,带着文昊直接扎进了防火梯的楼梯间。

办公室里人多,又已经送了暖风,热的连外套都穿不住,楼梯间里面却是冰

冷一片。文昊只穿了件衬衣,不知是乍一由热入冷、禁受不住,还是因为心里恐

惧,接连打了几个寒噤。罗乐故意避开曾经四人混战的下层,向上爬了几级台阶,

居高临下地看着文昊,脑子被冷空气一镇,登时清楚了许多,不由暗暗自责。

适才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这事情办的实在是不漂亮。本该是静悄悄解决的问

题,却弄得满城皆知。如果文昊拼个鱼死网破,非要和窦总当面对质,自己陷害

他的事就只有被揭穿的份。虽然监控的内容已经删除,文昊绝对找不到凭据证明

自己的清白,但就此失去窦总的信任也是得不偿失。更何况还有个隔岸观火的赵

若铭,说不定这会已经想好了对策。好好的报复大计,被自己一个头脑发热弄成

如此被动,真是何苦来哉!

罗乐在心里转着各种念头,从衣兜里掏出支香烟叼在嘴上。文昊见罗乐沉默

不语、面上忽明忽暗,似乎是有话却不知怎么讲,心道不好,忙拿出火机帮他点

燃,凑近了试探着问道:「乐哥,是不是窦总让你来找我的?」

罗乐吸了口烟雾在肺里,不知该不该照实回答,于是没有说话。文昊歪嘴啧

了一声,咒骂道:「我就知道那个傻逼一定是出卖了我们!真他妈的不是东西!」

罗乐听文昊话语间好似别有内情,心中一动,取了支烟递给他,追问道:「

哪个傻逼?」

文昊接过烟点着,狠命吸了几口,皱眉道:「我就是不知道他是谁!如果让

我知道,我一定要他好看!」

罗乐忍着给文昊一拳的冲动叼着烟看着他,脑子里转的飞快,却还是难明所

以,于是同样试探着问道:「我今天中午才来,一上班窦总就找我,让我和你谈

前晚防火梯的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到底什么情况?」

(未完待续)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