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潜伏版中114116章

发布时间:2022-06-22浏览:

【潜伏】2.0版(中)114-116章

第一一四章

当天色渐晚、华剑雄的肚子开始咕咕叫的时候,不出他所料,唐书强出现了。

唐书强一连声地先向他道歉,请他原谅招待不周,接着二话不说就拉着他出门上

了车。车径直朝城外开去,华剑雄什么也不问,等着看唐书强葫芦里究竟卖的什

么药。

路上的景色似曾相识,华剑雄似乎明白了什么。不一会儿,车果然停在了城

边郊一座日式的大院门前。这里他认识,是一个专供日本高级官员消遣的场所,

叫朝日俱乐部。

这个地方中国人要进来一定要有日本人带着,上次来长春,华剑雄就是随他

在梅机关的熟人来此喝过酒。他看唐书强神秘兮兮的样子,不禁好笑。

唐书强殷勤地说:" 今天就咱哥俩,陪老兄痛快痛快。" 华剑雄没搭腔,他

想看看没有日本人带领,唐书强怎么进这大院子。

唐书强招呼华剑雄下了车,走到大院的门口,从怀里掏出一张硬纸卡,交给

了迎出来的门房。门房看了一眼,立刻对唐书强鞠了个躬,领着他们进了迎门的

饭店大厅。

华剑雄不禁有些意外,开始意识到此行大概不简单了。

进了大厅,领班直接把他们领到一个日式的雅间。在穿和服的女侍开门的时

候,华剑雄注意到门框边的预定卡上有一个梅字。

他顿时明白了,今天是梅津机关长亲自安排的。大概是北岛静的事办的圆满,

他又不便亲自出面,所以特意让唐书强代为向他表示感谢吧。难怪他如此神神秘

秘又胸有成竹。

室内已经有一个穿和服的日本男人,非常精干的样子。华剑雄隐约觉得好像

在哪里见过他,唐书强忙过来介绍说,这是梅机关的岛津少佐。

华剑雄在梅机关有不少熟人,但和这个岛津却没什么交集。唐书强倒是和岛

津很熟的样子,三人点了酒菜,开始边喝酒边天南海北地聊起天来。

酒酣耳热之际,岛津示意女侍送来一本菜谱一样的簿子,唐书强接过来看了

一眼,坏笑着递给了华剑雄。华剑雄接过来一看,封皮上写着花名册三个字,不

禁有点奇怪。待打开里面一看,心头不由得一动,浑身立刻燥热起来。

原来本子里贴满了一排排艳丽的女人照片,下面还有姓名和编号。华剑雄津

津有味地翻看了一遍,居然有三四十个。大部分都是日本女人,还有个别朝鲜女

人和中国女人。

他在照片里看到了两个熟悉的面孔。华剑雄对女人可算是过目不忘,他清楚

地记得这两个日本女人是上次来长春的时候由梅机关的熟人带到他的住处陪他消

遣过夜的,原来她们的大本营在这里。

朝日俱乐部他来过几次,一直以为就是个喝酒吃饭的地方,现在才知道原来

还有女人供消遣。不过按照日本人离不开女人习惯,这倒是很正常。

唐书强和岛津一起看着华剑雄。华剑雄明白他们的意思,笑着微微点点头,

日本人安排的消遣多半是少不了女人的。

三人起身出了大厅,岛津带路向后院走去。后院的房子黑压压一片,看不清

有多少间。他们进了一个大门,里面是个长长的走廊,摇曳着昏暗的灯光。走廊

里温暖如春,一股浓郁的脂粉气扑面而来。偶尔有一两个穿和服的日本女人低着

头小跑着匆匆走过,无声无息地消失在过道两边的房子里。

华剑雄现在明白上午为什么唐书强特意把王凤滟发走了。他身上开始发热,

好奇地跟着岛津和唐书强向走廊深处走去。走廊拐了几个弯还没有看到尽头,两

边的房子里不时传出男女混杂的靡靡之音。华剑雄开始浮想联翩,看的出来唐书

强也兴致勃勃。岛津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华剑雄一路走一路胡思乱想:最精彩的节目肯定在最里面,说不定梅津机关

长会安排一个日本处女犒劳自己。

他早就知道,时常会有一些女子挺身队的新队员从日本本土给送来满洲国,

其中有些还是没开苞的女中学生,但只有关东军和特务机关的高级军官才有福享

用。" 妈的,老子今天好好抗一回日!"

他正想入非非,却见已经到了走廊尽头。不过岛津并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

领他们进两边的房间,而是拉开走廊尽头厚重的大门出去了。

他们两人都有点丈二和尚摸【推荐】潜伏版中114116章不着头脑,急急跟上岛津出了门,却见他转身下

了旁边一道黑洞洞的楼梯。下到楼梯尽头,是一扇沉重的大门。岛津熟门熟路地

打开门边的一个小窗口,拿出一个黑色的电话,和里面说了句什么。" 轰隆" 一

声,沉重的大门开了条缝,岛津示意华剑雄和唐书强跟着他走了进去。

大门在他们身后沉重地关上了,华剑雄发现,他们站在一条灯光昏暗的宽大

通道里。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地下室,泛着一股腥骚阴冷的潮气,和上面的纸醉金

迷简直是冰火两重天。

周围诡异阴暗的氛围让华剑雄简直怀疑是到了梅机关的审讯室。他疑惑地看

了唐书强一眼,唐书强凑到他耳边,压抑着兴奋悄声说:" 零号!"

华剑雄心头微微一动。零号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隐约听到过,那是一个很神

秘的地方,可谁也不知道在哪里,谁也不知道究竟是干什么的。难怪唐书强今天

一天都神神秘秘的,看他的表情,今天真的有好戏看了。

第一一五章

岛津领他们来到一扇黑油油的木门前面,刚刚推开厚重的木门,一股强大的

声浪扑面而来,让华剑雄和唐书强都为之一震。

这是一间有几十坪的和室,里面有十几个日本人,个个都赤着上身,下面也

只围了一条小小的兜裆布。十几个人正围成一圈放肆地狂喊乱叫。华剑雄好奇地

随岛津和唐书强走进室内。

屋里面光线很好。华剑雄还没有适应屋里的光亮,就听到一阵怪异的声响和

女人急促吃力的喘息声。他定睛看去,才发现地上有一个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年

轻女人四脚着地,正沿着墙边快速地爬行。

那群日本人就是在围观这个可怜的女人,并不时发出一阵阵肆无忌惮淫邪的

狂笑。偶尔还有人朝女人雪白的屁股踢上一脚。女人岁数不大,二十三四岁的样

子,长的很清秀。她正满脸通红吃力地向前爬行。

这时华剑雄的眼睛渐渐适应了屋里强烈的光线,这才吃惊地发现,这可怜的

女人的两个乳头上挂着两个重物,那是两个铅坠,看样子就知道沉甸甸的,坠的

女人丰满的乳房像两团拉长的面团,随着身体的移动忽悠忽悠不停地晃荡。

接着,他又发现女人迅速扭动的胯间也有一些金属物在来回碰撞,但女人在

快速移动,他看不大清楚那到底是什么。当那女人爬过他脚下的那一瞬间,他从

张开的两腿之间看清楚了,不由的吃惊不小:原来那是四个稍小一点的铅垂,两

个一组挂在女人胯下,看样子应该是穿在女人阴唇的肉里。

女人肥厚的阴唇给拉的很长,红肿的阴部让人看了触目惊心。女人吃力地爬

过去,停在了屋子的一角。那里有一个坐垫,一个长着小胡子的日本人岔着腿优

哉游哉地坐在垫子上。

女人用恐惧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稍一停顿,立刻就有一条皮鞭狠狠地抽在她

白嫩的屁股上,留下一条血印。哄笑中女人低下头继续顺墙爬起来,华剑雄这才

注意到那女人身上横七竖八已经有新旧几十条鞭痕。

岛津这时凑过来低声说:" 这个女人是朝鲜反日头目金世锡的老婆,前不久

在哈尔滨抓到的。送到这里为皇军服务。"

华剑雄眼珠一转,立刻想起来,前两个月梅机关确实给他们发过文,请76

号帮助查这个金世锡在上海的活动情况。后来听说他们在哈尔滨发现了他的踪迹,

但逮捕他的时候却给他跑掉了。但他的老婆因为刚生过孩子还没有满月,行动不

便,结果给抓住了。不用说就是这个女人了。

仔细看看,确实是个颇有姿色的朝鲜少妇。现在他有点明白了,这个零号原

来是个变换花样拿女人开心的场所。

正想着,那朝鲜女人又爬完了一圈。待爬到那坐着的男人跟前时,那男人稍

稍抬了抬脚,女人竟像一条训练有素的宠物,得了号令,忙停下来,毫不迟疑地

一头扎到男人敞开的胯下,用嘴拱开兜裆布,不假思索地张嘴含住了男人已经硬

挺的粗黑的肉棒," 吱吱" 有声地吸吮起来。

一个日本男人跨了过来,笑眯眯地扒开女人汗津津的大白屁股,伸手探入女

人胯下的肉洞,一眨眼竟从女人的阴道里掏出了个什么东西,然后解开兜裆布,

掏出硬梆梆的大肉棒,从后面插进了女人的身体。

华剑雄惊异地发现,从女人阴道里掏出来的竟是一个鸡蛋大小的玻璃球,上

面湿乎乎的粘满了乳白色的粘液。无法想象她夹着这么滑溜溜的一个玻璃球竟然

还能在地上爬的这么快。

女人好像对后面插入的肉棒毫无知觉。仍一心一意地吸吮含在嘴里的肉棒,

吸的" 吱吱" 作响。她的脸憋的通红,满头大汗,但丝毫不敢懈怠。

那男人坐在那里洋洋得意地享受着女人殷勤的口交,不时伸手捏一把女人圆

滚滚白皙的乳房。良久,那男人两手抓住女人的头发,抬起半个身子将下身抵住

女人的脸。女人停止了吸吮,闷哼一声," 咕咚咕咚" 地把什么咽下肚去。

男人把半软缩的肉棒抽了出来,女人似乎还恋恋不舍,一股浓白的精液从她

的嘴边淌了出来。她左右张望着,似乎在找寻什么。

这时另一个已脱的一丝不挂的男人站到了她的面前,她竟然迫不及待地张嘴

就叼住了那人的肉棒,又卖力地吸吮起来。

一前一后两个粗壮的男人在肆意地奸淫着这个柔弱的女人,而她竟表现出心

甘情愿的驯服。

唐书强在一边看呆了,华剑雄心中涌出一种怪异的感觉。一个刚生过孩子的

母亲,面对誓不两立的死敌,竟驯顺地承受着羞辱的轮奸,可见她曾经承受过的

凌辱有多么可怕,完全泯灭了她心中所有的羞耻感和抗拒意识。

这时前后两个男人都射精了,女人浑身开始发抖。两根肉棒都抽了出来,女

人的嘴随着远离的肉棒转动,嘴唇一张一合,似乎想留住它。

" 啪" 地一声,女人屁股上又挨了狠狠的一鞭。一个男人走过来,扒开她的

下身,把刚才那个沉甸甸的玻璃球又塞进了她的阴道。女人浑身颤抖,绝望地低

下头。待玻璃球消失在肉洞之中,她头一低,又快速地顺墙边爬了起来。这时另

一个男人大模大样地坐在了坐垫上。

岛津拍了拍华剑雄和唐书强的肩膀,朝外边努努嘴,带着他们无声地退了出

去。华剑雄长出了一口气,发现自己的下面也硬了。

岛津朝他们招招手,推开对面的木门,把他们让了进去。

华剑雄一进门就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他以为是进了厕所。这屋里灯光昏暗,

又脏又臭,有一股厕所特有的腥骚气味。岛津也捂着鼻子站了过来。

这屋里的人比刚才少,但也有六七个,都穿着雨衣一样的防水服。屋子的中

央有一个粗重的矮木床,一端呈燕尾形分岔。木床上跪趴着一个赤条条的女人。

女人的双手被铐在背后,身上满是伤痕。华剑雄凭经验一眼就看出,这个女人受

过相当重的鞭刑和烙刑。

女人的脸侧向一边,紧贴在木床上,屁股高高的朝天撅起,两条腿被绑在木

床燕尾分岔上,因此岔的很开,露出女人下身所有最羞于见人的隐秘部位。女人

的胯下光溜溜的,一根毛都没有,阴部青紫肿胀,一看就受过长时间的轮奸。

最让华剑雄意外的是,他们进来时那女人正撅着屁股滋滋地向外喷粪。华剑

雄甚至能听见她肚子里巨大的" 咕噜噜" 的响声。深黄色的粪汁从女人显然被撕

裂过的肿胀的肛门里喷射出来,冲出老远。

那群男人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这怪异的景象哈哈大笑,女人则是脸色苍白,

泪流满面。

岛津站的远远的对华剑雄低声道:" 这个女人是上个月兴安守备队在山上抓

到的。她带了一队土匪和皇军作对,是个顽固的反满抗日分子。宪兵队用尽了酷

刑她什么也不说,只好弄到这里用她的肉体给皇军服务,也让她吃点苦头。"

说到这里女人的屁股里已不再有粪水喷出,只有小股的黄水还在顺着肛门向

外淌,里面还合着殷红的血水。女人吃力地喘息着,不时不由自主地发出低声的

呻吟。

旁边看热闹的男人这时开始忙活起来,有人拿水冲洗污秽的地面,有人开始

搬出一些奇形怪状的器皿,有人拿起一只水龙头朝撅着屁股趴在木床上的女人冲

了起来。

水流冲向女人敞开的下身,冲刷着她脏兮兮的肛门,两片充血的阴唇在水流

中瑟瑟发抖。女人浑身打战,但紧闭双眼,咬紧嘴唇一声不吭。华剑雄看的出来,

这女人的耐受力已经到了极限,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片刻之后,那几个男人关了水,围住了女人。女人试图挣扎,徒劳地扭动了

几下屁股就无奈地放弃了。

华剑雄这才看清,那几个男人摆弄的是一大套灌肠工具。一个戴眼镜的老家

伙正一丝不苟地把一根胶管缓缓插进女人的肛门,另外几个人把一盆盆不同颜色

的液体摆在了台子上,然后开始往女人肚子【推荐】潜伏版中114116章里灌。

女人呜咽着,但五颜六色的液体不可阻挡地被灌进了女人的肛门。女人的肚

子越来越大,呼吸越来越急促,嘴角开始呕出黄水。华剑雄朝岛津使个眼色,赶

紧退了出去。

第一一六章

岛津苦笑着摇了摇头说:" 在办公室里个个都是正人君子,到这都变成是魔

鬼了。" 说罢指着拐弯处的一个木门道:" 咱们换换口味,这回带你们去个有品

位的地方。" 他们走到一扇插着一朵樱花的门前,轻轻推门走了进去。

这也是个和式房间,屋子不大,布置成茶室的样子。屋子中间摆了一圈十来

张低矮的茶几,上面放着雅致的茶具。五六个穿和服的男人坐在茶几前抽烟、喝

茶、聊天。

屋里没有电灯,只有每个茶几上点着一根蜡烛,发出摇曳的幽光。另外就是

茶几围绕着的屋子中央有一个巨大的火盆,熊熊的火苗摇曳着照亮着全屋。

这屋里和普通茶室最大的区别,就是在屋子的中央、火盆的上方,赫然悬吊

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女人的手脚都背在身后,用细麻绳绑在一起。胸前两只

结实白嫩的乳房被用细绳一圈圈紧紧捆住,然后通过两根粗麻绳拴在房梁上。另

外两股绳子从乳房拉向下面,在她胯下会合后分开阴唇从中间穿过,在肛门处打

了个结,伸向了房梁。

华剑雄等三人被邀请入座。他坐下后端详了半天才看明白,原来这个赤条条

的女人就是靠捆在乳房和穿过阴部的这几根绳子悬吊在房梁上的。

穿过阴户和肛门的绳子承受了她全身的重量,深深地嵌进了肉里。女人这种

姿势吊在半空显然非常痛苦,不停地发出痛不欲生的呻吟。

华剑雄仔细观察了一下,这应该是个很年轻的女人,梳短发,人很秀气。看

她被乱发遮住的俏丽脸盘和窈窕的身材怎么也超不过二十岁。可她的阴部却是发

紫的暗褐色,像是在妓院里混了几十年的老鸡。可以想象她在日本人手里经历过

多么残忍的轮奸蹂躏。

让华剑雄感到奇怪的是,他隐隐约约听到一种嗡嗡的声音,却不知是从哪里

发出来的。他端起茶几上的茶水喝了一口,压了压心头渐渐升起的火气,似乎也

想要压一压这屋里的邪恶气氛。

唐书强也有些茫然地四处张望。

那几个喝茶的日本人见他们的神色一齐会心地笑了。

华剑雄看着吊在半空的女人潮红的脸色和平坦的腹部不时抽搐的肌肉,忽然

明白了。那响声来自女人的身体里。那肯定是一个电动振荡器,正在女人的阴道

里震响着。

他借着火光仔细端详女人的下身,见她两腿间光洁一片,但有一些不大明显

的毛孔,显然耻毛都已被人强行拔光了。两根粗砺的麻绳深嵌在两片柔弱的阴唇

中间,绳子上隐隐闪着水光。

再仔细看,有一些清亮的液体顺着光洁丰润的大腿根在往下流淌,甚至有一

滴滴粘糊糊的液体滴在火盆里。

一个日本人伸出一个手指在女人的阴部抹了一把,看着湿漉漉的手指咧嘴笑

了。他一边笑一边把那根湿漉漉的手指伸到自己嘴里,用舌头舔着手指上的液体,

津津有味地咂的吱吱响。最后干脆把嘴一撮,含着手指起劲地吸吮起来。

唐书强大概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看的有点发呆。

旁边的一个男人站起来把吊着的女人体转了个角度,将阴部对着自己,也用

手指去抹女人的阴唇。

绳子一动,女人负痛呻吟起来,低垂的头无力的扭动了一下。那男人看了看

自己的手指干干的,并没有着急,而是用手指按住女人肛门处的绳结不紧不慢地

揉弄了起来。

他一边揉一边转头对岛津说:" 这女人从南中国潜入我们满洲国,混在大学

里进行反满抗日煽动。既然她对我们的事这么热心,我们就好好招待招待她,让

她陪我们玩玩吧!"

其他人听着都呵呵地淫笑起来。说话间女孩阴道里又流出了许多阴精。那男

人居然伸出舌头一丝不苟地把女孩的两片湿淋淋的阴唇舔了个遍,舔的那女孩不

由自主地低声呻吟起来,全身也一阵阵不停地颤抖。

他舔完后一边咂着嘴一边对岛津他们说:" 好味道啊!这个女人弄进这个屋

子之前里里外外都彻底地清洗过,绝对卫生。"

华剑雄想起刚才那个房间里的情形,立刻明白了他说的彻底清洗是什么意思。

脑子里开始想象这个清秀稚嫩的女孩撅着屁股把肚子里的东西都从肛门里喷出来,

直到喷出清水样子。这时,他裤裆里的大家伙忍不住蠢蠢欲动了。

这时有个男人拿起桌上的蜡烛,将火苗凑近姑娘的乳头,女人" 嗷" 地惨叫

失声。另一个男人也拿起一根蜡烛凑了过来,他把火苗倒过来,让融化的腊液滴

在女人白嫩嫩的屁股上。女人先是哆嗦了一阵,接着实在忍不住," 呜呜" 地哭

了起来。

华剑雄心里的火头直往上撞,下面硬的难受,连喝了两杯茶还是觉得口渴,

站起来又坐下来。他明白这群日本人早晚还会轮奸这姑娘,但照他们这种折腾法,

还不知要多长时间才会把她放下来肏. 他在心里祈祷这姑娘不是军统派过来的人,

不过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他已经快要压不住火了。岛津看出了他的心思,给他们

俩递了个眼色,轻轻和其他人道了别,带着他们悄悄退了出来。

(未完待续)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