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牛二愣03

发布时间:2022-06-20浏览:

【牛二愣】(03)

第三章:英雄救美老牛头儿

自打上次二愣子去王美丽家杂货铺已经过去了半个月,老牛头儿心里一直犯

着合计,按理说儿子也老大不小了,少年心性,心里惦记着年轻漂亮的女人也是

人之常情,可王美丽是他嫂子啊,还大儿子整整九岁,虽说没有血缘关系,但寡

妇门前是非多。王美丽那丫头看着娇媚可人,七大姑八大婶的也没少背后嚼舌头,

老牛头儿心里明白,王美丽是个好姑娘,守寡两年一直本本分分,心眼好,人热

心,她一个女人才二十多岁就操持着个家,也是着实不容易,自己家那个傻儿子,

愣头愣脑的,看见这美丽的嫂子难保不动心,说没啥个别的想法,打死他也不信,

可人家王家小丫头不一样啊,年轻轻守寡,有好事的人已然在背后指指点点,自

己这愣儿子再整天缠着人家,不是糟践人丫头呢吗,老牛头儿越想越是这么个事

儿!牛二愣他娘死的早,这半年多王家丫头里里外外的没少帮忙,恩情还没能报

答人家,不能让自己的愣儿子再给人添乱了,所以这两天老牛头儿除了照顾二妞,

最重要的任务便是盯着牛二愣。

这天二愣子吃完午饭:「爹,俺吃多了,出去转转。」说完就出了家门,老

牛头儿看二妞也睡着了,锁上大门偷偷摸摸的就跟了上去,果然不出所料,这傻

小子晃晃悠悠的就进了王美丽的杂货铺,老牛头儿心说,看来自己没猜错啊,这

大中午的二愣子去人家杂货铺有啥可买的?还吃多了出去转转,这叫转转?真他

娘的不省心,有心上前把自己这混儿子给揪出来,可转念一想,不行!万一人家

俩没啥,就是唠唠嗑,说说【推荐】牛二愣03话的,自己这么一进去拉起儿子就往外走,王家小丫

头如果多心了咋办,就这么纠结着在外面转悠了五分钟,终究还是觉的不能让傻

儿子为难人家王家小丫头,把牙一咬往里走吧,把门轻轻一推,老牛头儿往屋里

一瞅,没人?柜台后面没瞅见王美丽,自己儿子也不在,影影绰绰的听见里屋像

是有人说话,悄摸来到了里屋门外,隔着门缝向里扒瞧,这不瞧还好,看了一眼

差点没把老牛头儿给气死,王家丫头坐在炕上,自己这傻儿子正抓着人家手呢,

刚要张嘴开骂,就听见二愣子说话了。

「嫂子,俺这两天真是想死你了,一想你这小模样,俺的大鸡巴就硬的像木

头棒子一样。」屋外老牛头听了心下:呸!你个王八犊子,跟人家大闺女说这个,

看王家丫头不大耳瓜子抽死你个臭流氓!可没承想王美丽的一句话惊得牛头儿眼

珠子差点掉地上。

「你还知道想我啊,好几天都不来,真是个小没良心的。」老牛头儿算是彻

底蒙了,这不对啊,他俩说的是啥?我这儿子愣,干出啥缺心眼的事都不奇怪,

可王家丫头不至于啊,一时被弄了个丈二的和尚。

「嫂子,你既然也想俺,那咱就别说这没用的了,直接让俺肏吧,你看俺这

大鸡巴早就硬的不行了!」说着就开始脱裤子,王美丽看着他猴急的样啐了一句。

「看把你急的,嫂子去吧门关上去。」说着转身就要往外屋走,门缝后面的

老牛头儿,心里咯噔一下,这可咋办?被发现了咋说?正急着,二愣子从后面一

把抱住了王美丽。

「关啥门啊,大中午的谁来啊,俺等不及了。」说着就把王美丽往炕沿上一

按,抬起了嫂子丰满圆润的大屁股,三两下退掉了她的裤子,小裤衩都来不及脱,

往边上一扒拉,挺着大鸡巴咕叽一声整根肏进了小嫩屄里。王美丽嗷唠一嗓子:

这个大傻牛,上来就整根干了进来,自己的小穴都要给他插破了,顶到心里了。

得亏从牛二愣进门开始她的小穴就已经泥泞不堪,这要是没啥准备,被这傻牛狠

肏这么一下,还不得被肏晕过去,二愣子粗壮的鸡巴给她带来的肿胀敢稍微适应

了一点,一股酥麻瘙痒的感觉就顺着屄芯子传了上来,不由自主的便呻吟了起来。

「你这蛮子········嗯········一点都不知道心疼嫂子·

·········这么使劲的搞··········弄的嫂子······

··又胀又麻又痒的·········啊··········把大鸡巴动动

啊··········嗯」二愣子心里正美的紧,不用等骚美嫂子说自己早想

狂插猛肏一番了,哪里还矫情,腰下使劲狂干了个十几下子,王美丽两手杵着炕

沿,站在地上两腿大大的分开,向后挺着屄,翘着屁股蛋子挨肏,牛二愣像只发

情的大公狗在身后狠命的耸动着,直肏的嫂子的小屄眼上都出了白沫。

干的风生水起的二人并不知道还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他们,老牛头儿满面惊

容的看着正气喘如牛的儿子和在炕沿上婉转娇吟的王美丽,没想到啊!看这架势

这俩人肯定不是第一次搞,王家丫头仙女一样的人儿咋就看上自己家的傻儿子了?

此刻的王美丽侧面对着门后的老牛头儿,站的修长笔直的双腿,白花花的晃人眼,

内裤只被楞子急吼吼的扒拉到一边,那销魂的大腿,圆润紧俏的屁股无一不深深

地刺激着老牛头儿的神经,一声声像黄鹂鸟一样优美的呻吟声传到耳朵里,让人

听的如痴如醉,儿子快速耸动的腰下,一根又大又黑的大鸡巴在这雪白的屁股中

不断进出着,老牛头儿感觉自己的心咚咚的像是要跳出来一样,一阵的口感舌燥,

胯下的肉棍把松垮的裤裆支起了个大帐篷,看着眼前这愣儿子,是又气又羡,一

时间心里百味杂陈,只得叹了口气:「冤孽啊。」抬头看了一眼正颠龙倒凤的二

人悄悄的退出了王美丽的杂货铺。

自己老子来了又走,牛二愣自始至终都没发觉,干着撅着屁股蛋子迎合着自

己的美丽嫂子,心下说不出的爽利,嫂子的嫩屄怎么就肏不够呢,而且越是肏弄

水就越多,现在不紧小屄眼子周围有白沫,连自己的鸡巴杆子,上大黑蛋子上都

粘满了奶水一样的白汤,散发着让男人闻了就像吃了春药一样的气味,二愣子又

加快了一分力度,肚皮子打在雪白屁股上啪啪作响。

「啊·········嗯·········冤家·······大鸡巴

牛······嫂子被你肏死了········嫂子美·······美的不

行了········啊·········」

「嫂子,今天你的小嫩屄水怎地这样多,俺的鸡巴插在里面,又滑又腻,舒

坦着呢。」

「那是嫂子快来月事了········所以屄里的水比往日都足····

······你肏的舒坦·········就使劲肏嫂子·········

嫂子受的了。」

二愣子两只大手狠狠的抓住王美丽的两半硕大浑圆的屁股,向两边大大的分

开,看着小嫩屄里的白汤一股一股的往外冒,粉红色的小屁眼调皮的一缩一缩的,

看的他玩心大起,伸出棒槌般粗细的手指头一下顶住嫂子粉红鲜嫩的小屁眼,感

受到异物的侵入,王美丽那小花一样的屁眼儿咻的一下夹住了这作怪的大手,牛

二愣看到嫂子这小后门儿夹住了自己的手指头尖,便撩扯到。

「嫂子全身上下咋都长的这么好看,连拉屎的屁眼子都长的漂亮。」王美丽

听了他的话不依的扭着屁股。

「臭楞子,傻愣子,就知道欺负嫂子,那里也要乱摸,那地方多脏啊。」

「不脏,嫂子全身上下都干净的很,都香,嫂子,俺肏的爽死了,俺想流脓

了。」说着大力的肏干了二十来下,一股又浓又腥的精液顺着鸡巴杆子喷薄而出,

一滴不剩的射进了流着淫水的嫩屄里,带着二楞子体温的精液烫的王美丽不住的

打着哆嗦。

「啊·········射吧········射给嫂子吧·······

··啊·········啊·········嫂子被你射的美死了····

···」射完后的牛二愣一下趴倒在了王美丽的后背上,虽然已经射完精,可大

鸡巴依然在嫩屄里一跳一跳的,被这嫩屄夹的实在是太爽了。休息了一时三刻,

牛二愣把软掉的大鸡巴从小穴里拉了出来,随着鸡巴从屄口的脱离发出了「啵」

的一声。

「嫂子的小屄舍不得俺的大鸡巴哩,咬的真紧,俺一拔出来都能听见声音。」

再看炕上的王美丽,像虚脱了一样,全身酸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实在是被二

楞肏散了架,一滩香泥一样动弹不得,二愣子用自己的裤衩子清理了王美丽的下

身,把她抱上炕,两人又缠绵了一会儿,算算也该回去了。

「嫂子,俺回了,回头俺再来看你。」亲亲王美丽的小嘴穿上衣服便出了杂

货铺,知道嫂子懒得动弹,临走也没忘关紧了大门。

牛二愣全身上下阵阵舒爽,神采奕奕的回了家,老牛头儿瞅着儿子有心说两

句啥,可又不知道咋开这口,话到嘴边只能又咽了回去。二愣子这日子是过的一

天比一天美可这老牛头儿却天天睡不着觉了,王家丫头是个好姑娘,儿子他俩这

档子事纸里包不住火,哪天被街里街坊的发现了,他儿子倒是没啥,人家王美丽

可就苦了,本来寡妇门前是非就多,再让人拿这事儿戳脊梁骨,她一个女孩子家

家怎么受了了,唾沫星子是能淹死人的,不成!不能眼瞅着王家丫头往火坑里跳!

老牛头儿是庄稼把式,一辈子没对不起过谁,没坑过谁,打定主意要跟王家丫头

说说,王美丽是个明事理的人,能理解他老牛头儿的一片苦心,边想着见到自己

这大侄女该咋把话说圆了边往村西头走。

刚到杂货铺门口就听见了王美丽似乎在和人吵架:「你们这群流氓!给我滚!」

老牛头儿听着声儿不对,三步两步跑进屋,看见三个二十啷当岁,头发染的花花

绿绿的小青年儿嬉皮笑脸的站在柜台前,柜台后王美丽像个受惊的小兔子,色厉

内荏的大声斥责着他们,这仨小伙子老牛头儿知道,是邻村的小混混,平时无所

事事,游手好闲,谁家的大姑娘小媳妇没少被他们欺负,一看这架势,牛头儿心

里就已经猜个八九不离十了,往前迈了一步。

「小伙子老大不小了,别难为人家小姑娘,有啥事跟我说吧。」三人回头一

看,为首的一个叫二狗子的混混说。

「我知道你,老牛头儿是吧,今天这儿不卖东西了,走你的吧,老胳膊老腿

的别给自己找事儿!」老牛头儿绕过柜台站到王美丽身边。

「大侄女,咋回事?跟叔说说。」王美丽见到牛头儿就像看到了主心骨,一

把就抓住了老牛头儿的胳膊袖子,眼眶立时就红了,眼泪只在眼睛里打转,看的

牛头一阵揪心。

「叔,他们仨买烟,说我找给他们的钱是假的,那钱根本不是假的,他们非

说是假的,然后他们就拉我手,还摸我。」

老牛头儿一听便明白了,这仨混小子明显是来找事儿的,假钱,买烟啥的不

过是借口罢了。安慰的拍拍王美丽紧抓着自己的手,转头对二狗子说。

「我说句话吧,钱真假咱们先不说,你们仨大小伙子欺负小姑娘总是不对吧,

这么着吧,烟也不要钱了,你们把烟拿走,这事就算了吧。」二狗子看着牛头儿,

皮笑肉不笑的说。

「你个老王八蛋,该你管不该你管的都想管是吧,你他妈的,真给你脸了。」

说着一个嘴巴就打在老牛头儿脸上,另外两个混混见二狗子动手了,也围上

去对老牛头儿一顿拳打脚踢,没几下就把牛头儿给放到了,王美丽眼见自己叔被

打倒在地,跑过去趴在了老牛头儿身上,用自己的身体护着牛头儿,大声的喊着

「别打了,别打了,你们别打了!」二狗子三人越打越兴起,拳脚变本加厉的往

身上招呼,其中一个黄毛逮准空子狠命往老牛头儿的小腿上猛踩了一脚,「咔吧」

一声!眼瞅着就把骨头给踩折了,牛头儿闷哼了一声便没了声息,三个小混混看

牛头儿不动了,便转身走向了跪在了地上的王美丽。

「小妞,今天让我们仨玩爽了,就不跟你计较了,实话跟你说,我们哥仨今

天就是来操你来的,嘿嘿嘿。」说着三人便围上了王美丽,撕扯着她的衣服裤子。

老牛头因小腿骨折的剧痛晕了过去,大概过了五六分钟才从昏迷中稍稍清醒

了一些,听到了旁边王美丽大声哭喊挣扎的声音,见三个混混正在撕扯着王美丽

的衣服,看着这么漂亮的王家丫头就要被这三个畜生糟蹋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

一股劲,用一条腿撑了起来,抓过墙边上的一把铁锹,瞅准了二狗子的脑袋就是

一锹,这一下子可是把二狗子给干蒙了,血顺着脑袋就下来了,眼珠子都给糊上

了,二狗子「妈呀!」一嗓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另外两人被暴起这一下惊得

还没反应过来,老牛头儿冲着边上的黄毛又是一锹!这一下打在了黄毛胳膊上,

铁锹的刃直接给割开了一条大口子,立时血流如注,老牛头儿大吼了一句。

「滚!不然宰了你们三个小畜生!」发狠的这两铁锹直接把混混们给镇住了,

没想到一向老实巴交的老牛头儿愤怒起来会这么凶狠,三人看着老牛头儿冰冷的

目光,此刻他们觉的,老牛头儿说杀人是真的会杀人的,唯一没受伤的小混混搀

起了二狗子和黄毛连滚带爬的出了杂货铺。这一刻的人生经历让他们三个深刻的

体会到了一句话,叫做:泥人也有三分土性,真是蔫人出豹子!

三个混混终于被赶跑,老牛头儿再也撑不住折了的腿,一下瘫倒在了地上,

王美丽被老牛头儿这一刻表现出的勇猛狠辣彻底的吓傻了,直到牛头儿又倒在了

地上才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一下扑到老牛头儿的怀里,抱着牛头儿是放声大哭。

「叔,你咋样了?腿疼不疼?都怪我,都怪我。」看着抱着自己手足无措的

王美丽,老牛头儿亲昵的拍了拍她的头,眼中哪还有一丝凶狠,满是慈爱,像是

在看着自己的女儿。

「你个傻丫头,哭啥哭啊,叔没事,叔是庄稼把式,身体棒的很,不哭了。」

老牛头儿越是不让美丽哭,美丽哭的越是收不住,看着即便是自己腿折了也要保

护自己,安慰自己的这个老男人,让美丽感受从未有过的安全感,自幼丧父,结

婚没多长时间男人也去了,牛二愣虽然与自己有了肌肤之亲,可她一直把他当做

自己弟弟一样纵容疼爱,百依百顺。说起这么多年自己一个人活的挺好,挺坚强

的,可又有哪个女人不愿意被人保护,被人呵护,被人照顾,此刻的老牛头儿,

这个人到中年的大叔,让她真想在他的肩膀上靠一靠,让她感受到如兄如父的温

暖,也让她知道自己还被这个男人当成小女孩儿来保护。

美丽光顾着哭了,听到牛头儿因为疼痛嘶嘶吸着冷气的声音,才发现叔的腿

好像是骨折了,急忙从地上爬起来:「叔,你呆在这别动,我去叫人来。」说完

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没一会牛二愣儿就带着一帮地里干活的【推荐】牛二愣03街坊邻居赶了过来,

用树枝布条固定好牛头儿受伤的小腿,套上了驴车,去镇上找先生接骨头,美丽

也要跟着一起去,说是路上照顾叔,又是被牛头儿好一阵安慰才作罢,答应在家

等着他们回来。

傍晚时分美丽在家正哄着二丫玩,牛头儿爷俩从镇上回来了,先生处理好牛

头儿腿上的伤,固定好折了的骨头,又给拿了两包治疗跌打损伤的药,看来已是

无甚大碍。安顿好牛头儿在炕上坐好,美丽又是一阵嘘寒问暖,看着美丽着急的

小模样,牛头儿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我说小丫头,你叔没那么金贵,有个十天半拉月就又能下地干活了,看把

你给急的。」

「叔,你是为我才受伤的,我咋能不急呢,还疼不疼了?」

「丫头啊,打我一进门,你这都问多少遍疼不疼了?叔真不疼了,不过是腿

脚不方便而已,往后这几天确是得二楞要多干点活了。」美丽听牛头儿这么一说,

也觉的以牛叔现在的情况不方便照顾二丫,更别说下地干活,生火做饭了。

「叔,你这腿要不是因为我也不能受伤,往后这些日子我在家照顾你和二丫,

生火做饭,洗衣叠被。」

「那咋成,你个小丫头,哪能让你照顾我们,不成不成!」

「……叔·……你就听我的吧,你还怕我干不好啊?」美丽眼看讲道理是讲

不过牛头儿的,她也感觉到牛头儿对自己有着不同于对二楞的那一丝溺爱,便摇

着牛头儿的胳膊软语相求,牛头也确实宠爱这个小丫头,一方面是觉的美丽又懂

事又大方,另一方面也是看这孩子这么多年一个人无依无靠的让人心疼,所以美

丽软语轻摇的这么一说,牛头儿马上就心软没词了,就这么着二楞依旧下地干活,

美丽在家照顾二丫和牛头儿。

时值盛夏,炎热的天气熬的人没精打采的,二楞早早的就下地了,美丽陪着

二丫在炕上玩,二丫现在能满炕爬了,淘气的很,精神头也足,照顾她着实挺累

人的,玩累了,美丽哄着二丫在炕上打盹儿,二丫睡着了,自己也不知不觉的睡

了过去,老牛头儿看着这俩孩子都睡着了,自己慢慢的从炕上往地上挪,杵上二

楞给做的拐杖艰难的站起来往院子走,天儿太热了,牛头儿躺在炕上出了一头一

脸的汗,因为有美丽在着实不方便擦洗。学么着去院子里用井水洗个澡也好凉快

一些,毕竟手脚不方便,艰难的打了井水,把拐杖靠在墙角,单脚撑着地,两手

擦洗头脸,没成想一个重心不稳,「哐!」连人带盆扣在了地上,裤衩也湿了,

还弄了一身的泥。美丽正在屋里打盹,被院子里的动静惊醒,跑出去一看,牛头

儿正躺地上呢,急忙过去搀扶着老牛头儿在墙边坐好,嘴里负气埋怨着。

「您也真是的,自己咋就下炕了,腿脚本来就不方便,这要是再摔坏了,怎

么办啊。」看着美丽撅着小嘴,生气的样子,牛头心下也是一阵赧然,磕磕巴巴

的说。

「看你太累了,想让你多休息一会儿,天太热了,我想自己在院子里擦擦身

子,没想到一个不小心还是把你给吵醒了。」

「您看您,不就是擦身子吗,我帮您擦。」说着捡起了毛巾在井水中投了投,

跪在了牛头面前擦洗了起来,牛头儿有心拦着,可还是晚一步,美丽从上半身一

直擦到了大腿,夏天本就穿的单薄,美丽跪着身子擦大腿的时候,领口自然开的

大大的,稍微一低头,便看到了胸口白花花的一大片,两只圆润坚挺的小兔子,

在美丽两个胳膊的挤压下,顽皮的一跳一跳的。牛头儿暗骂自己一句,老不羞,

怎的连自己侄女都想看,岁数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可越是控制着自己不看越是

忍不住想看,就这样偷瞄一眼,自责一句的看了好几眼,连牛头儿自己都没注意,

被胸前这对白花花的奶子刺激的下身已然坚挺如柱了,的确,老伴死后,太久没

见过女人了,此时美丽正在擦着牛头儿的大腿,怎会不知牛头跨间支起的这个大

帐篷,瞬间羞臊的弄了个大红脸,也不敢抬头看牛头儿,只得慢慢的继续为牛头

儿擦洗着身子,紧张的心中小鹿乱撞,心说:叔都五十多的人了,咋火力还这么

壮呢,自己也没怎么呀,怎么就把他弄的肿了个大包?偷眼向上瞄了一瞄,正看

见牛头儿一动不动的盯着她胸前大开的领口,二人四目相对老牛头儿尴尬的轻咳

一声,马上把脸转向了旁边,偷看人丫头的奶子被当场抓了个正着,饶是老牛头

儿活了五十多年的老脸也是禁不住一阵发烧。

「丫头,叔,不是故意要看的,那个,我就是一低头,然后,叔,嗯,那个

········」听着老牛头儿笨嘴拙舌的一通解释,美丽心里不紧没因为被

偷看羞恼,反而觉的平时一向一本正经,不苟言笑的牛头儿此时透着一股可爱,

有心想逗逗自己这叔叔。

「叔,你说啥?你看见啥了?」

「呃·········」老牛头儿更尴尬了,磕磕巴巴的继续说:「叔·

········啥也没看着」

「还当长辈的人呢,竟瞎掰,你想看就看呗,又不是不给你看,哼!」说完

这话美丽马上就后悔了,心里猛呸了自己几口,咋啥话都能往外说,人家可是自

己叔啊,不过想来也奇怪,平时最讨厌的就是男人盯着自己的奶子和屁股看,那

眼神恨不得把人给生吞活剥了,怎滴被他老牛头儿把自己看了去,心里不紧没有

一丝恼怒反而平添了些许窃喜?美丽的一通胡思乱样暂且不提,单说这老牛头儿

被自己侄女这一句话给说愣了,低头看着美丽这含羞带怯的小脸,不由的一阵心

猿意马,自己五十多岁,正是身强力壮的年龄,老伴早死,男人的欲望就一直被

深深地压抑下来,此时听了这似有似无,又像暧昧,又像挑逗的一句话,看着蹲

在身前,年轻漂亮前凸后翘,全身上下无一不美的丫头,一股邪火在小腹中上下

乱窜,真恨不得一把就把美丽搂在怀里,肆意怜爱,想着眼前的美丽侄女那天撅

着屁股趴在炕沿上,在二愣子身前曲意逢迎,高跷的屁股,白花花的大腿,还有

那娇滴滴的呻吟,老牛头儿感觉要控制不住自己了,当下用牙狠咬了一下自己的

舌尖,一阵刺痛才使自己稍稍清醒,轻叹了一口气。

「侄女,扶我回屋吧。」

【待续】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