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女儿的援交45

发布时间:2022-07-21浏览:

【女儿的援交】(45)

《四十五》

「世伯…你是…叔叔…?」

我缓缓点一点头,文蔚的眼神带着吃惊,脸色在呈着黄色灯光的映照下显得

更为苍白。一直以为是人客的叔叔竟然是同学父亲,那之前自己所说的话,岂不

全都被看在眼裡?

知道真相后,文蔚把盖着自己身体的被单拉得更高,静了几秒,低头向我道:

「世伯…可以让我先去洗澡和…穿衣服吗?」

「喔,当然可以,抱歉…」我慌忙转过身去,文蔚从床上下来,把散落地上

的衣物逐一拾起,不作声地步进洗手间裡梳洗整理。

呼,真尴尬,刚才还用手指插进去,拜託待会千万不要提起。

文蔚藉词洗澡,也许是想给自己时间思索应该要如何面对我,找些藉口来为

自己做的事作开脱。虽然以我俩的关係她什么不说我也没她奈何,始终只是见过

几面的同学父【推荐】女儿的援交45亲,我是没有权利管她的任何事。但我想她亦猜到我找上她不会是

偶然,是跟我的女儿有关。

在文蔚躲在裡面的这段时间我亦在尽量思索,我到底要以一种怎样方式诱导

她说出真相。在今日之前我曾打算以一种较婉转的方式去问她,但经过刚才的遭

遇,令我知道问题必须要立刻解决。雪怡继续做援交的话早晚会碰上同样卑劣的

嫖客,不,甚至是更危险的性变态,我不能让我的女儿遇上同一惨痛。

我决定不再转弯抹角,直接告诉文蔚我知道雪怡亦有卖淫一事,即使有如何

后果,亦总比放任给两个女孩站立在危牆之下为好。

我要知道实情,她俩是否被迫?红姐是什么人?是什么原因导致她们要出卖

身体?我必须知道这些,才可以知道下一步应该怎样做。

文蔚是个乖巧女生,相信她一定亦理解自己在做的是错事,一定想有机会让

自己的人生重回正轨。我不但要拯救雪怡,亦要让这女孩离开这种生活。

「已经半小时了…」我在外面乾着等,脑袋空转了无数次,文蔚仍是未从洗

手间出来。我开始感到不妥,尝试轻轻拍着木门:「蔚蔚,妳没事嘛?」

女孩没有回应,浴室内继续响着花洒的水声,我再次拍门问道:「应我好吗?

蔚蔚。」

裡面仍是没有答话,我担心她会否因为服食过量催情药而晕倒,情急下扬声

道:「妳没事吧?我要进来了!」

没有,仍是没有回音,没办法了,我扭动门较,轻轻推开木门。入住这类型

酒店的人客又大多是情侣或夫妇,为了安全浴室一般不设门锁,以免住客在浴室

内发生意外而被困裡面。

「蔚蔚…」我试探性地把木门逐寸推开,沙啦沙啦的水声响遍整个浴室,文

蔚没有应我。直至木门完全打开,我看到全身赤裸的女孩蹲在淋浴池裡,手握着

花洒头不动一动地向自己冲射,大量水花在一头及肩的长髮上如弹珠跳动。

「蔚蔚?」女孩满脸是泪,跟花洒喷出的水交互沿着脸庞滑落,带着咽呜垂

着头:「没用的…污秽了的身体,怎样洗也不会变乾淨…」

「妳在乱说什么?我不是告诉妳一个人的价值是看其本质,这只是人生的一

点挫折,五百圆和十圆的道理,妳不是听懂了吗?」我在安慰女孩,文蔚抬头望

我,幽幽的问:「如果那张五百圆被撕走了一半,那它还有价值吗?」

「蔚蔚…」面对一个鑽入牛角尖的女孩,什么道理都很难说服她。我明白今

天发生的事被一个自己认识的人知道,对文蔚来说是一种不小打击,当娼的女孩

总不希望被身边的人知道,更是这样难堪的事。

「洗冷水?妳一定很想感冒了!」我替文蔚扭停花洒,赤裸的背嵴和手臂早

张起了鸡皮疙瘩。女孩仍是蹲在地上不肯动,我没法子,只有抓下一条毛巾替她

抹乾身上的水珠,再用另一条乾毛巾披在她肩膀。

「没事了嘛?还冷不冷?」我关心问道,文蔚摇摇头,默默地反问我:「世

伯,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髒?」

安慰女孩子从来不是我的强项,只有装作搞气氛的答说:「没有,都洗得很

乾淨,白雪雪的。」

文蔚脸上一红,身子缩了一下,嘟着嘴责怪道:「你在看哪裡了?我是你女

儿的…同学…」

「哈哈,别怪世伯为老不尊,只是开玩笑,那妳快点穿…」我看她的心情好

像放鬆了一点,作个完场话,可还没说完,文蔚却向我伸直双手:「我冷,抱我

…上床…」

「上床?」我承认对一个中年人来说,这个动词是很容易打乱阵脚,特别是

对方是一个可以当女儿年纪的女孩。

而且还是一丝不挂的女孩。

我推辞不了,唯有小心翼翼地沿着被毛巾包裹的部位把女孩抱起,文蔚难为

情的问道:「会不会比雪怡重?」

我支吾以对:「雪怡这么大,我已经很久没抱她了。」

文蔚嘟着嘴道:「哪裡,那天在你家做蛋糕,她明明跳上你怀裡. 」

我就没说错,文学派女孩子的观察力,普遍是比较强。

「大概差不多…蔚蔚妳这个年纪,体重45左右很正常…」此话一出,文蔚

顿时瞪大眼纠正道:「什么45?才42!」

抱歉,对十九岁的女孩子来说,3kg可以要了她们的命。

我作投降状:「那妳赢了,虽然我不知道雪怡体重多少,但肯定超过42。」

文蔚以手掩着小嘴,故意把目光放到别处自言自语道:「雪怡是49…」

原来这么清楚吗?那妳又问我干么?

女儿骨肉均称,作为父母绝对觉得发育良好,但在现今瘦身时代,对女孩子

来说少一斤便是美一分,也没什么好争论了。反正可以使文蔚心情和缓下来,说

些閒话亦是好事。

可文蔚也是聪明女孩,自然知道我今天以叔叔身份相约她的目的。把她放在

睡床后她一言不发,一双杏眼儿牢牢盯着我,审视了一会,微微噘着小嘴道:

「世伯你是否…有事想问我?」

「是…」我点点头,应来的,始终都要来。

《本集未完》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