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潜伏版下162163章

发布时间:2022-07-21浏览:

【潜伏】2.0版(下)162-163章

第一六二章

虹口,紧黄浦江边的一座设有码头的灰色大院落里人声鼎沸。这是一个废弃

的旧仓库。院子后部是一幢座北朝南的三层小楼,前面是几排东西向的平房。

和前面的嘈杂比较起来,后面的小楼显得沉默而神秘。从二楼和三楼的或紧

闭或虚掩的房门里不时传出阵阵令人心悸的淫声。

在一楼大厅的一个角落里,一张粗重的特制木椅上坐着一个一丝不挂的标致

女子。她双臂反剪,被一副锃亮的手铐铐住,固定在结实的椅背上。两条修长白

皙的美腿微微岔开,脚腕被用粗麻绳捆死在粗大的椅子腿上,隐隐露出大腿根交

汇处茂密的芳草地。

她就是被捕已经五天的萧红。萧红被剥光衣服捆住手脚坐在这张椅子上已经

是第二天了,满眼满耳都是暴男裸女、淫声浪语。她的心情越来越沮丧、越来越

紧张,心里空荡荡的,好像随时都会挺不住崩溃掉。

第二次淞沪抗战时期,这里曾经是日军海军陆战队增援部队的主要上陆地点

之一。他们曾把这个旧仓库作为临时的兵营和物资转运站。战事平息以后这里被

改作了海军的慰安所。

此时一条黑乎乎的渡轮正停靠在码头上,成群穿着水手服的日本水兵急不可

耐地跳下渡轮,冲进紧挨着码头的大院。另外一些敞胸露怀的水兵从大院里走出

来,有的兴高采烈,有的懒懒散散,三三两两地消失在附近的街道里。

大院里熙熙攘攘,挤了足有上千名日本水兵。他们在几排平房间排成了密密

麻麻几十条长长的人龙,人人手里都攥着几张脏兮兮的军票和军队制式的简易安

全套,一个个伸长了脖子,跟着队伍缓缓向前挪动。

从一个紧挨一个的房门里不时传出男人放肆的笑声和女人淫荡的叫声或凄惨

的呻吟。

远处开来了一条漂亮的小艇,艇上载着二十几个日本海军军官,他们或站或

坐,都是一副按捺不住的急切表情。有两个年轻军官站在船头,手扶栏杆,急不

可耐地望着越来越近的码头和大院。

萧红至今都没有想通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被捕,而且是全军覆没,事前没有任

何征兆。还有一件事她一直想不明白:被捕至今日本人并没有对她本人使用过肉

刑进行刑讯。

前几天他们让她看了阿梅、孙蕙和女学生江英的刑讯。她虽然经过专门的反

刑讯训练,但刑讯的残酷还是大大超出了她的相像。她没有想到他们居然可以用

那样惨无人道的办法去折磨女人身体最见不得人、最敏感脆弱的器官。

好几次当日本人把她的衣服扒光捆吊起来的时候,她都以为恐怖的刑讯要降

临到自己头上了。可是每一次日本人都是把她猥亵恐吓一番以后就又关了起来。

只是反复地吓唬她,逼她招供,却一直没有真正动刑。

一直到昨天,一辆囚车把她押到这个地方,那个叫藤井的宪兵队长亲自剥光

了她的衣服,把她捆在这张椅子上。

她当时心里在瑟瑟发抖。残忍的刑讯还是来了,而且是单独刑讯。想到不知

他们会用什么样令人难以启齿的酷刑折磨自己,她就一阵阵忍不住地打冷战。

可让她意外的是,藤井对那个叫中岛的老鬼子诡秘地交代了几句什么以后,

就从这里消失了。那个中岛也没有对她怎么样,只是色迷迷地把她浑身上下都摸

过一番之后,就命几个鬼子把她连人带椅子抬进了大厅旁边一个狭小的房间。

房间虽小,但有一个大玻璃窗面向前院。他们把她放在玻璃窗前,就都退了

出去。

从这扇窗子向外望去,下面是四排平房。从她坐的位置正好可以看见每一排

的情形。她一眼望去,意外地看到了外面一幅令人心悸的景象。

每排房子之间的空地上都站了一排十来个女人。她们都穿着宽松肥大的日式

衣服,由一个戴战斗帽的男人带领,懒洋洋地伸手抬腿好像在做操。忽然一声哨

响,女人们哄地四散开来,每人奔到一个小门前面。她们每个人的脚下都放着一

个木盆。

让萧红大吃一惊的是,随着一声口令,女人们整齐地蹲下,撩起肥大的衣服

下摆,齐齐露出肥白的屁股,拉过木盆,蹲在上面" 哗啦啦" 地洗起下身来。

就在这时,她听见不远处一声沉闷的汽笛响。抬头一看,不禁目瞪口呆。只

见不远处大院尽头的码头上停靠了一艘渡船,穿水兵服的汹涌人流正从渡轮上涌

出来,争先恐后地涌进大院,转眼间就在一排排的平房前排起了长蛇般的队伍。

原先在房子外面的女人一下都消失了,只留下了门旁一个个孤零零的木盆。

萧红一下明白了,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日军慰安所。刚才看见的那些女人一

定就是供日本水兵泻欲的慰安妇。

萧红的脸一下变的惨白。日本人把她弄到这里来干什么?她对严刑拷打已经

有了思想准备。但从来没有想到过,日本人会把她弄来作慰安妇。日复一日赤条

条岔开腿躺在黑暗的小屋里,给这些几个月才上一次岸的水兵翻来覆去的轮奸。

那真比受任何酷刑都难挨,还不如马上就死了好。

眨眼之间,黑压压穿水兵服的人群挤满了大院,在一个个小门前排起了几十

条长短不一的队伍。排在队伍前面的日本兵已经陆续进入小屋,院子里四处都充

满了淫声秽语。看着那每一条都不下几十人的长龙,她浑身上下像有无数的蚂蚁

爬过,一阵阵发麻。

忽然她惊慌地看到,一大群穿着深蓝色海军军官制服的日本人穿过挤满水兵

的平房区,大摇大摆地鱼贯进入了自己所在的小楼。看着外面排的长龙一样的水

兵队伍和消失在小楼入口的大群日本军官,一瞬间萧红几乎要崩溃了。

小楼里也一下热闹了起来。和萧红所在房间只有一墙之隔的大厅里响起一片

日本人淫秽不堪的笑声和叫闹声。

想到马上就会有日本军官闯进来,把自己赤条条地拉出去,塞进某一间小黑

屋,萧红顿时紧张的浑身发抖,手心都被汗水沁湿了。

可随着一阵阵杂乱的脚步,大厅渐渐重新归于平静,并没有日本人进屋来骚

扰她,萧红忐忑不安地的心稍微平静了一点。这时她发现已经不断有日本兵从平

房的小屋里出来,差不多都是敞胸露怀,有的还一边走一边系裤带。

出来的水兵有的兴高采烈,有的萎靡不振。排在平房前的队伍缓缓的向前移

动。不远处的码头上仍不时响起汽笛声,将一批批的水兵不断运来。院子里的人

不但不见少,反而越来越密集。

萧红想像不出小屋里的女人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她不由得为她们感到悲哀,

也为自己即将面临的遭遇悲哀。

忽然她看见中间一排平房里的一个小门猛地打开了,一只雪白的胳膊伸了出

来。她吃了一惊。接着就看见门缝里闪出半个赤条条白花花的女人身子,飞快地

把一个木盆放在门边,把原先在外面的木盆拿了进去。

排队的水兵也发现了这个赤身裸体的女人," 哄" 地叫闹了起来,但没有人

离队。门" 砰" 地关上了,女人消失的无影无踪。

萧红清楚地看见了换出来的木盆里飘荡着白色龌龊的半盆污水。她立刻明白

是怎么回事了。想一想从那个门里已经出去了三四个水兵,她不禁脸红心跳。

一个杂役模样的男人挑着一副水桶过来,漫不经心地泼掉盆里的污水,又倒

上半盆清水,接着又挑着水桶到别处巡查去了。

萧红这才发现,在一排排的平房中间,不时有一个或几个小屋的小门打开,

闪出赤身裸体的女人出来换水盆。她们有的很羞怯,有的则麻木不仁。甚至有的

女人一丝不挂地钻出房门,满不在乎地朝着排队的水兵撅起光溜溜的肥大屁股,

端起清水盆,木然地扫一眼满院的人流,然后慢吞吞地走回屋里。惹的排队的水

兵门一片怪叫。

萧红的心在颤抖。她实在不敢去想,她自己在变成男人的泻欲机器、被无数

男人反复轮奸之后,有一天也会变成这副行尸走肉的模样。

就在这时,她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情况。在最靠右面的一排平房紧靠小

楼这头的几个房间的门口,站着几个头戴战斗帽、身着制服衬衫的粗壮的男人。

他们有的在门口把守,有的在附近徘徊。他们身上的黄军装在一片蓝色水兵服当

中显得非常扎眼。

这时她才意识到另一个奇怪之处:北头这几间房子里只见水兵进进出出,却

从来没有看到像其他房子那样有女人出来换水。还没容她细想,只见守在外面一

间的士兵朝另外几个人日本兵了个招呼,那几个人急急地奔向了房子的后门。

由于这是最靠西面的一排,后面紧靠带铁丝网的高大围墙,中间形成了一个

狭窄的夹道。里面并没有排队等候的水兵,阳光也照不到,显得阴森可怕。

几个日本兵打开后门拥进了小门,转瞬间架了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出来。一

到外面,两个日本兵把女人强行按着跪在地上,高高地撅起屁股。另一个日本兵

从门口的木盆里舀起一瓢水,粗暴地用脚将女人的脚踢向两边,使她岔开双腿。

接着一瓢清水就浇到了女人光溜溜的屁股上。

由于距离很近,萧红非常清楚地看到,那女人红肿发紫的下身糊满了白色的

粘液。日本兵动作熟练地一边往女人屁股上浇水,一边放肆地用厚实的大手在她

胯下来回揉搓。

女人像个死人一样一动不动、一声不吭。三瓢水浇完,日本兵直起了腰。另

外两个日本兵抓住女人的胳膊向上一提,把她提了起来。女人背后银光一闪,萧

红这才注意到她手上戴着手铐,双手被铐在背后。

几个日本兵连拖带架把腿软的直打晃的女人又拥进了小屋。一瞥之间,萧红

看清楚了,那是个村姑模样的年轻女子。身材单薄瘦弱,细胳膊细腿,胸前两个

小小的鼓包毫不起眼,只有两个紫黑的乳头大的出奇。确切地说,那根本算不上

是女人,只是个小姑娘。

萧红心里咚咚跳了起来,眼看着那几个黄军装的男人出来后锁上了后门。前

门的队伍又开始移动了。那几个日本兵出来后相互交谈了几句,立刻就打开了隔

壁房间的后门,接着就从里面架出来另一个赤条条的女人。

这女人也戴着手铐。几个日本兵把她架出屋后直接把她手上的铐子挂在了立

在后墙边的一个圆木门架上。女人被弯腰撅臀吊了起来,伸展开的身体显然比刚

才那个小姑娘丰满的多。两只丰满的乳房在阳光的照射下白的晃眼,上面青一块

紫一块的伤痕也十分醒目。

女人不由自主地岔开着双腿,两条白皙的大腿内侧满是龌龊的粘液。

几个日本兵往她赤条条的身子上泼水,争先恐后地在她胯下揉搓着。萧红清

楚地看到,他们肆无忌惮地把手指捅进她的阴道和肛门,肆意地蹂躏她。但女人

对此毫无反应。

女人低垂着头,一动不动地任人摆布。浓密的长发遮住了她的脸,但萧红从

她妙曼的身材和细嫩的皮肤上判断,这绝不是个粗鄙的乡下女人。

前门排队的水兵们开始不耐烦地鼓噪起来。那几个日本兵擦也没擦,急匆匆

地把女人从架子上摘下来,水淋淋地连拖带架送回了房间。紧接着又进了隔壁的

另一个门。

此时,前门缓缓移动的队伍和后门进进出出的男人在萧红眼里都逐渐模糊起

来,她脑子里却越来越清晰了。

日本人把她送到这种见不得人的地方来,用意已经十分明显了。他们一方面

向自己展示阿梅等人遭受酷刑的惨不忍睹的场面,一方面又让自己亲眼目睹女人

在慰安所里猪狗不如的境遇。这都是在向自己施加强大的精神压力,企图使自己

在精神上崩溃掉。

刚才那几个戴手铐的女人显然不是普通的慰安妇。大概也是被他们抓来的女

囚。把这几个女囚摆在自己眼皮底下给日本人作泻欲的军妓,很明显就是在暗示

自己,如果不合作,那就将是自己的下场。

怎么办?如果自己真被送进那个小屋,能坚持多长时间?她想到这些,忽然

觉得浑身燥热,赤条条的身子居然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外面的各种不堪入耳的声音无孔不入地充满了她的耳鼓。她眼睁睁地看着各

式各样的男人鱼贯进入一个个的小屋,然后眉开眼笑心满意足地走出来。她的内

心深处一阵阵地战栗,心中的恐惧越来越难以抑制。

第一六三章

一直到太阳渐渐落山,大院里的人越来越少,门口的渡轮也泊在那里不再开

走。萧红的心才渐渐松弛下来,这难熬的一天终于看到了尽头。

看看院里影影绰绰活动的人影,她心里仍是心惊肉跳。她在心里默想了一下,

凭粗略的印象,半天时间,大概每个小屋进去的水兵都有十几二十个。那几个女

囚犯那里就更多,每间屋都超过了二十个。她简直无法想象,这地狱般的境遇,

这些女人是怎么熬下来的。

就在这时,房门开了,那个叫中岛的老鬼子笑眯眯地带了几个人进来。萧红

的心脏急速地跳了起来,不知等着她的是什么样的命运。

他们把她从椅子上解下来,给她简单地披了件囚服就推出了门。一辆黑乎乎

的囚车在楼门口等着,萧红什么都没看清就被七手八脚塞进了囚车。狭小的囚车

里,两个全副武装的鬼子把萧红夹在中间,她紧张地低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有人拍她的脸颊,她抬头一看,是宪兵队的那个藤井正笑眯眯地看着她。她

心头一紧,不知是要把自己送回牢房还是要开始新的审讯,顿时" 怦怦" 地心跳

不止,慌乱地又垂下了头。

车行了不长时间就停了下来。她被推下车时,外面的天虽然已经黑了,但她

仍然看出来这里不是宪兵队。朦胧夜色中的建筑似乎似曾相识,但没等她看清就

被推进了室内。

他们进的显然是这幢建筑的后门,而且一进门就顺着楼梯下到了地下室。但

刚进门时短暂的一瞥让萧红感觉几分熟识,她的脑子紧张地运转,马上想起来,

这里好像是日本高官聚会的场所虹口俱乐部。她曾随主编在这里采访过一个日本

的要人,对这个地方印象很深。

" 日本人把自己带到这里要做什么?" 没容萧红多想,她已被拥近了一扇厚

重的铁门。大门" 咣裆" 一声在身后关上。里面是一个富丽堂皇的大房间,灯火

通明,却空无一人。

藤井走上前来,用带着白手套的手托起萧红的下巴,暧昧地问:" 萧小姐这

半天来感受如何啊?" 问完并不等她答话,用手轻轻一拨,披在萧红肩上的囚服

落在了地上。转瞬间她又全身赤裸了。

藤井并没有讯问她有关组织、情报的任何问题,而是指挥随行的几个彪形大

汉把她拉到一个小门里。那是一个宽大的浴室。他们把她推进足可装下三四个人

的圆形大浴缸。藤井拿起挂在墙上的花洒,朝她光溜溜的身子放肆地冲了起来。

萧红一个激灵,不知他要干什么。但她的手被铐在背后,根本无法挣扎反抗,

只有缩在浴缸里任人摆布。

藤井见萧红一副引颈受戮的样子,微微地一笑,将花洒交给一个打手,猛地

抓住萧红的一只脚腕,用力向上一提。

萧红" 啊……" 地惊叫一声,光裸的身子被迫展开横躺在缸底,腿大大地岔

了开来。一股强大的水流冲向了她的胯下。藤井挽起袖子摘下白手套,伸手按住

她湿漉漉的阴部搓洗了起来。

萧红的眼泪" 哗" 地流了出来。该来的还是来了,这是她逃脱不了的宿命。

在淫靡的" 吱吱" 声中,藤井徒手将萧红的身体一寸寸地洗净,又用柔软的毛巾

仔细地擦干。然后几个人一起把她拖出浴缸,推出了浴室。

他们打开大厅一侧的一个滑门,里面是一间有几十坪大的和式塌塌米。萧红

被推进房里,藤井亲手给她套上了一条小的不能再小的丝绸裤衩和一个紧绷绷的

乳白色乳罩,按着她跪在了塌塌米上,然后快步走了出去,拉上了滑门。

外面声音一下都消失了,灯光也都暗了下来,显出十分暧昧的意味。萧红突

然想到,这是一个一了百了的好机会。

可她借着昏暗的灯光一看,房间四周的墙都有柔软的墙围,显然日本人早已

想到了这一点,没有给她留下任何机会。而且门外就有一个粗壮的日本人的身影

在晃动,她只要有任何动静,他肯定马上就会冲进来。

不容她多想,外面已经出现了人声,一个是她熟悉的藤井的声音,另一个非

常低沉沙哑。她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紧张地跪在那里垂下头闭上了眼睛。

门" 哗" 地拉开,两个男人走进来,漫不经心地接近了她赤条条白花花跪在

地上不停颤抖的身体。

一只粗壮的大手捏住了萧红的下巴,将她的脸抬了起来。那是一张皱纹纵横

的老脸,满脸络腮胡子,凶恶的三角眼瞪的老大。

那老家伙看到萧红的俏脸,立刻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一只大手在她几乎

赤裸的身子上胡乱摸索了起来。当摸到她胸前那一对紧裹在小小的胸罩里的坚实

饱满的肉团时,他一边放肆地用力捏着,一边点着头连声赞叹。

藤井见状满脸堆笑地说:" 如花似玉,天姿国色。石井君尽兴哦!" 说完就

不声不响地退了出去。

屋里一下静了下来,只剩了那个叫石井的日本老家伙和萧红。两人急促的呼

吸在静谧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的刺耳,只是一个粗重一个慌乱。

老家伙显然等不及了,一把将萧红按倒,粗暴地扯去她胸前的乳罩,满把将

她热乎乎的乳房抓在了手里。他一边粗鲁地揉弄萧红娇嫩的乳房,一边低下头用

毛烘烘的嘴拱进她的怀里,伸出宽厚的舌头去舔那柔软的肉团。

萧红从未被男人如此粗暴地玩弄过,吓的浑身发抖,拚命闪着身子想躲开。

但那老家伙肥大的身子死死地压住了她。他一面连揉带拱,一面伸出一只手到她

的胯间,抓住小的像两根布条的绸布裤衩,狠狠地扒了下来。

萧红这下彻底慌了。小排屋里那群任人摆布的女囚赤条条的身影闪现在她的

脑海里。她没想到,刑讯没有开始,自己却已经真的沦为日本人泻欲的军妓了。

她的心像被刀割一样疼。她宁愿像阿梅她们一样遭受毒刑也不愿这样像猪狗一样

任人作践。

可现在一切都由不得她了。她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反抗手段,赤条条地躺在贪

婪的色狼的面前,任由他随意摆布了。

老家伙的大手已经在萧红的胯下摸了几个来回,这时他翻过身,抓住她两只

纤细的脚腕向两边劈开," 扑通" 一声跪在了她两腿之间。

他粗糙的大手细细地抚摸着萧红修长光滑的大腿内侧的细嫩肌肤,嘴里连连

赞叹," 啧啧" 有声。接着两根粗大的手指滑向岔开的大腿根部,重重地捏住了

她娇嫩的阴唇。

粗壮有力的手指粗暴地扒开了羞怯的阴唇,老家伙一头扎进了萧红的胯下,

鼻尖几乎碰到了她的下身,两只眼睛瞪的像铜铃,嘴里不停地咽着口水。

萧红敏感的小腹上都能感觉到他粗重的呼吸。忽然他松开一只手,从口袋里

掏出一副眼镜戴上,聚精会神地一边拨弄,一边端详起萧红胯下那诱人的沟沟壑

壑来。

萧红羞愤交加,几乎昏厥过去。她做梦也想像不到,自己的身体居然会被这

样一个色迷迷的老家伙如此下流地玩弄。

老家伙一边摆弄萧红的身体一边发出怪异的叹息,甚至还流了几滴口水在萧

红光裸的大腿上。过了一会儿,大概是觉得这样拨弄端详还不过瘾,他开始试探

地把手指探入失去了掩护的肉洞。

萧红忍不住呻吟了起来,扭动屁股试图躲闪。谁知她的反应反而刺激了老家

伙。他索性将手指慢慢全部插入温热的阴道,并放肆地在里面搅弄了起来。

萧红的心像被火烫了一样,痛彻心肺。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就这样成了

日本人手中的玩物。她的心和身体一样止不住地瑟瑟发抖。老家伙抠弄了一阵仍

意犹未尽,分开一根手指噗地插进了萧红紧促的肛门。

萧红大吃一惊," 呜" 的惨叫了起来,老家伙马上像受到鼓励,双管齐下,

粗大的手指在两个肉洞里肆无忌惮地抠弄不止。

萧红几乎被这下流无耻的玩弄打懵了,只是张着嘴急促地呼吸,间或发出一

两声凄惨的呻吟,身子却已经软软的,失去了任何挣扎的力量。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把下身抠弄的生疼的手指忽然从她敏感的身体里抽了出

去。萧红已经模糊的意识渐渐苏醒过来。可当她睁开眼睛,却看见了更加可怕的

一幕:那个老家伙全身赤裸地站在自己面前。

虽然看上去他的岁数已经在五十开外,但浑身的肌肉还是硬梆梆的。胸前和

四肢长满了黑毛。最可怕的是胯下一根硕大的阳具,黑黝黝的像根小擀面杖,顶

着一个大蘑菇似的大龟头,直直地竖立着。

萧红吓的花容失色,夹起腿就向旁边滚。可那老家伙像早就料到一样,伸手

就捞住了她的脚腕,向两边一劈,身子随着就压了下来。

不待萧红有任何反应,那根粗大硬挺的肉棒已经粗暴地分开柔嫩的阴唇,毫

不客气地挤入了窄小的肉洞口。

萧红连叫都来不及,粗大的肉棒已经插入了半截。她的阴道还是干干的,又

粗又硬的肉棒硬挤进来,就像是要把她的下身劈开,疼的她直冒虚汗。可那老家

伙毫不怜香惜玉,沉重的身子泰山压顶般砸了下来,大肉棒一捅到底。

老家伙稍停了一下,好像在细细地体味这个漂亮女人身体的滋味,然后屁股

猛一抬一压,兴致勃勃地开始了活塞运动。

萧红的心彻底的碎了,她不由自主地想起白天在慰安所看到的那个体态丰盈

赤身裸体背铐双手被日本兵肆意侮辱的女囚。她自己现在的处境就和那可怜的女

人如出一辙,就这样无助地被人强暴了。

老家伙以和他的岁数完全不相称的疯狂抽插着,嘴里" 呼哧呼哧" 地喘着粗

气,还不时" 呀呀" 地喊着什么。

萧红能感觉到他的肉棒在自己身体里一点点膨胀,硕大的龟头不停地冲撞着

敏感的花心,她几乎无法自持了。她现在只盼他快点出精,快点结束。

火热的肉棒在抽插中" 崩崩" 地跳动起来。最屈辱的时刻即将来临,萧红的

心也越跳越快。谁知老家伙猛地把肉棒插到底之后,全身压在她的身上,不再动

了。他把头枕在萧红深深的乳沟里,大嘴一张叼住一只殷红的乳头,津津有味地

吸吮了起来。

萧红像一下被人吊在了半空,没有了着落。下身绵绵不断的酸胀感和胸脯上

一阵紧似一阵的酸麻感煎熬着她敏感的神经。她几乎要挺不住了,泪水和着汗水

淌满了脸颊。

忽然她听到一阵轻微的鼾声,胸口的吸吮随之停止了。她几乎难以置信,那

老家伙居然就这样叼着她的乳头进入了梦乡,而他的肉棒竟然还插在她的身体里

坚硬如初,而且还在悄悄地搏动。

她一动也不敢动,不知惊醒了这可怕的老家伙会有什么新的厄运会降临到自

己头上。但她岔腿扭腰仰躺在那里的姿势非常难受,不一会儿就浑身酸软、汗流

浃背了。她越来越支持不住了,迷迷糊糊地意识开始模糊。

忽然下身一阵酥麻,她猛地惊醒。那老家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正躬起

腰把仍然硬挺的肉棒向外抽。她感觉整个身体正被人抽空,下身不知为什么比刚

才敏感了百倍。

肉棒每一分一毫的抽动都牵扯了她全身的神经。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个不

停,嘴里也忍不住" 啊……啊……" 地叫了起来。

萧红的叫声显然鼓励了老家伙,他突然又重新猛烈地抽插起来,而且速度越

来越快,似乎浑身的力气源源不绝。

萧红的神经和肉体都超过了忍受的极限,阴道的肉壁似乎不再受她自己意志

的支配,不由自主地夹住肉棒剧烈地收缩。一股灼热的洪流从身体里冲决而出,

与在肉洞里不停地作着活塞运动的肉棒猛烈相撞。

" 咕唧" 一声,火热的肉棒像遇到火种的炮仗,猛地膨胀、爆发了。一股滚

烫的洪流势不可挡地冲进战栗的子宫。萧红赤裸的身体像遇到了阳光的冻土,像

一滩泥一样浑身发抖地瘫软在塌塌米上。

她不知道那老家伙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当她意识到房间里只剩下她自己的时

候,难以抑制的恐惧油然而生。

萧红的脑子里浮现出白天那熙熙攘攘的水兵队伍,她不知道现在她的门外还

排着多少等着拿她的身体泻欲的男人。

脚步声出现了,门开了。萧红像赤身掉进了冰窟,冷的浑身抖个不停。进来

的男人没有说话,翻过她的身体查看了一番。她嗅出了熟悉的味道,是那个宪兵

队的藤井。

藤井一边看一边啧啧地摇头,然后二话不说,抽起她的身子,架着她来到浴

室。他把她从里到外彻底清洗了一遍,然后就在浴缸里把她强暴了。

完事之后,他又给她弄干净,把她架回了塌塌米上。

萧红躺在塌塌米上,回味这一夜难以启齿的经历,开始真真切切地体味到在

慰安所的小黑屋里那些赤身裸体的女人一遍一遍被男人插入,一遍一遍清洗下身

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悲哀绝望的感觉。

她不知藤井下一个会带来一个什么样的男人。让她没想到的是,爬到她身上

的仍然是藤井。他似乎不知疲倦地在她身上反复折腾,她身上所【推荐】潜伏版下162163章有能插的地方都

被他用肉棒插过了。

她也记不清自己泄了几次,反正全身上下都沾满了粘糊糊腥淫的液体。

(未完待续)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