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我的另一面女神自述经历第三章一个选择一场游戏

发布时间:2022-07-21浏览:

【我的另一面】女神自述经历(第三章 一个选择 一场游戏)

第三章 一个选择一场游戏

在这件破旧的民房里,三男一女围在床前,而我由于迷药的后劲儿还未散去,

浑身上下一点儿力气都没有,只能无奈的任人摆布。刚刚秃头男子突然阻止了对

面女孩儿继续打我耳光的行为,让另外两个男人很快从惊讶中回过神儿来,急忙

也把叫小美的女孩儿阻在了身后,以防止她继续伤害到我,这倒让当我刚才提起

的心【推荐】我的另一面女神自述经历第三章一个选择一场游戏稍微放松了下来。可是这个状态也就维持了短短一瞬,对面的光头男似乎看

穿了我的心思,在我看向他时也冲我饱含深意的笑着,这一笑我似乎感受到了来

自他的欣赏和得意。

面对眼前这帮流氓,我的心渐渐沉了下去。我非常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是多么

的危险,但是我一个弱女子面对这群恶徒,而且还在这样一个都不知道在哪的地

方,我又能如何反抗他们,那样做也许只能得到更加凶恶的对待吧。

此时的我只能低着头,拼命忍住不让自己流下泪水,我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

人,我不希望眼前这帮坏人看到我懦弱无能的样子,怎么样我都要保持自己的那

份仅有的尊严。

「柱子,你他妈得管管你家那口子了,你看看把这大美人脸上印了个大手印,

多让人疼啊,这不糟践这好货吗」旁边一直没吭声的阿彪指着我火辣辣的左脸,

有些忍不住骂了身前的黄毛一句。

黄毛一看小眼睛男的架势好像冲自己来的,也是满脸的委屈「好好好,都你

娘怪我呗!这娘们儿一直这脾气,你俩也不是不知道,我哪管得了!哎呦,你怎

么还掐我了!疼疼!」浓妆女孩儿使劲掐了黄毛一下,说道「谁是娘们儿,给你

胆儿了是吧」。

眼看这几人开始斗上气了,一时还没有停下的意思。在床上一直躺着的我到

是一时得了片刻的自由,心情也从刚刚的惊慌失措中渐渐恢复了过来,尤其在这

个时候我就更应该冷静。趁着他们暂未关注到我的时候,我也开始分析自己的状

况。我现在的状况还真是糟糕透了,我一个弱女子被这几个小混混拉到了这个不

知道是哪的破房子里,还根本找不到一丝逃出的机会。我开始暗暗骂了自己的愚

蠢行为,也不知道当初到底是怎么考虑的,就算自己有一些审美上的与众不同,

换种别的方式也就可以了,偏偏不知道自己动了哪根筋非要来到这个危险的城西

区,去勾引什么强奸犯。这下好了,一下子勾引了好几个,而且还打算长久对付

自己的样子。我这心里现在也是没了主意,对自己当初的决定后悔不已。

就在我还在悔不当初的时候,我看见女孩儿身后的光头大哥往我这儿看来,

我下意识的也看过去,不巧眼神对视,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好像刚才心

里的活动都被发现了一样,紧忙别过头去。

这时传来了光头大哥那破锣嗓子「都别吵吵了,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也不瞅瞅都几点了,办正事儿要紧,花这么大力气搞来这么个大美妞,你们难道

还想吵到天亮,然后明天各自回家睡炕头啊」这一嗓子把旁边的几个人都压下去

了,接着道「柱子,阿彪,你俩要跟小美闹我不管,我这就要开整了!」说完,

一步就跨到了床边,张开双手就往我身上摸。

「别碰我,臭流氓!」这一幕来的太快,我根本来不及反应。而且身上虽然

恢复了一些知觉,但是力气还不能完全恢复,手脚都软绵绵的根本使不上力气。

我只能用尽全力,抬起胳膊尝试进行抵挡。然而,我所做的这一切就像纸糊

的一样不堪一击,手臂还未曾怎么抬起来,就看见眼前的光头男冲我露出了色眯

眯的笑容,然后从胸口就传来了异常清晰的触感。「嗯」我忍不住哼了出来,本

来我想大叫出来的,但是面对这几个人我却不能表现出自己的惊慌,叫声硬生生

止住,只是还有一生轻哼从嗓子中溜了出来。

我的胸部能清晰的感受到面前男人的握感,而且那只手还不怎么老实,一紧

一松的并且还画着圆。

「赵哥,咋样,这娘们儿的胸大不大」我听出来这个是黄毛的声音,那种比

一般男人尖细的嗓音一声就让人难以忘记。

「大,真的太他娘的大了,真是看不出来,比想象中的还爽,你俩也试试」

光头男连声赞叹,声音都有些微微颤抖。片刻之后,另外两个混混也加入了

进来,我的两个乳房开始连番被揉捏了起来。

「大哥,你说的真没错,这娘们儿的奶子真有料,隔着衣服都感觉到了,不

但大而且还特别结实,摸起来不得了啊」黄毛得意的说话的调更高了。

对于我的乳房,我真的太了解了,所以面前这二位的反应也在我的意料之中。

我心里冷哼一声,暗暗的嘲笑了面前几人的大惊小怪,也算在这种状况下最

激烈的反击了吧。

突然传来了一声扣子崩坏的声音,我知道是我的衬衫扣子被不知道哪位蛮横

的拉开了,紧接着就看见光头男俯身下来,双手伸到我的背后。不用想也猜的出

来,他在解我的胸罩。今天我穿了一件儿白色的普通胸罩,因为我的胸很大的缘

故,我一般都会买小一号的胸罩来遮掩。一阵恶臭传来,是光头男嘴里的味道,

不知道几天没有刷牙了。这时,只听「啪」一声,胸前一松,我的乳房如同刑满

释放一般瞬间弹了出来。

「哦呦」「好家伙」齐齐的惊叹之声传来,而我此时已经休得面红耳赤。在

陌生男人面袒胸露乳对我来说还是第一次,虽然找有所准备,但是乳房裸露在空

气中的那一瞬间,还是让我的心悬到了嗓子眼,羞耻感瞬间充盈了整个身体。而

更让我无地自容的是,不经意间我怕竟然察觉到了内心中的一丝欢喜和释放,仿

佛在期待着什么,在雀跃着什么,这种感觉怎么压制也抑制不住,而此时的我只

能借用害羞来掩盖内心中的任谁也不相信的悸动。

麻,痒,甚至有少许疼痛,这就是我现在能形容我乳房的感觉。从这几个人

看到我的赤裸胸部之后,也有一阵子了,似乎男人对这两块儿肉有着独特的迷恋,

我的那些男同学每次盯着我胸部看的时候是,平时我逛街的时候路人也是,也许

这就是女人特有的武器吧,用来征服男人的武器。

「这妞的胸部太棒了,光摸着就超级爽!」小平头阿彪大声道「何止啊,你

看看这多滑溜,皮肤嫩的都能出水了」黄毛也跟着附和道,说着还用两根指头掐

住了我的乳头旋转,弄得我好疼。

「你俩还没说重点,你们发没发现这妞有多白,反正在我印象里还从来没见

过这么白的闺女」光头大哥年龄似乎也不是白长的,每次说话都似乎能够一语中

的。

「嗯,是白,像俺家蒸的大白馒头」阿彪傻咧咧的接口说道。

「去你的吧,就知道吃,再说你家馒头多大,这妞奶子多大,你瞎啊」黄毛

一边摸一遍忍不住说道。

「都说一白遮白丑,这话是没错,用在这妮子身上可不太合适,这妞长得也

他妈太好看了,谁家生的啊,太会生了吧」光头大哥还能说出几句文化词来,说

完竟然开始亲起我的乳头来,滋滋的作响。

这一举动一下子弄得我麻痒难当,胸部就像有无数蚂蚁在乱爬,下体也渐渐

的有了感觉,就如同过电流一样,我能感觉到我的腿部肌肉都忍不住的不停收缩,

运动鞋下的脚趾也忍不住的蜷缩了起来。

就在我感受这从未体会过的感觉时,一道目光突然望向了我,我收回心神望

向了那道目光,原来是一直站在一旁却被众人忽略的浓妆女孩儿小美。她的目光

有些复杂,女人第第六感是很特别的,我一下子就看出了这道目光下所包含的惊

叹与羡慕,还有隐隐的强烈的妒忌,这让我浑身连打冷颤。也许是我的错觉吧,

她刚刚不是默许那个黄毛参与其中了吗,我内心安慰自己想多了。但内心终究还

是放不下吧,毕竟刚才是有了一巴掌之痛的,多少还是会忌惮一些。不过我都落

到了这般田地,想再多也是没用的,也只能任由命运的摆布了。

接下来的事情发生的就顺理成章了,就像我以前看过的那些AV电影的情节

一样,男人们开始上下其手。我的衣物也在一次次的抚摸当中被褪去。衬衫被光

头大哥撕扯的仅剩几快碎布挂在腰间,而胸罩早已在最初就不翼而飞,鞋袜也被

褪去。而我精心准备的运动鞋现在在小美的手上把玩着,似乎她很喜欢这双鞋,

的确这双是我过生日的时候爸爸送我的,是当年的最新款,也是限量版的,这对

于乡下的女孩儿是很稀罕的吧,虽然她应该不识得什么是最新款和限量款,我这

样自嘲道,也许这是我目前唯一能都找到的调侃对象了吧。

终于随着我大腿一凉,我的裙子也终于离我而去了,除了下身还仅有的黑色

内裤之外,我就这样赤裸裸呈现在了眼前几人面前。男人们的动作也停止了,这

似乎让我有些诧异,这时候不是应该如狼似虎的扑将上来,然后做哪些不堪的事

情么。

眼前的几个男人在褪去我衣衫之后,都不约同的收手了,目光呆呆的看着我,

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连呼吸都变得沉重了起了,我听到了几声咽口

水的声音。有那么短短的一瞬间,我觉得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就像暴风雨来临

前的宁静。而我作为这场暴风雨中的中心,我能感觉到的是在这静止的空气中所

释放出的浓浓的男性荷尔蒙。这时小美不知怎么眼睛一转,突然冲我展开了一抹

诡异的微笑,我猜不出这笑容意味着什么,但是似乎她已经从刚才的情绪中恢复

了过来。她主动凑近了我,坐在了我的身前,开始抚摸起来。也许这个女人觉得

刚才的表现太过窝囊,不甘寂寞的想重新掌握主动吧,或者也许有什么别的打算。

对于这个女孩儿我真的了解的太少了,一开始觉得是一个土里土气的乡村非

主流,可是现在看似乎也不简单。

「你们几个臭男人是不是没见过美女看傻了啊」小美用一种有些嘲讽的语气

开口了。

光头大哥一听这话,眼神终于缓回了一丝清明,喘着粗气说道「小美,别闹,

你要做什么」光头男似乎在为刚才的失态感到有些惭愧,语气也有些躲闪。另外

两个男人也从呆滞中逐渐恢复了过来,互忘了一眼,阿彪还冲黄毛深深的点了两

下头,而黄毛则背着小美对阿彪竖了个大拇指,然后就又盯着我不放了。

小美瞥了这两个人一眼,淡淡的哼了一声「看你俩那德行,真丢人!」

然后对着光头男说着「我承认,你们今天找的这个妞确实漂亮,也不知道你

们撞得什么狗屎运」她一边说还一边拍着我的肚皮,啪啪的作响。

「但是,赵哥,你也得为我想想,柱子可是我的男朋友,今天这么一弄我的

脸面往哪搁,虽然我也知道你们男人都一个样子,今天我也不能让柱子罢手」浓

妆女孩儿继续说着,「但是你们几个是不是也得考虑一下我爹的脾气啊,这事儿

如果让他知道了,那你们几个」说完这个可恶的女人顺手在我屁股上狠狠地拍了

一下,啪!清脆的一声在屋子中响起。我心里大骂起来,这个女孩儿怎么这么讨

厌,都这么大人了还像小孩子一样被打屁股。

「村长!」「三大爷!」黄毛和小眼睛男齐声叫到,声音中似乎充满着敬畏。

「你爹他老人家的脾气我是知道的,十里八村的老爷们儿谁不怕老爷子,不

过我的好老妹儿,你说到手的鸭子也不能让她飞了不是,你也得为我们几个人考

虑考虑,你说我这也老大不小的还没个媳妇,你说——」光头大哥竟然因为小美

提了她父亲一下,语气一下子软了下来,话语中竟然还有了些许恳求之意。这让

我没有想到。

「没媳妇也不是让你强奸妇女啊」小美对光头大哥一点儿也不畏惧,反而讽

刺的说道。

「不是,刘凤美,我咋说也是你爹手下的——」光头男有些挂不住了还没等

光头男将话说完,小美就抢一步说道「先别急嘛,赵哥,我也不是说不让你们弄

这骚蹄子,只不过你们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原来小美的全名叫刘凤美,真是人如其名,我心里暗暗想到。

「什么条件,你尽管说吧」小眼睛男人不住开口道,顺便受了光头大哥一阵

白眼。

「这几天玩儿这个女人的方法要听我的,我是女人最懂怎么收拾女人了,这

点不过分吧」小美终于说出了她的真实想法,而这个想法却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虽然说我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对她抱有能够大发慈悲放我离去的幻想,毕竟是这个

女人把我迷晕的,但是还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也没想到她这么开放,竟然主

动想办法来主导这件事情,但不知道这个女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要如何对待我。

「柱子,虽然你是我男朋友,但你也知道我换过的男朋友多了去了,所以我

也不介意你操别的女人,但是这次你当着我的面这么干,事关我刘家的脸面。我

还是再问你一次,你是要我还是要和这个骚货操逼?你必须选择一个」这个女人

突然很郑重的说道,整个气氛突然凝重了起来。

黄毛没这一逼问,貌似被小美的反应吓住了,反而没了主意,左瞅瞅右看看,

冲光头男拼命的使眼色。光头男被这一瞧,弄得没办法,紧忙出来圆场「小美,

要不这样——」「赵哥,你别替他说话,我今天就要听他咋说」小美再一次把光

头男的话堵了回来。

光头男看这架势,小美是铁了心要让黄毛说出个一二三四五了,冲黄毛双手

一摊,示意没有什么办法了。黄毛看起来好像也知道糊弄不过去了,看了看她再

看了看我,然后闭上眼睛。过了好大一会儿,他眼睛一睁,说了一句让我心里一

沉的话「我想干她」,说这几个字的时候自始至终没有看小美,仿佛害怕自己一

旦看着她就再也说不出准备好说的话一样。

我在床上,所以能够感受到当旁边那个女人听到黄毛说选择我的时候她身上

是微微颤抖了一下的,如果只是看是看不出来的。不知怎的,我突然替这个女孩

子感到了一阵莫名的悲哀,试想如果男朋友当着自己的面却选择和别的女人做爱,

任谁都会为此伤心难过的吧。我心里对这个浓妆艳抹的女孩儿到是开始萌生出了

一丝同情。但是至今我仍不大明白为什么她会帮这几个男人迷晕我,而且一开始

还对黄毛说只要心不放在我这儿,我的人可以任他摆布等等的话,这个女人的心

还真是复杂多变啊。

「呵,我知道了」床边的女人低下了头,复又抬了起来,「李玉柱,你给我

听好喽,从现在开始我刘凤美就不在是你的女人了,以后你也休想踏进我家的门

儿」这句话几乎是喊出来的。而此时的我则已经看呆了,明明我是受害者,怎么

弄得这几个人好像演出了一段悲欢离合一样,是不是最近的年轻人都这样,还是

我的观念太保守了,我已经分辨不出来是我少见多怪还是这个世界变化快。

黄毛整个人低垂着头,一句话也没再说出来,在我看来这个人为了色字也是

什么都不顾了。可是看着看着我到是对这个人的长相看的入神了,趴趴的鼻梁配

上厚厚的嘴唇,和哪个小美还真有夫妻相,还有那一撮黄毛,在别人眼里长成这

样只能被形容为猥琐,但是我却越来越有感觉,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下面又开

始湿了。

这么长时间光头男一直没捞着开口的机会,终于说了一句「小美啊,既然话

都说开了,是不是咱也该往下进行了。你刚才说的我答应你,这个女人怎么玩儿

由你说了算,我们哥几个全力配合,包你满意怎么样!」光头男说这话的时候表

情好像是给了多大面子,不过在我看来确是得了便宜还再卖乖的表现,到是被我

鄙夷一阵儿。

噗嗤!一听这话小美竟然乐出来了「我说赵哥啊,你还真是猴急啊,好啦好

啦,我也不扫你们兴,听我的是为了让你们玩儿的更爽,你们几个大老爷们儿平

时玩儿过什么样的货色,真正碰上好的要是像平常一样没头没脑的乱干一通,真

是糟践好东西」小美说这话时到也给自己圆了场。「一会儿我就告诉你们女人的

好处,我倒也想看看这妞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听了小美的此番言论,此时的我周身如坠冰窖,到是我想的简单了,这个女

人原来是要换着法子的玩弄我,也不知道她爹是做什么的,其他三个男人这么畏

惧她。但不管怎么说,接下来等待着我的可能是更大的羞辱吧。想到这里,我缓

缓的闭上了双眼。

我能想象到此时我对面三个男人的样子,一定是嫉妒兴奋和期待吧,也罢。

我今天晚上打扮成这样来到了城西区不就是为了这个吗,虽然结果与我想的

大相径庭,但是总的来说也算圆了我的心愿了,只是这种方式多少有些惨烈。

忽然,我感到什么尖尖的东西挨上了我的下面,我瞬间睁大了双眼,正好看

见那个女人用一根手指抵住了我的内裤,短粗的指尖上镶着复杂的美甲,粉色的

花瓣状的东西尖尖硬硬的,在我的内裤上来回的滑动。而就在此时,她似乎发现

了什么,略微有一些兴奋的转头冲背后的三个人说道「哈哈,告诉你们一件儿好

玩儿的事儿吧,这个女人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是个骚货,这还没怎么样了,小屄就

已经出水了,哈哈哈」

说完还伸出那根略微湿润的手指展示给他们看。小眼睛男人竟然还凑过去仔

细的瞧,真是好过分!也不知道他们几个有没有真正看到她说的那种「水」,真

是羞死我了!

「我看你这女人就是个经常出来卖的,干过你的男人也不少了吧,回答我」

小美忽然转过头望向了我,眼里充满着戏谑的问道。我把头别过去,根本不

想回答这种低俗的问题。

「小样,还在这儿跟老娘装清纯,让你装」

她竟然用力掐住了我的乳头,巨大的疼痛瞬间传遍了我的全身,我想伸手阻

挡,可是周身还是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要

是撑不下去就赶快说,回答我的问题」

她不依不然的说着。

我咬紧牙关还是不松口,我知道一旦松口就正中下怀,我还是保留一丝理智。

可是我明显感觉到在自己乳头上的力度又加强了,疼痛感再次加强,我真的

有些撑不下去了。「别跟我耗着,我耗的起,你却耗不起」

威胁的话语再次响起。

「我不是,我不是!放手」

我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我心里恨透了眼前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不是,鬼才信!看你那骚样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家妇女」

手指终于松开,小美也得到了我的回答,只不过结果不是她满意的。

「小美啊,什么时候我们可以上她啊」

光头男对于小美的特殊癖好不是很感兴趣,有些不耐烦的问了起来。

「赵哥,我们玩儿个游戏怎么样」

小美显然正玩儿的兴起。

「这个时候还玩儿什么游戏啊,小美你再这么下去我可不陪你玩儿了啊」

光头男显然已经等不及了。

「一个小游戏,耽误不了几分钟,我就是让你们打个赌」小美道「什么赌?」

几个人听到这里倒是开始感兴趣了,到是没考虑我这个当事人的感受。

「我们就猜她是几分黑木耳,怎么样?谁说的最接近谁先上她」

小美好像很满意自己的创意,看起来兴致勃勃。

「几分黑木耳,这个是什么意思啊」黄毛摸了摸后脑勺一脸的疑惑不解。

「哼,真是啥也不懂,女人的下面见过吧,是不是像个木耳的样子,干的越

多就越黑,所以叫黑木耳,笨蛋」床边的女人一听是黄毛的声音气就不打一处来。

「那这猜也不作数啊,谁知道几分是多黑」小眼睛男质疑。

「多黑我说了算」小美直接了当的说道,到是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

「得了得了,就陪你玩儿,我猜5分」光头男不耐烦的接口道「我猜7分」

黄毛也跟着说「我猜3分」小眼睛男也蒙了个数字。

「我猜是10分黑木耳」这个女人竟然也跟着猜了起来,还说是十分黑木耳,

我听起来非常的刺耳,这个女人真能胡闹,估计其他人也不愿意和她翻脸谁也没

说什么。

「那就来看看这货的骚逼多黑啊」小美说完就开始要褪我的内裤。

软绵的双手抵住内裤,身体尽量蜷缩起来,这就是我能做的一切抵抗了。可

是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也许我只是不想任人摆布罢了,不想输的太难看。

「你们几个大男人干什么呢,帮忙啊」小美说道。

说罢,几个男人以上我的抵抗就如摧枯拉朽一般全然没了任何作用,三下五

除二,我就被剥的意一丝不挂了,而那条最后的遮羞布则死死的攥在了小眼睛男

的手里,而且我看到他激动还微微的颤抖。原因我是知道的,因为他赢了!

「这妞的屄竟然是淡粉色的!」

「而且还没有毛,是个小白虎啊」

「生得太好看了,妈的这女人真的是天生的妖精啊,每一个地方都这么漂亮」

一声声的赞叹传来,而沉下去的是我的心,最后一丝处女地已经被看光了,

我也没有了丝毫尊严可言。

来玩儿我吧,我对于我自己的美貌毫无感觉,这样也好,全都被你们看光吧,

都奉献给你们,否则也许你们这几个小混混一辈子也无法想到会得到我这样的女

人吧。此时我的内心几近崩溃,自暴自弃的愤愤想着。

「没想到最后我猜的最离谱,阿彪这第一炮你来吧」小美有些丧气,本来想

留着调侃我的话没说出口,兴致一下就降了下来。不过她回头冲我说了一句「早

晚让你变黑木耳,走着瞧」说罢起身离开了床边。

此时的小眼睛男早已欢呼雀跃的蹦到了床上,解了裤子就准备提枪上马了。

虽然我通过AV片早已熟知男女性交是怎么一回事。但是真到了关键时刻,

还是心里如小驴乱撞,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这几个人恐怕还不知道我这次来

等的就是这一刻,小眼睛男的样子虽然不像黄毛那样猥琐和光头男那样粗鄙,但

是愣头愣脑的确有其可爱之处,作为我的初夜,我倒也很满意。不过我的这个小

心思,我已下决心永远都不说出口,虽然我不在意但是我的家人确不能因为我而

蒙羞,我也不能让别人认为是我主动做这件事和找这些人的,所以也只能用这种

方法将计就计,偶尔还得装装抵抗和鄙夷的样子,虽然是自愿,但只好连他们一

道蒙在鼓里了。

啊!下体好像有什么东西顶到了,这应该就是男人的阴茎了吧。我能感觉它

温温的,硬硬的,而且还不小的样子。慢慢的它开始尝试向里深入,我能感觉到

阿彪在卖力的顶开我下面的花蕾。也许是因为第一次吧,我下面的两片肉非常紧,

一时半会儿阿彪都没能顶开。阿彪因为个子矮小,头也就到我的胸口处,我看到

了他脸颊上开始出现细密的汗珠,他也望向我,如痴如醉,我不知道这究竟是不

是爱,也许只是单纯的兽欲吧,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想伸手给他擦擦汗,但

是却不得不忍住,也许这也是我的无奈吧。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的努力也有了回报,慢慢的那硬邦邦的东西一点

一点而挤了进来,伴随着我下体传来的清晰的疼痛,我想阿彪也是这样吧。

「这女人下面真紧,阿彪的鸡巴进去咋这么费劲呢」黄毛好像看到什么奇怪

的事儿,诧异道。

「没事儿,我能行,就是有点儿紧」我面前的小个喘着粗气道。

此时,阿彪的身体忽然僵住不动了,而我也意识到了那意味这什么。

「处女膜!」阿彪骤然兴奋了起来「这是处女膜吧,我前面顶到了一层膜!

这妞是个雏,是个雏啊,我阿彪祖上积德!」

而此时我的内心却异常的平静,面对的眼前的男人如此兴奋,我却有些不以

为然,不就是一层膜,有什么大不了的呢,这些男人都对这个这么如痴如狂的也

真是让人费解。不过能让这个男人这么兴奋,也算圆了我的心愿吧。

「什么!阿彪,你没搞错吧,这女人能是处女,处女能大晚上的在街上乱跑,

你别瞎说啊」光头男听这话激灵一下子蹿了起来,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真的,真的是处女膜,这他妈不是做梦吧,这么美得妞要让我阿彪破处了,

哈哈」阿彪极度兴奋的说道。

「你给我下来,阿彪,我是你大哥,这事儿我先来,你一边儿去」光头大哥

一看似乎是真的一下子急了,抓起阿彪就要往外拉,这机会看来他也是一辈子才

能碰一回。

就在此时,我明显感到阿彪开始用力了,下身拼命的往里拱。而我此时下体

也更加疼了,腿也不听使唤的有些痉挛。

噗!屋子里传来了一声什么东西被戳破的声音,接着就是我的一声惨叫!啊!

真的超级痛!原来破处是这么的疼,而此时阿彪的阴茎已然畅通无阻的全根

没入到我的下面,再无任何阻碍了。

珍藏了20年的贞操和纯洁就在眼前的矮小的男人的进攻下彻底瓦解,伴随

着阿彪那激动的表情,伴随着我曾经优秀的过去,也伴随着光头男人那愤怒的吼

声,我知道我从此刻起已女孩儿变为了女人,我的新的人生篇章也随之开启,也

许不像别人那样令人羡慕,但是确是我一直追求的,一直向往的,而此刻正是我

开始自由追求自己的梦想的起点,所以感谢你阿彪!感谢你在我身上付出的一切

努力!

没有人注意到,我的泪水从枕边滑落。一滴相思泪,诉与谁人听。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