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女友小恩之异国恋10

发布时间:2022-07-21浏览:

【女友小恩之异国恋】(10)

女友小恩之异国恋(十)

我和Mark走出了酒吧,刚才醒来发现小恩不见之时紧张过度,头脑当时

清醒,但此刻又感觉头痛欲裂,胃里也是翻江倒海十分不舒服。

再看Mark也是脸色十分难看,走路摇摇晃晃。

「你,你怎么样啊?」

我问道。

「妈的,今天喝的太多了,走,我们去找……那两个混蛋。」

虽然我们得知了地址,而且地方不算远,但现在是三更半夜,加上我们两人

本来就醉醺醺的,因此有些晕头转向。

更让我苦恼的是,走了不一会儿,Mark酒劲又上来了,实在受不了在路

边扶着墙吐了起来。

我赶忙过去帮他拍了拍,也不知道是他酒量比我小还是被灌的太多,居然靠

着墙坐下来。

「不行,我太难受了,呃,呕。」Mark继续呕吐着「怎么样,能站起来

么?」

「呃,让我坐一下,妈的,真难受,嗯……稍等一会儿。」Mark迷迷糊

糊的说着,喝醉过的人都知道,都以为吐了会舒服,但往往吐完以后的一段时间

意识会更加不清醒。

我当然不能站在这里陪着他等,多一秒钟小恩就多一分危险!「那你在这里

坐一下,我现在去找小恩。」

「嗯……好,呃,我,我马上过去。」

我也无暇顾及他,因为不知道自己这个状态能撑多久,赶紧朝着小恩可能被

带去的旅店赶去。

等到了才发现也是个不大的Hostel,这个时候夜已经深了,大门也上

了锁,我顾不得太多,啪啪啪的拍着门,居然没有人回应。

妈的!这地方的服务人员都是死了么?小恩,你一定要撑住啊!虽然我知道

可能一切都为时已晚,但想到她可能首次遭受到外国色魔的奸淫,自己就担心不

已。

而最让我紧张的是,如果他们对小恩做出什么危及她生命安全的事情,那就

太可怕了。

想到这里,我一阵头脑发热,酒劲上头,胃里更加难受,实在忍不住到旁边

吐了起来。

正在我吐得七荤八素之时,旅馆的门突然开了,我迷迷糊糊地看到两个外国

人扶着一个女孩走了出来。

不用想了,一定是小恩!我当时也是来不及多想,三两步就沖了上去!「放

开她!」

我用力推着他们,奈何这两个家夥本来就身材健硕,加上我这个时候晕头转

向,可以说是毫无力度。

「哦,看这是谁啊,原来是Mark的朋友,把他制服住。」

那个叫Mason的白人说。

「哈哈,就这种力气,别费劲了兄弟。」Drew把我双手反剪住,我动弹

不得。

我开始大喊大叫呼救,Mason可能是怕我惊动到其他人,不知道从拿掏

出一个小型喷雾剂沖着我喷了一下,过了几秒钟我就眼前一黑不省人事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恢复了意识,发现自己不能动弹,居然被绑在了一个

椅子上!坏了,难道我遭到了绑架?我用力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破旧的

仓库,眼前的一幕更是让我震撼。

我的女友就在我面前,只是装束完全不一样了。

小恩今天穿的衣物已经不知所踪,取而代之的是一件极为露骨的情趣内衣,

准确的说连情趣内衣都不是,简直就是性工作者的装扮!小恩匀称的长腿上穿着

一双黑色网纹的丝袜,连着腰间的吊袜带,而这已是她下身的全部衣物,除此之

外并没有穿内裤,连件丁字裤都没有,那性感的黑色阴毛和挺翘的屁股全部暴露

在外。

小恩上身穿着一件内衣,其实也没有任何遮挡的作用,仅仅是一个拖住乳房

下沿的胸衣,那白嫩的胸部,小巧的乳头被一览无余。

小恩喝了不少酒,此刻还稍有些醉意,但她应该对现在发生的一切是清楚的。

但也许是无力反抗,也许是怕我受到伤害,她十分顺从的被Drew和Ma

son夹在中间,身体被肆意玩弄,身材高挑的小恩在他们面前也显得娇小柔弱。

这一黑一白两个鬼佬并没有十分粗暴的动作,反而是非常认真地抚弄玩赏着

小恩的身子。

「我说,这个小妞实在是太辣了,不要再等了吧,我受不了了。」

黑人Drew说,难道小恩还没有被正式插入?「你急什么,我们有的是时

间。」Mason说。

「你个婊子养的,我们刚才好不容易把她背到房间,扒光了她的衣服,你还

要给她洗澡,折腾了那么久。」

「操,这个婊子路上吐了自己和我一身,不先弄干净就办事,我没你那么恶

心。」

听到Mason居然称呼小恩为婊子,我内心一阵愤怒和屈辱。

「你也别说我,你居然拿你丑陋的黑鸡巴蹭弄她脸的时候就射了出来,还说

要给她换上你珍藏的婊子装扮才能变硬,又浪费了不少时间。」

「妈的,那是我给我女友买的,没想到她穿上正合适,真他妈淫荡。不过谁

知道给她弄醒了,这小妞刚刚还跟死鱼一样,居然就大喊大叫的让我们办不成事,

只能把她带出来。」

「那也正好,我可不想奸屍一样。亚洲女孩儿的骚逼很紧,那种情况下会弄

伤她的。」

没想到他们还会怜香惜玉?可是不管怎么样,小恩至少还没有遭到奸淫。

「不行,我忍不了要插她了。哦,看看那是什么,我们的朋友醒了。」

不好,我刚才睁着眼睛看,这下被他们发现了,而小恩也偷偷瞄向了我,但

尽量避免和我目光直视。

「哦,夥计,实在抱歉,不过怕你坏了我们的好事,只能把你绑起来。」M

ason说道。

「你们这是犯罪!快把我放开。」

我大声向他们喊道。

「犯罪?不不不,你要有证据。而且我想和你做一笔划算的交易,你听完以

后一定会感兴趣的。」

「你什么意思?」

「你是Mark的朋友,你难道不想操这个热辣的中国小妞?我们给你个机

会,你和她做爱,然后不要告诉Mark,也不要报警,怎么样?」

「你说什么!我可是……」

我刚想说出来,只见小恩沖我使劲摇头示意,显然让我不要说。

我想了想也是,这个时候暴露我的真实身份阻止不了任何坏事发生,反而会

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另外,如果先假装答应,也可以拖延时间等待转机。

「哈哈,看来这个小妞看不上你,她都摇头了呢?不过不要紧,只要你同意

就好。」

「我可是……可是Mark的好兄弟,我不会和朋友的女人做爱。」

干!女友被别人玩成这个样子,我还要假装她是别人的女友,真是太丢人了!

「哈哈,Mark是个他妈的花花公子,他一个月就换一个女人,根本就不放在

心上。这种女人对他来说和妓女也没有区别!」Drew粗鲁的说道,用她的大

黑手蹂躏着小恩的奶子。

「另外我刚才试了试,这个小妞的下面太紧了,她在反抗状态下我们真不容

易把鸡巴放进去,我估计你的亚洲鸡巴比较合适,你先来帮我们把她操出感觉,

我们再继续!」

可恶,这两个人不仅羞辱了我的尺寸,还让我作为他们操干我女友的准备工

具!「我不会这么做的!」

「呵呵,小妞,去说服你的朋友,让他同意,不然我们会让他吃点苦头。」

Drew说着走了过来。

「不要这样,好的,我答应你们。」

小恩眼神中立刻流露出担心,显然她不想我被伤害,赶忙答应。

Mason和Drew满意了放开了一身淫荡装束的小恩。

「我们尽量拖延时间。」

小恩走向我,用中文说道,看来她和我想到一起去了。

「委屈你了宝贝,我真是没用,不能保护你。」

我懊悔地说。

「不是你的错,老公,我们现在要尽量想办法,另外千万别让他们看出来我

们的关系,这样反而更好。」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呢?快点开始有趣的工作吧!」Mason嘲笑着催促

道。

小恩深呼吸了一下,跪在了我的面前,解开了我的裤子。

虽然我有淫辱女友的癖好,但这一次真的是彻彻底底地两个人都陷入危险,

哪还有闲情逸致,因此我的鸡巴还是软趴趴的。

「喂,我们是不是找错人了,这个家夥是个性无能吧,看到这样美妙的裸体

居然毫无反应?」

听到这样的羞辱我更是没有心情勃起了,小恩却非常耐心地抚弄着我的鸡巴,

然后用她的小舌头一点【推荐】女友小恩之异国恋10一点地舔弄着我的龟头。

「你看这个淫荡的女孩儿,居然这么熟练,而且给自己男友的朋友吃鸡巴居

然一点都不害羞,真可惜让这个中国人先享用了。」

「对啊,她一定有做妓女的潜质,说不定就是一个妓女。不然在酒吧怎么会

那么开放。」

他妈的,我的女友怎么会是妓女,真是气死我了。

「我,我是个妓女,所以………请你尽情享受。」

万万没想到小恩居然用英语说出这么一句话,除了让我听到以外,还让那两

个混蛋听了个真真切切,发出了一阵嘲笑声。

小恩说完,开始更加卖力地吞吐着我的肉棒,快感渐渐上升,我的鸡巴也渐

渐有了反应。

「真没种啊,这样的骚货为你口交你还不能变硬,实在不行还是让我们直接

来吧。」

黑人Drew性急地说道。

「请你,嗯,快点硬起来。然后……放进我的骚穴,不然……我就会,就会

被他们的大家夥操了。」

小恩又用英语说着,小恩呀小恩,你这简直是帮着他们羞辱我呀,但是一听

到她亲口说出被外国人的大鸡巴操,我的肉棒不争气地真正硬了起来。

小恩站起身,擡起她穿着网袜的美腿,骑到了我的身上。

「欧耶,正点的戏码要开始了!」Mason发出了欢呼。

小恩骑在大腿上,双手搭着我的肩膀,把没穿内裤的小穴贴到了我的肉棒,

前后蹭弄着,然后开始魅惑地看着我,怜爱地亲吻我的脸。

「既然到这一步了,别想那么多,我们就好好享受吧。」

小恩说,我领会她的意思,不能因为过度紧张露出马脚。

於是也干脆不想那么多,开始欣赏着眼前美丽的肉体。

那淫荡的装束与小恩清纯的脸庞形成鲜明的对比,那迷离哀怨地双眼透露出

特殊的情欲,把我迷得神魂颠倒。

这就是我的女友,她是属於我的,但今晚却被两个外国人灌醉带走,剥光全

身的衣物,身体的每个角落都被看遍玩弄,还像芭比娃娃一样被打扮成妓女。

幸运的是,阴差阳错之下小恩到现在还没有被他们插入,但不幸的是,我被

捆在这里可能要亲眼目睹悲剧的发生!但现在至少有一个机会,那就是用我们做

爱的时间拖延住他们,等到转机的出现,我要投入这场性爱,要让他们知道,他

们无法夺走小恩的身心!虽然他们是为了把我当工具调动小恩的情欲,但即便是

那样,我也至少可以保证小恩不会被他们强奸受伤!我热情地稳住了小恩,尽力

耸动着屁股和小恩的性器摩擦,快感不断升温。

那两个家夥败兴地吹起口哨为我们加油助威,但我不理这一切,小恩的下体

也湿润了起来,扶着我的龟头,渐渐放入了小穴。

「啊,进来了……嗯。」

「我爱你,宝贝,啊!」

我此刻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我也是,不管,不管发生什么事情。」

小恩动情地说,同时上下移动屁股套弄我的鸡巴。

於是,我和小恩当着两个外国色狼的面,开始认真地做爱。

「嘿,他们可真的进入状态了,看起来还真般配。」

「哈哈,哥们你要是和这个小妞成了一对,可要感谢我们。」

这两个家夥继续说些没营养的话。

「别理他们,我们……嗯,好好地……。享受,啊,老公,你今天……好大,

讨厌……」

小恩用中文说。

「因为你………今天真的很淫荡,啊。」

我感到小恩的阴部也一紧一弛地收缩着,让鸡巴传来的快感持续升高。

「慢点,嗯,别,别那么快让我射。」

我提醒着小恩,小恩也想控制节奏,但她也渴望得到快感,只能这样不快不

慢地继续着。

就这样持续了十分钟。

「喂,你们不要只顾自己享受啊,差不多就行了,该我上了吧。」Drew

又开始猴急。

「嗯,马上,我还没有,还没有湿透,一会儿……就给你们……嗯……」

小恩说着,但还是自主地加快了速度,我的鸡巴渐渐承受不了了。

「啊,不要这样,我快,快忍不住了。」

我向小恩求饶。

可是小恩的情欲已经起来,啪啪啪,我女友的美臀和我的大腿发出的撞击声

越来越快。

「射吧,老公,射给我……都射在我里面,我……我是你的,我的小骚穴,

都是你的!」

小恩说着,我听到这样既淫荡又温馨的话语,心中和下身都拂过一阵暖流,

再也忍耐不住,把精液都射进了小恩的身体。

「哈哈,看来结束了!」Drew终於等到了机会。

「等一下,我帮他清理一下。」

小恩说着,蹲了下来用小嘴认真舔弄我射精后的鸡巴,丝毫没有觉得肮脏。

「真是个负责的妓女呢,哈哈。」

「好了好了,该我们上场了。」Mason走了过来,要把小恩拉走。

「老公,对不起,如果你觉得……。不忍心就不要看了。或者………就当是

对我的处罚吧,这一切……都怪我对不起你。」

我可爱的女友居然此刻为了安慰我还要给我道歉!明明是我无法保护她,难

道真的要眼睁睁地看着我的的女友被黑白大屌奸淫了么?就在我绝望之时,外面

响起了一阵警笛之声!Mason和Drew也吓了一跳,看来我们有机会了!

我大声地叫喊着,但马上被Mason捂住了嘴,小恩想要逃出去求救,也

被Drew用粗壮的臂膀抱住!我心中祷告,一定要发现我们啊!可是希望转瞬

即逝,警笛声渐行渐远,显然不是为我们而来的,他们两个人的表情也慢慢轻松

下来。

「嘿,真是吓死我了。」Mason说着,放开了我,然后和Drew一起

抓住了小恩,一人一边擡起她的网袜美腿,摆成双腿大开的羞耻姿势。

我们真的难逃一劫了么?可恶,Mark这个家夥去哪了。

但想想也不能怪他,如果还在旅馆还好说,现在他并不知道我们在哪里。

都怪我太过沖动才落到这步田地。

「不要这样,放开我!」

小恩扭动着还想要挣紮。

「看看,这个骚货的骚穴里流出了精液,真是淫荡。」

小恩的下体泊泊流出了我刚射进去的精液。

「我们要放点新东西进去了,我先来!」Drew说道。

「不行,这次要我先来,你等一下。」

看起来他们要内讧,这样最好。

「好了,你先来,我们赶紧把这个中国骚妞给干了!」Drew居然大度地

让步,Mason把小恩放到了一边摆放的一个桌子上。

事已至此,我的女友遭到奸淫看来无可避免。

看到小恩激烈地挣紮,我真的害怕她会受到伤害。

很多被强奸的女生甚至会阴道撕裂,极为痛苦,我不想让她这样。

「宝贝,不要紧,别弄伤自己。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所以……请你放松一点,

不要让他们伤到你。」

我无奈地劝慰小恩,小恩哀怨地看了看我,认命般地闭上了眼睛。

「嘿嘿,看来他们也放弃反抗了!」Mason说着脱下了裤子,露出了他

可怕的,足有十八厘米以上的巨棒!然后俯下身来,含住了小恩的娇乳,手部开

始摸弄小恩刚被我干过的淫穴。

「嗯,啊……不要。」

也许是听从了我的话,小恩还是有些抵触,但已经没有那么抗拒。

Drew邪恶地脱下小恩的一只网袜,塞到了我的嘴里,又塞上块破布,对

我进行羞辱!小恩一边是白嫩的美腿美脚,和另一只腿形成鲜明对比,都被Ma

son向上向两边分开,彻底暴露出最私密的地方!「哇哦,太妙了!这就是亚

洲女孩儿多汁的淫穴!」Mason赞叹着,把大鸡巴顶到了小恩的穴口。

「不,请不要。」

小恩还在徒劳的求饶。

「宝贝儿,你有感觉了,是不是,这里都湿透了,现在让你体验一下真正男

人的大鸡巴,这才是你这样的女孩儿值得拥有的。」

「不,太大了,我……我害怕。」

「会让你舒服地。」Mason把鸡巴往里挺了一下,半个龟头挤了进去,

但已经明显撑开了小恩的小穴!小恩就要被这个坏人给奸淫了!而且是彻彻底底

的淩辱强奸,没有任何自愿和预先设计的成分,没想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们身

上!小恩此时把头扭过来看着我,淒凉的说:「对不起……老公,我……。我要

被这个坏蛋欺负了………啊!!」

小恩哀叫一声,整个龟头已经没入了她的阴唇,再进一步,Mason这个

混蛋就要彻底玷汙我的小恩!但这一切已无法阻止,只见那巨棒一点点插入,小

恩的痛苦的连声音都快发不出来了,直到插到底,还有一小部分肉棒留在外面!

小恩终於第一次被外国人的大屌插入了!Mason之后慢慢地拔出鸡巴,

再慢慢深入,正式开始了对小恩的奸淫,我看的两眼发红,但也无能为力,只能

眼睁睁地看着小恩被巨棒折磨。

一开始小恩紧张的连声音都发不出,但随着抽送的节奏,渐渐地发出略带痛

苦的呻吟。

「欧,亚洲女孩儿的小穴真紧,真舒服,就喜欢干这样的小浪穴。」

「哦,嗯,求求你……停下,实在是,太………太大了。」

「哈哈,是不是比Mark那家夥的厉害,不过我知道,肯定比你的中国朋

友大多了,不是么?你这样的女孩儿生来就应该被我这样的白人巨屌干,对不对?

哈?」Mason时刻不停地对小恩进行言语羞辱。

我的女友双腿打开,被一个外国色狼抓住双脚,露出自己的逼穴,被肆意奸

淫着,而我被捆绑在这里什么也做不了,嘴里还塞着刚刚还穿在小恩腿上的丝袜,

这种屈辱不停地刺痛着我。

也许是自我保护的心理作祟,我刚刚射精没多久的肉棒居然又有了些反应,

但我并不能用手去安慰自己!Drew也没有闲着,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了一瓶透

明粘稠的润滑液,就像av电影里用的那种,然后脱下了小恩上身毫无遮挡作用

的内衣,把润滑液倒了上去涂抹开来,然后煞有兴致地揉弄小恩的双乳!润滑液

在小恩的身上泛着光亮,更增添了淫荡之感。

「这是什么,啊,好,好滑,呜呜,太,太大了……。我……我快受不了了。」

「这就受不了了,那这个呢?」Mason说着,加快了抽送的速度。

「啊,啊啊啊,不,不要,啊啊啊啊啊,太,太激烈了,受不了,不要,啊

啊,不不不,不,啊啊啊!」

小恩发出激烈地呻吟声。

可是Mason丝毫不知道怜香惜玉,仍旧大力地操干。

「呜呜,啊,哦!!」

小恩身体颤抖着,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眼睛都快翻白了,大张着嘴就这样

被干上了高潮,毕竟这是第一次承受这样的巨棒抽插。

「这个婊子高潮了,换我了。」Drew说道。

「我还没有射呢,等一会儿。」Mason有些不满。

「不行,不能等了,你去玩她其他地方。」Drew坚定地说,然后脱下裤

子,露出了他那比Mason还要粗大一些的可怕鸡巴,天啊,我的女友到底要

遭受怎样的淩辱才算完呢?还没等小恩缓醒一下,黑屌就又进入了身体,毕竟有

刚才Mason的铺垫,这次的进入并不算困难,但小恩一下子又清醒过来,开

始了痛楚和快感交织的煎熬。

「啊,你,不!我会……。会被弄坏的……啊,好,好大。」

「欧,好爽,终於操到你了,你这个亚洲婊子,我要把你的脑子都干出来,

欧,来吧宝贝,享受我的巨屌,是不是很让你舒服,想上天,欧,耶。」Dre

w一边干着一边嘴里说个不停。

就这样,异样的刺激很快又把小恩折腾到了高潮。

随后,这两个人又变换着姿势,一会儿是一个人用正常体位干着小恩,另一

个人让小恩侧过头去给他服务,一会儿又是让小恩如母狗一般趴着,一前一后干

着小恩的淫穴和小嘴。

就这样,一黑一白两个赤裸的外国人和仅有一条网纹丝袜遮体我的小恩,构

成了一副淫靡的画卷。

小恩的身体反应也在这中间发生了变化,由一开始的紧张抗拒,经历几次高

潮后渐渐放弃了抵抗,彻底接受了残酷的现实。

「啊………哦,你们……把我玩坏吧……」

小恩自暴自弃地说道,此刻她正被Mason抱在腿上,一上一下地操干着。

「你说什么?我们可不舍得。」

「嗯……玩坏我,毁灭我吧,我……我受不了了……啊啊啊,好,好巨大,

怎么会,会这样……」

小恩说道,看来今天的刺激已经超过了她的承受范围。

「我就说,你就是一个淫荡的亚洲婊子,就喜欢给外国大屌干,对不对,哈?」

「嗯……是的……。」

不要这样啊小恩!不要放弃自己!我想喊,但是出不了声音。

「我是……。呜呜,淫荡的……亚洲婊子,想,想被外国大鸡巴,操啊啊啊

啊。求求你,射,射给我啊!」

「啊,好爽,好,我就射给你一下吧!不过要这样!」Mason抱起了小

恩,走到我面前,巨棒一下一下抽查着,然后顶住不动抖了几下,大量的精液射

进了小恩的身体!甚至混合着小恩被干出的白浆直接流了出来!小恩又一次达到

了快感的巅峰,身体彻底软了下来,Mason把小恩丢在了我的脚边。

我们都松了一口气,他终於射了。

但看看天色,还是黑漆漆的。

这漫长的夜晚什么时候会过去呢?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