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在堕落中涅槃

发布时间:2022-07-21浏览:

【在堕落中涅槃】

诗诗独自一人在洒满阳光的大街上慢慢地挪着步子,心不在焉,好像灵魂已经离她而去。七月初的天气虽然比不上三伏,但那灼热的高温却足以让人心烦意乱,她好像完全感觉不到太阳的温度,因为她已经没有多余的感觉去体验这阳光的火辣,高考的失利对她来说如同晴天霹雳,今天看到成绩的那一刻整个人都陷入了呆滞的状态。亲人的期待,老师的鼓励,父母殷切的希望,同学们羡慕的眼神,曾经的天之娇女,还有那万恶的债务……

只听“吱”地一声急刹车,接着就是司机的破口大骂:「找死啊!走路不长眼的!」诗诗的心也被这一声咆哮所惊醒,随即心中产生了一个念头「好心的司机叔叔啊,您要是把我撞死多好啊。」六神无主地瞅了司机一眼,一言不发地继续向前走着。「我该怎么办?如何去面对父母那张满怀希望的面庞?如何还清那笔巨额的债务?还有母亲的病……唉……」

一年以前……

H村的H中学是一所默默无闻的小学校,整个学校的老师、学生加起来才勉强两百人,教学环境和师资力量那就更不用提,可以说在这上学的孩子也就是为了混个高中文凭罢了。由于没有升学率,学校马上面临倒闭的危险,市领导来视察后跟校长说「这个学校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还是各奔东西吧。」小学校的校长是个人都知道,学校的大部分资金全进他腰包了,他当然不想放弃,在校长的百般全说下,领导终于给了学校一个出路。「只要这能出一名BD、QH的大学生,政府将拨款100W来帮助学校建设,否则就关门吧。」在领导看来,一个连升二本的学生都没有的学校,怎么可能有考清华北大的料。

校长听了心里那叫一个喜啊,还别说,鸡窝里真有出金凤凰的时候,诗诗就是一个这样的天才,她的成绩和老师无关,完全靠自学,她觉得学习是件很快乐的事,对于知识的探索,有一种近乎狂热的精神,好像只有学习她才能获得快乐,每当她学习的时候,那些晦涩难懂的知识就像是她的士兵,正有条不紊地往她脑子里钻。人比人气死人啊。

诗诗的个头大概有一米六五左右吧,爱运动的她一直都有一个让人羡慕的体形,该凸的凸,该凹的凹,虽然不是那种夸张的性感,但隐隐中透漏着完美的和谐。诗诗的皮肤很白,是那种一看就让男人流口水的月光白,齐齐的刘海下是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每当她看着你的时候都会俏皮地眨动,每一下的眨动都会叩响你的心扉。接近瓜子型的脸上有一只小巧的琼鼻,和一只精致的小嘴,在她向你撒娇的时候,嘟起的小嘴配上一只微微上翘的小鼻子,再加上一对幽怨的眼神,就算钢铁般的男人也会化成一团铁水。唉,整一个不折不扣的、要命的小萝莉啊。

对于生活,诗诗是一个很保守、很传统的女生,但对于文学探索的激情源于好奇心的驱使,诗诗也是一个好奇心相当重的女孩子。造化弄人吧,一次晚上下晚自习,诗诗正边背着今天的英语课文边走在回家的路上,路过一片小树林的时候,她好像隐隐约约听到有女人在叫,这个叫声听起来好像很痛苦,又貌似很舒服。诗诗心里很好奇,人怎么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呢?难道有人在打架?不像。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发出这种声音呢?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诗诗悄悄地向那边靠了过去。

离得近了,声音越发清晰了,虽然视线还没有适应这的阴暗,但从声音来源判断,那个女人应该就在前方20米左右的地方。慢慢地,景物越来越清晰,渐渐的,诗诗看清了,竟然有两个人!还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更可怕的是,那个男人竟然在吻这个女人!而且他们几乎没穿衣服,男人一只手抚摸着女人那傲人的胸部,而另一只手却边在女人身上游走,边慢慢地、慢慢地向女人的神秘地带划去,随着男人抚摸力度的加重,女人的喘息声也越来越沉重,嘴里还说着诗诗完全听不懂的两个字「我要,我要嘛……」。天啊,诗诗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阵仗,她对于男人女人的了解,仅限于书本上的描述,诗诗顿感心跳漏了一拍,脸唰地一下就红了,第一反应就是要立即逃离此地。诗诗试着往后挪,但双脚好像不是自己的,怎么挪都挪不动,急得诗诗浑身是汗,却又怎么也获得不了身体的控制权,只好就地蹲了下来。

只见男人退去了女人最后的一道防线,那条满是水渍的丁字裤,让女人转过身去背对着男人,双手扶着自己的膝盖,接着,男人提起了双腿间的狼牙棒,在女人的两腿之间摩梭了一阵,看见女人的淫水一滴一滴地滴在了草地上,嘴里更是疯狂地喊着,「老公,干我,干死我,我是条发情的母狗,我的小屄最骚、最欠干了,我要,我要……」于是对准女人的屁股狠狠向前一顶,随着一声痛并快乐着的呻吟,这对男女开始了活塞运动。

诗诗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快,感觉快要晕过去似的,莫名的兴奋让诗诗浑身颤抖,隔着裙子,手不自觉【推荐】在堕落中涅槃地伸向了自己那不曾长毛的小妹妹,天,裙子都湿透了,书上说这是淫荡的表现,我怎么会这么淫荡呢?我不要那么淫荡,不要啊……不过妹妹摸起来好舒服,啊~越摸越舒服,我停不下来了~怎么办?怎么办?水越来越多了,要是一直这么流下去,我会不会脱水而亡?好可怕哦,不过~不过好舒服哦……

诗诗边看着那对男女做爱,边刺激着自己那含苞待放的小阴蒂,另一只手自觉的抚摸、揉捏着看似发育成熟的乳房。随着男人抽插频率的加快,女人的叫声更淫荡了,诗诗平时都视这种声音为邪恶的声音,哪里会让自己听到一星半点,而现在这种声音岁好像是催情剂,让自己越来越兴奋,越来越刺激,自己抚摸自己的频率也越来越快,随着女人一声满足的呻吟,诗诗也感觉一股热流从自己的妹妹里面直冲大脑,舒服得她白眼只翻,也情不自禁地哼出了声,全身颤抖得像中了机关枪,随后便一头晕倒在地不省人事。

可能那对男女太投入了吧,完全没有发现旁边有人偷看,完事之后便匆匆离去了。不一会,诗诗悠悠地醒来,她还以为睡在自家大床上呢,左右环顾才想起来刚发生的时,不觉脸一红,下身又有了反应。诗诗赶紧控制自己,草草整理了自己的衣服,恨不得把脑袋塞进胸脯里,急急忙忙回了家。

家,依然是那个温馨的家,父母,依然是那对慈祥的父母,还有那淘气而可爱的小弟弟。「诗诗回来啦!今天学习累不累啊?你桌上放着我给你做的汤面,饿了就吃啊」母亲如同往日般亲切地关心着。「姐姐回来咯,姐姐回来咯,姐姐,你看今天我新学会折的纸飞机,帅不?」小学六年级弟弟的热情加上父母的关怀,显得这一家四口生活得是那么安详、幸福。

诗诗的家庭并不富裕,可以说是平穷,诗诗的父亲很早因为在工地上摔坏了腿,基本上算是丧失了劳动力,全家的经济来源都靠母亲起早贪黑地给人家做早点赚得的一点微博收入。「妈,今天我学习有点累,先回房间了啊。小勇自己去玩啊,姐姐还有功课要做。」

交代了一句话,诗诗一头扎进了自己的房间,随手把门锁上,直接就退下了自己的草莓三角裤,放在手里一拧,滴滴嗒嗒下雨般的水滴溅落一地,诗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回忆起刚才的一幕幕,感觉就像一场梦,一场让人流连忘返的春梦。

看来我确实得好好补补男女方面的知识了,虽说理论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但这理论高的我都不知道生活是怎么一回事了,今天晚上我对自己干了什么?我怎么会那么舒服?那么做我会不会提早死去?天啊~我到底做了什么?一阵接一阵的罪恶感涌上心头,诗诗觉得自己做错了,而且错的很厉害。当天晚上,趁着父母都熟睡了,自己独自一人溜出了家门,打算去隔壁的一家网吧好好查查资料。

诗诗第二天早上回家,脸更红了,脱下内裤一拧,又是一阵滴滴嗒嗒的落水生,因为她昨晚上网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叫SIS的论坛,这个论坛简直包罗万象,要什么有什么,只有自己想不到,没有论坛上写不到的,她还认识了一个和自己长的很像的AV女优,好像叫苍井空来着。也知道了昨天晚上自己对自己做了什么,原来是一种正常生理现象,叫自慰。诗诗好像很享受这感觉,就在网吧的椅子上,诗诗又让自己泄了一次。至此,诗诗向着成熟迈进了一大步。

日子正常地过着,诗诗也如同往常一样,做着一个正常高二学生应该干的事情。知道有一天……

那天晚上母亲带着父亲去医院做常规治疗了,弟弟出奇的沉默,诗诗怎么逗他他都是有气无力的,诗诗以为弟弟心情不好,也就没怎么管他,但在写作业的过程中,客厅里却传来了弟弟的啜泣声。这下诗诗有点慌了,赶忙问弟弟怎么了,在诗诗连哄带骗的情况下,弟弟终于说出了实情,原来今天上了生理卫生课,弟弟知道了世界上还有人不长小鸡鸡,那是不是长小鸡鸡的都算是人中的瑕疵品,长大了都要切掉呢?弟弟很害怕,很无助,弟弟说他喜欢他的小鸡鸡,他不要把小鸡鸡切掉……

诗诗听了哭笑不得,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弟弟这方面的知识,因为没有图啊,最后一咬牙,想着这是自己的亲弟弟,就算被看到了自己的裸体也没什么啊,如果不讲清楚,弟弟吓出病来了怎么办呢?于是,拉着弟弟的手,对他说「小勇,来,到姐姐房间来,姐姐教你什么是男人,什么是女人,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为什么要有男人和女人,以及男人和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应该做什么……」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