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欢喜麻将续2

发布时间:2022-06-20浏览:

欢喜麻将 续 2

绍珍:“不如我们就在崔姐这里吃了饭再玩玩……”

看到大家没有异议,崔姐:“我没有准备这么多的菜呀,吃点面行吗?”

全伯光:“叫点外卖也行呀。”

王太太:“那种饭不好吃,不如自己作还可口一些,也花不了多长的时间。”

绍珍:“那买点什么菜?”

全伯光:“干脆我们吃火锅,买包底料买点菜还吃得舒舒服服的。”

崔姐:“可到是可以,要是冬天就好了,现在这个天……”

全伯光:“你们知道重庆人在三伏天是怎样吃火锅的吗?在还没有使用冷气、煤气

的时候,是左手拿着扇子边扇风、右手拿筷子夹菜,吃得满头大汗那才叫畅快淋漓,外

地人看了是不理解的,个中兹味只有体验过的人才能真正了解天下还有如此的吃法以及

在美食中得到的享受。”

王太太:“看你说得那么好,就吃火锅吧。”

崔姐:“可我家的电磁炉坏了还没拿去修,也吃不成。”

王太太:“我家有,一会我去拿下来。那誰去买菜?”

绍珍想有个伴和她一起去市场:“王太太要去拿东西,崔姐在家做饭,那只有我去

了,要是菜买得多点的话不知道回来时好不好拿。”

全伯光也不能坐在这里等吃吧,他知道绍珍是想让他作伴同行发出的一个邀请信号,

欣然同意,不管是跟哪个女人,都给他创造了一种单独接触的机会,为了不让绍珍尷尬

他说:“有这么好一个劳力在面前你们啷个不晓得使用啊,我去出力当搬运提菜吧。”

崔姐没好安排全伯光作点什么,因为他是这个圈子里第一次来的客人,也是这里唯

一的男人,如果留在家她也很乐意和他聊聊天,在她的心里也只是纯粹地聊天,没想到

他会主动的去帮忙出力,这样也好,要是留下他的话恐怕还会引起姐妹间的胡乱猜疑。

于上她说道:“那好吧,你们把帐记好,看到底用了多少钱,一会打麻将的时候,自摸

的人就少收一份的钱作晚餐费用,要不了多会就凑够了,大家觉得怎么样?”

王太太:“好,就这样,我们都按照崔姐的旨示办。”

崔姐:“说什么旨示呀?我不是在征求意见吗,分头行动吧。”

出门后王太太、绍珍、全伯光都站在电梯门口,只不过王太太是上,他们俩是下。

王太太对着全伯光戏谑地说:“你今天的任务重啊,不但要提菜,还得保护好我这

个乖乖妹哈,要是弄丢了看我们怎么找你算帐……”说完后自己先带头笑了起来。

全伯光:“二妹说的话我一定照办,会好好的完成任务。”

往上的电梯还先到,全伯光和绍珍也进了电梯。这里只有他们俩个人了,绍珍在羞

赧中伴随着喜悦与不安让她的脸此时变得如苹果似的绯红,她只敢望着自己的脚等待电

梯下到一楼。全伯光当然不会错失这种良机,他伸出右手搂着绍珍的腰让她靠近自己:

“么妹,我现在是听你的安排了,不但要出工出力还得保护好你。”

绍珍对他的搂抱没有躲开,只是低着头说:“就只是买菜,也没什么安排……”

全伯光:“二妹说会把你弄丢,会吗?”

绍珍:“她是开玩笑的,哪会啊。”

全伯光把身子弯了弯,手就从后面的裙子内摸到了她内裤里面,并将手复盖在阴阜

上:“这里会不会丢呢?”

“胡说……你的胆子好大啊……快放开……到一楼了……”并用她那小小的拳头在

全伯光胸前捶了一下

全伯光:“听说过色胆大如天吗?”

“我不知道……”门开后绍珍有些面红耳赤地先迈出了电梯。

在去市场、买菜以及回来的路上全伯光都没有一丁点的出格行为,让绍珍感到很轻

松自在。在小区门前全伯光借故买包烟让绍珍先走,他怕一起回去就算是在电梯中不搂

着她,绍珍也可能会沉不住气脸红,让她的姐妹看到就会遭受到戏谑成为取笑对象,他

要在绍珍的心里留下关心和爱护的好印象。全伯光到家时三个女人都在,王太太看到他

脸上还挂着汗珠:“哟,看把客人给累的满头大汗了,绍珍你也是,多少拿一点点也让

别人少一点累呀。”

“是他不让我拿……”绍珍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全伯光:“这不能怪么妹,是二妹吩咐的事我不敢不作好呀,再苦再累也得扛着,

菜都不是很重,这十瓶啤酒稍微沉一点。”

王太太笑咪咪地说:“你就那么肯听我的话?”

全伯光:“是呀,二妹这么漂亮让我眼睛都看花了,我能不讨好你吗?要是叫我帮

你洗脚的话都愿意,一定会马上去揣水来侍候……”这话可把崔姐和绍珍逗乐了。

崔姐:“你的嘴从没输过别人,这次碰到高手了吧……”

王太太:“我才不希罕你洗脚呢……”

全伯光:“那你想洗哪里,我都可以照办……”

哈哈哈哈……

除王太太外都笑了起来,她有点脸红了,恨着全伯光,今天老是上他的当,平时的

机灵劲都不知跑到哪去了,狠狠地说:“那你想给我洗哪里?”

全伯光:“我可是时刻准备着,等候二妹的一声令下就行动,要是你没决定好的话

全洗也可以。”又惹起一阵笑声。

越说越让他在语言上吃自己的豆腐,她不得不败下阵来,但嘴上是永远都是不会服

输的:“你以为你是誰呀?大明星?我是你的粉丝吗?你休想……”这几句总够你受的。

全伯光:“二妹你理解错了,你才是我心中的明星,我才是你的粉丝,所以我才是

心甘情愿为你服务……”

又让他钻了空子,脸红的二妹有点气急败坏地拉着他的衣袖,杨起粉拳就在他的肩

头上重重地落了下去……

全伯光反而笑得更开心了:“打得好……打得好……再来一下……”

王太太再次杨起的拳头在半空中落不下去了:“你是不是神精有问题啊,还打得好。”

全伯光:“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俗语说打是心痛骂是爱,这足以证明你是

在爱我,我能不好好的接受吗?再来一下意思就是再爱我一次。”

说也说【推荐】欢喜麻将续2不过,打他还有接受的理由,也不能再打了:“爱你妈去……”

崔姐和绍珍在一旁望着他俩乐啊,心想你全伯光这下可没招了吧。

那知全伯光大方地对着王太太喊了一声:“妈!……”

王太太首先就笑了起来:“没人逼你哈,是你自己叫我的……嗯……乖儿子……”

她也很兴奋地叫他为儿子。

全伯光很认真地回荅:“妈,我在呢……我想……”

王太太:“乖儿子,想什么呢?”

全伯光的手在她有腰间一抄就把她抱进了自己的怀中:“我想吃奶……”还没等王

太太反映过来他的头已经埋进了她的胸前,就重重地在她的胸罩边露出的一点乳房上吻

了一下,并装出如癡如醉的样子:“好舒服呀……”

王太太急忙把他推开:“要死啊……君子动口不动手……”

崔姐差点笑翻了:“还想不想当妈……儿子要吃奶怎么办?……”

王太太说不过全伯光动手也只会让他们笑话,只有拿她的姐妹们撒气:“你俩个怎

么胳臂肘往外拐呀,不帮我还看我的笑话,真算是白交了你们为姐妹……”

绍珍她可是说不过王太太的,还经常拿点小气给她受,虽然是好姐妹,但此时也正

是希望能看到的,她被当众輕薄后表现出来的醜態,是全伯光帮她出了一口气,并带有

点奚落的口吻咕噜了一句:“还以为当妈就占了别个的便于,不好当吧。”

王太太:“那你叫他什么?”

绍珍不明白她的用意:“叫全大哥呀……”

王太太就拿话来噎她:“你要是我姐妹,他也应该叫你声妈,他要吃奶你给吗?你

叫他全大哥就算是他的妹妹了,他都叫我妈了,你也叫我妈呀……”

绍珍不管选择哪样都为难,平时的好姐妹一时要改口叫声妈又说不出口,到不是怕

全伯光吸她的奶,都让他的手插进过阴道里面了还怕什么,她不想在这时和王太太站在

一条线上,不想回荅这个问题:“我不想说……”

王太太:“能躲过去吗?两样由在你选。”

全伯光对这个临时的温顺么妹顿生怜爱之心,看她可怜楚楚的不想让她吃太多的亏:

“么妹,就叫声妈吧,叫一声又不会少斤肉,要是妈叫你作什么事的话有我这个大哥帮

你做,别怕。”他是想把王太太如果要么妹洗脚洗屁股这些为难她的话先给堵住。

绍珍劫生生不好意思地说:“只是今天临时叫你……妈……”

王太太一看绍珍还有人为她出面帮忙:“哟哟哟……那一声么妹喊得我的脚都软了,

难怪今天要和我作对,原来还有个这么硬的后台呀,说说看,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是

不是很亲密的那种?”

绍珍面有难色,全伯光只有把话接住:“我们呀?平时只是点个头打个招呼而已,

那能和你我相比呀,在这里只有你和我才是那种很亲的那种关系了,你说是吗?妈……”

通过几番的舌战交手,王太太真有点忌讳全伯光参乎进来,说多了还不知道会引出

什么话题来让同伴笑话自己,但终于也算是出了点气,就不好再说什么,于是笑了笑荅

应着:“嗯……”

崔姐:“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我们一起动手作吃的吧……”

做吃的大家到是齐心协力,都自觉的找活干,洗菜的、做饭的、擦桌子的、准备碗

筷的忙碌起来,其间全伯光也不时时机地一会找这个一会找那个不让第三者知道的情况

下搞点小动作擦点油,大家都乐在其中。在快乐的纷围中不一会就准备齐全开始就餐了。

桌子原本是靠墙放置的,崔姐叫把桌子抬出来点好一人坐一方,全伯光说不用麻烦

了,靠外面的就坐两个人,他把崔姐和绍珍安排坐两边,意思就是他自己和王太太坐同

一方。王太太望着他:“啷个你要和我坐在一起?”

全伯光:“我们的关系恁个亲密,我当然应该好照顾你,帮你夹夹菜呀。大妹和么

妹你们没意见吧?”

崔姐和绍珍都点点头,表示没意见,王太太只有坐在了全伯光的身边。

热气腾腾的火锅味满室飘香,崔姐不想让这气味昅进空调里,用一把坐扇向着窗外

排气,火锅是又麻又辣又烫,一人一个香油碟沾过后的菜吃了就不会那么上火,但再加

上喝了点啤酒一个个吃得开始冒汗。三个女人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也没把全伯光当

成一个陌生男人,解开了领口上的第一个扣子,没有扣子的也把领口拉得开些好透凉,

也能看到胸罩的边沿和一些乳房的嫩肉,诱人的乳沟让全伯光饱受眼福。她们完全没有

了在外用餐女人的矜持,表现得有点像鬼城丰都放出来的饿鬼式的,有把油碟端起在嘴

边的,也有放在桌子上低头够过去吃的,大块大块的夹菜,嘴里吃着眼睛还望着锅里,

筷子上的菜一塞进嘴里,马上又伸进锅中很准确地夹住事先瞄准的菜。全伯光看到这种

情况立即说:“各位妹妹,慢点慢点,火锅不是你们这种吃法……”

绍珍:“那怎么吃?”

全伯光:“得慢慢的吃,品食品、品风味、要边吃边聊天、就算是吃上三、四个小

时也是很正常的,你们这种吃法二十分钟就完了。要是别人问起自己在家吃火锅的味道

如何?好不好都荅不出来,还没品出味来你们的肚子也已经塞得满满再也吃不下了,那

不成了猪八戒吃人参果……”

说得几个女人笑了起来,这才开始把速度降慢有的也暂时放下了筷子。

全伯光拿起杯子:“来来来,今天大哥有幸能和三个美丽的妹妹在一起,感到非常

荣幸,为祝你们越来越漂亮干上一杯。”

王太太忽地想起刚才还有个当儿子的约定,于是把架子揣起:“嘿嘿,你这孩子说

话这么中听,还挺逗人爱的嘛。”绍珍和崔姐都笑了,听他们斗嘴。

全伯光望着王太太:“那就多爱我一点。”

王太太:“那你就作梦吧。”

全伯光在锅里夹起菜放在她的油碟里:“这个菜是美容的,你多吃点。”

王太太:“哼,一点菜就想拉拢我?美的你。”

全伯光装得很嗲的叫了一声:“妈……这哪是拉拢呀,这都是为你好呀。”

王太太:“我有那么老吗?”

全伯光:“一点都不老,年青漂亮,很嫩,那就叫嫩妈吧。”

王太太:“什么老妈嫩妈的?听起来怪怪的。”

全伯光:“再不然叫小妈总可以了吧。”又夹起一筷子菜放到她的油碟里。

王太太越听越不是味,扬起手,正想一巴掌打在他身上,忽地想起他那句打又成了

爱的话,只有收回手:“算了算了,我怕你了……别再乱叫了,真有点受不了……”

全伯光又夹菜给她:“那我叫你什么好呢?”

王太太:“由在你,喊得我都起鸡皮疙瘩了……自己吃你的吧,别影响我。”

全伯光又夹菜放进她的油碟里:“那怎么行呢,照顾好你是应该的。”

王太太看到自己油碟里的菜堆得满满的了,真有点受不了他这么厚脸皮的胡搅蛮缠

献殷勤,杏眼圆睁:“你帮我这里塞得满满的,还怎么吃呀?”

全伯光摇摇头,一脸很无奈的样子:“唉……塞满了也不讨好……”

崔姐听出了他话里有话,就笑了起来,她这一笑让绍珍也知道说的什么了……

王太太:“那你试试?我帮你夹……”说着就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全伯光的油碟里。

全伯光应了一声:“谢谢。”

王太太恶狠狠地又说:“我帮你夹……”又是一筷子菜。

全伯光又应了一声:“谢谢。”

王太太再次说:“我帮你夹……”筷子正从锅里夹出菜时,突然感到全伯光的手已

经摸进了自己大腿的内则的分叉点,不由自主地把双腿紧紧一夹,让他的手在那里动弹

不得,嘴里也失声地叫出了声,‘啊……’她緊蹙着双眉盯着全伯光,夹着菜的手也停

留在半空……

全伯光笑咪咪地看着她也随着应了一声:“谢谢你帮我夹……”

崔姐看到王太太的表情有些异样,木然中有一丝惊慌的温怒,她也不知就里:“知

足吧,他帮你夹还埋怨人家,你帮他夹也不安逸……”她忽地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语病,

立即纠正:“算了算了,就当我没说。”

王太太开始还想用另一只手去掰开全伯光的手,但那样就更会引起同伴的猜疑,不得

已只能暂时让他的手放在那里,但她一语双关地说:“再不准乱动了哈。”

全伯光:“是是,我不动,大家动筷子啊,有些菜煮久了就没那么好吃了。”

大家又开始边吃边聊天,过了两叁分钟王太太才在众人不注意的情况下把左手放下

来去拉全伯光的手,可怎么也拉不开,她只得说好话了:“全大哥”右手用筷子指了指

油碟里的菜“请你拿开好吗?"并用左手的指夹掐了他手一下。 其意思是把手拿开。

全伯光何尝不知道,他也只是当开始那些玩笑的延续,并没有想用强,和女人的接

触他不想一方快乐一方愁,那样挺没意思的,所以他的手真的一点也没动:“还有些烫,

还等两分钟好吗?我来解决。”

王太太只得由他了,不过还没等到一分钟他的手就自动退了出去,并把她多余的菜

给吃了,她对着全伯光说:“你还算讲信用。”

全伯光:“有些事不可太认真,就像我叫你妈、要和你一起坐、给你夹菜、也就是

当作玩玩,图的就是开心。如果造成你不开心,我会注意不开这些玩笑的。”

一席话说得堂而皇之得到崔姐和绍珍的认同,王太太只得跟着说:“那到也是,我

也没和你计较什么呀,是的,玩个高兴……”

崔姐:“说实话,今天这麻将打得也够乱的,不过也很开心。大家说说笑笑的时间

也过得快,都快九点了,看来想继续战斗的希望也小了,是把今天这火锅费凑给绍珍还

是怎么办,一共花了多少钱?”

绍珍:“忙什么呀,难道还怕你们跑了,下次打的时候再凑吧。”

崔姐:“陈太太说不定哪天就回来了,角就凑齐了。”

绍珍:“如果全大哥有空的话,接一个也可以呀,他还会说点笑话给我们听。”

王太太也觉得全伯光比较幽默,又会逗乐子使大家开心,要是从此消失的话还真有

点舍不得:“绍珍说的也是,玩麻将聊天都是混个时间,就看玩得高兴不高兴,她这个

建议还可以。”

崔姐:“那好吧,打麻将时如果你有空就过来玩,留个电话不会不方便吧?”

全伯光笑着说:“哪会有那种事呀,随时恭候大妹的声音。”并报了号码,他把握

得很好,没有要任何人的联系方式,怕会引起她们的不安,如果要想见他都可以从崔姐

那里得到电话。

又闲聊了会大家才帮着收拾桌子上的东西,曲终人总是会散的,他们出门已经是十

点过了,王太太是上楼,全伯光和绍珍是下楼。走在小区如花园般的小经上,徐徐的微

风让人有丁点的凉意,绍珍跟在全伯光的后面双手抄在胸前显得有点冷,全伯光又不好

脱衣服给她,因为一脱他就会赤裸上身。他也没有去扶她,他知道小区四处都有摄像头,

就这么一前一后地有一句无一句地说着话到了自己家的楼下。到电梯处看到有两个工人

在检修电梯,全伯光上前咨询:“请问,多久才能修好?”

工人:“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吧。”

全伯光回头对绍珍说:“还够得等,半小时也不一定修好,我们还是走上去吧。”

绍珍跟在他后面就往楼梯走去,楼梯里没有照明,只是在每层楼的电梯处的灯光拆

射出来的散光勉强可以看清楼梯,比较昏暗。还没开始上梯坎绍珍就发起牢骚来:“你

到是好啊,一会就到了,可我就惨了,是二十七层呀。”

全伯光知道绍珍对他有好感,和她身体的接触也不会有问题,更重要的是这地方没

有摄像头:“我那能让这么一个水灵乖巧的么妹自己爬楼呀,累坏了我可会心痛的,还

是你乘电梯,我走路。”

绍珍望着他:“说得好听,你就这么走了?”

全伯光双腿半蹬身子向前弓着:“怎么会?你就乘乘我这部电梯吧,上来吧……”

绍珍一看是要背她上楼,向后退了两步:“嘻嘻……那怎么行呀……”

全伯光:“还客气什么?请吧……”

绍珍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自己爬到他背上去:“算了,慢慢走吧……”

全伯光拉过她一只手,身子一弓就把她背在了背上,开始向楼上走去。

绍珍还是假意推辞地说:“还是下来慢慢走吧,会不会碰到人呀?”

全伯光:“没关系,我喜欢背你上楼,要是有机会的话,我可以经常这样背着你,

再说这时哪个还会来走这里呀,不会碰到人的。”

绍珍:“就你嘴贫。”

全伯光背着绍珍轻松地往上走,手也伸进了绍珍的内裤抚摸她的阴阜……

“先阵你还没摸够?又来了……”绍珍感到他背着自己显得很轻松,自己只是一个

小小的女人,还能让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无怨无悔为自己服务,她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

又好似狮子在为猫咪服务。她很温柔地抚摸了一下全伯光的头,更让她产生一种女性的

伟大与母爱。也让她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就像一坐大山样是那么的塌实可依靠,她把丰满

的胸部贴在了那壮实的脊梁上,头伏在了肩膀上。

全伯光边上楼边说:“哪里会摸得够啊,我会天天都想摸,一有机会也想摸,那是

因为么妹这个地方太逗人爱了,只要我一摸就会是水汪汪的,摸起来好舒服。”

绍珍的老公在抚摸她的阴阜时出水也不会这么快这么多,可这是背着老公在和别的

男人偷情,而且是一个和老公体形反差很大又幽默风趣的男人,让这样一个讨女人喜欢

的男人抚摸她感又激动又刺激,那水就自然冒得又快又多,在他的抚摸下,她知道自己

的外阴好大一片已经沾満他淫水:“那还不是怪你,弄得到处都是,内裤都湿了……”

全伯光知道她喜欢让自己抚摸,但还是无话找话的逗她:“那就把它脱了,到了的

时候我再给你穿上。”

绍珍:“不……”

全伯光:“没关系,这会又没人知道。”他把身子弓起,放下她的腿去拉她的内裤,

绍珍也没有表示其他的就任由全伯光脱掉了内裤。全伯光把绍珍的内裤放进自己的裤袋

里重新背好她,一手托着她的屁股一手抚摸她的阴阜并将手指压进了她的阴道里:“你

看,这样不是舒服多了吗?你舒服吗?”

绍珍的脸在发烧,但没人能看到:“我不知道……”

全伯光感觉他的手指正在被她阴道里的嫩肉挤压着,一会松开、一会又像是在用力

地往里面昅:“还说不知道呢,这里都在表示喜欢了……”他的手指在阴道内动了动。

绍珍:“你胡说……就是你的手在那里乱动……”

全伯光:“动动不好吗?我的手指一动,那里面就会作出反映跟着动,这叫作心有

灵犀一点通……”

绍珍:“你这也算心有灵犀一点通?……”

全伯光:“怎么不算?那为什么我动你就会动?再说了,你这里可以算是一点吧?”

他把手指退出来在阴道口揉了揉,再次插进去。“这算什么,也可以叫作捅呀……”

绍珍:“嘻嘻嘻……我怎么会碰到你这么能讲歪理的人呀……”

全伯光:“有时说说歪理也是取个乐,你们俩口子做事的时候不说点什么?”

绍珍:“不说……”

全伯光:“一爬上来就干,多没情趣呀,就是要说说笑笑的才更好玩,有时伴随着

说点粗俗的语言还更能激发性欲,会得到更多的快乐……”

绍珍:“我不信,还不都是一样的动作……”

全伯光:“就拿这地方来说吧。”他的手指在阴道内动了动,“有的叫穴,有的叫

洞、有的叫肉缝、也有的叫屄,说法可多了,还有人叫麻屄。我在想呀,可能是因为

那里的肉颜色要深些或者是有阴毛的存在,看起来觉得是麻些些的所以叫麻屄……”

绍珍:“嘻嘻嘻嘻……看你编的……不知道还会编排出些什么来……”

全伯光:“真是这样的,你没看过成人小说?”他的手又在里面活动起来。

绍珍:“没有……”

全伯光:“我家里有,想看的时候吱一声我给你。你当一回指挥交通的行吗?”

绍珍不明白他说的什么:“什么指挥交通的……”

全伯光:“你的我已经摸到了,你也把我的掌握好,让它对着前面我就直行,你把

它朝着左边我就左转弯。朝着右边我就右转弯。”

绍珍:“嘻嘻嘻嘻……哪有这么指挥交通的呀,要是交警这么指挥就安逸了……”

全伯光:“这也叫创意呀,有什么不可以的……”

绍珍:“你是在羞辱那些搞创意的吧……”

全伯光:“管他的,来吧……”

绍珍:“我不……”

全伯光:“我好想你摸摸我的,求你了……”

绍珍见全伯光求她,也不好再说什么,也不赞同,也没有反对,只有保持沉默……

会伯光见绍珍没有表示什么,就把她放低了点,让她的手能够得着。然后反过手去

牵引着绍珍的手插进自己的内裤里……

绍珍第一次碰着了他的鸡巴觉得好大,又热又硬,自己的心跳也在急速地加快……

全伯光站在楼梯的转角处不动了:“在等着你指挥呀……”

绍珍只得用右手轻轻地把鸡巴拉歪了一下……

全伯光顺着她拉的方向转弯就朝楼下走去……

绍珍:“你怎么又往楼下走啊……”

全伯光:“是你指挥向右转的呀……”

经全伯光这么一折腾,绍珍嘿嘿地笑了笑才稍显大方地握住鸡巴指挥他前进的方向。

开始几个拐弯处绍珍的操作还不熟习,错了又急忙纠正,也会引起他们的欢乐,多上几

层后她才弄明白只有两个动作,直行,左转。

绍珍就这样握作全伯光的鸡巴指挥着他前进,全伯光也让手指泡在绍珍的阴道里,

他嘴里还哼着对‘纤夫的爱’进行即兴填詞的小曲:妹妹你摸鸡鸡呀,哥哥我摸屄屄,

恩恩爱爱我们就上楼梯,我们是呀多好的一对,我们是誰也离不开誰,让我们恩恩爱爱

到终生……

绍珍听后不仅笑了起来,还捶了他一下:“全大哥,你的嘴里怎么尽是稀奇古怪的

东西啊……”

他们就这样在欢声笑语中高高兴兴地往楼上走去……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