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我的女友林熙然八十

发布时间:2022-07-21浏览:

【我的女友林熙然】(八-十)

***********************************

(八)

宁静的清晨,床上,是赤身裸体抱在一起的两人,均匀的呼吸声,证明了他

们尚处在睡梦之中。

「嗯~」

扭了扭白嫩的小屁股,林熙然悠悠转醒,眼前,是许洋那棱角分明的脸庞,

阳光,帅气,又夹杂着些稚嫩。

在那张白皙的脸庞上轻轻吻了一下,随后,林熙然缓慢地挪开搭在自己胸前

的胳膊,悄悄地下了床。

由于昨晚洗澡时,换下来的衣物也已经随手洗过,但是却因为许洋的捣鬼,

导致林熙然忘记将已经洗好的衣物拿出去晾晒了。

「这可怎么办呢?」

此时,站在床边的林熙然正皱着眉头,考虑着自己该穿什么。

站在地上的赤裸美女,与躺在床上有着完全不一样的美感,如果说躺在床上

的林熙然,给人以更多的诱惑,忍不住想要让人犯罪,那么,此刻站在地上的林

熙然,被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身上,让人感觉像是下凡的圣洁天使,神圣而不可

侵犯。

微皱的眉头,突然舒展开,林熙然走到许洋的衣柜前,打开了柜门……

八点左右,熟睡中的许洋也醒了过来,翻身摸向身旁,却没想到摸了个空。

「咦?熙然呢,熙然,你在洗手间吗?」

没有回应,许洋立刻翻身下床,随意穿上件衣服,再确定了林熙然确实不在

洗手间之后,快速向楼下走去。

楼下的厨房里,吸油烟机的声音传入许洋的耳朵,微微顿了一下,许洋笑着

走到了厨房门口。

长长的头发随意绑在一起束在脑后,一件白色的宽大体恤穿在林熙然的身上

,不仅包裹住了她娇小的身体,同时也遮盖住了那巧挺可爱的屁股,显然,这件

体恤的主人是许洋。

看着在宽大体恤下依然玲珑有致的身姿,此刻正在厨房里忙忙碌碌,许洋的

心里,一阵小小的感动。

「许洋,你醒了呀,快拿好碗筷,准备吃饭了。」

「哦,好的。」

暂时放下心中所想,许洋赶紧听话的收拾好餐桌,拿好碗筷,准备吃饭。

一顿早餐,两人吃的甜甜蜜蜜,不知道到底是在吃早餐还是在吃对方的口水

半小时之后,吃完早餐的两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休息着。

「别……别闹……许洋……讨厌……大清早的……别弄人家……」

「嘿嘿,大清早的,你就穿着我的衣服,里面也不穿内衣裤的来诱惑我,还

让我别闹?」

此时的许洋,正伸手在林熙然的身体上四处乱摸着,引来林熙然一阵阵害羞

的娇喘。

「讨……讨厌……我才没有诱惑你……嗯……是因为……我的衣服……昨晚

忘记晾晒了……所以没有衣服穿……还不是怪你……」

「是嘛?真的是这样吗?嘿嘿嘿~」

嬉笑着盯着林熙然的眼睛,许洋的手上却没有停下动作,一双大手已经在宽

大的衣服里摸上了林熙然的丰乳。

「嗯……别……真的……许洋……不要……我哥他……一会儿该来了……啊

……」

「嗯?林山哥他来干什么?」

「咔嚓!臭小子,起床了没……我靠!」

正说着,外面的门突然被人用钥匙打开,许海与林山两人一起走了进来,而

当许海看到弟弟许洋此刻的动作之后,惊讶的爆着粗口。

「呀!讨厌,许洋,快放开!」

还没反应过来的许洋被林熙然一把推开,然后眼看着林熙然满脸通红的跑向

林山,从他的手中拿过一个手提袋就向楼上跑去。

「哥,你怎么,回来了?」

尴尬的看了眼许海与林山,许洋此时才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林山与许海则是对视一眼,轻笑着坐在了沙发上。

「哎呦,臭小子,你现在当然不希望我回来了,坏了你的好事,是吧?哈哈

哈。」

「哪有啊,哥,你别胡说八道啊,林山哥还在这里呢。」

被自己的哥哥一语点破,许洋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毕竟林山可是林熙

然的亲哥哥,许海当着他的面与自己说这种话,这让林山的面子往哪放。

「他在这又怎么了,他就是过来给弟媳送个衣服,不用在意他,对了,怎么

,昨晚太疯狂,衣服都撕碎了?」

「哥,怎么可能啊,只不过是衣服忘记晾晒所以没有干而已,你能不能别胡

说了啊。」

「哦~忘记晾晒啊~」

「……」

说话间,楼上的林熙然已经换上了林山拿来的衣服,再次下楼来到了客厅。

一身黑色的紧身连衣裙堪堪遮住大腿根部,两胸中间的乳沟处和胸部以上以

及整个后背,全都是黑色透明的布料,使人完全能够清楚的看到性感的锁骨以及

后背。

「哥,你从哪里拿来的这件裙子呀,怎么这么暴露,真是的……」

「哦,你给我打电话时我也没有在家,所以就临时给你买了一件,许海告诉

我说许洋喜欢这个调调,所以,就买了这个喽。」

直接将责任推到许洋两兄弟身上,林山一脸玩味的看着身旁的许海。

「哈哈,那个,是啊,弟媳,许洋就喜欢这个调调,而且你穿着这件裙子太

漂亮了,简直就是夜店女王呀,是不是,许洋?」

「哪有,我什么时候有说我喜欢这个调调了,哥,你……」

「这么说你认为弟媳穿着这件裙子不漂亮?」

「当然不是!」

「那不就行了,这么多废话。」

「……」

被许海说的哑口无言,许洋也只好不再解释,反正他确实也觉得林熙然穿着

这件裙子十分漂亮,增添了成熟妩媚的味道。

见三个大男人终于不再说话,林熙然缓缓走过去坐在许洋对面,一脸害羞。

看到林熙然的样子,许洋刚准备开口夸赞一下她,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林熙

然却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脸认真的看向林山。

「哥,我昨晚想起一件事情要问你。」

「嗯,什么事,你说。」

「记得许洋冲进酒店房间救我的那天,你在临走的时候,让许海哥拿上了常

永辉给我的那瓶饮料是吗?」

听到林熙然说出“饮料”二字,林山与许海突然紧张的对视了一眼。

「哦,是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面不改色的承认了当天确实有这么回事,林山的大脑却在急速运转着,思考

着该怎么应付接下来的问题。

「为什么,要拿上那瓶饮料?」

果然!这是林山脑海中现在的想法,因为他此刻正在思考要怎么回答的,就

是这个问题,但是到底要怎么回答,他却想不出来。

沉默,迟迟没有回答,而坐在一旁的许洋,到现在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事。

「弟媳啊,是这么回事儿,因为我爱喝果粒多嘛,所以你哥当时可能是想着

不拿白不拿,然后就让我……」

「许海哥,对不起,我想听我哥的回答。」

「这,这样啊,好吧。」

看着林山那苦思冥想的表情,许海原本还打算帮着编造个理由,赶紧糊弄过

去,没想到林熙然压根不吃这一套。

「哎……然然,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面对这个问题,林山知道并不容易糊弄过去,只好妥协。

「嗯,那饮料里,是不是下药了?」

「我靠,弟媳,你怎么会知道?」

还没等林山出口狡辩,许海已经暴露了答案。

「果然没错。」

「啊,抱歉,林山,我说漏了……」

「呵呵,算了,也瞒不住了。」

苦笑着摇了摇头,林山知道已经瞒不住自己的妹妹,只好准备将事情告诉她

了。

「其实,然然,在前不久,你有一次带回家半瓶他送你的饮料,当时我也没

有多想,随口就给喝了,结果……哎……」

「结果,怎么了?」

「结果我就很想做那种事,而且神智也有些模糊,那时我才知道,常永辉一

直送你喝的饮料,都是提前下了药的。」

「你是说,那些药,不仅会让我想要做那种事,还会神志不清?」

虽然林熙然想到了饮料里会被下药,但她以为只是普通的催情药,没想到还

会有神智不清的作用。

「嗯……」

「还不止呢……」

「住口,许海!」

怒斥一声,林山阻止了想要继续说下去的许海,然后紧张的看向林熙然。

只不过,这一声怒斥,已经表明了事情不止这么简单,林熙然当然也不是傻

子,立即就明白了。

「还有什么,许海哥,你继续说。」

「许海,别说……」

「哥!」

气氛在突然间就紧张了起来,而处在二人中间的许海,此时则是为难起来。

「林山哥,到底还有什么,你就让我哥说出来吧,我想,无论怎么样,现在

的熙然和我,都能够一起面对和接受的。」

一直在旁边听着的许洋,现在也已经明白了几人所说的话,一手揽住身旁林

熙然的肩膀,眼睛直视着林山,开口说道。

「哎……好吧,那么,还是我来说吧,常永辉所下的那个药,我让许海拿去

化验,化验结果表明,除了能够临时催情和使人神智模糊以外,如果长期服用,

它还能永久性的改变服用者的体质,让服用者的体质变的异常敏感,另外还有…

…」

「林山哥,还有什么?」

听到这里,林熙然与许洋两人倒是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地方,特别是许

洋,能够让林熙然的体质变的异常敏感,这对他来说可是天大的好事呀,于是他

甚至略显轻松的询问着还有什么其他功效。

「还有,大大降低服用者的怀孕几率,甚至可能,完全不孕。」

严肃认真的说出这最后一句话,这一刻,许洋与林熙然的表情,只能用万分

惊讶来形容。

「也就是说,我可能,不能怀孕了,是吗,哥?」

看着眼前自己的亲妹妹那痛苦的神色,林山心中的痛苦,更是难以言表,但

他知道,他不能表现出来。

「然然,其实检查结果也只是表明有这个可能而已,但是你的服用时间不算

长,还不至于完全不能怀孕,放心吧。」

「在半年前,常永辉就开始每次见面都会给我带饮料了,也就是在那以后不

久,我才忍不住,给了他我的第一次,原来都是因为他下了药……」

林熙然的眼神有些呆滞,得知自己当时意乱情迷的答应了送出去的第一次,

居然是因为被下了药,果然如果依照自己的性格,是绝对不会那么轻易把第一次

交给别人的。

「弟媳,你是说,你已经服用了半年了?」

「嗯,这半年,我们经常约会见面,每次他都会给我带饮料喝,他知道我喜

欢喝果粒多……」

「半年……那……」

「那应该没什么事,然然,放心吧,医生说了,这种药要长期服用一年以上

,才有可能不孕,半年的话,影响不大。」

趁着许洋与林熙然不注意,林山使劲冲许海使着眼色,意思是让他别再多说

话。

「是吗?」

「啊,对,弟媳,这个你哥没骗你,医生亲口告诉我的,还说让我以后别再

服用这东西了,他妈的那蠢医生,还以为是我在服用呢,就我这性欲还需要服用

那种东西嘛。」

眼见林熙然的情绪还算平稳,坐在一旁的许洋也赶紧出声安慰,同时不停地

开玩笑逗着林熙然,这才使林熙然的心情逐渐好了一些。

「然然,我之所以不告诉你这件事,也就是怕你会像现在这样多想,其实事

情没有多严重,而且之前的事也都已经过去了,以后,有许洋好好的陪在你身边

,你也就别再想以前的事了。」

「是呀,熙然,以后有我陪着你呢,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

边的,你就不要不开心了,好不好?大不了,我再去打那个常永辉一顿,帮你出

气!」

带眼力劲的许洋,听到林山扯到自己,赶紧接上话继续安慰着林熙然。

「不要,我才不要你去打架,我都没有不开心了……」

「哎呀,弟媳,没事,你让臭小子去打,他打得过人家才怪,上次要不是我

们赶过去了,臭小子你都被人家一个手放到了。」

「那是,意外……」

「意外个屁,那是事实,哈哈哈。」

「哥……」

原本紧张的气氛,被一对活宝兄弟搞的轻松起来,林熙然也在众人安慰下终

于放下心中的担忧,开心地笑着。

中午,林熙然再次下厨,几人吃了美美的一顿,接着,许洋便与林熙然一起

去往学校上课。

两人走后,客厅里,林山低着脑袋坐在沙发上。

「别上火了,林山,你做的没错,倒是我,差点把什么都说出来,服用了半

年的药物,哎……确实不应该对熙然说出那样的后果。」

「嗯,是啊,她怎么可能接受的了,不过这样的话,万一以后许洋知道了的

话,他还能接受然然吗?」

林山抬起头,一脸担忧的看向许海。

「嗯,放心吧,我相信那个臭小子,不会因为这样就放弃熙然的。」

「嗯,那样最好,小海,就是这样一来,太对不起你们了。」

「好了,没什么的,我们之间的关系,还要【推荐】我的女友林熙然八十说对不起吗?」

「海……」

「山……」

………………

学校门前,许洋与林熙然已经来到了这里。

「熙然,我今天下午也有课,就先不能陪你了。」

「嗯,没关系,你去吧,下课以后找我就好,那我先走啦。」

「好的。」

依依不舍的分手,许洋站在原地,一直等到林熙然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线中

,这才转身向三号楼的二楼教室走去。

宽敞的阶梯教室里,坐了大概只有二十多人,许洋走进去之后,刚好上课的

铃声响起,找到纪佳明所在的位置,许洋快速走过去坐在旁边。

「佳明,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孙晨呢?」

「哦,许洋,是你呀,我还以为你有了女神做女友,都不理我们了呢。」

独自坐在位子上已经开始昏昏欲睡的纪佳明,随意抬头看了一眼许洋,便又

趴在了桌子上。

「怎么会呢,佳明,呵呵,我可不是那种人,对了,你还没告诉我孙晨怎么

没来呢?」

「哦,他闹肚子,去洗手间了,估计这节课回不来了。」

「哦,这样啊。」

另一方面,林熙然在与许洋分开后没多久,突然接到一条陌生短信。

「林熙然,赶紧来三号楼的二楼洗手间门前,你的好朋友出事了。」

看到“好朋友”三个字,林熙然本能的就想到了苏琪和李程程,虽然苏琪最

近因为许洋的事已经不怎么和自己联系,但是林熙然却依然把她当做自己最好的

朋友之一。

总之,看到开头明确的写着自己的名字,指明是自己的好朋友出事,林熙然

立刻转身向着三号楼的方向跑去……

***********************************

(九)

上课铃声响过不久,经常迟到的英语老师还没有来到教室,为数不多的学生

们也正三五成群的聊着天。

看着身旁的纪佳明再一次进入半睡半醒的状态,许洋无精打采的望向不远处

的窗外,想象着此刻的林熙然会在做什么呢?

应该也像自己一样,正坐在教室里了吧,只不过与自己不同的是,林熙然一

定是坐在教室的最前面,然后认真听讲吧。想到这里,许洋自嘲的笑了笑。

突然,一个美丽的面孔自窗户前一闪而过,长发飘在脑后,如一只急速奔跑

的精灵,许洋还来不及反应,人影已经消失不见。

此时,迟到的英语老师刚好已经走进教室,原本想要起身追出去察看究竟的

许洋,也只好暂时放弃了这个念头。

刚刚是许洋的错觉吗?

现在的林熙然,应该是端坐在教室里上课没错,可是刚刚闪过的人影,却一

直在许洋的心头缠绕着,那应该就是林熙然,可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是

说,真的是自己看错了?

纠结了五六分钟之后,许洋的心里越发觉得不太对劲,终于,好奇心战胜了

理智,他起身向教室前面走去。

「不好意思,老师,我肚子不舒服,要去一下卫生间。」

「嗯,去吧。」

对于大学老师们来说,教室里多一个学生与少一个学生根本无所谓,甚至即

使只有一个学生,他也依然还是会讲同样的课程,至于许洋特意来到讲台前打报

告离开,也只不过是出于对老师的尊重,实际上他完全可以随意离开。

出门之后,许洋怀着好奇的心情,向着刚刚林熙然跑过去的方向走去,而那

个方向,正是走廊尽头,也是二楼卫生间所在的位置。

此时,楼层里其他的教室也正在上课,因此走廊里空荡荡的并无一人,至于

想要逃课而躲进洗手间的学生,当然也是不存在,毕竟大学里,如果是有心不想

上课的话,完全就可以不必过来,在宿舍睡大觉都无所谓,只要你的学期测验过

关就可以。

缓步走到走廊尽头的卫生间门口,许洋仍然没有发现林熙然的身影,那么也

就是说,林熙然是在卫生间里?

猜想着林熙然是否会在里面,又因为担心女卫生间会有其他人在里面,因此

许洋此刻反而像是小偷一样,缓慢地向里面走着。

走过外面的洗手池间,许洋静悄悄地站在女卫生间门口,竖起耳朵努力听着

里面的动静,想要确定里面是否有人。

「呜呜……求求你……求求你了……不要……真的……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呜呜呜……但是……不要这样好不好……呜呜呜……」

还没来得及细听,算不上细微的声音就已经传入了许洋的耳朵,只不过,这

个声音明显不是来自女卫生间,而是身后的男卫生间。

轻轻挪动脚步,许洋慢慢来到了男卫生间的门口,听声音的话里面似乎有两

个人,一男一女,而女生似乎正在哭泣?

「少废话!林熙然,你不是女神吗?不是清纯吗?喝了药以后还不是一样的

风骚,看看你在视频里的样子,还不如一条母狗呢,现在却在我面前装圣女了,

操!」

林熙然!?男生说叫出的名字,居然真的是林熙然,而这个男生的声音,听

起来却像是,孙晨!

一时之间,许洋感觉到大脑一片空白,当听到是林熙然在哭泣的那一刻,他

本能的想要冲进去,但是,当听到孙晨所说的话里面的内容以后,他又停住了身

形。

根据孙晨所说的话,“喝了药以后变的风骚”,应该就是指林熙然被常永辉

下药的事吧,只不过他是怎么知道的?还有他所说的视频,那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仅仅几句话里面所蕴含的信息,就已经使许洋不敢轻举妄动,而且听之前林

熙然的求饶,似乎孙晨也不仅仅是说说而已,而是可能有什么实在的把柄吗?

犹豫间,卫生间里的对话还在继续。

「不……呜呜呜……我是……被骗了的……不是我愿意喝的……呜呜……求

你了……啊……别……呜呜……住手……求你了……真的……呜呜呜……别这样

好吗……」

「我知道你是被骗的啊,呵呵,可是那关我什么事?总之,我现在只想要操

你一次,如果你还是不答应,那可就别怪我了,现在许洋就在旁边的教室里上课

,如果我现在过去,把手中的视频当着教室里的师生们一播放,你觉得许洋会怎

么看你?老师和同学们又会怎么看你?而那么爱你的许洋,又会被同学们怎么羞

辱笑话呢?林熙然,你自己认为呢?」

原来,孙晨的手里真的有视频,只不过到底是什么视频,许洋却不得而知。

心中万分紧张林熙然的安危,但是却又不敢贸然行事,许洋此时真是纠结不已。

同时,他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却又不得不承认,他居然再次有了莫名的兴奋

!就像当初在快捷酒店外,听到林熙然差点被常永辉强奸一样,甚至比那次还要

强烈许多,下体已经悄然勃起,将宽松的休闲裤撑起了一个小小的帐篷。

门外的许洋在纠结且兴奋着,但卫生间内的两人却没有给他太多考虑的时间

,两人的对话仍在继续。

「不要!呜呜呜……不要给他们看……呜呜……不要伤害到许洋……不要…

…呜呜呜……我答应你……答应你就是了……呜呜……」

「哈哈哈,这就对了嘛,毕竟许洋也是我的好朋友,我也不想要伤害他呀,

来,让我摸一下!」

「啊……呜呜……不要……」

「什么?还是不要吗!?」

「不……不是……呜呜呜……」

「那就乖乖的闭嘴!」

「呜呜呜……啊……呜呜……」

里面的孙晨似乎已经开始对林熙然下手了,只不过迫于无奈,林熙然也不敢

再出声拒绝,只是低声啜泣着。

已经心急如焚的许洋,终于不满足于只站在外面偷听,他开始缓缓地挪动脚

步,向卫生间里面走去,只是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是因为担心林熙然才想要进去

,还是为了使自己更加兴奋呢?

总之,怀着紧张兴奋的心情,耳边听着林熙然的低声哭泣,许洋已经走进了

卫生间,悄悄探头向最里面看去。

卫生间里,除了最里面的隔间,其他的门都是敞开着的,这也使许洋大了些

胆子,缓缓走进去来到了旁边的隔间,然后轻轻关上了门。

正在纠缠中的两人,完全没有注意到许洋在关门时所发出的细微声音,仍然

在继续着一切。

「操,林熙然,你的胸果然大啊,而且居然还不穿胸罩,看不出来你真的是

个骚货啊,真他妈的又软又挺,舒服!」

「啊……呜呜……不是……不是的……我是……因为……内衣没有晾晒干…

…所以才……啊……轻点儿……不要……啊……呜呜呜……好疼……求你了……

轻点儿……」

听到林熙然的话,许洋突然记起来,今天林熙然所穿的衣服,是林山哥给她

送过来的呀,也就是那件后背与胸部以上位置都是透明布料的黑色连衣裙,长度

仅仅到大腿根部,而且,看来林山哥并没有给她送过去内衣,难道说,林熙然此

时也没有穿内裤吗?

「得了吧,林熙然,你就别狡辩了,你就是个十足的骚货!看你穿的裙子就

知道了,这么暴露,屁股都快露在外面了,哈哈哈,咦?你没有穿内裤吗?不对

,是丁字裤!?我靠,你也太骚了吧,这么短的裙子,下面还穿了件丁字裤?」

「啊……不要……呜呜呜……不要摸……不是那样的……是我哥哥他……呜

呜呜……他给我买的……我没有其他衣服穿……才会穿上的……不要啊……」

「妈的,你还挣扎是吧,你真的不怕被人知道你的丑事是吧?我告诉你,还

有半个多小时,旁边的课就结束了,到那个时候,我就把门打开,让来上洗手间

的人都看看你的骚样!」

一阵阵肢体撕扭在一起的声音传来,许洋在隔壁听的清清楚楚,他知道,这

是林熙然在反抗。

紧紧握着拳头,指甲都已经快要嵌入肉里,但是许洋却不敢冲出去,因为他

知道,即使他出去,孙晨肯定还是会以手中的视频要挟两人,这对林熙然起不到

丝毫保护的作用,甚至,林熙然可能还会担心自己在许洋心中的形象,毕竟听孙

晨所说,那段视频里的林熙然,应该是不堪入目的吧。

「那你到底想要怎样!呜呜呜……我都已经求你了……你还是不肯放过我吗

……呜呜呜……你想怎么样啊……」

林熙然被逼迫的似乎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但也只是怒喊一声后,还是低声下

气的想要孙晨放过她。

「如果你真的想要让我放过你,很简单,趴在马桶上,背对着我把屁股翘高

点,就这么简单。」

「不要!呜呜呜……不要……我不要……呜呜……我不会再对不起许洋了…

…呜呜呜……不会了……」

「你确定?反正我有的是时间,咱们慢慢耗就是,大不了等半小时之后,我

把视频给所有人看,然后再告诉许洋,你的林熙然真的没有再背叛你哦~哈哈哈

,到时候,看看你们两怎么面对全校师生吧,而且,相信你父亲,也会因此在市

政府里名声大噪吧?」

「你……你这个混蛋……呜呜……呜呜呜……混蛋……呜呜呜……」

听完孙晨所说的话,许洋知道,他说的没错,那都是事实,如果孙晨真的将

视频播放出来的话,不仅是他与林熙然两人因此无法再面对全校师生,就连林熙

然的父亲,也会因此而备受羞辱,甚至,还会影响到仕途。

「呵呵,我是混蛋没错,那么你还没有决定吗?时间可是不等人的呢,我看

看,嗯……还有二十八分钟,我可不确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我能不能结束一炮

呢。」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说完这句话,隔壁暂时没有了动静,只是听到林熙然依旧在哭泣着,想必是

在做着艰难的抉择,大约两三分钟之后。

「呜呜呜……那么……如果我……呜呜……我那样做了……你可以把视频还

给我吗……呜呜呜呜……」

「不可以,不过我可以保证,绝不会让视频泄露出去,但是如果你不照做的

话,就还剩下……二十五分钟,全校师生全都会看到这段视频。」

这一次,孙晨没有着急,没有在语言上再逼迫林熙然,因为他知道,林熙然

已经快要妥协了,现在,无需再逼迫她。

「你……你保证?呜呜……你怎么保证?」

「呵呵,怎么保证吗,你不相信我就算了,总之,我答应了你不会泄露出去

就绝对不会,如果你不相信,那就算了,等着二十几分钟过完好了。」

再一次的沉默,林熙然只是在不停地哭泣,而许洋,眼睛里居然不知在何时

也出现了泪水,内心痛苦的同时,却又有着丝丝的期待,对于这丝期待,他十分

的痛恨,痛恨自己居然会期待着林熙然答应孙晨,居然会因此而感到兴奋!

「哈哈,这就对了嘛,对,就是这样,趴好,屁股再翘高一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许洋以为,难道林熙然准备拖延完时间的时候,

隔壁突然传来了孙晨兴奋的大笑声。

「呜呜呜……你答应我了……绝对不可以把视频……泄露出去……呜呜呜…

…一定不可以……」

「当然了,这你放心,只要你听我的,我绝对不会泄露出去!我也只不过是

想要得到好处罢了,毕竟我和许洋也是多年的好朋友,也不想看到你们的下场太

惨。」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再次确定了孙晨的保证之后,林熙然没有回答他,开始了不停的哭泣,听声

音似乎是趴着,将脸埋在了胳膊里。

好奇心催使下的许洋,再也忍耐不住,想要一探究竟,双脚轻轻踏上身旁的

马桶,双手扶在隔间的墙板上,缓缓直起了身子。

一米八多的个子,当许洋在马桶上站直了身体之后,刚好能够从墙板顶部看

到隔壁的情况。

此刻的林熙然,双手扶在马桶的水箱上,脑袋也趴在上面,头发略微有些凌

乱,细长的腰肢向下弯曲着,使屁股显的更加挺巧,而穿在身上的黑色连衣裙,

已经被孙晨推到了腰腹处,白里透粉的两片屁股毫无遮拦的展现在孙晨的面前,

而在两片巧挺的屁股沟中间,是一条小小的黑色丁字裤。

「哈哈,不错,真不错啊,没想到你林熙然,也有要被我操的这一天!还是

背着你的男友,我的好兄弟,许洋,哈哈哈。」

迫不及待地解开自己的裤子,孙晨的鸡巴早已翘的老高,不同于许洋的纤细

与白净,孙晨的鸡巴明显偏棕色,虽然长度上比许洋长不了多少,大概在十八九

公分左右,但是比起许洋那相对来说真的太细的粗度来说,孙晨的鸡巴,显的尤

其粗壮。

「呜呜……你……你不要说许洋……呜呜呜……啊……嗯……不要……」

在许洋的注视下,孙晨挺起自己的胯部,轻轻地在林熙然的双腿间滑动着,

但却没想到仅仅如此,却引来林熙然的娇喘,同时伸出右手向后推搡着孙晨。

「林熙然,你还装纯?都这么湿这么骚了,还装什么装,我都知道,你喝的

那个药能够催情,能够改变你的体质,也就是说,遇上大鸡巴你就会情不自禁了

,对吧?哈哈哈,他妈的,把手拿开!」

「呜呜呜……你……你怎么会知道……呜呜呜……你到底是什么人呀……呜

呜……为什么会有我的那种视频……还会知道这么多事……呜呜呜呜……」

「都跟你说过了,别问这么多,总之,你现在,是我的了!啊!」

一声怒吼,许洋眼睁睁地看着孙晨那粗壮的鸡巴没入林熙然的双腿间,黑色

的丁字裤被手拨在白嫩的屁股上,显的异常淫靡性感。

「啊……不……呜呜呜……不……不要……许洋……对不起……许洋……呜

呜呜……对不起……对不起……」

在林熙然被插入的一瞬间,许洋感到自己的灵魂仿佛被掏空,眼泪终于滴落

下来,内心的痛苦难以言表,但是,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射精了,

兴奋到不能自已,兴奋到了高潮……

实在难以相信这个事实,许洋感到是如此的荒谬,自己怎么可能,会兴奋到

射精?为什么,难道自己真的如此喜欢看到林熙然被别的男人插入?想到这里,

他突然感到,那在裤子里已经射完精萎缩下去的鸡巴,居然又微微跳动了一下,

似乎想要再次勃起。

在许洋彷徨间,隔壁的孙晨也已经开始了动作,一阵阵肉体相撞的声音传来

「啪啪啪……啪啪啪……」

「呜呜呜……啊……不……呜呜……不要……呜呜呜……」

「太紧了,天呐!林熙然,真是不可思议,你居然这么紧?我还以为,你已

经被你之前的男朋友操的松弛了呢,没想到啊,噢~太爽了!」

双手掐着林熙然盈盈一握的柳腰,孙晨在身后大幅度的抽插着,而林熙然的

小穴里居然不断有淫水流出,沾满了两人的胯间。

「啊……不……呜呜呜……嗯……求求你……别再说了……嗯……呜呜呜…

…啊……求求你……」

「呵呵,是吗,现在剩下的时间可不多了,你确定不让我说?说出来的话,

我就能够更加兴奋,结束的也就会早一些,不然的话,下课时间一到,你可别说

我没给你机会呀,是不是?」

即使已经进入到林熙然的身体里不停驰骋,孙晨依然不肯在语言上放过她,

邪笑着讲完这番话,同时停下了抽插的动作,等待着林熙然的决定。

「呜呜呜……你……干嘛要逼我……呜呜呜……那你……赶紧结束……呜呜

……然后快点让我离开……」

「呵呵,很好,那你可要配合一下我,让我早早射出来呀,不然,我真的不

能确定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听到林熙然的回答,孙晨再一次开始了抽插,粗大的鸡巴在粉嫩的小穴里进

进出出,将两片嫩肉般的阴唇不停地带入带出。

「呜呜……啊……呜呜呜……你快点……快点结束啊……呜呜呜……」

「哈哈,别这么着急啊,虽然你的屄真的又紧凑又舒服,但是如果真的想要

让我早早射出来,你一直表现的这么不情愿可不行啊,让人完全没有兴致了,还

怎么能够射出来?」

「呜呜呜……那你还想怎么样……啊……都已经让你进来了……你还不满足

吗?呜呜……」

「呵呵,真是嘴硬,看看你的骚屄,都流了多少水了,它可比你诚实多了!

「啪啪啪……啪啪啪……」

躲在隔壁偷看的许洋,此时已经是泪流满面,尽量忍住使自己不发出声音,

内心却仍然无法阻止的兴奋着,而他的鸡巴,居然真的再一次勃起了。事已至此

,许洋已经无法不去相信自己的内心,轻轻褪下自己的裤子,白皙纤细的鸡巴露

了出来,上面还沾满了刚刚射出来的精液。

再次痛苦的看向隔壁的林熙然,右手却因为兴奋而颤抖着,缓缓握住了鸡巴

撸动起来……

「噢……骚屄,爽不爽,爽不爽?回答我,骚屄!回答我!想让我早早结束

而不被人发现,就回答我!」

「呜呜呜……啊……呜呜……不要……呜呜呜……啊……你……你慢点啊…

…呜呜……不要啊……受不了的……啊……呜呜……」

连续抽插了十几分钟,孙晨可能也考虑到了所剩时间不多,速度开始逐渐加

快,但插入的深度却依然不减,引来林熙然的一阵阵娇喘求饶。

看到这种情形,许洋的内心也更加兴奋,甚至隐隐有些期待林熙然能够在对

话上配合一下孙晨,不过很快,他又暗骂自己不该有这种想法,实在太对不起林

熙然了。

「噢……爽啊……林熙然,还剩下没多少分钟了,你真的不配合一下我,让

我赶紧射出来吗?」

「我……我不会配合你的……啊……呜呜呜……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呜呜

……」

「是吗,那有些可惜了呀,都已经被我操过了,最后还是要被其他人发现我

们,哎……看来,我也只好等着他们下课,然后把视频拿给他们看了。」

「你……呜呜呜……你这个无赖……混蛋……呜呜呜……你不是人……呜呜

……」

「骂吧骂吧,你每骂一句,我的兴致就下降一点,这样的话,估计再过一个

小时我也射不出来,呵呵,我看看,呦!还有八分钟就到下课时间了。」

停下动作,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孙晨假装惊讶的说道,而听到还剩这么短

的时间就要下课,林熙然更是着急万分,如果待会下课以后进来了人,孙晨真的

把门打开给他们看,或者把视频播放给他们的话,那么岂不是真的完了,就连自

己忍受到现在的侮辱,也劝都是白白承受了。

「呜呜……呜呜呜呜……那你……到底要让我怎样……呜呜呜……呜呜呜呜

……」

「哎呀,别哭别哭,这么说你答应配合我了是吧?那好,其实也简单,就比

如我问你什么问题的话,你要回答我,不准骂我,当然了,回答的时候也要多说

一些,比如怎样能够刺激我呀,我相信你是懂得怎么说的,毕竟,除了许洋那个

小鸡巴之外,你还有过一个前男友,呵呵,对吧?」

「你……」

「好了,抓紧时间,还剩七分钟了,我要继续了。」

向前移动了一小步距离,孙晨的双手紧紧嵌住林熙然的胯部,前后挺动的幅

度与速度都在瞬间变大,粗壮的鸡巴上沾满了林熙然身体里的淫水,全根没入又

全根拔出。

「啊……不……天呐……呜呜呜……啊……啊……不要……啊……不行……

不行啊……啊……我受不了了……」

不同于之前的低声啜泣呻吟,林熙然也在这次的抽动开始后变的有些疯狂起

来,大声的呻吟着,不知是为了使孙晨赶紧射出来,还是真的舒服到忍受不住。

「哈哈,对,就是这样,熙然,爽不爽?回答我!」

「呜呜……啊……我……呜呜呜……我不知道……呜呜……」

「再问你最后一次,爽不爽!?」

大声质问的同时,孙晨狠狠的将鸡巴插入面前的白嫩躯体内,而趴在

马桶上的林熙然,一双修长的美腿,也已经有些站立不住,微微颤抖着。

「啊…………呜呜呜……呜呜……爽……呜呜呜呜……」

「大声点啊,我听不到!再提醒你最后一次,还剩下五分钟。」

「呜呜……爽啊……爽……啊……你快点射啊……呜呜呜……快点啊……呜

呜呜……」

「叫我老公!」

「呜呜……不……啊……不要……求你了……嗯……啊……别让我叫这个…

…啊……求你……」

「叫我,老公!这是我最后一次将一句话重复两边!」

「呜呜呜……老公……呜呜……老公……快射出来……啊……呜呜……老公

……」

「这还差不多,老公操的你爽,还是许洋操的你爽?」

原本听到林熙然喊孙晨老公,许洋已经相当兴奋,快速撸动中,差点再一次

射出来,可是当他听到孙晨之后的这个问题,不由地放慢了速度,他想要知道,

林熙然会怎么回答,而他也知道,自己的内心,在期待着林熙然做出怎样的回答

,因此,他放慢了速度,想要在听到自己心中所期待的答案后,再加速喷薄而出

「快点回答我,骚屄!马上就要下课了,说出来,我就射出来,结束这一切

!」

见林熙然只是哭泣并没有回答自己,孙晨的速度却没有减慢,反而越发加快

,似乎在做着最后的冲刺,同时继续催促着林熙然做出回答,因为他知道,林熙

然会回答的,他等的,也就是那一刻。

「呜呜……啊……是……是老公操的爽……是你操的爽啊……呜呜呜……你

操的爽……呜呜呜……操的爽……啊……你满意了吗……呜呜……快射出来啊…

…呜呜呜……」

「求我,求我啊!求我射出来!」

「啊……我求求你……求你了……老公……快点射出来……射给我……快点

啊……啊……快点……求你了……射出来啊……呜呜呜……」

「啊!不行了,不行了,要射了!啊!」

「啊……不行……不行……受不了了……啊……不可以啊……呜呜呜……不

可以射进来啊……呜呜呜……啊……」

即使林熙然双手伸到身后去推阻孙晨,但也根本无济于事,在孙晨开始在她

的体内喷射浓浓的精液时,实际上林熙然自己也达到了高潮,双腿与屁股都大幅

度的颤抖着。

刚内射完,下课的铃声也同时响起,孙晨向后缓缓退出柔嫩的小穴,紧接着

,林熙然就体力不支的跪在地上,上半身趴在马桶盖上,而两腿间的粉嫩穴口,

正一张一合,如同一张诱人的小嘴儿,浓稠的精液也随之缓缓流出,滴落在地上

至于躲在一旁的许洋,也早在林熙然大喊着老公射出来时,再一次将精液射

了出来。

「呜呜呜……你……答应我的……不可以将视频……泄露出去……」

「当然,呵呵,这个你放心,我说话算数的,那么,我就先走了,林大美女

,下次再见喽~哈哈哈~」

已经收拾干净自己的下体,穿好裤子的孙晨,打开卫生间的门走了出去,刚

踏出两步,他又突然停了下来,有些好奇的看向他之前所在隔间的旁边那一扇门

,此刻,正紧闭着的门。

「林熙然,提醒你一句,把门关上,先躲在里面吧,估计有人快进来了。」

说完这句话,孙晨再次抬脚向外走去,同时,也刚好有人快步走了进来。

「哎呀,孙晨,你还真在这里,有没有搞错啊,真的蹲了一节课的坑?」

「哦,佳明啊,是啊,闹肚子嘛,看我头上的汗,都拉虚了。」

「操,我看你本来就虚!对了,你有没有看到许洋?上课之前他也来了,不

过等我醒来就发现他已经不见了,怎么搞的。」

「呵呵,是吗,可能也是闹肚子,躲哪里拉去了吧,哈哈,走吧,后面也没

课了,一起回家吧。」

两人的对话仍在继续,但从声音上听已经是渐行渐远,之后,又有几人陆续

进来上卫生间,直到十几分钟后,才终于没有人再进来,而紧闭的卫生间门,也

只剩下最里面的一间。

独自走在校园里,许洋不知道之前的自己,做的到底对不对,到底该怎么再

去面对林熙然,而自己的心理,又到底该对谁诉说?如果是对林熙然的话,她,

能够接受吗?

来到附近花园里的长椅上坐下,许洋,茫然的思考着一切……

***********************************

(十)

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许洋终究还是没能想通,到底该不该告诉林熙然自己已

经知道了这件事,只是,他想通了一点,那就是,他依然深爱着林熙然,即使看

到她被别的男人上……

只是,他开始怀疑,自己可能真的很喜欢看到林熙然被其他男人插入,许洋

自己也不明白是为什么,但是每当想起林熙然被常永辉或者孙晨强奸时,他的内

心,就会抑制不住的兴奋,也由此,他不得不认真思考起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仍然坐在长椅上发呆的许洋,被一阵突然响起的手机铃

声惊扰。

看着屏幕上所显示的来电者的名字,许洋犹豫着,到底该不该接听这个电话,

或者说,自己有没有勇气去面对?

「喂,许洋……」

最终,许洋还是按下了接听键,实际上,并不是许洋已经鼓足了勇气去面对,

而是那吵吵闹闹的铃声,让他有些担心,担心电话那头的人,担心刚刚被孙晨强

奸的,林熙然。

「嗯。」

「你在哪里,怎么……怎么没有回家?」

「哦,在外面逛了一下,正要回去呢,怎么了?」

「也没什么,就是想你了,我在你家里等你呢,你快回来吧。」

「哦,好……」

挂断电话,此刻的许洋,更加纠结,林熙然正在自己的家里,也就是说自己

必须要面对她,这让原本还打算先躲一阵子的许洋感到头都大了。

如果林熙然对自己坦白,那么自己就得有所表现,这种表现,就是指自己到

底是该表现的生气,还是该表示没关系,并且安慰林熙然呢?

而如果林熙然并不会对自己坦白呢?那么自己就得表现的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过,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吗?然后呢,自己又该怎么面对孙晨?

「啊!!!」

寂静的夜空中回响着一声无力的吼叫。

吼声过后,许洋仰面靠在长椅上,望向黑夜的天空,漆黑一片,仿佛他此刻

的处境一般。

一切的一切,让许洋头疼不已,甩了甩脑袋,既然想不通,索性不去想了,

还不如走一步看一步,起身跨上车子,缓缓向自己家的方向骑去。

「我回来了。」

有气无力的喊着,同时开门走进家中,许洋感觉此时的自己,紧张的心跳有

些加速。

「臭小子,怎么才回来,人家熙然都等你半天了,快快快,上楼去,熙然在

楼上呢。」

「哦,林山哥好。」

客厅里,哥哥许海与林熙然的哥哥林山正在电视上玩着赛车游戏,这对许洋

来说已经见怪不怪了,两个长不大的老小孩。

随口与林山哥打了声招呼,踏着有些沉重的脚步,缓慢地向楼上走去。

「怎么搞的,老林,你妹和我弟看起来都有心事呀。」

「哦。」

「是吧,你也看出来了对吧?怎么回事,难道又发生什么事了?」

「哦。」

「嗯?你知道发生什么了?」

「哦,我马上到终点了,这一次,你应该输……500 个俯卧撑了对吧?」

「啊!!喂喂喂,老林,我在和你说正经事,你居然趁机超我,有没有点素

质呀。」

「愿赌服输好吧?」

「不是吧,你……」

楼下两人的声音渐渐消失,许洋已经推门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你回来了,许洋。」

「嗯。」

「你怎么了?好像不太高兴,有什么事吗?」

「哦,没有,没事呀。」

不敢去看林熙然的眼睛,坐在床边的林熙然,仍然是白天的穿着打扮,这让

许洋不禁又联想到了在卫生间里的那一幕幕的画面。

林熙然她,到底会不会对我坦白呢?

之前许洋有对林熙然说起过,当时自己在宾馆门外,听到常永辉与她上床的

声音让许洋感到很兴奋,甚至因此在自己与林熙然上床时,还特意让她喊着常永

辉的名字,那么,这会不会让林熙然有些模糊的意识到,许洋,其实是喜欢她与

其他男人上床的而因此坦白今天的事情呢?

「许洋。」

「嗯,怎……怎么了,熙然?」

刚来到床边坐下,林熙然就一头扎进了许洋的怀里,双手紧紧抱住了许洋的

后背。

「许洋,是不是无论发生了什么,你都会陪在我身边?」

「当然了!当然……我会……一直……陪着你……」

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回答,可是似乎又记起了什么,后面的一句话,却是慢悠

悠的从许洋的口中说出,只是听在林熙然的耳朵里,却并没有什么异常。

就这样,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不知道各自在思考着什么,直到许洋都以为林

熙然是不是趴在自己怀里睡着了的时候,林熙然才终于离开他的怀抱,白皙的脸

蛋上是一双微红的大眼睛。

「熙然,你怎么,哭了……」

「哦,没……没什么,就是,高兴的嘛,高兴的,遇到了你,嘿嘿。」

「嗯。」

既然知道缘由,许洋也没有多问,他知道,林熙然这是不会对他坦白了,不

过这样也好,至少,这样一来,暂时能够使自己有时间冷静下来思考了。

晚上,两个各有心事的人都没有再多说,洗漱完毕后就上床躺下了,至于到

底什么时间才睡着的,倒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第二天,许洋没有去学校,独自一人躺在床上思考着,如何解决面前孙晨的

问题,毕竟,林熙然是自己心爱的女生,不能够让她一直受到别人的威胁。

~~~  ~~~  ~~~  ~~~  ~~~  ~~~  ~~~

这一天,是周六,无论许洋还是林熙然都没有了繁琐的课程。

清早,许洋的家中就已经聚集了几人,分别是许洋的好友孙晨和纪佳明,林

熙然的好友苏琪和李程程,当然还有许海和林山两人。

今天,应许海的提议,大家准备一起出去郊游,目的地是城市西边的西山。

看到人员已经到齐,许海大手一挥,与林山两人驾车载着众人出发了。

虽然出游本应该是件让人心情愉快的事情,可是许洋却有些郁闷,除了要面

对玩弄过林熙然身体的孙晨不说,还得面对那个对自己表白却被自己冷淡拒绝的

苏琪,虽然苏琪口头上说着没关系,不介意之类的话,可是许洋从她的眼神中能

够感受到,她是有多么伤心难过。

一路无话,两辆车子快速抵达了西山脚下,将车停放好后,众人背上行囊,

开始了这次出游的首个任务,登山。

「都打起精神来啊,小伙子小丫头们,出发!」

在许海那嘹亮的喊声中,众人向山顶努力攀登而去。

西山,顾名思义,坐落于城市西边,因此被称作西山,整座山其实没有什么

特别之处,只不过因为距离城市比较近,所以在春秋季节,偶尔有年轻人选择来

这里郊游。

登山过程中,时间也是匆匆而过,转眼已经过去了近一个小时,可是由于有

三名女生的缘故,众人才仅攀登了一半的高度而已。

「熙然,累了吧,给,喝口水,休息一下吧。」

「嗯,许洋,谢谢。」

相拥着坐在一块光滑的石头上,许洋与林熙然甜蜜的相视而笑,两人的心情

似乎也舒畅了很多。

另一旁,其他人的脸色各有不同,许海与林山没有停留,四处勘察寻找着有

没有更容易上山的道路,苏琪虽然与李程程坐在一起休息,但是眼神却一直停留

在许洋身上,而这一切,又被孙晨看在眼里,只有傻乎乎的纪佳明正仰着头大口

大口的喝着水,完全没有去注意其他人。

「喂,许洋,我想去方便一下,你是不是可以考虑和我一起,保护我一下?」

「啊?不用吧……这荒山野岭的,也没有什么人,没什么危险吧,而且……

苏琪,你是女生,我是男生哎,怎么可以和你一起去呀?」

「正因为是荒山野岭才危险好吧,你怎么就知道这里没有其他人呢?而且我

方便的时候你可以背对着我呀,我又没让你看着我方便。」

面对苏琪的不依不饶,许洋顿时感到有些不可理喻,明明林熙然还在自己身

边,苏琪居然跑过来提出这种要求,这也太胡闹了吧。

「这……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

见许洋有些不高兴了,身旁的林熙然赶紧出口,免得两人闹的太不愉快,可

谁知苏琪根本不给她面子。

「不行,你也是女生,万一真的碰见坏人,我们两个女生怎么能行。」

真是越来越胡闹了,听到这样的回答,许洋顿时感到有些生气,原本出来玩

就是要开心的,没想到苏琪会这么针对自己,早知道这样,就不让林熙然叫上苏

琪了。

「呵呵,苏琪,我陪你去吧。」

就在两人争执不下时,一直坐在一旁看热闹的孙晨突然起身,来到苏琪身边

微笑着说到。

「不行,我就要让许洋……哎……你干什么呀……喂……你弄疼我了,混蛋!」

还没等苏琪说完,孙晨已经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将苏琪拉着走向远处。

「许洋,孙晨他,不会对苏琪怎么样吧?看他刚刚那样子,硬拉着苏琪就走

……」

「嗯,放心,没事的,他们两又没有什么仇,等一会如果他们不回来的话,

我们过去看一下就是了。」

「嗯。」

此时,一旁的纪佳明还处于发愣状态,搞不清楚怎么自己一转身,孙晨和大

美女苏琪又搞上了?那这么说来,岂不是只剩下他自己是臭单身屌丝了吗?

想到这里,纪佳明那双色眯眯的小眼睛缓缓移到了坐在身前不远处的身影身

上,与此同时,正在感叹几人关系复杂的李程程,瞬间感觉自己后背一凉,好像

被什么盯上了……

没过多久,许海和林山两人就回来了,刚好孙晨与苏琪也紧随其后,看样子

他们两并没有闹的不愉快,于是众人再次起身,向着山顶进发。

只不过再次出发的苏琪,眼神却不是在许洋身上,反而落在了许洋身旁的林

熙然身上,充满了鄙夷与得意。

临近中午时分,众人总算抵达山顶,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在山顶上除了树

林之外,居然还有一大片绿油油的草地,这样刚好使他们不必特意去寻找扎营的

场所了。

接下来,众人分工合作,男生扎帐篷,女生捡柴火,半个小时之后,帐篷总

算扎好了。

「哥,你们这到底从哪里搞的帐篷,这么大,累死人了,要不是我们人多肯

定扎不起来。」

「嗯,是呀,这个帐篷嘛,是我自制的,绝对足够睡下我们所有人啦,哈哈

哈。」

「………………」

就在几人抱怨之时,一旁的女生们也已经将带来的食材煮熟,阵阵香味飘来,

预示着午饭马上可以开始了。

「呯,砰!干杯!」

宽大的毯子上,众人正围坐在一起高兴的吃喝玩乐,啤酒,烧烤,对于这群

年轻人来说真是充满了无尽的诱惑。

「许海哥,你和林山哥还真厉害呀,居然准备了这么多东西,不仅帐篷那么

大,就连烧烤架子都带来了,我说背包怎么那么沉呢。」

「哈哈,那不必须的,佳明,使劲吃啊,还有很多呢,来,跟哥干一个,还

有孙晨,来,跟许海哥再喝一个。」

「海哥,我……我已经喝了很多了,我不能再喝了……」

「说什么呢,大小伙子,来,赶紧喝!砰!」

眼见躲不过去,孙晨只好妥协,晕乎乎的再次喝下了一大杯,这已经不知道

是今天的第几杯了。

许洋坐在一旁,虽然也是偶尔举杯,但是却并没有喝多少,毕竟许海并没有

拉着他一起喝。

女生们则并没有喝酒,每人一瓶果汁,高兴的吃着烤肉,享受着周围大自然

的味道。

「孙晨,孙晨?怎么这么不经喝呀,这就趴下了?」

用力摇晃着孙晨的肩膀,许海大大咧咧的喊着,原本还以为能够再多灌几瓶,

没想到孙晨却已经倒下了。

最后,酒足饭饱,众人将孙晨抬进了帐篷,纪佳明也吵吵着自己喝多了,躺

在孙晨身旁睡了过去。

「许洋,我和林山还要去喝几杯,你们几个自己多注意点。」

「嗯,放心吧,哥,我们又不是小孩子。」

许海与林山两人出了帐篷继续喝着酒,许洋则在几名女生的要求下,陪着她

们出去四处游玩。

「哇,这里好漂亮,好多花。」

「是呀是呀,好漂亮,快,我们过去拍照。」

几人惊呼着拉着许洋,向着前方的一片花海跑去。

「许洋,快,给我们拍几张照片。」

「哦。」

无聊的陪着三个女生玩了一会儿,许洋就借口要方便离开了,然后向着帐篷

的方向赶去。

悄悄的绕过仍在喝酒的许海两人,许洋从帐篷的另一侧进入了帐篷,帐篷内,

孙晨和纪佳明睡的正香。

看着躺在地上的孙晨,许洋感到有些紧张,不过想到终于创造出机会可以偷

取孙晨的手机,许洋屏住呼吸,缓缓蹲下了身子。

若不是拜托自己的哥哥许海帮忙组织出游并且特意灌醉了孙晨,许洋知道,

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走孙晨的手机,这样一来,只需要将手

机故意拆开扔在某处,然后将里面的存储卡拿走,等大家帮忙找到手机,也只是

以为手机是意外丢失而已。

颤抖着双肩,手机已经拿在许洋的手中,在一阵翻找下,期待中的视频终于

被许洋找到了。

犹豫了片刻,许洋点开了视频,只不过将音量调节到了最小。

看了仅五分钟,许洋就已经惊讶不已,他没有想到,原来视频的内容,竟然

会是这样的。

「好看吗?」

突然出现在身后的声音,吓的许洋瞬间出了一身冷汗,同时迅速转过身去。

「苏……苏琪,你怎么在这?」

「那要问你了,你又是为什么在这呢?」

「我……我累了,所以……所以回来休息啊,我……」

由于紧张,许洋说话略显结巴,但仍然尽力辩解着。

「别解释了,我都知道。」

「什……什么?你知道什么?」

「视频喽~」

「什么!?你怎么,会知道?」

「呵呵,想知道为什么吗?那就……跟我走吧,你也不想我在这里说出来吧。」

握紧了手中的手机,看着苏琪已经转身走了出去,许洋也只好跟了出去。

两人在出了帐篷之后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向着远处走去,但是他们都没有注

意到,身后不知在何时,已经多了一个身影……

「好了,苏琪,说吧,你到底都知道什么?」

「嗯……我知道的,也就是你想要得到的喽,现在就在你的手里喽。」

「你是说,你知道熙然她……她……不对,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呀,那你就不用管了,倒是你,你是怎么知道孙晨手机里有视频的呢?」

「我……我……这……」

被问到要害,许洋支支吾吾说不出来,总不能告诉苏琪,自己是看到了林熙

然被孙晨威胁强奸吧?

「呵呵,你不说我也知道,而且,你……甚至没有生气?」

「什……什么意思?什么我没有生气?」

「就是你当时看到林熙然被孙晨强奸呀,你没有生气,是吧?还是说,你根

本就喜欢看?」

「没,没有!怎么可能,怎么会有那种事!」

「哦?是吗,呵呵。」

谈话中,许洋完全处于被动,苏琪很明显的知道一切,可是,她是怎么知道

的呢?而且当时偷看的时候,只有自己和孙晨还有林熙然三人在场呀,这让许洋

感到十分不解。

「许洋,林熙然都已经被这么多男人睡过了,简直一文不值,你还喜欢她什

么呢?」

「不准你这么说她!我喜欢熙然,才不仅仅是迷恋她的身体而已。」

「哈哈,那你觉得,你得到她的心了?」

「当然了!总之,这不用你管,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呀,我是不想干什么,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那就是,得到你~」

边说着,苏琪已经缓缓走到了许洋的面前,双手搭在许洋的肩膀上,红唇轻

启,吐气如兰。

「你别这样,苏琪,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

「那就不必和我在一起呀,只是,偶尔陪陪我,我也就满足了,怎么样?」

「不可能,我……」

「许洋,你可想清楚,既然我知道一切,你就不怕我手里也有视频吗?连这

么小的要求都不答应我,我可不知道伤心的我,会做出什么事情哦。」

「你……唔……苏琪……你别……唔……」

长这么大,许洋第一次觉得,有时候有美女主动投怀送抱,也未必是好事。

许洋仍然站在原地,但是裤子却已经被褪到了膝盖以下,苏琪那红润性感的

嘴唇正在他的肉棒上不停吮吸,一双细长白嫩的小手游走在肉棒与蛋蛋之间,使

许洋越发兴奋起来。

「啊……苏琪,不行,我受不了了。」

几分钟后,随着许洋的一声喊叫,苏琪就感觉到一阵阵的浓精喷射进自己的

嘴中,强忍住呕吐的感觉,将精液全都吞了下去。

「许洋,你可真够快的。」

「我……」

「不用解释了,我们还是商量下正事吧,至于你,以后再说……」

~~~  ~~~  ~~~  ~~~  ~~~  ~~~  ~~~

「咦?我的手机呢,我的手机怎么不见了?」

下午,所有人都已经回到帐篷,孙晨和纪佳明也终于睡醒了,而睡醒后的孙

晨,第一件事就是寻找起自己的手机。

「怎么了,孙晨,手机找不到了?」

「是啊,海哥,不知道是不是掉在哪里了,你看到过吗?」

众人寻找之下,终于在距离帐篷不远处找到了散落在地上的手机,只是存储

卡当然不在其中。

「怎么样,孙晨,手机没事吧?」

「哦,没事,海哥,谢谢了。」

让许洋感到奇怪的是,明明存储卡被自己拿走了,孙晨居然没有再继续四处

寻找,难道,他没有注意到卡不见了?

抱着疑惑,许洋看向身旁的苏琪,见许洋看过来,苏琪却只是神秘的一笑,

这让许洋更加疑惑起来。

经过商量,众人决定今晚在山上过夜,等到明天才返回。

到了晚上,男生们不免又是一顿胡吃海喝,只不过这一次,孙晨终于没有再

被灌酒,借着中午喝多了的理由,只是偶尔举杯喝上一口。

吃过饭,众人一起玩了会牌,天黑下来之后,便一起进入帐篷休息了。

由于晚上大家又喝了酒,包括三名女生也喝了一些,所以入睡都比较快,没

一会儿,许海和纪佳明的呼噜声就争相而起。

「林熙然,许洋睡着了吗?」

夜渐渐深了,身旁不远处,孙晨的声音响起,许洋自然没有睡着,静静地等

待着会发生什么。

「我,我怎么知道,你想干什么?」

「呵呵,没什么啊,就是问问。许洋,你睡着了吗?我要去方便,起来一起

去呀,许洋?」

「你别叫了,你自己去就是了,干嘛还要叫上许洋……」

「那好啊,林熙然,既然你不让我叫上许洋,那么,还是你陪我去吧?」

「你……你又要干嘛,你别过来。」

没想到孙晨这么大的胆子,帐篷里这么多人,除了能够确定的许海和纪佳明

已经睡着了之外,就算许洋也睡着了,可林熙然的哥哥林山还在这里呢,难道孙

晨还敢强行拖走林熙然吗?

「孙晨,你这是要干什么呢?看到其他男生都睡着了,所以想要欺负熙然吗?」

「呦,苏琪,你也没睡呀,呵呵,我跟熙然开玩笑呢,你又不是看不出来,

是吧。」

「得了吧,孙晨,收起你那副假惺惺的模样,要方便就自己一个人滚出去方

便,别以为你真的能够只手遮天了。」

被苏琪所说的话雷到的,不仅是许洋,还有林熙然,甚至是孙晨,都被苏琪

突然的转变惊讶了一下,不过随即却又笑了起来。

「呵呵,呵呵呵,苏琪,好,好好好,林熙然,嗯……好吧,看来我喝多了,

我出去方便了。」

孙晨离开后,两名女生静静地坐在一起。

「谢谢你,苏琪。」

「没事,我们是好朋友嘛,对吧。」

「嗯,没错,嘿嘿。」

听到苏琪说出好朋友三个字,林熙然心头一阵暖意。

「苏琪,关于许洋的事……对不起……」

「哦,没事啦,他自己已经跟我道过谦了,而且我也原谅他了,所以,你别

放在心上了。」

「是吗,那太好了,那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对吧?」

「那当然~」

静静地听着一切,许洋却是心知肚明,无论是孙晨还是苏琪,都是同一类人,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采取一切手段的人,而林熙然,却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