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蓝幽花开0103

发布时间:2022-07-21浏览:

【蓝幽花开】(01-03)

1、

夏日的午后,办公室空调坏了。一众男生西装革履,热的满头大汗又不得不

维持体面的样貌。

作为女生,可以穿着裙子,反而凉快不少。

老公出差,家里没人,下班后的我可以逍遥自在。

老公对我很好,我也十分爱老公。可是他总工作外出,没有太多时间陪我。

虽然有时闺房孤独,不过老公的性能力很强,每次都能把我好好满足。

他倒也是洁身自好,从未在外偷食。每次出差前后都是尽心尽力,从没有私

藏。每次想到和他颠鸾倒凤的情形,脸上有些泛红。

下班后无聊的我,鬼使神差间居然走到了附近的酒吧里。这是我和老公第一

次认识的酒吧。既然来了酒吧,那就坐下。叫了酒保,点了一份最普通的spa

rklingwine,细细品啄。

婚前的我也不是水性杨花,对人际交往推杯展碟毫无兴趣。偶尔几次应酬,

也是迫不得已,却都是乖乖女形象。一次偶尔被朋友拖去酒吧,因缘巧合认识老

公,发觉他也是个忠厚之人。拍拖段时间,彼此都还算是初恋。不久被他攻擂成

功,发现两人其实都是闷骚性质。也许因为性事合拍对眼,自然就谈婚论嫁。

这次老公出差有两周时间之多,我或多或少觉得有点空虚,不过老公每天都

是微信电话,所以不算寂寞。也期待和他回来的龙凤交战。看着小小酒吧不是很

多人。左边的男生正小心翼翼的陪着钟爱的女生说话,另一处的中年男子一脸严

肃地打着电话再远处的女生正与情郎煲着电话粥,真是百人千脸,每个人有每个

人自己的故事。

时间已然不早,正要走的时候,突然身边出现个人影。不是很高大的男生,

有点壮实。板寸头,看着肌肉很好的样子。

「小姐,你是一个人」男生问道。

看着他眼睛不经意地瞥向我的左手,我突然想逗逗他。

「是啊,一个人。你有什么请教吗」我回答到。我没有戴婚戒的习惯,所以

外人也看不出来我已经结婚。

「可以坐下聊聊天吗?」男生有点局促,看着似乎是第一次和女生搭讪一样。

「你想聊什么呢」反正回去也是一个人,看着这个腼腆的男生,脑海中却是

老公的样子。当初他也是愣头青一样的搭讪,却不知他这样子在有些女生心中泛

着可爱,比如小女子我。

就此话匣打开,男生的名字叫做熊毅。也是孤身一人,做的是工业设计方面

的,具体的我也不太懂。

熊毅和我聊了许久,似乎无话不谈。我还是第一次在婚后和一个第一次认识

的男生聊了那么久。

不知不觉和他谈了许久,中间叫了许多小食。我似乎也什么形象,大吃大喝,

大开大合。和熊毅有点肢体接触,我也好像没什么在意。

眼看酒吧就要关门,我和熊毅的谈兴还浓。熊毅提议要不一起走走,我犹豫

了下也是答应了。

夏日的晚风有点凉,吹在身上和春风不同。裙子不停地被风吹起,我还要用

手按压着裙子,走路有些别扭。和熊毅在酒吧喝了不少酒,我也算是第一次放开

那么喝。头晕乎乎的。被风一吹,才想起来自己还是人妻少妇身份,有些清醒过

来。

走在小道上,熊毅突然一把拉住了我的手,眼神中有着一层不一样的意思。

「我……」我刚要开口说道,熊毅的手指封住了我的唇。

「你不是一个人吗」

我瞬间哑然了。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我并没有想和初次见面的男生玩暧

昧,虽然我有过暧昧对象。

婚后几年了,突然地这一个刹那,我觉得我似乎有了一丝解脱的感觉。虽然

也许是暂时的。

熊毅一把抱住了我,闻着有点陌生的男生气息,我有点不知所措。他用一只

手摸着我的脸,从头发,到脖颈,到耳后,到了脸颊。轻轻滴揉搓着,我真的不

知道应该怎么办。

我试图推开他,可是他还是紧紧抱着我。无奈中我只能靠着他的胸口。他的

心跳沉稳有力,一点都没有他表面看来那么腼腆。酒精的作用下,我有点困惑。

我到底遇到了一个怎样的男子呢?人妻的我,随便和一个第一次认识的男生

搂搂抱抱,却没还有什么太大抗拒的感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轻轻拍拍熊毅,示意他松开我。

他却在松开我的时候,趁机偷袭了我,紧紧吻住了我的唇。

除了老公外,我没有被人这么吻过。他的吻霸道又温柔,每分每秒都在好像

能轻易找到我的兴奋点。我试图挣脱出来,却发现无能为力。渐渐地,我发觉我

已经迷失在他的吻里了,开始主动回吻起来。双手自然地搭在了他的肩上。熊毅

的背肌很发达,我手停留在他的腰间,能感觉到他紧绷的臀部。

熊毅紧紧地搂着我,能感觉到他下体的阳具正在转硬。他贴着我,慢慢的用

发胀的阳具摩擦我的下体。他的手几次试图要从我的臀后滑入裙下禁区,却被我

阻止。他狡谐地加重了吻,让我娇喘不已。

小道很安静,树林把街灯遮挡,有那么一片小小的阴影区。谁又能想到在这

里会有两个初次见面的情人儿在亲嘴调情呢!

熊毅反复几次试图撩起我的短裙,我抵抗许久。到了最后,我妥协了,让他

摸遍了我的全身。他的手漫游在我的身上,凉风吹着我裸露在外的肌肤,我小穴

有一点点的兴奋。

他导引着我的手摸向了他的阳具,我有点害羞,触碰了几下。他没能褪下内

裤胸罩,因为我还想守住底线。我依然觉得今晚的不可思议,莫名对这样的男子

有不一样的情愫。

这样的一波调情,我觉得小穴已经把我的内裤打湿了。

没有什么对话,但是我和熊毅默契地对视了一眼。熊毅带着我上了一辆网约

车。路上他娴熟地定了宾馆。我也没有想太多,紧紧的躺在他怀里,享受着他对

我身体鬼鬼祟祟地偷袭。网约车司机应该是看多了,对我和熊毅间的小动作熟视

无睹。

有点期待将要发生的一切。

酒精的作用,夏日的凉风,陌生人的气息,那甜甜的吻。

我的记忆中似乎只有几个画面闪过。

在汽车旅馆大厅里,我一边给老公抱着平安,一边像个乖乖女友一样,等着

熊毅在前台开房,也没在乎前台看着我俩的暧昧眼光。

2、

我睁开双眼,发觉胸前的男人还在亲吻着我的乳头。我脱口而出刚要喊老公,

又发觉自己不是在家里卧室。

记忆一点点地回来,昨晚的情形一幕幕地再现。身下的男人呢喃着,又向我

下体吻去。

我轻叹一口气,搂着他的头,嘴里忍不住发出了呻吟。

「真个冤家,要我多少次!」

一夜的缠绵,我不知道和熊毅做了多少次。此刻我丝毫没有背叛老公的悔悟。

我依然爱着老公,可同时我也enjoy和熊毅的性爱。

矛盾的想法,不抵触的感觉。

熊毅又一次进入到我的体内,他把我两条玉腿弯曲向我身上压来,我的小穴

里蜜水泛滥,刚好为阳具的进入提供了润滑。

「噗嗤」进入的瞬间能听到水花声音一般。熊毅看着我,没有言语。我盯着

他的眼睛,双手搂着他的后背,下体迎上了他正要抽插的阳具。

我的唇找到了他的唇,然后热吻起来。

我喜欢这种感觉!

想到是背着老公和一个陌生男人发生关系,我似乎有更兴奋的感觉。

昨夜到了汽车宾馆后,一进房间,熊毅就紧紧地抱着我。一边吻着我,一边

手迫不及待的就要探入我的裙底。他是有点霸道的感觉,我反复执拗不过,只能

和他说,我要去洗手间收拾下。

结果熊毅一把抱起了我,直接带到了洗手间。这间宾馆的洗手间非常大,洗

手台也很宽。把我放在洗手台上,熊毅挑起了我的裙子,直接褪去了我的内裤。

手不停的的刺激着甬道口,而我那里已经洪水泛滥般。

他怪笑着看着我,一边让我的手去摸他已经勃起的阳具。我有点害羞,捏了

捏,和老公的相比略微长了点,但是没那么粗。熊毅很快的褪下了他的裤子。在

我以为他要我转身他可以后进的时候,他抱着我却躺到了地下,示意我坐上来。

就这样,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男生做爱,第一次出轨,在汽车宾【推荐】蓝幽花开0103馆的洗手间,

还要我在上位。我的想法就是,难道我的性欲就那么强么?

其实我的欲望还真的很强烈!翻身坐在熊毅的阳具上,阴道不需要什么润滑,

因为蜜水已经泛滥了。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对性的掌控。在阳具慢慢的进入的时

候,我觉得一个热乎乎的硬物正慢慢破开。和每次我被动的接受不一样,现在的

我,可以控制角度,控制力度。

慢慢地,阳具到了底,感觉很充实,很充满的感觉。

熊毅的双手握着我的胸前,却没有除去我的上衣。他就这么看着我,脸上还

怪笑着。

我有点害羞,慢慢的起身,开始用阴道套弄起阳具。蜜道里传来的是刺激,

不一样阳具在身体里的。熊毅配合着我,每次我下落的时候,他也用力往上顶。

一波波的刺激接踵而至,很快我蜜水如溃堤一般,交合的位置能听到润滑的

声音。

没一会儿我累了,趴了下来伏在熊毅胸口,也主动吻起了这个第一次见面的

男生。熊毅阳具的抽插没有暂停,一直维持着高速的频率。我喘息着,轻轻咬着

熊毅的嘴唇,忍受着酥麻的感觉。

我紧紧的抱着他,身体不停地抖动,感觉小穴一抽抽的,想起和老公的经历,

我努力地夹紧大腿,想给熊毅的阳具压迫的感觉,可以让他早点射精。没想到熊

毅依然十分高昂,继续抽插着。我无奈而放弃,只是被他一味地盯着,身下只有

舒服的感觉,有点痒,但是特别的舒服。我决定放开自己,闭上了眼睛,安心的

享受着交合。一波波的快感,和一双温软的唇不停地吻着我,我陶醉在这样的梦

里。

就这样,我第一次和熊毅的高潮就来了,那么自然。我感觉到他在我体内的

释放,那种暖暖的精液冲击,我娇喘着,浑身不能动弹,只能爬伏在他的身上。

他温柔着抱着我,阳具也还在缓慢的抽动着。带着一波波高潮后的快感,继

续肆虐着我的胴体。

我微微喘着,看着熊毅没有说话。他抱起我走向了大床。

高潮的余波还在着,我闭上了眼睛,耳边只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想必是熊

毅脱去了他的衣服。不久就感觉一具火热的身体压了上来。

我彻底失守了。

3、

我和熊毅一个晚上都在尝试着各种的姿势,好像他和我有着无尽的体力。他

绝对是性爱上的一个好对手,在我上位的时候,他能支撑我,我不会觉得特别的

消耗。在他上位的时候,对我很温柔,让我能闭着眼睛享受性爱,却似乎感觉不

到和老公一起被压着的沉甸甸的重量。

我的小穴经过一个晚上的奋战,已经微微泛红。阴唇湿哒哒的流淌着我的蜜

汁和他的精液。他并没有戴套,我也好像没有考虑会不会怀孕之类的,虽然我知

道这样是不对。不过和他几次不同体位的交换,甚至还为他口交,我相信他的阳

具是干净的。那是一根白白壮壮的阳具,有着一股清香一样。我很用心的舔弄着,

下体是熊毅灵巧的舌头在挑动我的阴唇。69的体位我和老公也有过,可我从没

和第二个男子如此亲密过。每每想到这里,甬道都会有蜜汁分泌。熊毅没几次都

是像遇到宝贝一样直接吸下。

一晚上他的阳具就没离开过我的身体。不是在我的甬道里,就是在我的手里,

或是在我的胸前,或是在我的嘴里。

在第二轮,第三轮的时候,老公发来了微信。那时【推荐】蓝幽花开0103候熊毅正在我身后抽插着,

他静静地看着我给老公回复了一个晚安,一边持续地运动着,双手还玩弄着我的

乳尖。一切都那么自然。我似乎也没有什么害羞的感觉,发完短信后,我实在忍

耐不住,转身躺下,随手把手机关机。我需要熊毅的吻来激发我的感觉,让我暂

时忘记背叛老公和另一个男生出轨的事实。

熊毅翻身吻着我,一边用手扶正阳具的位置,慢慢地进入甬道,没一会儿,

就快速抽插起来。

我突然有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也忽然觉得似乎想一直拥有这样的一个人。

激情过后,朦胧迷茫间,我问了熊毅的背景。他刚与女友分手不久,正好出

差来我的城市。觉得我与前女友长相很相似,所以忍不住上前和我搭话。他算是

第一次有这样的一夜情般的经历。很温暖,很传统的一个男生,只有那么一个女

友。

有点像我和老公,只是他们没有走下去。

我想了下,我好像没有什么亲戚姐妹最近和男友分手,暗自庆幸了下不会引

发家庭混战。

可我终究是一个已经结婚的少妇,和他这样是大大的不妥。我不知道是什么

地方吸引了他,不过和他的性爱是很合拍的感觉。

和他留了联系方式,我感觉我和他还有后续的故事。

走出宾馆,一番深吻后各自离开。手机开机后是老公一串的语音留言。我有

些内疚,给老公打去了电话。老公有点喋喋不休的和我唠叨着他的行程,听着电

话那头一声声「老婆,老婆」的呼唤,同时下体甬道还有着激情后的肿胀,提醒

我昨夜的荒诞,我有点想哭的感觉。

不过我还是爱着老公。

当然也享受了性爱,虽然是和陌生人。

老公还有几天才能回,我暗自告诫自己往后不能在那么放荡不羁。

匆忙地回家换身了衣服,特地选了条舒服的内裤。还是穿着短裙。不知道办

公室的空调有没有修好。

昨夜的激情,阴唇有点微微的发肿。不过性爱后的欢愉确实绝对盖过了身体

上略微的不适。带着心里小小的内疚,其实我一天都心情还不错。熊毅十分温柔,

没有在我身上留下明显的印记。这样的男生,他的前女友真是可惜了。也许以后

还会和他有些交集吧。

刚到公司,发现空调还是没修好。据说要到下午才行。工作了一上午,正要

去喝点咖啡,彭勇叫住了我。

彭勇是个和我有那么点暧昧关系的同事。

不是那种真的有性爱交合的关系,是那种有点互相有好感,但是又不敢逾越

雷线的暧昧关系。

至于原因么,因为我和他都结婚了。

更加重要的一点,彭勇的老婆是我老公的高中暗恋对象。我老公是个老实人,

遇到我后才开发出闷骚男的品性来。我老公见到彭勇的老婆后,才知道原来高中

女神已经嫁为人妇。不过我和彭勇的暧昧还继续着,也算是我的蓝颜知己吧。

彭勇和我调笑「你昨晚是不是和你老公风雨过啦」

我和他已经逾越了同事关系的底线,偶尔也会开点带颜色的玩笑。

「哪有啊,他出差了,我找谁去啊」虽然我这么说,可是心里还是有点心虚,

毕竟和熊毅的一夜是真实的。

「哦,真的吗,让我看看?」彭勇绕着我走了一圈,「看来你肯定是自己解

决了,有什么机会就应该叫上我啊!」

彭勇真的有特异功能一般,每次我和老公欢爱,他似乎都能看得出。我觉得

他可能比较关心我,所以对我的状态比较敏感。通常我和老公欢爱后我都是会心

情愉悦,就像今天一样。所以彭勇会误以为我是自己享受了一番。他绝对不会想

到我会一晚上都在陌生人身下承欢。

「那你应该找你老婆去啊!你不怕被她打嘛?」

「她出差了啊,要两周时间啊」

也是两周时间?我有点狐疑。

「那你不也是自己解决嘛?」我知道彭勇在性方面需求旺盛。他老婆和我抱

怨过好几次彭勇经常索要无度,弄得她有时疲惫不堪。

「那你帮我解决吧」彭勇贼笑地说。

「你可以去死了」我打了他一拳,没有理睬他。

下午空调终于修好了,同事们决定去酒吧庆祝一番。我和彭勇两个有家室经

常早回家的人,却是难得有时间参与,因为我们的另一半都出差了。

是遇见熊毅的同一间酒吧。我环顾四周,没有看到熊毅的身影,心里有点微

微失落,又有点庆幸。

「在看谁呢?」彭勇拿着杯酒走过来。

「找你啊,看你到底喝醉没,免得被你老婆骂」

「那你不就是我第二个老婆啦」

「滚,你这样的男人送给我都不要」我又一拳打上。

「走吧,不早了」彭勇说道。我俩和同事告别,走出酒吧。

彭勇顺势搂住了我,走过小道朝向他的车子。我和他一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

的情绪,偶然独处的时候,我和他也会有这样的肢体接触。不过仅此而已,从没

越界过。

同样的小道,同样的灯光,同样的氛围。

不一样的人。

刚好在昨晚熊毅吻我的地方,彭勇停了下来。

他转向了我,我有点不知所措。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