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宁缺与莫山山续飞鸟知鱼06

发布时间:2022-07-21浏览:

【宁缺与莫山山】(续:飞鸟知鱼)(06)

6 岩馆做戏

第二天一早,徐羿下楼去接叶红鱼过来吃早饭,不期直接在【推荐】宁缺与莫山山续飞鸟知鱼06酒店大堂遇到了

叶红鱼,看着她一脸开心的模样,徐羿有些奇怪:「你怎么自己过来了,你昨天

不是再三的让我去接你么?」

叶红鱼一脸小得意:「我只是喜欢看你被逼无奈答应来接我的样子,又不是

真的需要你来接我,我又不是小孩子,还真的会被汽车撞死不成?」

徐羿直接无语,怎么会有这种奇葩的喜好,叶红鱼扑哧的笑出声来:「走啦

走啦,你才比我大两岁,就这么刻板,这么老气横秋,这样好无聊的。」徐羿无

奈,跟在后面看着叶红鱼像只小鹿一样蹦蹦跳跳的往餐厅走。

吃早饭时,叶红鱼拿出论坛的日程表,跟徐羿商量去参加哪几个分论坛,没

想到的是,徐羿想看的和她完全不一样,叶红鱼皱起了眉:「要不我们自己去看

自己的吧,中午吃饭时会合。」

徐羿点头说好,叶红鱼把日程表按在桌上,盯着徐羿,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徐羿,如果我和你去看电影的话,你想看星球大战,我想看小时代的话,你会

怎么办。」

徐羿一副很不可思议的样子:「你居然喜欢看小时代?」

叶红鱼气呼呼的:「我只是举个例子,快点回答,你到底会怎么办。」徐羿

苦着脸:「当然是陪你去看小时代啊。」

叶红鱼又问:「那你为什么不陪我去我想听的论坛?」徐羿解释:「看电影

是娱乐,看什么都无所谓,听论坛是学习,是应该很认真对待的事情,我管理系

的学生,不可能去上你的计算机课啊。」

叶红鱼歪着头,皱着眉看着徐羿:「你不是说要追我吗?」

徐羿无奈:「昨晚你刚说的要做平等的朋友。」

叶红鱼想了想,又摆出一副可怜的样子:「但是,我听演讲的时候,看法不

一样就会跟他们吵起来,我说话又刻薄,你不担心我被他们打死么?」

徐羿微笑:「这一招你前天晚上已经用过了。」

叶红鱼忍不住噗哧笑了出来,说:「好吧,那就各自去看吧,不过下午四点

左右,要陪我出去会几个朋友,一起吃顿饭,这个不算学习了吧?」

徐羿笑着点头答应,把一张房卡递给叶红鱼,让她如果早结束的话先去休息,

不用等自己。

叶红鱼确实也没有等他,中午徐羿回到房间的时候,叶红鱼正在写字台前吃

盒饭吃的正香,看到徐羿回来了,只是简单的指了一下,说另外两个饭盒是给他

留的。

徐羿有些无奈:「你没时间出去吃饭的话,直接打电话给酒店点餐,挂房账

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买外卖?」

叶红鱼摇摇头:「不要,酒店里点餐贵好多倍,还不比外卖好吃,太不划算

了。」然后也不给徐羿再解释的机会,直接把空饭盒合上,对徐羿说:「点外卖

收外卖花了我15分钟,所以你来收拾,我要赶快睡一会了。」

徐羿点头,叶红鱼又是毫不扭捏的走到自己床边,然后对徐羿说:「转过去,

不许看。」徐羿依言转身,须臾,叶红鱼说好了,又转回身来,看到叶红鱼已经

钻进了被子,T 恤还在,只是把袜子和运动长裤脱在了外面。

徐羿开始坐下吃饭,还没有吃到一半的时候,叶红鱼细细而平稳的呼吸,表

明她已经入睡,徐羿暗自佩服,好高的时间利用效率。

下午的论坛徐羿并没有参加,同样小睡了半小时之后,开始阅读公司研发部

门发给自己的新资料,叶红鱼继续去听讲座。

快四点的时候,徐羿接到叶红鱼的电话下楼,走出酒店大门的时候,叶红鱼

已经坐在网约专车里面等他了。

在汽车的后座上,徐羿有些失笑:「中午不是才说酒店点餐性价比低么,现

在居然叫了奔驰的专车?」

叶红鱼嘻嘻一笑:「这个app 是可选司机的,奔驰C 和帕萨特是一样的价格,

为什么不选奔驰。另外,今天我要扮演一个拜金女,这个车比较合适。」

徐羿有些不解,叶红鱼耐心的从头解释,原来,叶红鱼从小是在杭州长大,

直到初中才随父母迁到广州。但是每年寒暑假,都还回到杭州一段时间,因为把

她养大的外公外婆住在这里,直到去年外公完全退休,迁回祖籍,这才算真正离

开杭州。

今天要去的地方是一个攀岩馆,叶红鱼初中时总泡在里面,高中也每年都回

来,在这里有很多熟识的老朋友,却也有一个烦恼,有三个人一直在网上锲而不

舍的追求她,毕竟一起玩了很多年,她又不好意思直接拉黑,于是趁徐羿也来了

杭州,正好拉过来冒充自己的男朋友一起吃顿饭,断了这几个人的心念。

徐羿有些无语:「你觉得让一个追你的男生,冒充你的男友,这个合适么?」

叶红鱼很奇怪:「为什么不合适?因为你想做我男友,所以就算是有求于我,

那就要讨好我,讨好我的方式,就是冒充我的男友,这不是很合理的事情吗?」

徐羿立刻闭嘴,心里暗暗提醒自己,以后绝不要和叶红鱼讲道理。

徐羿问她自己该扮演什么样的风格,叶红鱼想了想:「成熟古板一点的吧,

这个你比较擅长。」

徐羿苦笑。

没想到叶红鱼在这个岩馆里的人气有那么旺,出来迎接她的就有七八个人,

而且大多数人都叫她鱼姐,真不知道她以前是和一票什么样的人厮混。叶红鱼居

然矜持的等徐羿下了车,从后面绕了一圈给自己开车门,徐羿暗自腹诽,这个有

点过了吧,别人又不是傻瓜,真的开不出你在表演么?

到了岩馆里面,有人热情的招呼徐羿来攀岩,徐羿抱歉的说自己不会,叶红

鱼解释:「他是打篮球的,和我们玩不到一起,让他自己呆着就好。」徐羿微笑

着也不说话。

叶红鱼坐在地上安静的换鞋,徐羿坐在她旁边随手拿起攀岩鞋看了看,样子

尖尖的很难看,不明白作用在哪里,就递还给叶红鱼,然后站起身有些好奇的看

岩馆里攀岩的男女们。

一个微胖的女孩正在岩壁上吃力的探着手想再往上抓一个岩点,徐羿摇了摇

头,女孩身体都开始打抖了,抓不住的。果然两秒钟之后,女孩松开了双手身体

荡了出来。

叶红鱼站到他的身边,一边做着简单的拉伸,一边小声跟他解释:「很多女

孩是来减肥的,不过攀岩其实很难减,应该是减完再来攀才对。」

徐羿哦了一声,有些皱眉,他看不出这个运动有什么意思,没有激烈竞技的

运用也算运动么?但是听说很多少男少女非常热衷,也许不一样的人攀岩的感觉

会不一样吧,他转头看向叶红鱼。

叶红鱼直接走到标注的最难的一条线的下面,把保护带系好,招呼了旁边认

识的一个男生拉着绳索保护,然后开始攀爬。

徐羿没有想到这次攀爬维持了将近20分钟,刚开始还比较轻灵,观感很舒服,

但是越往后,叶红鱼的动作越滞涩,经常一个岩点需要反复试几次才发力,又要

经常贴在岩壁上休息,徐羿无聊的抱着胳膊,盘算着怎么熬过这一两个小时。

不过其他人明显不这么认为,徐羿旁边已经不知不觉站了十几个人,经常在

叶红鱼完成某个动作之后喝彩,那些动作看起来确实有些难度,不过不好看啊,

徐羿暗想。

叶红鱼下来的时候,头发已经湿了好多,呼吸还有些急促,徐羿想起自己要

扮演的角色,很自然的伸手过去帮她轻拢了一下头发,叶红鱼一点都没有回避,

也一副很自然很享受的样子,扬起头笑着问徐羿:「怎么样,觉得攀岩好玩吗?

想不想学?」

徐羿皱了皱眉,实话实说:「这不就是爬墙吗?还需要学啊?」

叶红鱼知道徐羿在逗她,只是嘻嘻一笑,并不答话。

旁边一个岩馆的教练却不乐意了:「兄弟,攀岩可真不是什么人都学得了,

别看你身高腿长,但你身材真不一定能学得了这个。」

徐羿这才注意到,岩馆里的人似乎都非常的精瘦,叶红鱼站在这群男生旁边,

完全显不出以前的精干模样了。

教练继续在旁边指着一个位置说:「看你穿的鞋就知道你没攀过,这边有条

很便宜的线路专给新人的,我教的十岁的小孩都能上,你敢不敢试试?」

叶红鱼笑着打圆场:「老田,他跟我开玩笑呢,你当什么真,那条线又不是

真的便宜,我刚来时练了两个多星期才上去,你这不是欺负徐羿么。」

徐羿却截断了叶红鱼的话:「没事,我试试,反正新手掉下来也不丢人。」

说着,徐羿把外套脱了递给叶红鱼,然后自己走到了老田手指的那个抱石区

域,这里高度比较低,而且地下有超级厚的垫子,就不需要有绳索保护了。

徐羿伸手握住两个岩点,岩点有些小,不是很好用力,反复抓握适应了一下,

开始向上爬。

老田经验丰富,徐羿才上了两格,就知道他必然能完成线路登顶,无奈的摇

摇头,对叶红鱼说:「难怪你男朋友敢说这种大话,他身体素质确实太好了,刚

才觉得他挺重的爬不了,确实看走眼了。」

叶红鱼莞尔,没有接话。

一分钟后,徐羿登顶,他不太信得过那个大垫子,只好顺着岩点又慢慢爬下,

老田拍了拍他肩膀,说:「厉害。还有条难一点的线路,要不要试试?」

徐羿明显没有耗多少体力,点了点头,气息都没有紊乱。老田走到抱石墙前

面,指着几个点告诉徐羿,这条线脚可以踩任意位置,但手只允许握绿色岩点,

让徐羿试试。

叶红鱼撇撇嘴,老田这个坏人,徐羿铁定完不成这条线,在这个岩馆的老手

里,也差不多有一半人完不成,女生里只有她一人完成过。

这条线里有个位置,两点距离很长,脚下支撑点又不够,需要用一个攀岩专

用的技术去完成,那个技术叫做「手脚同点」。需要右手挂住岩点的下方,然后

右脚登在同一个岩点上面,左右手稳住身体平衡,利用右腿发力撑起整个身体后,

右手再上探下一个岩点。手脚同点本来就难,再加上这个位置两腿打的很开,发

力很困难,对柔韧性和腿部力量要求都很高,不经过长时间训练不可能做到。

新手攀岩多数靠臂力,但是进到一定难度时,更多就靠腿力了。而且,这个

动作还要攀岩鞋配合,攀岩鞋的前部很尖,鞋底非常坚硬,踩在岩点上时,脚上

能省很大的力气,徐羿的跑鞋根本不行。

果然徐羿在那个点下面茫然了,然后在一个很别扭的姿势下尝试换脚的支撑

点时,没有踩稳直接掉了下来。

叶红鱼走上前去,正想安慰一下徐羿,却看见他站起身来,仰起头皱着眉盯

着刚才掉下来的位置思索。叶红鱼笑了笑,不到黄河不死心的家伙,还真是好胜。

她转身走回到众人身边,继续看徐羿怎么被打击。

徐羿原地跳了几下,又抖了抖手,仔细的做了几分钟的拉伸,让身体彻底放

松,开始第二次的尝试,这次很快又到了刚才失败的地方,然后停在了那里。

叶红鱼有些好奇的看着徐羿,他刚才在下面看了半天,真的想出办法来了?

然后在老田的小声惊呼中,看到徐羿整个身体慢慢下放,胳膊伸直,重心挪到两

腿,整个身体像一只青蛙的姿势,叶红鱼有些不可置信:「他想跳上去?」

老田脸色凝重的点头,叶红鱼话音刚落,就看到徐羿双腿发力,整个人直接

斜窜了上去,右手啪的一声打在岩点上,迅速握住,然后把整个身体吊在了抱石

岩上。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过了两三秒,徐羿用力的单手把自己拉起,做了一个标

准的单手引体向上,然后左臂探出,抓住了最上面的绿色岩点,脚下也相继寻到

两个支撑。徐羿长出了一口气,还好自己的胳膊够长,换陈思来,爆发力再强也

完不成这个线路。

徐羿并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动作在下面造成了多大震撼,连叶红鱼都惊讶的合

不拢嘴,旁边一个熟悉的叫小梅的女孩,悄悄凑到她耳边说:「你男朋友腰腹力

量太强悍了,在床上一定特别厉害吧?」

叶红鱼回过神来,嘻嘻一笑:「你猜?」突然想起当年的那个计划,那个自

己至今尚未完成的任务,要不真的就和他做吧?她的心跳突然开始加速起来。

叶红鱼在高考完的那个暑假,给自己列了一个清单,里面写了20项大学时要

做的事情,其中一条就是体验一下做爱的感觉。

而Wingsky 曾经就是她的性爱目标,BBS 是个很玄妙的东西,让她对那个憨

憨的结义大哥也有着一些幻想。上学期有一天,正是她月事将近,身体有些欲念

的时候,晚上隔壁的莫山山和宁缺又搞的动静有些大,她无比烦躁,冲动的直接

约Wingsky 明天见面。她心里暗下决定,只要对面的男生长的不让她讨厌,她就

直接勾引他上床了。

徐羿那时还以为自己的小兄弟是不是闯了什么祸,关切的问了半天。结果,

第二天叶红鱼睡醒之后,觉得这实在太荒唐,太搞笑了,然后又立即留言取消了

约会就下线了,把徐羿气了个半死。

这时,看着徐羿的背影,叶红鱼确实有些心动,身材颀长却不瘦弱,肩宽腰

细,竭力攀爬之际,双臂更是肌肉盘虬,关键还长了一张那么阳光的脸,真的是

完美的性爱对象啊,叶红鱼暗暗点头。

可是,不好吧,自己虽然明说了不会做徐羿的女朋友,但是他明显一副不以

为然的样子,本来就很难保持普通朋友关系,这要是再一上床,徐羿肯定会以男

朋友自居了吧?他肯定不会相信自己一直有个那么荒唐的计划单。

正胡思乱想间,徐羿从岩壁下朝众人走去,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满头是汗了,

接过叶红鱼手上的方巾擦拭的时候,老田在旁边叹息:「原来这条线路还可以这

样过,可以跳上去,以前还真没想过。」

徐羿愣了一下:「以前没人这样过?那应该怎么过呢?」他刚才在岩壁下观

察了半天,认为这是唯一的办法。他刚才确实存心炫技了,但并不是岩壁跳跃的

那一下,而是跳跃之后单手挂壁时,完全可以双手挂在同一个岩点做引体向上,

他刻意用的单手,只是没想到对于岩馆这些人的体型,单手引体并不是很难,难

的是那个瞬间的爆发力。

徐羿惊人的腰腿力量,再加上远超常人的身高臂长,才勉强采用跳跃方式完

成这个难点,其他人很难同时具备这样的条件,即使弹跳能力超过他的陈思,也

会受限于身高,根本无法完成,岩馆从来没有人这样做过,也就可以理解了。

叶红鱼拉徐羿回到岩壁前,指着那个位置给他讲了一下手足同点的方法,徐

羿又仔细看了一下岩壁,这才恍然:「原来是这样。」

叶红鱼摇摇头:「你果然不适合攀岩,攀岩是追求技巧的极致,哪像你那样

简单粗暴的靠力量硬来。」话说完,突然想起刚才小梅刚刚的打趣,发现自己的

话好像很有歧义,似乎是形容床上的事情更形象吧,她有些心虚,偷眼看还好徐

羿脸色完全没有异样,他应该没有想歪吧。

小梅过来赞叹:「徐羿,你好强的腰力,你应该做前水平漫步很厉害吧?」

徐羿完全听不懂:「什么是前水平漫步?」

叶红鱼笑着说:「就是单杠上做引体向上的时候,脚上做太空舞的动作。」

然后看到旁边就有单杠,突然很有想表演给徐羿看的冲动。

叶红鱼喊徐羿把她抱着举起,双手抓住了单杠,然后一边拉升,脚上一边斜

踩,就像是登台阶一样,一步一步的往上走,身体缓缓上升,这样做完标准的引

体向上之后,又缓慢的下降,还是一步一个台阶那种虚踩着下来。

徐羿认真的鼓掌,这个感觉太舒服了,真的就是单杠上的太空舞,而由于真

的是悬空,感觉又比看地上的太空舞强烈很多。看着在从杠上跳下,在他面前等

表扬的叶红鱼,他由衷的说:「真的好厉害。」

叶红鱼开心的不客气的点头,但又有点惋惜:「我只能做一个,而且是反手

做,正手还做不了,你要不要试试?」

徐羿立刻摇头:「我肯定做不到,这个练也练不出来,我根本没有那么好的

韵律感。」

小梅又在旁边问:「那你能做人旗么?」

叶红鱼刚刚想解释,徐羿却懂这个,于是立刻摇头:「人旗我更不行了,那

个对身高要求太严,超过一米七做起来就非常困难了。」

这时一个黝黑精瘦的男子插话:「早跟你说过我做不了人旗是因为太高,不

是因为不够壮,你总是不信,现在看到了吧,鱼姐男朋友腰腹力量这么强的也做

不了。」

男子转过身,跟徐羿打招呼,叶红鱼介绍这是小马,藏族人,小梅的男朋友,

本地岩馆的头号攀岩手,目标是进国家攀岩队。

徐羿冲他点头致意,小马笑着说:「刚才鱼姐说你是打篮球的,我也喜欢打

篮球,要不我们切磋一下?」

叶红鱼悄悄转过头,冲老田翻了个白眼,小马是老田最得意的学生,攀岩水

平远超老田不说,篮球打的也是出名的好,据说能随随便便扣篮,这肯定是被老

田推出来扫徐羿风头的。

徐羿有些惊讶,看了看只比自己低两三厘米的小马,体重至少比自己轻二十

多斤,居然要跟自己单挑斗牛?看着叶红鱼有些担心的眼神,想了想自己的表演

任务,这倒是个好机会。

岩馆的门口就是个小篮球场,徐羿紧了紧鞋带,小马也换了篮球鞋,岩馆至

少一半多的人都来围观了。

徐羿把球扔给小马,一只脚踩在罚球线外开始防守。小马的运球超级娴熟,

频繁的胯下换手,背后运球,左突右晃,徐羿却一直稳稳的压在他一步远的地方。

小马退后两步,带起速度,冲向徐羿,然后猛然一个背转身,一直引以为傲的速

度,却并没有绕过徐羿。徐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退到篮下,小马直接扎到他的怀

里,被压住完全无法起跳,只好转身硬投,却连篮筐也没有碰到。

徐羿拿了篮板球,然后退到三分外开始进攻,众人也没见他的动作有什么出

奇,只是接连在篮下命中了三个,直到第四个球,徐羿的跳投才稍稍偏出。

小马又是一番运球突破,不过这次成功的抹过徐羿,单手上篮成功,周围一

阵叫好声。

小马却伸手做了个暂停的动作,喘着粗气摇头说:「不打了,不打了。」看

着众人不解的表情,小马苦笑:「差距太大了,根本没法打。」

然后冲徐羿一笑:「刚才你明明可以扣篮的,多谢你给我留了面子。」

徐羿也友好的一笑,对这个黝黑的藏族男生蛮有好感。

叶红鱼笑着:「好啦好啦,既然不打球了,那我们去吃饭吧,今天过来就是

叫我男朋友请大家吃饭的。」

聚餐地点是叶红鱼定的,选在了附近的兆丰工坊,叶红鱼要了一间大包厢,

小马看了看面前的酒水单,就起身招呼另外一个人下去到旁边的超市买酒,被叶

红鱼喊住了,她笑眯眯的对小马说:「徐羿请客的时候,不用省这些酒钱。」

徐羿微笑着没有说话,但却不停的腹诽:叶红鱼为了摆脱追求者,有些无所

不用其极了吧,这么小的细节都要刻意表现一下。

果然,有人诧异了:「鱼姐,你意思是姐夫很有钱?」

叶红鱼一脸得意加炫耀的样子:「徐羿是标准富二代,他的零花钱都够我们

俩天天住五星酒店吃鲍鱼的,我们这次来杭州住的可是洲际酒店。」

徐羿暗暗叹气,自己扮演个招摇的富二代就算了,叶红鱼有必要也扮成拜金

女的样子么,这演的会不会太过力了。

除了叶红鱼之外,餐桌上唯一的一个女生小梅,坐在小马和叶红鱼的中间,

听到叶红鱼的这句话,使劲的哇了一声,捅了捅小马:「我20岁生日的时候也要

去。」小马苦着脸点头。

众人大笑声中,叶红鱼端着菜谱开始点菜,连叫了几个比较贵的,徐羿偷眼

看去,似乎有人已经看她的眼光似乎已经有些不屑了,尤其在点澳龙三吃的时候,

两三个人已经开始皱眉了。

叶红鱼早就注意到了那些异样目光,看着徐羿一副犹豫的样子,心里有些恨

铁不成钢,不是说见过很多大场面么,我都不在乎名声,你心虚个什么劲啊。

叶红鱼合上菜本,转头问小马:「刚才你怎么打了一半就不打了,我看你打

的很好啊,而且刚刚进了一个。」

小马摇头:「那是徐羿让我的,我那时候左右晃了半天,始终摆脱不了防守,

然后没办法想胡乱挤一下勾手乱投一个就认输呢,结果他直接闪身让我过去上篮

了,你们看不出来,但是我知道他是让了我一个。」

众人这才明白为什么刚才小马认输的那么干脆,叶红鱼拍拍小梅的肩膀,说:

「你家汉子真老实,不用担心他出轨。」

小梅哼了一声:「他敢出轨,我给他剪了。」众人爆笑,小马立刻举手:

「绝对不敢。」

徐羿也跟着笑,然后有些认真的对小马说:「你运球很熟练,但是始终是一

个节奏,控球节奏不变,突破就很难,而且非常容易被断。」

小马愣了一下,然后一副恍然的样子,使劲点头:「怪不得你那时一个简单

交叉步就能把我过了,原来是这个原因,节奏一变我就跟着失去重心了。」

徐羿点点头:「网上有很多教学视频,跟着练一段时间就行,不是很难。」

小马眼睛亮了一下,转瞬又灭了,有些灰心的摇了摇头:「我还是专心我的

攀岩吧,技术练的再好,身体素质差的太远也没用。」

看着众人不解的眼光,小马解释:「刚才徐羿进三个球用了三种方法,第一

个是交叉步过人,第二个是沉肩硬突,第三个是背打。后面两个球,我是完全没

法防,他硬突的那一球,其实我已经阻挡犯规了,但是我犯规也没用,被他肩膀

顶在胸口那一下,我现在喘气还不舒服,背打那一球,我沉腰下去用尽全力都顶

不住,和徐羿的身体差距太大了,上肢力量下肢力量都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

「而且徐羿的动作太专业了,一点多余花哨的都没有,你的水平是不是都能

进CBA 了?」小马一脸的钦佩。

徐羿摇头:「差的很远,中大校队里有一个大四的小前锋打的比我好,他到

了CUBA联赛阳光组里依然被虐的体无完肤,然后CUBA联赛中更高级的精英组里,

最后能进CBA 的,每年都平均不到一个,职业球员和业余的差距还是巨大的。」

这番话很是引起了在座的共鸣,大家开始七嘴八舌的说各个领域和职业运动

员的差距,直到小梅的一个很白痴的问题打断了大家。

小梅问徐羿:「你知道吴亦凡么,他打篮球也好厉害,去年一个节目里,跟

马布里他们打,他都拿了20多分呢。」

所有人立刻都静了下来,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小梅,徐羿只是微笑着不说话。

小马觉得很是没面子,在小梅耳边轻轻说了几句,小梅瞪大了眼睛表示不可思议。

小马接着小梅的问题问道:「那街球王吴悠呢,那个不是水货吧?比你怎么

样?」

徐羿皱了皱眉头,想了一下,说:「我看过他的视频,技术不错,球感比我

好,不过他是组织后卫,一对一时候身体比较吃亏,身高加臂展可能要比我少20

厘米,而且他下肢力量似乎不行,十个球的话我跟他估计五五开吧。」

然后又摇了摇头:「应该不止五五开,我有个朋友叫陈思,1 米78,比吴悠

高一点,比他壮很多,是中大校队的正选组织后卫,我跟他一对一,10次能赢8

次。陈思得分基本只能靠突破,但我可以凭身高拉开了中投,所以我跟吴悠的话,

应该赢面在七八成。」

小马哦了一声,徐羿继续说:「而且半场三对三的话,三个我这样的,百分

之百能赢他,全场五对五的话,基本可以完虐了。」

小马很是佩服:「那肯定的,街球怎么能和专业的配合相比,话说,你这种

篮球风格是怎么练出来的?」

徐羿有点苦笑的样子:「我8 岁的时候,家里嫌我太闹,就给我请了教练学

篮球和游泳,这样每天练到筋疲力尽回家,就没余力折腾他们了,一直持续到初

中毕业。」

小梅有些好奇:「训练有那么累么?小马下午打三个小时篮球,晚上回家还

能折腾我一个多小时呢。」

众人一片哄笑,小梅豪放惯了,也不在意,小马更是一副有些得意的样子。

徐羿微笑:「我当时学游泳,请了省青年队的一个教练做的私教,是用训练专业

运动员的方式训练的,一般每天都是先围着省体育馆操场跑十圈,训练时在水里

要快速游两公里,对小学生来说,一晚上下来,体力基本都耗尽了。」

在场的男生都吸了口凉气,纷纷表示有些摧残了,小梅关注的却是另一个内

容:「你学游泳居然请的省队教练做私教?那要好多钱吧?」

徐羿摇摇头:「还好,一周三天,那时候一个月四五千块钱吧,篮球贵一点,

因为要练配合,除了请私教外,还请了几个体校练篮球的学生做陪练。」

餐桌上一下子静了下来,叶红鱼忍住笑,对效果非常满意,徐羿炫富炫的很

低调,一副发自内心的平淡,感觉就是那种他吃苏眉就像我吃鲫鱼一样的自然,

而这种效果却是最震动的,是完完全全的阶级碾压。

小梅有些小心的问:「那你上学什么的是不是也花了很多钱?」

徐羿摇头:「那倒没有,我上的就是普通的公立学校,只有英语一直在请私

教,还有就是在每个寒暑假,有一个白人会住在我家,和我一起吃住,练我的口

语。」

所有人又似乎抽了口冷气的样子,叶红鱼也是有些惊讶,原来富人家的孩子

是这样学英语的,不禁有些好奇:「从来没听你说过英语呢,随便背点什么听听

吧?」

众人附和,徐羿也没有推脱:「我背一首莎翁的十四行诗吧:爱人的眼睛。」

然后轻轻的吟诵:

“My mistress’ eyes are nothing like the sun;

Coral is far more red than her lips’ red:

If snow be white, why then her breasts are dun;

If hairs be wires, black wires grow on her head.

I have seen roses damask'd, red and white,

But no such roses see I in her cheeks;

And in some perfumes is there more delight

Than in the breath that from my mistress reeks.

I love to hear her speak, yet well I know

That music hath a far more pleasing sound:

I grant I never saw a goddess go,

My mistress, when she walks, treads on the ground.

And yet, by heaven, I think my love as rare

As any she belied with false compare.”

太优雅了,并不是刻意的低沉,他的嗓音也不如成年人那么宽厚,但是那种

饱满,那种磁性,真的就像在给耳朵按摩啊。

餐桌上鸦雀无声,叶红鱼张大了嘴巴,自己一直极为自傲的英文,尤其是英

文口语,原来并不是没有对手的,徐羿英语的口音就远胜于她。她更多的只是语

速流利和发音标准,但是徐羿的英语口音是绝对的英伦腔,发音水平甚至远胜一

般的英国普通百姓,那个住在他家的白人绝不只是个普通老外。

其他人也一片安静,他们听不懂具体的内容,但是那种朗诵语音的美妙感觉,

他们是能体会的,都不禁震撼。

徐羿扭过头,微笑的看着叶红鱼,静静地说:

「我爱的女人,没有太阳一样明亮的眼睛

没有珊瑚一样红艳的双唇

她的脸颊不如玫瑰那般娇嫩

她的头发也不是瀑布一样的青丝

她的声音不如音乐那么动听

她的呼吸间也没有鲜花的芳香

但是,我敢发誓,我的爱侣

她的笑脸比任何的仙女都要动人。「

小梅哇的一声喊了出来,叶红鱼装着有些羞涩的低下头浅笑,心说:「这家

伙演的还真像。」

相貌、气质、智商、家世,全方位的碾压,再加上这么痴情的样子,岩馆的

这些人肯定会自惭形秽吧,最好是把他们的自信心都碾成渣渣,这样以后就不会

再被他们骚扰了,叶红鱼心里很是庆幸,杭州之行徐羿的尾随,还真是给自己解

决了个大麻烦。

确实如叶红鱼所愿,徐羿成了饭桌上的焦点,老田,小马等人轮番敬酒,徐

羿也是来者不拒,终于伶仃大醉,自己到包间的卫生间吐了个一塌糊涂。

叶红鱼终于适时的发怒了,不允许任何人再敬徐羿酒,一副很心疼男朋友的

小女人样子。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