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不要打扰我和妈妈谈恋爱17

发布时间:2022-07-21浏览:

【不要打扰我和妈妈谈恋爱】(17)

(17)

叶厚回到房间里,吴嫣他们早已经等不及了。

「要不要拍!」

叶厚举着摄影机对叶瑾问,眼睛却放在躺在爸爸怀里的妈妈身上。

妈妈早已被老道的老爸抚摸成了欲妇了。

娇颜桃红,神色奋乱,眼神迷离,樱唇紧咬。

「正主终于回来了,嫣嫣啊,我们开始吧。我们回家拍我信不过这里。」

叶勤大手伸进黑色旗袍里在胸脯和臀部进行着各种抚摸。

吴嫣这式黑纹旗袍异常性感,白皙的皮肤泛着一种不属于她年龄的雪嫩,光

泽满额的饱满,看起来比少女也不差,此刻她白皙的肌肤澹出种性欲的潮红,她

抗拒着丈夫的进攻,看着爱人儿子叶厚的眼神满是不好意思,以及对丈夫进攻的

渴求。

这是一种坦白的情色眼神,叶厚觉得好美。

「妈妈也性饥渴了吗?」

叶厚一边问一边调整摄影机焦距。

吴嫣老实点头,虽然满足于已经把爱人放在儿子身上,但感觉身体里一种欲

望就是除不掉,她只想让个男人爆操内射,但平时有叶厚陪着她觉得没事,刚才

叶厚离开,她一被爸爸搂在怀里不用抚摸她就感觉自己湿了。

叶勤看了眼摄像机翻了翻白眼说话也谨慎,道「老子今天教你什么叫性爱。

你以为你完全满足她吗?即使你体力比我好持久比我好鸡巴也不逊色,还有

你爱她。但你只满足她一半,因为你只会性爱,而没有性交她,性交就是交配,

动物本能。说来惭愧,都老夫老妻了,我和她一直本能地性交她以为日久生情,

太天真了,也不知道怎么和她性爱,真丢人,被你得到了她的爱,现在我教你怎

么征服她的身体。如果你学不会她又被你滋养这么好,肯定会瞒着你我找野男人

交配。」

「我没有你那么下流,你一直怀疑我找野男人二十年了!」

吴嫣捂着脸照做,一手撑地一手捂脸,挺翘起屁股,把玲珑浮突的S形身材

火辣辣热情展现在镜头前,两个男人前,和女儿前。

叶瑾对这种美丽世人的女人也没有抗拒力,不过她倾于把这种美记录下来,

她也拿出部没那么专业的小巧摄像机装上她感觉的镜头,把更善于捕捉妈妈美态

和身体的生理表现的爸爸作用下,妈妈动态美录下来。

「啊!天啊!」

吴嫣趴在哪里翘着屁股,叶勤老司机地拿着中指从旗袍开叉露出来的那条细

嫩欣长的美腿从粉嘟嘟脚丫一直扫描直大腿根部朝胯下里面内侧一刮,吴嫣抖擞

着身子更翘起屁股,眼神朦朦胧胧地尖叫起来。

「如果你不爱她,你应该多这样轻抚她身体,在你回来之前我已经挑逗她半

个小时了,所以足够动情了。如果你爱她,你应该更多像这样轻抚她身体。要知

道,女人身体很敏感的,这不是性别天赋吗?」

他此刻就像个魔法师,神秘自信帅气。

他中指紧贴着光洁粉臀,把旗袍开叉朝着腰间贴身掀扯至腰窝里,下面被掀

扯的裙边恰好丝滑地停在股丘前,把里面的女人私密处春光当在人前。

「嗷呜!」

原本扭动的屁股此刻再也不敢了,怕一扭动彻底把私密处的娇羞模样儿彻底

暴露无遗了,可也够吴嫣受的了,她不扭动就不止痒,而她的男人就在她屁股身

后一米处啊!要是被他看见没怎么被男人挑逗就已经淫靡不堪的私处,她就有种

羞耻欲死的冲动。

叶勤感觉到了吴嫣和儿子二人的反应,邪邪一笑:「够刺激吧!在半个小时

挑逗她前我就把她内裤脱了。虽然她美臀穿着内裤的样子很性感,不过这样不是

更刺激吗?」

叶厚看着被衬衫裹着的已经因这一幕硬痛的小弟弟,在杨宓身上消失的那个

感觉现在又回来,他现在只想把肉棒插入吴嫣体内狠狠干她。

「但这两天她是我的,她只能睡在我怀里接受我的性交。」

叶勤说出了现实。

他掏出早已坚硬如铁的只有个别黑人才有的强壮大肉棒拍了拍已经失态的吴

嫣红唇,肉棒愣是塞进了吴嫣的丰唇,吴嫣的呻吟声变成了呜咽,不过依然

透着快感和兴奋。

叶厚和他老爸这个强壮像蟒蛇的超级鸡鸡来说,就像个刚发完育未经战事的

新兵蛋子。

这边的叶瑾不干了,爸爸的大鸡巴变粗涨有一半功劳是她美腿足交起来的,

另一半功劳是芦荟池的修复液,因为在洗澡时叶勤就在吴嫣口交下颜射了。

只见叶瑾拿出三脚架找了一个角度便把摄影机从叶厚手中夺走安装上,自己

却努力翘起叶厚认知里最为惊艳引起性欲的雪白粉臀,她伸手握住叶厚大鸡鸡撩

起一模一样的黑纹旗袍裙摆把里面的性感蕾丝白色胖次掰开,露出深埋股沟里的

粉色菊花和甜美饱满泥泞的蜜穴。

「嗷!龟头好烫!」

叶瑾快感、兴奋与期待共存的呻吟声非常诱人,她的嗓音其实没有女王范那

种质感是和杨宓的嗓音同个类型稚童又不失软柔,叶厚除了妈妈的呻吟声,就姐

姐的呻吟声最吸引他了。

叶瑾轻轻地拿大鸡巴龟头试探她摩擦她粉嫩菊花,呻吟叫声充满着快乐和兴

奋,还有只有此刻叶厚才明白的期待声。

「姐,你……嗷!」

叶厚似乎要很姐姐叶瑾说着什么,叶瑾身体往他身上一沉,粗大的鸡巴头便

穿过层层夹道进入了一个全新领域,全新领域与奇异莫名而起的暴虐,叶厚毫无

怜惜地透过层层夹道绵绵不绝紧握如手的快感把漂亮女人手腕粗的弯翘大香蕉全

部送入了姐姐的直肠里。

在这缓缓而入又冷酷无情的挺近,叶瑾在弟弟身上第一次尝试到了令她害怕

的气质,这种害怕在肛门直肠里的奇异快感以及蜜穴里的瘙痒溷合在一起的欲望,

一下把她送上了一次筋疲力尽的高潮。

修长健美,娇美俏巧的白皙玉体在叶厚眼里又出现一次如同刚才在杨宓身上

看到过不常见的奇景,蜜蜡一样的汗液不停冒出覆盖娇美艳丽的丰腴玉体,当紧

裹后雪白的玉体再次泛起粉色嫣红,同时只见敏感的龟头再次被泡在热辣辣的肉

腔内被无数小嘴嘬吮,这种爽快刺激令他只觉已经膨胀到极限的肉棒再次暴涨,

快感也来得更快更好。

「啊!姐!」

姐姐带给她身体的交合快感,叶厚已经忍不住深情叫唤。

过了一会。

「弟弟爽吗!」

叶瑾满脸汗水虚弱无力地回头问她,弟弟的深情叫唤简直进去了她的心尖,

这一切付出得太值,原来她心里早早就嫉妒拥有弟弟的妈妈了。

「你呢你什么感觉?简直是太爽了。」

叶厚俯下身,面贴面,身体紧紧贴在她美背,一手支撑身体一手把玩着一手

抓不完的精致美乳。

「好满足,但姐姐已经没力了……」

叶瑾声音有些呜咽,身体软软地不堪玩弄,即使只是爱抚美乳。

「啪!」

叶厚感动地抬头,见叶勤和吴嫣这边仍然不急操弄,他一巴掌打在吴嫣哪半

裸出来肥臀:「屋子交给你们了,我们去浴池先打一炮再说。」

「啪啪啪!」

吴嫣兴奋不满地含着鸡巴呜咽,叶厚看着这样子的吴嫣忍不住又连续教训她

的屁股,直至打打红才放过她。

吴嫣差点被打哭了。

不过叶厚没给予理会,他微微一弯身,一手抱着叶瑾柳腰一手伸入她膝盖下

面,轻轻一用力,他便毫无难度将叶瑾抱起,也没有管他们有没有看见自己和姐

姐在肛交。

吴嫣因角度问题,叶勤则被一插入就高潮到虚脱的叶瑾样子刺激到了正脱身

彷佛要把他吸射的吴嫣嘴里。

等叶勤听到落地窗开始和关闭,回头看去的时候他心爱的女人已经被强壮高

大的男人从背后压水里面一边亲吻赤裸美背一边捣动臀部用大鸡巴奸淫着身体,

她高高仰起头配合地用芊长臂藕反手抱着已经在亲吻她后颈的男人脑袋后脑,让

男人更加深入体内更加努力捣动臀部。

如果叶勤听到他心上人的深情交欢哀求话语恨不得砍了叶厚。

「呜!好粗的家伙!好痒的感觉!弟弟!深入!一定要深入!啊啊啊!越深

入越爽就是肛交的意义吗?我要疯了!弟弟快用力!嗷!止不了痒啊!呜呜!!

就这样别大力了,痛!再入去!我还要进去!【推荐】不要打扰我和妈妈谈恋爱17

「已经到底了!再那样顶你就会痛了!刚才那个太勐了!你直肠里里外外都

好紧大鸡鸡又硬我不想杀了你!」

「可好痒啊!前所未有的痒!好像被几条虫子咬着下面啊!」

「从来就是一条大淫虫在奸淫你,这样吗?有几条虫子了?」

叶厚忽然伸出粗大中指和食指钻进了前面蜜穴,配合着大鸡巴隔着薄薄肉壁

抚慰肛门穴口,本以为叶瑾会不适和反对,结果叶瑾竟然像欧美女人做爱时的那

种疯劲拿了出来。

「弟弟!!!好弟弟!好爽!就!这么挖!!好爽呀!!好粗的指头……求

你大力点!姐姐好舒服!好爽!姐姐都要想3P了!弟弟你为什么不多一根鸡巴!」

「我嫉妒了!」

叶厚把手指抽出,然后三只手指头便从水里伸进小穴里快速扣动起来。

叶瑾感到自己要疯了,这种快感强烈到令她害怕,平时她最多只是被两只手

指就可以尽情享受了。

「呜呜!要被玩坏了!姐姐要被玩坏了!」

「为什么我听到的却是姐姐你要被快感淹没呢!」

「不知道,我害怕这种高潮!感觉要死了!真的要死了!」

叶厚以丰富经验推出叶瑾绝对死不了,不但高潮还要更剧烈的潮吹同时来临,

最明显的感觉就是敏感的龟头在姐姐肛门里受到了更多的感觉,这种收缩的感觉

异常清晰。

忽然,叶瑾一僵,像要死了一样的前奏,啊一声,整个身体都全在水里不停

抽搐,肛门的吸力比阴道更强烈,所以叶厚也非常爽,发现姐姐在高潮下有轻微

眩晕,那画面太美!叶厚不由自主地捧着姐姐的俏脸在尖尖玉润的下巴,樱唇上

贪婪嘬吸吮。

这时他发现姐姐澹澹的幽香特别清晰,在怪异的芦荟修复液下似乎被激发什

么某种生物形态,然后他清晰感到姐姐身体正在恢复,恢复的速度已经可以和他

平时的恢复力比拟了。

他不由想起芦荟修复液的注意点,越浓情蜜意效果越强,和禁止同性恋。

他们目前正在肛交,新奇的触感让自己和姐姐报以最大值的热情,刚才似火

的欲望几乎冲昏头脑,他还是第一次这么粗鲁对待姐姐,刚才几乎把姐姐灵魂都

在占据的错觉。

想到这里,叶厚心里有种更渴求的占有欲,像一把火要把他烧掉,让他只能

轻轻抽动鸡巴在姐姐肛门里找到止痒办法。

「弟弟,我还要。」

叶瑾美眸幽幽,有一种令他心悸的思绪,这种深情款款的叫唤他忽然有些害

怕。

果然,他的直觉发生了。

「弟弟,我们偷偷生孩子吧。」

一时间他沉默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