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风雨里的罂粟花211

发布时间:2022-07-21浏览:

【风雨里的罂粟花】(2.11)

第二章:(11)

风雨里的罂粟花【第二章(11)】

我没想过我会被一个40岁的女人撩拨到心痒,跟何况这女人还是我自己的

亲生母亲. 我这个人也是奇特,讲直白点就是花心萝蔔,我估计自己也就是网络

上盛传已久的「渣男」:明明之前喜欢过小C,但没想到相处着相处着、心里的

感觉就淡了,即便偶尔还是会有那么一丝依赖的感觉;本来以为自己是跟妹妹闹

着玩,结果某一天零距离接触了妹妹的私处以后,我居然稀里糊涂地就对妹妹产

生了爱情了;而明明之前心里装的都是自己妹妹,可是现在,呵呵,心里开始产

生了对夏雪平的莫名其妙的想法,并且明明之前,自己是讨厌她的。

——或许我真就像佟大爷说的那样,我天生就是风流相,注定的多情浪荡。

吃完东西,我收拾了一下桌上的塑料餐盒,带出两袋垃圾。回到了三楼的时

候,发现一个人鬼鬼祟祟地站到了夏雪平的套间门口,不停地打量着夏雪平的门

牌号,还透过厨房处的窗子往里望了两眼。

「干什么的?」我站在那人身后,对他吼了一声。

「诶呦!……他妈的吓死俺了!你他妈的管我干什么的?……有病!」那人

转过头,对我怒目圆睁,接着觑瞇着眼睛,环顾四周。

我认定这人是网络上「刺杀夏雪平」或是那些抗议的支持者,因此我也不由

分说,从挎在衣怀的枪套里掏出手枪,顶在了那人的脑门:「你骂谁呢?到底是

乾什么的!」

那人见了手枪,腿都软了,缓缓转过身子,哭丧着脸对我说道:「兄……兄

弟……俺这实在对不住,我说话就爱带点啷噹……我就是想问问这是不是12栋

302?」

我仔细一瞧,这人左手还捏着一张小纸条,我抢过了纸条,上面写着「债主

王毓芬- 地址:F市长胜路馨园小区12栋302」。我把纸条还给了这个人,

把枪放下,对他说道:「你走错了,12栋再往前一个楼才是。」

那人看我放下枪,稍稍松口气,但依旧处於慌神的状态,说话都发抖:「

……谢……谢谢啊!」说罢赶紧走开,嘴里依旧嘟囔着:「……这城里人可都不

好惹……一个个的脾气贼大啊!」

我无奈地看了看那个人,然后摁了密码开了门. 进屋第一件事,我便是先把

厨房的窗户上那层厚窗帘拉上。转过身来,正看见夏雪平坐在床上,摆弄着那个

密码日记本。夏雪平见我进了屋,便对我说道:「给人吓到了吧?」

「……我以为是什么可疑分子,没想到就是个问路的。」我长吁了一口气。

「你啊,从小就有疑心病,一紧张就草木皆兵,跟你爸爸一样。」夏雪平说

完,似有似无地笑了一下。

我不记得父亲是一个喜欢怀疑别人的人,或许父亲有他不为我所知的那一面

吧。夏雪平说完,脸上的表情也突然严肃起来,估计可能是被这个笔记本上的密

码锁弄得有点烦躁。

「要不然直接撬开吧,」我看着夏雪平手里的笔记本说道,「有铁锥或者发

卡之类的东西么?拿笔芯也行。我之前在警院上刑侦模拟课的时候,就用水性笔

的笔芯撬开过行李箱的海关锁. 」

「别!这东西不能直接撬,」夏雪平说着把密码锁的锁眼那给我看,「你仔

细瞧瞧……瞧见了么?这个锁眼里头,正中间有一个很细的鱼线,估计只有这个

本子原本配的钥匙可以避开. 要是直接用你说的锥子之类的东西硬撬的话,会戳

断这根鱼线……你再看看这个锁头正下方的塑料黑点:其实这里面是个墨水囊,

鱼线被戳断的时候,里面的墨水就会漏出来,完完全全洒在里面的纸页上。到时

候就算是能打开,里面的内容也全毁了。」

设计的还真精妙,我在心里暗忖着。「那怎么办?这锁头总的有能不用钥匙

和密码打开的方式吧?否则万一笔记本的主人忘了密码、同时又丢了钥匙,不就

一辈子都打不开了?」

「你再看看——」夏雪平给我指了指密码锁靠近本子封面的下端。我把眼睛

凑近了锁头,才发现下面有个十分细小的凹槽,估计一只蚂蚁都没办法爬进里面

去,如果不仔细看,真的发现不了。凹槽的上端有一个英文单词「RESET」

字样。

「这个小凹槽该不会就是打开锁头的方式吧?」

「只有这么一个地方标明了RESET,你说呢?」夏雪平对此也是很无奈,

「只不过笔尖插不进去,铁丝也插不进去,缝衣服的棉线也要比这个凹槽粗…

…」

我看着夏雪平的额头,突然灵机一动,伸出手抚摸着夏雪平的长发. 「…

…你干什么?」夏雪平抬起眼睛看着我,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搞得有点不知所措。

「你先别动。」我用手在夏雪平的头发上轻轻捋了两下,一根断发便被我抓

到了手指间,我捏着那根头发对她说道:「用这个试试。」她便把笔记本地给了

我。我把头发丝穿过了凹槽,从锁头的两角往上一勒,果然,密码锁的电子屏亮

了起来,然后发出了一阵「滴——」的声音,锁头自动打开了。

我和夏雪平相视一笑,然后夏雪平打开了笔记本。

本子一打开,因为本皮的缘故,直接摊开到中间的一部分。我凑上去一看,

我的心跳立刻加速了……

那一页的内容,居然是江若晨的自拍——赤身裸体的自拍,并且在照片上一

个男人正赤身裸体她身后搂着她的胯骨,男人不可名状的部位正紧紧地贴合到了

江若晨的屁股之间,江若晨自己举着手机,脸蛋上泛红,还带着十分欣慰的笑容

……就在这张旁边的两张第一视角的照片,视觉冲击更甚——粗大的阳具在江若

晨的嘴里,凸起的血管与她的娇艳的嘴唇连成一副十分具有冲击感的画面,江若

晨的两只手正把阴茎上面的包皮用力往下拉着,两只手掌盖住了肉棒周围杂乱无

章的荒草;右边的图片上,江若晨从脸上、到下巴、到脖子处、以及胸脯上都淌

着一滩白色液体,嘴角上还有精液的痕迹,一只大手在江若晨的微乳上抓着,而

她刚刚含过的那只肉棒毫不留情地连根捅进她那只粉鲍里面,蜜穴之中早已是春

水氾滥……江若晨的身材并不算很好,胸前可一马平川,但让我心中有些激动的

是??

,夏雪平却在跟我一起看着这一张张露骨的淫照。

我有些胆怯地斜着眼睛看了夏雪平一眼。夏雪平被这些突如其来的艳照弄得

也是一惊,用余光看了看我,然后把目光对准了那张照片,她一时却不知道该不

该继续捧着这个笔记本。

她一回头,发现我正盯着她,她的脸上突然红了,却一本正经地对我说道:

「怎么?不敢看了?……以后这种案子说不定还多的是呢,被害人或者杀人犯的

交媾照片会经常被我们这些做刑警的看到……你得习惯. 」她说这话的时候,明

明连着喘了两次气,底气并不是很足。

「谁说我不敢看了?这种东西我没可少看——」我白了她一眼说道。她听着

我说的话面无表情,手上的动作却明显僵了。

我想了想,抢先翻了一页,接着在这页纸的背后还贴着一张照片:脸上挂着

精液的江若晨,在刚刚那个男人的双腿间吃着鸡巴——我之所以知道是刚刚那个

男人,就是看到了那人的肚脐正下方有一块三角形的胎记,江若晨一边给人口交

一边笑着,还比出了剪刀手,对着镜头开心地笑着;而这一次,那个男人的脸也

入了镜——这个男人,居然就是下午在学校迎接过我和夏雪平、后来最先走开的

那个德育处老师。照片上的他,正大剌剌地摊在椅子上,压着双下巴、腆着啤酒

肚,享受着江若晨用嘴巴伺候着自己的小兄弟。

「这男人真噁心……」夏雪平脸上显露出厌烦的表情,发着脾气把手里的笔

记本一甩,然后身子往床里面缩了缩,低着头,却依旧盯着这个笔记本。

「呵呵,刚才谁说的咱们刑警得习惯看这个东西的?嫌噁心就不看了?本来

女人就有环肥燕瘦之说,男人也还分潘安卫阶、董卓安禄山呢。又不是人人都是

罗伯特?泰勒。」我故意揶揄道。在我小的时候,我就知道夏雪平很喜欢罗伯特?

泰勒,看《魂断蓝桥》的时候她也经常哄我说罗伊上尉是她心中的白马王子,还

说让我长大了也要像罗伊上尉一样帅。

接着,我自己一个人捧着本子从头翻起,上面的照片大多数是江若晨与人乱

交的照片,有些稍微模糊,看起来还应该是视频的截图,每一篇的正页上全是江

若晨自己的自拍或者别人拍下的第一视角性交照片,而反页上,则是她自己拍下

的,或者其他人拍下的合影,其中最夸张的一张照片,是江若晨的身子,被两个

人抬了起来,身上几乎被精液覆盖住、就像是在泡精液浴一般,周围一共七个男

人的阴茎围攻着她,让她忙不可迭……而且每一张照片下面都有配文字,比如:

「X年X月X日,跟XXX老师在XXX」:「X年X月X日,被XXX老师带

到宾馆群交」:「X年X月X日,XXX老师出任务,让我给看门XX大爷口交,

我一时兴起,让大爷内射」——没错,她说的就是今天接待我和夏雪平的那个大

爷。那个老头和那个老师嘴上都是对江若晨很是鄙夷,实际上一个个全都跟那丫

头有染。

而她之所以跟这些男人发生关系,最开始是因为偷着出校门买零食,被德育

处那个老师抓到后,强行要佔江若晨的便宜,那个老师说要摸一下江若晨的屁股

——只要摸一下屁股,德育处就会放她一马,不会报告给班主任和家长. 江若晨

发现,原来利用自己的身体可以换取这么大好处,后来再次被抓的时候,江若晨

索性主动脱光,让那个老师摸,一来二去,那个德育处老师就破了江若晨的瓜。

再后来,江若晨只要想做什么违反校规的事情,就会跟那个老师先做一次;后来,

她逐渐心甘情愿地成了那个德育处老师的情人,可慢慢的,她开始发现起初被佔

便宜时候那种刺激感没有了,於是江若晨开始在学校里和社会上,广泛勾引男性。

「……男人真是有意思,遇到打扮风骚、脑子里什么都不懂的女孩,他们会

嫌弃;而遇到我这样的表面看着天真,内心里什么都懂的女孩,他们一个个的都

会给我跪下。呵呵,他们以为自己的那根肮髒的东西插进我的身体里,就是佔有

我了?在我看来,那一根根会喷射的丑陋傢伙,也不过是我的玩具罢了。不过说

起来,要不是因为他们,我还真不知道自己有一张可以迷惑别人的脸呢,QQ。」

——真没想到,这个看似清纯的女孩,她的私生活这么混乱. 小C跟她比起

来,怕是小巫见大巫。并且这样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心里居然是这般阴暗。

我一边看着,双腿间的那个不安分的老伙计一边被唤醒了,他抬起了头,撑

起了我的裤裆。夏雪平时不时回过头看着我,我想,她也一定注意到了我双腿间

的变化。我尴尬地抬起双腿,把大腿并拢,可那里鼓鼓的,依然很明显. 「…

…你先在这看吧……我去洗澡了。」夏雪平低着头,甚至用自己的留海挡着自己

的眼睛,一点点窜下了床,然后从衣柜里拿出一条浴巾进了卫生间. 我看着夏雪

平关上卫生间的门后,继续翻着笔记本,突然在某一页开始,出现了一张江若晨

蹲在地上,跟孙筱怜的合影。

孙筱怜的脸上挂着泪水,脖子上套着一个项圈,全身赤裸,蹲着的双腿打开,

把自己的阴毛和羞耻的阴道口全都露在了镜头里。她伸着舌头,双手摆到胸前弯

曲着,学着一条狗的样子。有精液从孙筱怜的骚穴里不断滴出、她的乳球上、乳

沟间、肚皮上、肚脐里也到处都是男人的精液,而且照片里还有两个男人伸出了

自己的鸡巴,正对着孙筱怜撒着尿,泛着枯黄的水柱从龟头中滋出,浇在了孙筱

怜的下颌上,与她的泪水融为一体.

照片下面的配字是这样写的:「论高冷班主任孙筱怜是如何一步步沦为公共

精厕。」

下面还有一行字:「你用你所谓的关心跟我过不去,那我就一步步摧毁你!」

在我看着这张照片,内心淫欲高涨的时候,看到了这两行文字,我心里突然

又开始凉了下来——难道孙筱怜从一个贞淑人妻到一个淫欲炽热的荡妇的沦陷,

最开始并不是因为唐书傑,而是因为江若晨?

我拿出了手机,每翻一页便对着江若晨的日记本照了一张照片。上面的文字

这次多了许多,而且还有配图,图文并茂,生动得可以。上面起初都是偷拍——

孙筱怜上课时候的认真模样、走到书桌旁边镜头伸到她裙下拍摄的内裤——那时

候孙筱怜的内裤,看起来还是那种十分廉价棉质裤头,除了包在孙筱怜的屁股上

看起来让人激动以外,完全没有什么美感——还有孙筱怜上厕所蹲下撒尿时候的

脸上严肃模样,那时候她的阴毛看起来比现在还要茂盛许多,还有她放学以后等

公交车时候的神情;

后来的十几张照片,开始逐渐出现露骨的内容了——其中一组,是江若晨的

自拍:孙筱怜坐在洗手间马桶上睡着,江若晨扒开了孙筱怜的上衣和内裤,捏着

孙筱怜的乳房、伸手插入了孙筱怜的阴穴,并且江若晨似乎并不满足,趴到了孙

筱怜的身上,举起了一直豪乳,吸吮着孙筱怜的乳头;下一张便是江若晨趴到了

孙筱怜的双腿间舔舐着孙筱怜的秘道,而且她还特意用嘴唇咬起了孙筱怜的一片

阴唇,对着镜头笑着……

再之后,就是江若晨在校长办公室门口,透过门缝的一组连续偷拍:一中的

校长陈旺举着一堆照片,看着孙筱怜的样子十分委屈;可接下来,照片被甩到了

办公桌上,陈旺直接从背后抓住了孙筱怜的衣服;随即撕开了她的衬衣和工作裙,

并且陈旺似乎对孙筱怜说了什么;而接下来,孙筱怜哭泣着,任由陈旺扯下了自

己的内裤,一只并不是很长但是粗的吓人的虬龙塞入了孙筱怜的下体;紧接着,

镜头进入了办公室,而且逐渐贴近了下身被陈旺奸污【推荐】风雨里的罂粟花211、双乳还被陈旺双手揉捏的

孙筱怜的脸,脸上挂着泪水的孙筱怜大惊失色,无力地看着镜头……

配文的内容大致这样:某一次家长会后,江若晨的父母拜託孙筱怜对自己女

儿多多关照,从那以后孙筱怜对江若晨的要求开始比以前严格许多:写不完作业、

上课睡觉、无故旷课迟到,会被孙筱怜汇报给江的父母;甚至江若晨在学校里勾

引男性教职工,也被孙筱怜当作江若晨被猥亵告诉了江的父母。江的父母面对孙

筱怜时候客客气气的,可是挂了电话以后就会用污言秽语辱骂江若晨,甚至两个

人还会轮番打江若晨的屁股——呵呵,也是啊,十来岁马上就要成年的小姑娘,

还要被父母大屁股,换谁心里也不会好过——江若晨便把这一切的痛苦归结到了

孙筱怜的头上。於是江若晨想了个计划:她先跟校长陈旺发生了性关系,然后跟

陈旺沟通好;接着她在孙筱怜的菊花茶里加入了利尿剂和安眠药,在孙筱怜一次

上厕所小解的时候,孙筱怜终於支撑不住睡在了马桶上,江若晨用鱼线和铁钩拉

开了洗手间的门闩,然后对着孙筱怜的身体拍了几张猥亵照片,交给了陈旺;陈

旺在对着照片手淫了几次之后,找人把孙筱怜叫到了自己办公室,谎称得到了孙

筱怜强迫猥亵女学生的证据,并恐吓孙筱怜要开除她那段时间,孙筱怜的丈夫景

韦又被报社派往外地出差,於是连续一周时间,孙筱怜都被校长禁锢在自己的办

公室里,起初是孙筱怜被反手五花大绑,三点处都放着三个按摩棒刺激着,每天

接受的校长的投食里,都混了校长和江若晨的尿液、精液和一种名叫「生死果」

的强效春药;两天之后,孙筱怜每天晚上被陈旺和江若晨、甚至后来还被江

若晨找来了那个德育处老师居逸,一起轮奸并调教。

——就这样,威逼利诱,加上江若晨的照片,以及一个无良上司和一个猥琐

同事的强奸,再加上强效春药的刺激,彻底摧毁了孙筱怜原本的意志。照片上孙

筱怜的表情由最开始的悲痛欲绝转变为生无可恋,接着逐渐变成带着害羞的泪水,

等到最后的十来张照片上,她的下体被人用肉棒和塑料自慰棒插满、身上被尿水

和精液覆盖,她的脸上却带着一种十分喜悦的、无比满足的笑。

接下来,笔记本里又是偷拍。这一次,全都是孙筱怜和唐书傑等四人的群交

照片,有的是在孙筱怜自己的办公室,有的是在体育器械室里,还有在教学楼后

的空地上、以及女洗手间里的照片。按照江若晨的记录:孙筱怜某一次在德育处

被居逸单独叫去逼奸,被躲在德育处本来是要偷回自己被没收游戏机的唐书傑完

全看到了。唐书傑发现后,把这个场面从头到尾录了下来,於是孙筱怜就成了唐

书杰和他三个哥们的禁脔. 陈旺和居逸后来也知道了这件事,不过对此也毫不在

意,因为这俩人慢慢也玩腻了孙筱怜,只是偶尔寂寞了找不到姑娘了,才把孙筱

怜叫过去开开荤。并且陈旺和居逸这两条淫棍认为唐书傑等人更会玩,还偶尔会

去跟随他们,把孙筱怜被玩弄时候的种种淫行记录下来——比如孙筱怜被迫和男

洗手间清洁工以及拾荒老大爷的交合,陈旺和居逸手里就有录像。

对於孙筱怜的记录到此为止。尔后的笔记本,全都是一片空白。

看完这一切,我的阴茎虽然依旧硬挺,并且有些胀痛的感觉,但我心里开始

彻底对那个淫妇产生了可怜的心态了。没错,整个故事,再加上那一幕幕的肉体

被蹂躏的景象香艳无比,但是这些并不是日本那些成人娱乐公司在有组织、有预

算、有剧本情况下拍摄的AV,镜头下的这个人也不是在为了完成工作而投入角

色中进行性交的京香JULIA或是君岛美緖,而是一个现实生活的人,一个活

生生的、曾经努力工作、努力维持一个单薄家庭,却就因为用自己的方式关心一

个边缘化学生、结果被步步构陷、然后被人强奸,之后开始轻贱自己、自暴自弃

的女人。

这不是色情,这是暴力,甚至可以说是暴虐。

我不知道江若晨用笔记录下这些,并且还附上了照片是为了什么,炫耀、亦

或者是一种忏悔,又或许,是在某个深夜里睡不着的时候,对着照片意淫着、然

后用手指揉搓自己阴唇来满足自己的临时需要。

我把那个笔记本合上之后,放到了桌子上,心里突然莫名地难过了起来。

正巧这时候,夏雪平洗完了澡,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身上还是那件白色短

袖衫和棉质热裤。她见我把那本笔记放到了桌子上,便对我问道:「你怎么不看

了?」

「我都看完了……没什么好看的。」我阴沉着脸说到。

「你看完了,我还没看呢?那上面虽然全是淫秽的东西,但很有可能有证据

在里面。」

「您刚才不是说不看的吗?」我长了个调门,对着夏雪平说道。夏雪平疑惑

不解地看着我,我意识到了自己的脾气突然有些莫名其妙,接着深呼吸了一下,

平复了自己的心态,接着对她说道:「反正也是用您的头发打开的,您要是想看

的话……自己再开一下吧……」我转而问道:「我也想洗澡,哪里有毛巾?」

夏雪平想了想,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条买了好久却没有用过的浴巾,还

递给了我一个牙刷。

我走进了卫生间,关了门以后,迅速地脱光了衣服。打开了淋浴间的水龙头,

也不管冷热,直接把身子在水龙头下面沖洗着……

我不明白我在看到江若晨的那些文字后,心里会如此难过,但我分明感觉到

我的身体里十分的狂躁,恨不得把诱骗过江若晨、强奸过孙筱怜的那些男人聚集

到一起,然后扛一把冲锋枪对着他们扫射……

我想,没人能理解我现在的心态,如果我跟男人说出这件事,他们会说:你

看过了、撸过了,还肏到了正主,你还不忿了?要是没有前辈的调教你能肏到这

么骚的屄?道貌岸然!

而如果我跟女人说出这件事,怕是她们都会骂我无耻:从一开始就不应看、

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接触那个贱女人!

——我他妈也够分裂的,我一边同情着孙筱怜、一边又不停地被她勾引上钩;

一边痛恨着江若晨、可是一想到照片里被男人胯下猛兽摆佈的那副幼嫩身躯,我

的阴茎依旧在立正敬礼. 此刻的我,心里既羨慕那些真正拥有情欲洁癖的纯洁灵

魂,又羨慕那些可以不管不顾,无论怎样都只看到这世界淫爱氾滥那一面的欲望

之狼。

我侧过了脸,正巧看到了烘乾机里似乎有东西,我的大脑似乎不听了使唤,

我鬼使神差地推开了浴房的门,拿出了烘乾机里的那个东西:那是一件乾净的银

灰色丝绸质内裤,恐怕是夏雪平很久以前洗过了烘乾后,忘了从烘乾机里拿出来。

我回到了浴房,关了水龙头,在自己的龟头冠状沟下挤了一些沐浴液,然后便把

那条内裤盖在了自己的鸡巴上开始撸动着……

此时我也不管这是不是夏雪平的内裤了、亦不顾夏雪平的身份,在我的手里,

这是唯一可以迅速帮助我撸射的东西;我好不顾频率和手法地在我的阴茎上套弄

着,虽然有着柔滑布料和沐浴乳的润滑,但是我的手让我的阴柱上开始觉得产生

了疼痛,而我依旧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

我知道我心里很气氛,而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站在浴房里喷头下面撸管,

却成了发泄这种气氛的唯一方式。

龟头遭受到手掌无数次毫不客气的挤压之后产生了十分瘙痒的感觉,就像在

挠着一个巨大的蚊子包一般,而后,阴茎海绵体里的血液回流,明明还没射精,

阴茎却软了下来。

我有气无力地打开了浴房的喷头,然后蹲了下来,鸡巴上还套着夏雪平的内

裤。

我摘下了那个内裤,随手丢到了浴房外面,然后任由不冷不热的水柱,沖刷

着我的身体. 再一站起来,我整个人都感觉头重脚轻,像是遭受了高原反应一般。

我拖着昏昏沉沉的身子刷完了牙,擦乾了身体穿上了小C给我买的那件线衣,

和我一直穿着的牛仔裤。

夏雪平已经躺进了被窝里,身上还有一股草药的味道,我想应该是那个药膏。

她的手里捧着一本书。屋子里的顶灯也关掉了,只留下了被夏雪平挪到床头旁的

台灯。

「这么早就睡了?」我对夏雪平问道。

「还早么?」夏雪平说道,「十点钟了。」

我点了点头,仔细地看了看她的床上。床上有两个软枕,却只有一床被子。

我其实还是顾忌她跟我之间的关系的,仔细想想,被子还是由她自己盖着吧。我

把衣柜里我那件夹克衫拿了出来,然后坐到了她旁边,准备把夹克盖在身上?

「你就这样睡了?」夏雪平放下书,看着我问道。

「那不然呢?」

夏雪平迟疑了一下,轻轻地掀开了靠着我这边的被角:「秋天了,夜里会冷。

你这么睡也不怕着凉。」

「习惯了……」我敷衍道。

「不行,习惯了也不行。」夏雪平睁着一双眼睛,用凌厉的眼神看着我。

「那……你借我一件大衣盖着。我看你衣柜里有不少大衣……」

「你想的可真美!」夏雪平瞪着我,然后笑了出来:「你知道我那大衣去连

乾洗带熨一次需要多麻烦么?」

得,别的衣服不管不顾,自己的那些大衣倒是爱惜的不行。

「那我还是这么睡得了。而且……我这个人要是跟人睡觉……会抢被子。」

「嗬,听你说的……你跟几个人睡过啊?」夏雪平扬了扬眉毛,看着我,我

被她弄得突然有些无地自容。

她想了想,拍了拍床垫说道:「……像是自己小时候没跟我一个被窝睡过一

样,哼!小时候你就喜欢跟我抢被子,你忘了。再说了,我不喜欢外衣外裤沾到

我的床褥。」

「现在我也不是小时候了……」

「但现在我还是你妈!而且还是你的上司!」夏雪平严厉地看着我,然后突

然柔声说道:「听话,把牛仔裤脱了,进被子里比较舒服。」

她这样的语气反差,让我的心里感受到了一阵酥麻的温暖。我小心翼翼地解

了皮带,然后脱下了牛仔裤。我里面只是一件宽松的平角内裤,脱下牛仔裤以后,

我那只下垂却依旧粗大的老鹰,在裤裆里来回跳跃着。我抬头看了一眼夏雪平,

她正捧着书,目不转睛地阅读着。我赶忙把裤子叠好,放在了折叠椅上,然后迅

速地钻进被子里.

转过身的一刹那,我似乎看到夏雪平的眼珠移动了一下——也可能是我看错

了,她可能不过只是从书的一页转到了另一页。

进了被子的我,一动也不敢动。我想了想,看着夏雪平,看着灯光下的脸庞

轮廓和飘逸长发,看着白色短袖衫下的丰满圆乳,我借用自己翻身的动作,还看

到了被子下面那两条修长的美腿,心里突然痒痒的,下面又开始蠢蠢欲动。

「看什么呢?」

夏雪平虽然目不转睛地看着书,但还是发现了我在盯着她。

「我没有……」我转过了身子,仰视着天花板。

「小混蛋……总说没有。你这一两天就这个眼神,我发现了不是一次两次了。」

夏雪平看了我一眼,然后用着十分郑重的语气对我说道:「我不知道你这几年,

警专给你培养成什么样子了,你的风闻其实我都有听说过. 但是我告诉你,在我

身边你得跟我老实点. 」

「……真啰嗦,又开始了。」我不屑地埋怨道。

可她似乎充耳不闻,接着补了一句:「我知道你血气方刚,但是,你要知道,

我不是别的女人,我是你妈妈,你是我儿子。你心里不把我当妈妈看,但是这毕

竟是个事实。」

她为什么突然要说这个?而且说得这么直白?

我的脸倏然间红了,下体彷彿受到了刺激,我的脑海中突然回响起孙筱怜下

午在我耳边的淫叫声来:「我的大鸡巴儿子!肏妈妈呀!用你的又大又红的鸡巴

肏妈妈呀!妈妈生出儿子,就又是要让儿子的鸡巴肏妈妈的屄的……来吧……啊

啊啊啊……」

我的阴茎彻底勃起了。我赶紧伸手摀住了那里……

也不知道她是看到了我的身体变化,还是依然沉浸在自己的逻辑发言中,她

继续说道:「儿大避母,我就知道让你睡在我家,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你放心,夏雪平,这床的正中间就是一条分界线,晚上的睡觉的时候我绝

对不会过界。」我也用着冷冷的语气说道。

她似乎听出了我的不耐烦,便不说话了。

我微微转过头去,想了想,找了个话茬问道:「这年头捧着纸质书看的,可

真是少见了。」

「哈,你是想说我是老古董吧?在你们这些小朋友眼里,我早就是个老太婆

了,对吧?」

夏雪平自嘲道。

「呵呵,您还真不是。您忘了我说的么,你任性起来,看着比美茵都幼稚。」

我说道,「我的意思是,你不准备弄一本电子书阅读器?捧着看还方便。」

「算了吧,花那个钱没有意义. 」夏雪平说道,「我就习惯翻着纸质书看,

有阅读的感觉。」

「呵呵,好吧。」我说道,「你在看什么?」

「《荒原狼》。一个自己跟自己战斗的故事。」

「荒原狼?超级英雄漫画里那个,还是黑塞的那个?」我故意开玩笑。

夏雪平斜着眼睛看着我,抿了抿嘴。

「哈哈哈……我警专的时候,在图书馆看过. 」我说道,「谁知道是作品本

来的事情还是翻译的问题,感觉语言太生涩了,除了哈勒尔遇到赫尔米娜那段之

外,其他的我就看不下去。」

「你也就能看看那些段落吧,小混蛋。」夏雪平说道,「看这本书,要是没

有一个强大的的心脏,可是看不下去的。」

「读本书跟心脏有什么关系呢?」我摇了摇头. 夏雪平想了想,折上了书页,

把书放到了一边关了台灯:「算了,不看了。睡觉. 」

屋子里一片寂静. 「你睡觉打呼噜么?」我问道。

「肯定没你打的响亮……」

「嘿,你……」

「食不言,寝不语!」我刚要说些什么,便被夏雪平怼没了词. 但我迷迷糊

糊地,依旧没有睡着。

多少年了,似乎是头一次身边有个女人睡在身边,我却不能碰,甚至连搂一

下我都不敢。

——呵呵,跟美茵一个被窝的时候,我还喜欢对美茵动手动脚的呢。今夜,

怕是我跟另一个人同床时候,最老实的一夜了吧。

於是恍惚间,到了半夜。

夜里的气温果然降了下来,我的身上开始渐渐冰凉。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身体开始瑟瑟发抖,紧接着,我感觉我全身的肌肉都在

震颤、抽搐…

我忘了,这是我的老毛病了。

只要一到换季的时候,我晚上睡觉时身体就会不断地抽搐,像抽羊癫疯一样,

煞是折磨人……

知道我的这个毛病的人并不多,但夏雪平应该知道。我从小到大犯过很多次,

即便一年内也就发生两三回,但犯起毛病来着实吓人。夏雪平曾经带我去医院看

过几次医生,查了一通,却什么都没查出来。没办法吃药,没办法打针,遇到情

况,只能硬扛。

不一会儿,我的牙齿开始忍不住地打颤,夏雪平似乎听到了我牙齿碰撞的声

音,立刻惊醒:「秋岩……秋岩?你怎么又这样了……身上冷么?」

「我……我没事……夏雪平……你别管我了,你睡吧。」我说道,「吓着你

了……是么?

我一会儿……就好了……」

我越是瑟缩着身子,可是越这样全身抖得越厉害。

「什么没事!」

——夏雪平二话不说,直接往我身边一转,伸开双臂抱住了我的身子,然后

把被子严严实实地裹在了我和她的身上。

这一来,可以说是目前为止,我和她重逢后最亲密的一次接触. 她把她的双

乳压住了我的胸膛,把自己的口鼻对着我的脖子,她的双腿也压着我的大腿绕过

我的下半身,她的体温也在不断地捂着我的身体……

夏雪平那带着些桃花和茉莉花的温热头发味道、女人身上混杂着刚出锅鱼肉和刚取下来的

麝香芬芳,混杂着清凉薄荷脑的药膏味道,混杂着侵入了我的嗅觉神经。

但我现在的身体上,没有一点被爱欲占据的感觉,我全身的反应,除了头皮

发麻以外,就是抖。

夏雪平继续把自己身体跟我贴的更近,然后抱着我的双臂也更紧. 在她的拥

抱下,我的抽搐频率似乎降了下来。

「放开我吧,夏雪平,我身上凉……我好些了……」

「好些了也不行……等你彻底抽搐了再说!」夏雪平继续说道。

我迷迷糊糊中,用虚弱的声音说道,「……不行……儿大避母……我不是说

过么……我不过界……」

「那我过界总可以了吧?臭小子,都这个样子了还在跟我计较!你就这么讨

厌我么?」

「对……我讨厌死你了……你要……不想让我讨厌你的话……就放开我。放

开我……我就喜欢你……」

夏雪平坚定地看着我,有些哭笑不得:「哼!那我宁可让你讨厌我!……快

睡吧,小混蛋!」

迷迷糊糊之中,我感觉我似乎笑了笑,对她叫了一声:「妈妈……」

夏雪平应该是听到了,然后把我搂得更紧. 我还记得,我曾经在一些历史书

上看过,说有些历史名人也有过像我这样的毛病,比如尤利乌斯?凯撒,比如拿

破崙?波拿巴,再比如在一些野史里记录了那个跟自己母亲有过一段如火情愫的

亚历山大大帝。

在这些历史人物周围的人,都曾经说过,这种无缘由的浑身颤搐其实不是病,

而是神的眷顾。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