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欲望之主医院篇04

发布时间:2022-07-21浏览:

【欲望之主医院篇】04

004 夜袭的医生

夜色已深,医院员工除却值班人员外,其我人基本都已下班。院长办公室里

面的内部有一个小卧室,是为了方便通宵加班而设立的。安院长审批并整理好文

件,看了窗外的月色叹了一口气。今夜,又不能回去睡觉了。晚上还要早点睡,

明天还要给两个女儿做早点呢。

最近一段时间,医院事情特别多。被入股后,事情交接等各方面恐怕会更多,

躺在床上的她按理说应该很累很困,但是她压在心里事情太多,要是有人来帮忙

分担一下该多好,但是她已经过够了被人骚扰、觊觎的日子,她和她两个女儿的

美貌,如同黑夜中的油灯,吸引着各种苍蝇追逐。多么希望能有个坚强的肩膀可

以依靠啊,突然,她的脑海里不由得浮现亡夫的身影,随后又浮现出医院的一个

特护病人、大股东的儿子。

「唉,还是睡不着啊!」安素馨拥着被子辗转反侧了一阵,怎么都没法入睡,

只好又爬起来做了一会瑜伽……

延展身体,调整呼吸,舒缓神经……

安素馨练习瑜伽超过十年,在过往的时间里,一个人孤单或者苦闷、烦恼的

时候,她总是能在其中获得平静和舒缓,但是这一晚,安素馨怎么都静不下心来。

「既然控制不住,没法不去想,那就干脆仔细去想,好好想,想个透彻。怕

什么?!」安素馨咬牙下了决心,双手抱膝坐在床上从自己的丈夫去世的悲伤和

一直以来的寂寞,从人生中无数的挫折,从头到尾,都在她脑海里过了好几遍,

越来越觉得自己需要个依靠了,那个舍弃这个家庭撒手离去的丈夫在心中的背影

似乎越来越淡,而不知不觉今天的特护病人的脸颊又浮现在脑海。两张脸孔在不

断交替,想着想着,和丈夫的种种矛盾,她很恼火。想着当初对理想男友的要求,

她会甜蜜,害羞,不由自主的想到那个病患上。

「我真的需要一个依靠啊!」想到这她不知所措起来。「岁数差距这么大,

当我妈都行了。」

「不行不行,这么优质的男性,对了,还有安宁,女婿啊!」

「丈母娘和女婿的背伦之恋。天哪,我为什么会想起这么不知羞耻的东西。」

「我……怎么办……真的,当情人?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今天都盯了我的胸看了好多次,才十几岁啊,就色成这样……」

「安素馨,你怎么会这么不知羞耻,岁数相差那么大,你配不上他啊…」

「为什么我会对第一次见的男孩这么有好感呢?第一次,不对,很久以前就

见过了…」

「什么时候呢?喔!当初是在医院劝一个小男孩打针,小男孩说只给自己的

老婆打针,而当时自己给小男孩打针的,为了哄他,好像还拉钩定下了些约定。」

「唉,想起来了,当初自己还说要收他为干儿子呢,结果把他弄哭了起来,

最后不依不饶的得喊他夫君老公爱人。」

「这是多久以前的事儿呢?我这么就忘了了?」

「还有,我又想起来了和他的事情了,说要把自己女儿介绍给他,他却说母

女一起要。」

「还有…」

想着想着,原本模糊没有影子的记忆逐渐清晰丰满了起来,但是被某几个画

面一带,安素馨就想歪了。三十五岁的身体,有些事当初自己曾自己解决过,只

是后来兴趣淡了,一直没有也就没有了,可是上次,安素馨身体一紧,一颤,仿

佛回到了以前,那个小男孩说要摸老婆的奶,自己又仿佛感觉到了那双手,还有,

看见自己的手指一颗一颗解开的那些纽扣,听见自己说过的话……

不经意瞥见放在床头柜上的全家福相片,跃进的笑容真刺眼啊。安素馨想着

就把相片放进了抽屉,这样就看不到了。

安素馨又躺在床上,单薄的长袍掩盖不了动人的身体,丰乳长腿在月光映照

下若隐若现,一双丰满的乳房,浮现于大开的领口旁,让人只想探手张目深究当

中无限春光。此刻的她无法睡眠,肉体空虚寂寞到极点,渴望有双手抚弄自己寂

寞的身体,然后不顾一切的在空洞上插入一根雄伟的肉棒。

【推荐】欲望之主医院篇04

「感觉又来了,忍不住了,多久呢了?」她的手指不能自控地伸向了自己下

体的神秘丛林,她感到很羞耻,但强烈的需要,又令她渴望被填满。在内心某种

力量鼓动下,她幻想著手指是某个男人的胯下的肉棒,慢慢的向洞口进发,一步

一步向前迈进,每接近那痕痒的小洞一点,她就感到束缚著内心的道德枷锁鬆开

了一点,内心的渴望又更强烈了一点。

「小老公,我好想你。」当肉指轻轻的抵达洞底时,她不禁发出一声带著压

抑的轻呼,脑海里出现那个病房英俊又带点邪气的少年和他一双摄人的眼睛。脑

海里的小老公了解自己的渴求、软弱及无助,而且愿意伸出援手。两心之间再无

隔阂,而且相互交叠、缠绵,溶為一体。那一瞬间的水乳交融,既炽烈又温馨,

几令她立即屈服在男性强大无比的魅力之下。

「好像要,为什么始终得不到满足…」欲火难耐的安素馨再度张开眼睛,却

发现刚才只是一个意淫的梦而已。梦里和她交融的少年无影无踪,只剩下衣衫不

整,下身湿的像是被雨水洗过的寂寞美人儿。唯有体内那性欲难耐和极度渴求的

感觉是依旧残留。

……

安素馨走进了特护病院,把门关上,看到我没睡着,小声说:「我来,我只

是看看我的专职病人的情况的。」

「安院长,我是叫你安院长还是大老婆。」我看着她。

安素馨抬头看着我的眼睛,咬着嘴唇,伸手把头上的医生帽子扔掉,轻轻甩

了甩头,长发如瀑布般纷阳着洒落。我不得不承认,这个简单的动作让安素馨做

起来,是那么的有风情,那么的,让人心神荡漾。安素馨把帽子丢开,似乎丢掉

的不仅仅是帽子,还有种种的束缚。她丢开它,代表放弃一切抵抗。羞愧,窘迫,

挣扎,或许还有屈辱感。安素馨正做着她无比为难的事情。她一边流着眼泪,一

边开始解自己的衣服,她的手有些颤抖,所以扣子总是打不开。

「怎么好像我胁迫了你什么似的?」我上前把安素馨的手握住,让她停下来,

然后关切说:「你不必这样。」

安素馨倔强的把两手从我手里挣开,继续解着外套纽扣,哽咽着,用近乎气

声的声音说:「小老公,我喜欢你,我……你欺负我吧,怎么欺负都可以,…

…」

这感觉就像是圣洁完美的女天使在说:「任凭发落。」安素馨有些僵硬的伸

手抓住我胸口的衣襟,拉着我走到大床旁边。这是所谓的诱惑和风情,只是自己

现在做起来,怎么感觉笨手笨脚的……

这其实更有另一种风情。刚刚还紧紧包裹的长款风衣从她身上滑落到地上,

跟着丝质衬衣被解开,被扔在一边。里面还有一套衣服,是当初跃进给她买的,

那样的衣服穿着,薄如蝉翼,可以看见一切,却又看不真切。这感觉能让所有男

人疯狂。

「我好不好看?」看着我不动的看着她的动作,安素馨的勇气也正在慢慢消

失,最后鼓起最后的勇气问我。

「好看,何止好看」

「你欺负我吧,我,只要你想的……怎样,都可以。今夜我就是你的大老婆。」

安素馨说完,嘤唷一声,把整个身体埋进我怀里。她把我的手拿起来,一只放在

两人之间,另一只,放在她身后。她整个人都在发抖。炙热的鼻息喷在我胸膛上,

她的修长的脖颈如蛇一般自胸口缠绕而上,她仰着头,把殷红的双唇贴在我的耳

垂旁边,梨花带雨不顾一切说:「记得许多年前你的动作就曾到这里……我们继

续吧。我不说假话了,我喜欢你,我是真的喜欢你,我愿意的……我想要你。」

真是让人血脉喷张的语言和动作呢,神情、语气,还有身上那件薄纱质地的

衣服,是引人犯罪。

她轻抓着贴身衬衣的下摆,慢慢的把衣服拉起。肌肤逐寸逐寸的出现在我的

面前,平坦的小腹、可爱的脐孔逐一曝露在空气之中,然后就是那双乳房。当她

把衣服拉到颈时,一对被奶白色胸围紧紧地包裹着的丰乳,以一个最骄傲的姿态

怒然挺起而出。这对乳房充满弹性,会随着她的脱衣动作而上下弹跳。弹动的幅

度原来极小,但由于乳球太丰满,轻跳一下就已经做成惊人的视觉效果。弹绵的

双乳轻轻的扫过我胸前,带起一阵又酸又麻的刺激。

我扶著安素馨肩膊,慢慢的向下游移,左手轻揽蛮腰,右手则托著腋下,似

有若无的碰触玉人乳侧,感受那弹手的丰盈。安素馨下意识的想推开,但久违了

的强烈男子气息,从口中不断涌入。更要命的是,我用力地箍紧她腰部,让两具

火热的身体紧贴,不断的磨擦著她敏感的胴体,胸前不知何时已经发大挺立的乳

房,不断的传来激烈刺激感觉,瘫痪了她抵抗的神志;傲翘的玉臀也没有闲著,

被一双大手又摸又搓;从私处传来的坚硬条状物更不住在提醒她,身前的是个成

熟的男人了,一个她最需要的男人。

理智渐失的安素馨,在我灵活的舌吻袭击之下失守,嘴巴才稍微张开,就已

经给一条湿软的东西闯入。安素馨还想合上贝齿作垂死挣扎,岂料对方的舌尖轻

扫她齿唇之间的嫩肉时,竟然也带来前所未有的微痒感觉,齿关随之而鬆檞,再

也闸不下对方,让两条舌头冲过重重障碍,交互纠缠在一起。这是一次激烈得犹

如肉搏的超级长吻,安素馨不断的用齿舌想把对方驱赶,却越陷越深,到后来她

已经分不出,自己是在拒绝,还是在热烈承受,最后,双方的嘴唇都已互相紧啜,

似要把对方吞进肚内。直到双方都接近窒息,我才放开。

此时的安素馨,脸上仍带著悔疚的泪痕,但通红的俏面及零乱的呼吸,却又

有种欲拒还迎的感觉,高耸的胸部因急促的呼吸而起伏著,泛起层层乳浪,说多

动人就有多动人。面对如此诱惑的佳人,我没有浪费片刻时间,趁安素馨还未回

过神来,又再低头吻下去。只是,这次我温柔得多,只是如青蜓点水般轻吻那双

如红玫的唇瓣,又不时用舌尖轻轻的划过细緻的唇纹,巧妙地在上面轻微咬噬吸

吮舔动,变化万千,又似有若无,展现另一种挑情风格。

闭上眼睛的安素馨当然感受不到男人那炽热的目光,她只是专心去享受我温

柔的轻抚带来的震撼。我的每一下拭擦都勾起了她肉体最深心处的一股渴望,然

而当那火热的感觉去到身体最敏感的地方时,又时顿化成空虚感,急需要我来充

实。特别是胸前双点,更出现难以言喻的寂寞感,更想享受到我双手的刺激。

在我纯熟无比的挑情手法之下,安素馨的情欲完全被开发出来,一步步拋开

了道德的束缚和衿持,慢慢忘掉自己人妻的身份,完全投入两性相交的淫靡感觉

之中,放浪形骸。以安素馨的美艳温婉,再多的称赞也不够,但这一刻再欣赏下

去,既是浪费也是冷落这上好人妻。所以我就连床也来不及上了,就这样把美人

儿压在冷硬的办公木桌上。

「干!」像是为了发泄,一边说着粗口,我伸手重重的在人妻白嫩的大腿内

侧上拍了一掌,在受力位置上将腿臀上的软肉挤压到两侧少女大腿和接近臀部的

软肉在大力的冲击下发出清脆「啪」的一声,随后被富有弹性的肉体颤动着反弹,

激起了层层肉浪。以这份以手掌为槌,以少女白腻冰肌嫩的大腿为鼓的声响后,

像是发起冲锋前的最后一声鸣金,我开始了荷枪实弹的行动。

当二人的身体连接在一起的时候,不约而同发出一下呼叫声。安素馨的是久

旷后得到滋润的满足呻吟;我的是因梦想成真而发出的欢呼声。

先前安素馨大腿上的表层冲击还可以通过富有弹性的年轻肉体来整体分摊力

道,而这次的攻击直击体内,正在插入到安素馨身体内部的攻击,却是无论如何

也没法通过同样的手段来消解的了。和外表那副像是能捏出水来的娇嫩肌肤相匹

配的,是蜜穴红肉里的无比紧致。粉嫩的蜜肉在我的威势冲击下变形,张开,不

甘的让出道路,被我的坚硬肉棒撑开,直插到底。昭示着安素馨失去贞洁的肉棒

前行轨迹上,层层叠叠的蜜肉褶皱包裹着龟头、和龟头之下的阴茎,在男人抽插

的力道下或主动或被动的伸缩着,在触感上像是张开了无数的小嘴在欢迎、亲吻、

舔舐着生命中的第二名来客。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让冰冷的空气在肺中回旋,稍稍冷却掉在血管里沸腾的

血液。不得不说,安素馨的腔道,实在是太舒服了,紧致、温暖、温柔、富有弹

性,仅仅是初次接触,就有种销魂般的感觉,让人仿佛就要沉醉进去。

单手压制住安素馨本能的挣扎,另外一只手则如入无人之境,在人妻的乳前,

颈间、肩头、腋下的大块区域内不断的游走间,划拨着敏感的柔弱部位。嘴巴也

没有闲着,俯下身去轻咬着安素馨微微抬起着的小腿,像是要更好的品尝安素馨

的真正味道,而两人胯间的动作幅度也是越来越大。

安素馨酮体也在急剧的升温,安素馨的体温也已经开始火热得吓人,莹白如

玉的肌肤上染上了如同朝霞般的粉色,兴奋的汗液在她皮肤的表面上泌出,点点

滴滴的落在女体的每一处位置。身后的我不断重覆抽插动作,状若疯狂的我让她

口中不断吐出愉快的呻吟声,与我浓重的呼吸及间断的喝叱声,交杂成一曲奇异

的曲子。

「喝……唔……呀……好紧…好湿……呜…」

「啊…用力…再用力一点…是这裡了…呵…别停…」

「不行了,不要啊…受不了啦…嗯啊……」

……

安素馨在我无休止的攻击下累积到到了喷发的临界点,幽谷随之猛的一紧,

仰着头、深深的吸着气,嘴巴大大的张开着,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双腿不自主

的张开,然后紧紧的在我的裸背上交叉,玉足在一起形成一个交点。

「呼」深吸一口气,我的感觉也忍受不住,随之而来。在我的重重的喷发之

后,像是全身的力气都在这一次的爆发中用尽了一样,将身上挂着的少妇重重的

扔回到床上,安素馨也随之吐出了一口悠长的呼吸,整个人瘫软了下来。

「大【推荐】欲望之主医院篇04老婆,还来一发不?老汉推车啊!」我一把把安素馨趴在床上,她丰挺

的玉峰被压扁,而我趴在了她的身上。

「什么?」安素馨仍在回味著梦中才可以拥有的放纵,四肢乏力的躺於床上,

不住喘气。她有种感觉,彷彿在体内流动著的,不再是血液;彷彿呼吸著的,不

再是空气,而都是满足和快感。

「大老婆,咱们这姿势,真好…」我看着安素馨的神情和衣着形成了无比强

烈的反差。她的神情羞涩、艰难、窘迫,还带着一种逆来顺受,勉强自己的屈辱

感,脸上泪痕未干,她的衣着,魅惑、放。荡、羞耻……

「坏人,你这坏人…」安素馨感觉自己又好像回到了青春的时代,羞涩和初

恋的美妙感觉涌上心头。她对我翻了一个白眼,进卫生间拧了一条毛巾递给我,

又看了看表,紧张得有些磕磕巴巴的说:「现在快十二点了,还,还有时间…

…我给你热点粥吧?你饿不饿?」

「好。」刚刚做完,我感觉一下,还真的有点饿了,再加上我这两天没怎么

吃上过米,体力和营养消耗又大……

安素馨将我礼品整理了一下,那是看望我的人送的,里面就有粥。安素馨把

粥放进了微波炉,又帮我削起水果,削好的水果切片放在盘子里。我看见她把长

发甩到一边,双手一起拢好,团起来,把帽子带了起来。然后她洗了手,打开了

微波炉。她的神态和举止,平静、简单,但是温馨的生活。看着安素馨专注忙碌

的身影,这感觉就像是仙女下凡,为你洗手做饭,其实会很有成就感。

两人面对面吃完了粥后,安素馨将碗洗好放在一边,两人面对面沉默无语,

我走到她的背后,上前抱住她,玩弄着那她傲人的乳房。

「不要…」深呼吸,安素馨说:「我……」

「嗯?」

「忘了今晚。」说完,安素馨睁大眼睛看着我,或许在表明决心,或许,在

期待一些意外的反应。:「我,我不会做任何的情人。你,你也不行。」

「是吗?」我双手抚摸在她胸前傲人的乳房上,还轻轻的在那最敏感之处上

掐了一下。冷不及防下,她感到乳房上传阵阵酸麻的感觉,还有丝微的痛楚。但

这种痛楚却令快感倍增,让她不能自控从喉咙深处发出一下呻吟声。「你只能是

我的哦!」

「唔,不要,我……」那已经充血的樱桃被眼前的少年拇指用指甲部份,轻

而频密地刮着乳头的下部,这奇异的挑逗手法,不可思议的带来数以往未体验过

的快感,令安素馨情动不已。

这一夜,小房内春色无边。

……

「呼。今天又是一个不错的天气呢!昨晚竟然做了那么羞耻的事情和春梦呢?」

安素馨打开办公室的窗户,伸了个酸涩的身体,舒展了懒腰。自己寂寞了那么久,

竟然做出了羞羞的事情,自渎,然后又做了个春梦,梦里和当年的一个随口许下

约定的小屁孩做了对不起跃进的事情,对不起?奇怪为什么会感到对不起呢?唉,

话说,要不是这个梦的提醒,没想到那个病人竟然是小时候要娶我的小老公,想

想真是有种莫名的幸福感。真想和他谈一场恋爱,可惜啊!年龄终究是个问题,

更何况那也是戏言,就当忘记了吧。「对了,这个点,阿宁估计将早饭做好了,

那我回去给阿宁阿静带点早点吧!」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