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我的主人我的爱邂逅之开始新生活

发布时间:2022-07-21浏览:

【我的主人我的爱邂逅之开始新生活】

我的主人我的爱邂逅之开始新生活

宁静的午后,蔚蓝的天空让太阳的光芒毫无阻碍的照耀着大地,阵阵微风带

着大海的气息吹打在我的脸上,阳光的炙烤加上水气带来的闷热潮湿让我苦不堪

言,这种海滨城市独有的气候让我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水土不服,只说了

找旅馆司机就把我拉到这里,可这一条街不是大酒店就是高级的度假宾馆根本住

不起,焦渴难耐一家超市或是便利店也没看到,本来想把里面的乳胶衣脱掉,可

是这条街没有公共卫生间,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本来想借用宾馆的卫生间,没

想到服务生说不住店不提供服务,搞什么,这是哪门子的规定,要是我的夜风在

身边一定会好好教训他们一顿,可是现在人生地不熟只好忍了,身上带的水已经

喝没了,尽管脸上的汗像水洗似的,但膀胱却还是隐隐的在告急,我放下行李休

息一下,心想我不会刚到这里就暴尸街头吧。「快躲开!」一声大叫之后我被撞

倒在地,我刚要起身不知道什么东西砸到了我的头上,黏糊糊的很甜是蛋糕吗?

我没有回过神就听见一个女孩抱怨的声音「搞什么啊,走的好好的怎么停下了。」

眼前是一个小女孩,肤色略黑,小圆脸、大眼睛,有点平胸,身材虽然瘦小,不

过看上去很精神,她穿着露脐的牛仔短裤、胯间的短衫、运动鞋没有穿袜子,她

把一辆脚踏车扶了起来,然后看到我,她脸上的怒气没有了反而很愧疚似的说: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撞你,只是没想到你突然停下,对不起,没伤到

吧?」我摇摇头:「没什么,反正已经倒霉惯了,不过你可不可以告诉我附近有

没有便宜的旅馆。」她眨眨眼睛「这是有钱人来到地方没有便宜的旅馆,不过我

家离这里不远,不如先跟我回去清洗一下吧,我看你穿的都是名牌还以为你是有

钱人那。」我无奈的摇摇头接过纸巾简单的擦了擦脸上和身上的奶油,脚踏车坏

了不能骑不过还可以推着走,她把我的行李放在了车上让我跟着她向远处的港口

走去。

身后的城市渐渐远去,她叹了口气说:「骑车30分钟就可以到了,用走的

没想到这么远倒霉。」我心想不知道谁更倒霉。「我叫于岚15岁,我们家祖祖

辈辈都靠海生活,没想到这里也可以建成大城市,对了,你叫什么。」「谭雪

……不是,我叫梦思缘18岁,来这里是为了上学。」她好奇的问:「你有两个

名字吗?」我赶忙回答:「不是,谭雪是我以前的名字。」「哦,不是挺好听的

吗?为什么改了,无所谓也许我也该改改名字,我住的村子全都姓于,就是嫁进

来的新娘子也要改姓于,这是祖辈的规矩。」「你是哪里的人?」「大都会」她

瞪大眼睛「大都会可是最繁华的大城市,为什么要到这么远来上学?」我叹了口

气说:「没什么,听说这里的学校好。」「那你一定是天华大学的了。」她羡慕

的说:「好厉害啊,到底是最先进最豪华的私立大学,连大都会的人都来这里上

学,我真的也好想上学啊。」原来于岚只念到了初中,因为这里以前没有高中,

所以住在着的人大多只念到初中。穿过一条小路我来到了她居住的渔村,听她讲

以前这里有三个村子,因为要建设城市其中两个离镇子近的渔村就被拆掉了,后

来听说为了搞旅游要保留一些当地的风貌,所以这个村子才被保留下来,现在捕

鱼受到限制,因此村子大多数人都到城里打工了,她的父亲死于一次出海捕鱼的

意外事故,妈妈伤心过度不久也去世了,奶奶把她和哥哥一起带大,哥哥当了水

手在捕鱼船上工作,奶奶开了一家甜点店贴补家用。于岚笑着说:「虽然奶奶岁

数大了,但手艺没的说,就连城里的有钱人都来定奶奶做的蛋糕。」「那刚才的

蛋糕是送给客人的吗?」我赶忙问道:「真对不起。」「没关系」她摇摇头「客

人说了不着急送,我待会在跑一趟就行了。」

这个渔村不大,大多数的房子都是木质的,村子上几乎看不见什么人显得很

冷清,我和她来到一座两层的木质小楼前,门上写上「欣欣甜品店」。屋里陈设

很简单,不过却非常整洁,一进门于岚就喊道:「奶奶来客人了。」一个面容慈

祥的老婆婆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的男人,黝黑的皮肤健硕的身体,透

过短袖衫可以看见肌肉的轮廓,眼睛不大、浓眉毛、厚嘴唇,不但长得帅气还很

硬朗,于岚简单的和他们说了几句老婆婆摇摇头走过来说:「真是对不起,我这

个孙女总是笨手笨脚的,要是不嫌弃今天就先住下,楼上有浴室可以洗澡,等明

天我把你的衣服洗干净在走。」真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终于可以先有个住的地

方了,于岚拉着我的手上了二楼,推开楼梯远端的门把我拉了进去。「这里是卫

生间可以洗澡,热水器是太阳能的,记得把窗户关上,对面住的几个坏孩子总喜

欢用望远镜偷看。」我慢慢地把衣服脱下,她小声的嘀咕着:「这么热还穿丝袜,

糊在身上多难受啊,漂亮女人就是任性。」我没想到她还在旁边吓意识的遮挡了

一下。「这件内衣是连体的吗?好像很紧的样子,这种塑胶似的衣服我还是第一

次见。」我急中生智解释道:「漂亮的女生现在都穿类似的内衣,可以控制食量

保持体形,在大都会很流行。」于岚点点头:「我听说过有钱的漂亮女孩都穿这

个,好像叫塑身衣可以减肥,不过你的身材真的好漂亮,连皮肤都这样光亮真的

有点羡慕。」她拿起我换下的衣服走了出去。我叹了口气关好门,看看四周,这

个屋子还是挺宽敞的,门口放着一台老式的洗衣机,一边的木柜上放着几个洗脸

盆和几条毛巾,热水器的旁边是一个很大的木【推荐】我的主人我的爱邂逅之开始新生活质浴桶,看来这里的人还挺会享受

的,我简单的冲洗之后发现了一个问题,我的行李没有拿进来,糟糕没有那个配

套的工具我没办法大小便,更糟的是没有可以穿的衣服我怎么离开这里,正当我

尴尬的不知所措时门开了,那个身材健硕的男人走了进来,他打开一旁的洗衣机

把我换下的衣服放了进去,就在他转身拿洗衣粉时我们的目光交汇在一起,尽管

我身体有一层无法脱掉的束缚,但超高的透明度可以说看上去就是一丝不挂,而

一且突然发生我甚至来不及遮挡完全暴露在他的目光下,我们就这样凝视着对方,

尽管时间很短,但一刹那又是那么漫长。突然他的鼻孔涌出了一股鲜血,他赶忙

用手捂住说道:「对……对不起。」然后转身跑了出去,他跑的又急又狼狈头撞

到了门框应该是撞的不轻,我站在原地身上的束缚让我感觉自己穿着衣服,因此

并没有觉得太难为情,没想到对他的冲击这么大,我脸红的笑了。不过这一下我

也精神了很多,用浴巾裹着身体走出了浴室,我站在楼梯口看到于岚正在帮他处

理头上的伤口。「那个,没关系吧。」我说完他的脸一下又红了,本来肤色就黑

脸一红显得更加难看了,于岚看了我一下又看看他说:「原来如此,你是不是偷

看人家洗澡了,还骗我说是滑倒。」「哪有,我不是故意的,」他说完两人开始

争吵起来,我站在一旁显得很尴尬,这时那个老婆婆走了出来:「你们吵什么,

没礼貌,啊岚带客人去房间休息,啊海赶紧把脚踏车修好啊岚还要去送蛋糕那。」

于岚把我带到楼上的一个房间。「这里以前是我的房间,自从爸妈去世后我晚上

总是睡不着,后来就搬去和哥哥一起睡了。」她脸红了一下说:「是两张床分开

睡的,总之那你就先住在这里吧,家里还有两间客房不过没有打扫,这里很干净

我每天都清理,房间不大不过可以看到大海,睡觉记得关窗户,夜里海风很硬着

凉会生病的。」这时他的哥哥进来把我的行李放在地上,没有说话就走了。于岚

摇摇头:「他是我哥哥叫于大海,平时总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说什么当水手

大风大浪见得多了,可一见到漂亮的女孩就变成木头了,要是遇到喜欢的女孩就

会紧张的流鼻血,看来我哥哥喜欢你,我还头一次看他流了这么多半天都止不住。」

我的脸一下红了:「说什么啊。」于岚笑了:「哈哈随便说的,我哥哥交不到女

朋友的,我要去送蛋糕了,哥哥在你洗澡的时候把我的车修好了。」「那个我可

以去一下卫生间吗?」于岚好奇的问:「刚才洗澡没有方便吗?」我有点尴尬连

忙解释:「不是的,我不是那个意思。」「哦我知道了。」于岚说道:「电影里

都是这么演的,女生去卫生间不是为了方便而是化妆,不过你先等一下把,哥哥

刚才把门撞坏了,他的头还真硬,所以他一会要去修门,再说你不化妆已经美到

让他流鼻血,要是化了妆他看到还不晕过去啊。」然后她笑着离开了。

倒霉刚才的紧张感没有了尿意又站了上风,我打开一道门缝看到啊海正在修

洗衣机,完了看样子他要洗衣服还要修门一时是完不了的,我打开行李,随身带

的衣服不多,备用的内衣是一件高叉的连体束身衣,怎么给我准备的都是这样的

衣服,没办法总比没有强,因为身体本来就被束缚着,所以这件看似很紧的束身

衣穿上也不怎么费劲,项圈还是要戴上的,不然脖子处的衣缝还是会暴露我的秘

密,好在不锈钢的项圈很轻很薄,我差不多已经适应了脖子的束缚感,大衣不用

穿了,连体的紧身鱼尾裙好像也不适合,还有两件白色的汗衫和一条黑色的百叶

裙,林寻怕我走光给我的衣服都是束缚型的,只有这条百叶裙还算是正常一点,

只是裙子有点短到大腿的一半,在加上我腿长显得裙子要更短一些,穿好衣服,

白色的衬衫黑色的短裙,我好像回到了学生时代,疲惫的身体最终战胜了一切,

我就在这陌生的地方睡着了。我张开眼已经是黄昏时分了,尿意把我憋醒的,本

能的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由于是不知不觉睡着的,所以

忘记关窗户,海风带走了身体表面的水分,那件变态的枷锁已经把我几乎变成了

雕塑,动不了,怎么办,我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记得林寻盯住过怎样应对这

种情况,尽管躯体硬得像钢板似的,但四肢的关节用力的话还是可以勉强活动的,

我用双臂撑住身体总算站了起来,强烈的尿意让我痛苦的想要哭,小心的把衣服

脱掉看到镜子前的自己,身体已经被束缚到极限了,用手抚摸一下自己硬邦邦的

小腹,尽管如此巨大的压迫力小肚子还是明显的凸起了一些,可以想象要是正常

情况就算不失禁肚子也早就变成一个大水球了,只是我饱满的双乳被挤成了两个

小馒头好可怜。双腿最多只能弯曲60度左右,腰一点也弯不了,任何俯身或是

下蹲的姿势现在都成了一种折磨,行李打开着放在地上,密码箱就在那我却无法

拿到,尝试了两次都失败了,着简直就是自虐,因为一旦摔倒我可能就站不起来

了,更主要的是我怕膀胱会暴掉,所以动作不敢过大,看来只好先让枷锁恢复原

有的柔韧性了,我回到床上,拿起一旁的脱掉的内衣小心的从新穿好。

「吃饭了,你醒了吗」门外传来了于岚的喊声,无奈我只好躺下说道:「我

不舒服,不吃了。」于岚打开门,看到我躺在床上痛苦的表情吓了一跳。「睡觉

没关窗户吧,我说过会生病的。」她走了出去一会拿着一个药箱和一碗热汤回来。

「把药吃了。」她打开药箱取出一些消炎清热的药,然后不顾我的反对强迫我把

一碗鱼汤喝了下去,好辣,她放了好多胡椒,然后关好窗户让我躺好。「没关系,

着凉只要发发汗就好了,我有办法。」于岚说完用保鲜膜把我从脚到脖子包了起

来,两卷保鲜膜全用了,我完全成了一具木乃伊,她让我吃了两片安眠药后给我

盖了两条毯子把我的大衣也盖上了。她离开后我尝试着起来,这才发现原来保鲜

膜这么厉害完全无法挣脱,我一头的大汗,挣扎了很长时间,也许是安眠药起了

作用我终于进入了梦乡暂时摆脱了痛苦的折磨。

清晨我很早就醒了,可以说完全是被憋醒的,膀胱要憋炸了,好在我听了林

寻的话留了比较长的指甲,用指甲划开了保鲜膜终结挣脱了捆绑的束缚,不过也

要谢谢于岚的这个方法,现在贴身的压迫感已经没有了,那件变态的枷锁已经恢

复了它的柔韧性,我可以自由的活动了,不过情况紧急我来不及去卫生间了,只

好就地解决,十字型的针头小心的插进下体的小孔中,注射器慢慢的把尿液抽出

来,一次最多只能抽出500毫升,一连三次我才终于松了口气,抽出的尿液倒

进了旁边的木盆,我还是有明显的尿意,但犹豫了一下我没有在继续,我无法解

释为什么,也许那种让人难以启齿的痛苦在折磨我的同时,也同样带给了我紧张

刺激的感觉,满足了我被禁欲后的空虚,缓解了一下性欲对我的冲击。所以现在

尿意在可以接受的状况下我选择了继续忍耐。不过大便要麻烦很多,必须用灌肠

液,所以只能去卫生间了,在查看外面没有人后,我拿着密码箱、灌肠用的稀化

剂和刚才的木盆快速的走进卫生间。

没想到只是满足最基本的生理需要都要搞的这样惊心动魄,真不知道以后的

日子会变成什么样,我照着镜子,这件高叉的紧身内衣实在太过性感了,屁股完

全暴露连我自己都觉得脸红,算了只有这一件备用的先穿着吧,尽管白天气温很

高我也不敢在冒险了,全身涂了很厚的油脂,高筒的吊带袜表面是真丝的,不过

内衬是乳胶不透气,这样可以锁住水分确保双腿不会被困住,穿好外衣,简单的

梳理了一下仪表恢复了精神,我来到屋外看看远处的风景心情好了很多,旁边的

楼梯下去就是甜点屋,远端的楼梯好像是直接可以到外面,我沿着楼梯下来,这

是一个不大的院子,一张大渔网放在架子上像是刚修补完,竹竿搭的架子上晾着

洗好的床单和衣服,往前走了几步,看见阿海正在整理晾干的衣服。「你好」我

轻声的说道:「昨天的事没什么,是我忘记锁门了。」他放下手中的木盆看着我

发了会呆,不过很快的回过神说:「对不起,家里很少有外人,所以卫生间根本

没有锁,不过昨天我从新换了门装了插锁,现在从里面可以锁上了。」他红着脸

问:「那个,你不会怪我吧。」我张大眼睛:「怪你,为什么?」「因为……我

看到了你的……你的身体。」他地下头显得很害羞。我摇摇头:「当然会,不过

你帮了我很多,让我不至于流落街头,所以我们扯平了。」说完我们不自觉的笑

了。

于岚从前面跑了过来「奶奶说可以吃饭了。」我点点头:「好,我去卫生间

洗洗手。」我走上楼梯,一阵海风吹过掀起了我的百叶裙,齐肩的长发随风飘起。

「哥哥,你怎么又流鼻血了?」「那个,梦姑娘对不起,衣服又脏了,如果方便

的话可以在住一天吗?」我回过头看着于岚在和他抱怨着,他的鼻血弄到了我的

衣服上。「可以吗?那只好在麻烦你了。」我淡淡的笑了一下走上了楼梯,我故

意没有去遮挡被吹起的裙子,不知道,我无法解释为什么会这样,他没有夜风的

潇洒、霸气,但他有夜风没有的憨厚、朴实。喜欢他!【推荐】我的主人我的爱邂逅之开始新生活这个念头只是一瞬间闪过,

却吓了我自己一身冷汗,难道我真的是那样轻浮的女孩吗?当然不是,我忘不掉

夜风,忘不掉他的吻,忘不掉他的味道,更忘不掉那销魂的每个夜晚。所以眼前

的于大哥是那样的单纯,我不能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而伤害他。哪怕知道他喜欢

我。就是真的接受这份突如其来的感情,也要等我彻底忘掉那个男人之后。会吗?

我会忘掉夜风吗?不知道,但我的确应该勇敢的活下去,在这阳光明媚的城市开

始我新的人生。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