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网站广告合作QQ:476445525
咨询QQ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库
图库

【推荐】三十岁的情史番外篇完结

发布时间:2022-07-21浏览:

【三十岁的情史】番外篇 完结

帅帅姐打断我们的话,替女儿解围道:“好了,老公,女人家的小心思,你

别问了。”

我“噢”了一声,但是心里微微还有些疑惑,难不成小玉还和其他男人做过?

比如说帅帅以前单位的……?

小玉看我犹犹豫豫的,知道我心里还没放下。这丫头最了解我心事重,又不

信任她,所以还是主动跟我坦白道:“张薄又加我,我都没理他。后来他是用我

初中一个朋友的手机号加的我,然后又改了名字。我猜可能他们在一起了,我的

电话号也是我朋友给他的。其实后来张薄改名字我看到了,我就是故意给你看气

气你的。”

哦,我心说,原来是这事。现在我听到张薄的名字的有些麻木了,感觉这个

小屌丝已经像个小石子一样被我踢开了。“你那朋友是个女的?”我问道。

小玉瞥了我一眼道:“在一起当然是一男一女啦。”

我尴尬的笑了笑道:“呵呵……也是……这小子怎么竟是对同学下手啊?不

过估计也不是正经关系,不然他问那个女的要你手机号,对方也不吃醋?”

小玉淡淡说道:“你太不懂九零后了……”我无语。

我又问道:“那你为什么要气我?为了柳若瑄的事?”

小玉嘿笑着往我怀里钻,撒娇道:“好了啦,伦家知道错了啦……伦家再也

不酱紫了啦,后爸爸。”

唉,我跟她真是一点脾气都发不出来,话说,我现在的角色,怎么渐渐向鬼

父的方向发展了尼?“真是拿你没办法,我说了一百零一次了,我和小柳什么也

没有。”

“那以后呢,以后到了澳洲,你会不会找金发碧眼的洋妞啊?”小玉抬起头,

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我问道。

“我去……我真是跟不上你的思维了……”我觉得脑子有点乱,怎么又扯出

洋妞来了,洋妞我在公司里也见得不少,可是我什么时候就喜欢金发碧眼的了?

我郁闷的往后仰倒在大床上,帅帅和小玉咯咯笑着,母女俩无比默契的趴在我胸

口,我们一家三口就这么聊着,时间很快就到了约定好的时间。

“呀,坏了,光说话,都快到10点了,我们和人家约好的。”帅帅姐看看表

说道。

我们连早上饭也没吃,就急匆匆收拾好泳衣出了门,出门正好碰到我爸妈从

外面回来。

我爸问我道:“刚起来啊?”

我嘿笑着挠挠头承认。我爸说:“你们不是和人约好了十点见面吗?”我说

是,问我爸去不去。

“你妈要接着睡觉,我跟你们去坐会吧。”我爸就这样,没长辈架子,也不

会挑长辈不该跑去见晚辈的理。我觉得我爸骨子里,还把自己当三十岁的人呢,

熟不知他们二老都是六十挂零的人了,外表还真看不太出来,还真是心态决定生

态。

我们一家到的时候,张琦一家人已经在泳池边上了。我和老爸换上沙滩裤,

来到张琦这边,他已经站起身向我们问好。

我介绍道:“小张,这是我爸,老陈。爸,这是小张,张琦,北京人。”

张琦很热情的跟我爸握手道:“陈叔,您好。”

“小张,你好。”我们坐下聊了一阵,许慧欣一身泳装,腰间系着一条沙滩

裙,默默端着几杯饮料过来给我们,我笑着和她打了个招呼。我爸也不免多打量

了她几眼,大家别误会,我爸可不是老色鬼,只因为许慧欣的身体健美,小腹还

能见到明显的六块腹肌,比我们几个男人都厉害,所以他才多看了她几眼。

我四下打量了下,泳池里人不少,帅帅姐和小玉已经换好了泳装,和程娜娜、

大着肚子的李柔然,形成了泳池边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许多游人都透着拿手机拍

照,好吧,多数都是亚洲人面孔,估计东西方人的审美观还是有差距的,亚洲人

都是黑头发、黄皮肤,审美观还是差不多的。不过有几个端着单反嘁哩喀喳照的,

肯定就是我们自己国人了吧?看着挺讨人嫌的。

我爸开口笑问:“小张,这位是?”

张琦这时候赶紧开口介绍道:“这是我媳妇,许慧欣。陈叔,你叫她小许就

好了。”

“陈叔叔您好。”许慧欣不用介绍也知道老陈是我爸,不冷不热的和他打了

个招呼。

“你们夫妻俩身材练得都不错,以前专业练健美的吧?”我爸饶有兴致的问

道。我这才发现,脱了衣服,张琦的身材也很有料。全身肌肉虬根错节,居然也

是一身的疙瘩肉,小腹也有明显的腹肌。不像我,虽然没有肚腩,但是也没有明

显的肌肉组织。

“呵呵,我以前在国内做刑警。我媳妇练过空手道,黑带七段。”张琦一副

怕怕的样子苦笑道。

“干嘛,说得我好像天天在家对你施暴似的。”许慧欣笑骂道。

“你没有吗……”张琦笑着反问道:“哎哎……老婆,我错了……”张琦话

还没说完,耳朵就被许慧欣提溜住了,赶紧求饶。

“呵呵……你俩感情真好。”我笑道。

“陈哥你和小玉不也一样……”张琦对我说道。

“唉,我那才是冤家……”我故作无奈的摇头道。听我这么说,张琦夫妇,

我老爸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爸,来和我们一起下水游泳吧?”小玉过来拉着我老爸说道。

【推荐】三十岁的情史番外篇完结爸摇摇头道:“刚吃完早饭,我就是过来散散步,你们年轻人玩吧,我回

去了。”因为还不太熟悉,所以我爸坐着聊了片刻就离开了,张琦这才松了一口

气,他能看出来,我没有透露他们家的隐私。

小玉见我爸走了,就拉着许慧欣去戏水去了。

“陈哥,谢谢你了,替我保守了秘密。”张琦对我说道。

“你说这事啊?呵呵,咱俩算是同病相怜,我知道……有时候当面提这种事

蛮尴尬的。”我苦笑道。

“呵呵……是啊。”张琦颇有共鸣的说道。

“不过其实我爸很开明……”我说道:“当初就是我爸点头,我才敢把帅帅

和小玉一起娶进家门的。”

“呵呵,陈叔叔让我想起了我老丈人,他俩各方面都很像……”张琦忽然说

道。

“你老丈人?”我汗,我知道你哪个老丈人。

张琦醒悟,他说道:“呵呵,就是娜娜的爸爸。我和欣欣刚在国内办了婚礼。

我外公是她爷爷的警卫员,当年朝鲜战场上救过她爷爷一命。后来,他们就给我

们订的一门亲。我外公也没当真,后来他老人家也去世了,但是许爷爷一直都记

着这个承诺。他家也一直不许欣欣交男朋友,我这也不知道这事,结果就真把人

家姑娘耽误了。”

张琦简单的介绍,我就大体上勾勒出他俩的感情纠葛。我劝道:“我看你们

感情也挺好的。许姐人不错,能看出是个外冷内热的性格,她既然等了你这么多

年,说明她心里有你。”

“是啊,欣欣挺好的,在家里是大姐姐,也护着囡囡,哦,就是娜娜。她小

名。”张琦对我解释道。

“呵呵,挺好,羡慕你啊,家庭和睦。对了,你的字是子琦吗?”我忽然想

起许慧欣对他的称呼,就问道。

“唉,这事说来话长……”张琦叹了口气说道。

“哦,那算了,我挺害怕听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我们也只是初时,我也

无意窥探别人隐私。

“没事,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妈去世的早,我爸续弦娶了我后妈。其实

我是跟着我妈姓张,我还有个名字叫钟子琦。”张琦说道。

其实我心里还有疑问,既然你姥爷和许家老爷子有交情,那么按理说许慧欣

应该算是你妈娘家这边的关系,那她为什么叫你子琦呢?

张琦接着说道:“我后妈家在北京挺有关系,我这次回去就是用钟子琦的名

字和欣欣结的婚。”

“哦,原来是这样。”我恍然。我看了看,皱眉对张琦说道:“你家柔然在

水里泡这么久,可以吗?不要把她叫上来?”

张琦苦笑的凝视远方说道:“随她去吧,她独立惯了,劝不住她的。”

我见张琦目露沧桑,话里又似乎带着深意,看来他们家的关系也不那么简单,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中午,我们两家凑在一起吃午饭,我爸妈也出席了。我妈

一个劲的夸对面三个女孩,这时候,我已经把张琦家的情况基本跟我爸妈介绍过

了。

我爸私下颇不以为然,觉得张琦这人言过其实,凭他的经验判断,张琦并不

是出身真正的大家族,让我小心他是骗子。我也没多解释张琦家里的情况,我刚

才回房查了下,北京CC地产公司是间上市公司,他们老总钟震在房产界很有声望,

几乎是和潘石屹、王石那个档次的,就像小玉开玩笑说的那样,张琦还真是王思

聪那样的小开。我倒也不图能占人家什么便宜,就是投缘一起玩。但要我还是打

谱找机会去北京验证下,如果真像张琦说的那样,以后我家里真是要揭不开锅了,

我要去投奔他,想必张琦也不会把我拒之门外吧。

吃完饭,我们就告别了。张琦告诉我,他们下一站就下船了。他们一家准备

从雅典坐火车去布达佩斯,然后就回转巴黎。他给了我一张名片,让我们游轮之

旅结束后,如果有时间就去巴黎找他们玩,我欣然答应,然后我们就此作别。

我观察着手里的名片,我爸对我说道:“这小子说话闪闪缩缩,而且他们也

不像是一家人。我感觉,他就是个骗子。”

我微微叹口气,真假难辨,这年月坏人太多了,或许我爸说的对,出来旅行

一趟怎么就会碰上这么传奇的人物?爸爸是大地产商、后妈是高干子弟、姐夫是

在法国开酒庄的大土豪、老丈人是军区副司令。虽然自己没接触过那个圈子的人,

但是张琦吹的似乎也有些过了。但是直觉告诉我,张琦不是骗子。

“唉……或许有什么隐情吧。也或许是我丢了工作后,有些急功近利了吧。”

我把张琦给我的卡片收好,一边跟我爸说道。

我们的旅程还在继续,沿途的美景很快让我把张琦一家的事抛在了脑后。海

上航行数日,我也渐渐摸透了游轮的规律。头三天都是在海面上停泊,第四天清

晨到达希腊的雅典,然后白天旅客可以下船游玩,晚上登船,游轮继续前进。之

后的行程,基本上都是按照这个模式推进。

雅典一站,小玉和帅帅姐兴趣缺缺,原来小玉还幻想着,雅典神庙林立,雕

像如云,就像圣斗士里面,到处都是恢弘古典的欧式建筑群。可是她失望了。

“希腊圣域木有十二宫,木有雅典娜,木有圣斗士,爬上山只有石头。”小玉微

信和QQ的最新状态如是写道。

我妈也抱怨希腊菜不好吃,晚上我们去的餐厅,据说在当地还颇有名气,是

雅典一间地道的希腊菜馆。我妈说:“橄榄说酸不酸、说臭不臭,羊奶酪味道也

很怪。”

我说:“这是希腊特色。”至少我的羊排烤得不错,量又足。回到船上,我

爸妈就跟我们分开行动了,他们已经找到了组织,和一个中老年团体一起去打保

龄球去了。要说欧洲金融危机,旅游业主要还是靠中国人拉动,游轮上、以及各

旅游点,视线所及的范围内,肯定有中国旅行团。我爸妈也是经常周游世界的人,

所以我也不用担心我爸妈走丢了。

帅帅姐妊娠反应越来越重,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不习惯希腊菜,今天吐了好几

次。她这两天也特别容易瞌睡,帅帅姐告诉我是怀孕的正常反应,她自己先回房

休息,让小玉陪我玩。我有心要回去陪她,但是帅帅姐拒绝了,她说休息一下就

好了,她想要安静的躺会。

我把帅帅送回舱房,我问小玉想去哪里,小玉说她想去跳舞,我们就直奔迪

斯科。游轮上的迪斯科灯光、hi-fi 音响都是顶级的,DJ也非常棒,舞池里人潮

涌动,气氛非常之火爆。我身边有众多豪放女中的一员,她已经脱去了单薄的衣

衫,只穿内衣就在那里狂舞。我的视线忍不住被吸引过去,跟着那随时都可能破

禁而出的巨乳跳动。

“我靠,这少说有G 吧?”我忍不住笑问道。

小玉撅着嘴哼了一下,低头看看自己的B ,心情一下就郁闷了。“不许看!”

小玉把我的脸转到另一边,我哈哈一笑,和小玉手拉手下了舞池。

小玉的乐感很好,舞步也很灵活,因为她喜欢电子乐,所以这种场面对她来

说简直是如鱼得水。“小妞,舞跳得不错嘛。”我笑着调侃道。

“那当然,大叔步法也不错嘛,没想到呢。”小玉也夸我道。我这有什么舞

步,就是在这瞎蹦跶,这丫头纯粹就是讽刺我。蹦了一阵,发泄了过剩的精力,

我出了一身汗,就到吧台边上坐下点了一杯martini ,看着舞池里的小玉尽兴游

玩。

小玉像赶苍蝇一样撵走了几个来搭讪的小老外,但是最后还是和一个长得很

像吸血鬼日记里面的Matt的帅哥大跳热舞,让我一阵心虚,怕小玉被那小白脸拐

跑了。

“一个人吗?”我边上坐过来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用一门我听不懂的外语

问我。

她看我迷茫的看她,就换用英语问我:“could u buy me a drink?”发音

一听是东欧人,我不愿多生事,向她指了指小玉的方向。

小玉其实也一直在盯着我,她看我和那女的凑得这么近,看那女的顺着我的

手望了过去,直接对着她比了一个Fuck的手势。我汗,这虎妞……那东欧美女直

接被吓跑了。

我走到小玉身旁,把她从Matt帅哥边上拽走,一路上,小玉都咯咯的笑。我

们手拉着手走在船舷甲板上,我没好气的道:“怎么样,老外身上有狐臭味没?”

小玉笑着说道:“咯咯……那倒没有,没你身上醋味儿大。”

“娘的,反了你了,抽你丫的。”我把小玉狠狠压在立柱上,然后俯身低头

亲吻她。“小骚货,我想狠狠干你,干的你明天下不来床。”

“嗯,好,使劲干我,就在这儿操我。”小玉回应着我的吻,一边对我说道。

一路上,我们看到好几对男女、男男在过道的黑影里亲热,具体插没插入不清楚,

但是听小玉这么一说,我就心思活泛了。

“不太好吧……”我还是觉得不安全,外国人没素质,咱们不能跟着学不是,

如果真要是被当场抓了现行,那岂不是丢人都丢出国了。

“要嘛,就像Jack和Rose在船上的车里坐。”已经完全不同好不好?我苦笑

着摇头。

“切,胆小鬼。”小玉嘀咕道。

“老实交代,你真的没和张薄打过野炮?”我笑问道。

“没啦,真是的……”小玉觉得很扫兴。

我说:“其实我也不想回去打扰帅帅,要不我们找找吧,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地方。”

“嗯,好。”其实小玉也是存了同样的心思,所以欣然答应。但是,我们走

了很多地方,都是公用场所,没有任何私密性可言。迪吧的厕所我都进去找过,

全都是reserved占满了人,里面多数都是喝嗨了、跳嗨了涌进来打炮的野鸳鸯。

我郁闷……这么大游轮怎么就不设个钟点房呢?我心里嘀咕。不过想想也是,上

了船肯定有客舱,不再客舱里面做爱,非要再开钟点房,那不是鼓励婚外情嘛。

游轮的标语图示也很意思:有个画着两个小人,一站一跪,然后外面画红圈

禁止符的,这是禁止公众场所口交的。还有一个是两个小人一前一后,外面画红

圈禁止符的,这是禁止公共场所做爱的。

小玉和我一起看见的,她忍不住笑道:“哈哈……看样我们不是第一对,有

这种想法的恋人呢。”

“我看是发生的太多了,船运公司很头痛才是,不然也不用贴出告示牌了。”

我也笑道。

“那怎么办?我不管,我要嘛……老公……今天可是我生日嗳……”小玉泪

眼汪汪的看着我撒娇道:“这么一个愿望都不能满足人家吗?”

“嘿……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好不好?”我神秘一笑道。

“去哪儿?”小玉问我道。

我没回答,这两天我都考察好地形了,而且晚上人很少,所以我就拉着小玉

来到了辉煌号的船头。“来吧,老婆,我带你去飞。”我牵着小玉的手,对她笑

道。当然,我们这么做,其实是违规的,但是白天我就看几对大胆的情侣这么做

过了,也没有人真的遵守禁令,所以我也就大着胆子把小玉带来了,想要和她体

验一把双飞……哦不,是飞上天的感觉。

小玉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她开心的笑着在我身前站好,然后学着肉丝

在泰坦尼克电影里的样子平伸双臂。因为甲板与海面的落差很高,我们在船首真

的就像凭虚御空般的飞了起来。我双手搂着小玉的腰,脚下踩着很粗的钢缆。

“开心吗?老婆。”

“嗯……开心,老公。有你在我身边,每一天都快乐,今天超级快乐。”小

玉对我说道。这丫头还不忘掏出手机自拍,继续秀恩爱。好吧,其实我很期待让

张薄那小子看看。我忽然明白了一些小玉的心思,她用张薄说事,无非就是想给

我点竞争压力。

“有点冷,我们回去吧,好不好?”船头的风很大,这种巨轮还是会对气流

造成很大改变,我对小玉说道。

“嗯……”小玉乖巧的点点头,我们从船首下来,安静的往回走。我总算是

满足了小玉的一个生日愿望,那么剩下的就是……嘿嘿……。

“噢……噢……嗯……啊……啊……”浴室里传来水声和呻吟声,我和小玉

此时都全身赤裸着,忘我的交合纠缠着。

小玉双目微闭,双手扶着墙面,站在淋浴下湿滑白皙的娇躯轻轻扭动着,享

受着我在她身体里一次次的撞击。和昨晚同样的位置,同样的姿势,我终于得到

了小玉菊花小穴的第一次。

小玉的屁眼很紧,我虽然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但是小玉还是忍不住轻声呼

痛。我狠狠心用强的往里顶,凡士林还是起到了很好的润滑作用,小玉紧缩的菊

门被的龟头强行破关而入。

“噢……咝……讨厌啦……老公……感觉想拉便便……你这个菊花男……”

小玉难受的向我抱怨道。

我哈哈一笑道:“你这就是报应,成天LOL 菊花枪、菊花枪的叫,今天终于

知道什么叫菊花枪了吧。”我掰开小玉的臀瓣,我阴茎的龟头紧紧嵌在小玉的肛

门里,小玉肛门口的褐色肉褶已经被撑开,那画面实在让我兽血沸腾啊。我继续

推进,我的鸡巴一点点的被小玉的后庭小穴吞噬。

“咝……老公……轻点儿……又胀又痛……感觉好难受……”

“没事的宝贝,过一会儿就不痛了。”我下身不停的在小玉紧窄的肛门里抽

插。

小玉忍受不住这种违和的禁忌快感,她忍受着阴茎在她肛门内肆虐,浑身上

下剧烈地抽搐,双腿软的几乎无法站立。“噢……老公……感觉好怪……要被你

干的尿了……但是……不要停……好爽……插屁眼好爽……”小玉跪在了浴池里,

撅起她渐渐被我操得滚圆的小屁股,哼哼唧唧的叫道。

我跪在小玉身后,一手伸到小妞小穴口拨弄,一边和小玉唇舌相接忘情的热

吻。“啊……噢……噢……嗯……老公……好舒服……老公的大鸡巴……插的玉

儿飞了……真想你在船头时候就……操我……把我操飞……把我操到海里去……”

我再次将鸡巴插进小玉已经被我操成一个合不拢的肉洞的屁眼,小玉更是浪

的没边了,我也快抑制不住射精的冲动。我双手扶在小玉的腰上,快速的在小玉

菊穴里大力抽插。小玉也已经完全适应了那种酸胀的感觉,心里不再排斥我的入

侵,她的后庭肠道内还隐隐生出了一股吸力,让我抽插之间更是爽的无法自持,

腰上抽插的动作根本停不下来。小玉把小屁股抬得更高,她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伸

进自己的小穴里抠弄,很快小玉就率先高潮了。一股股淡黄色的液体从小玉的小

穴中喷涌而出,不只是爱液,看样还有尿液,小玉口中难以抑制的婉转娇吟,她

浑身颤栗不停,我不断的冲刺,然后一股股精液喷射而出,全部酣畅淋漓的射到

了小玉的屁眼深处。

“老公,我今天好开心,谢谢你,我爱你老公。”高潮余韵中的小玉,再次

钻进了我的怀里,轻声呢喃着。

缘分这东西真是奇妙,两年前,我们彼此还不认识。一年前,我们还彼此戒

备着对方。可是今天,小玉已经成为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其实有时候我

心里是有偏向的,我更宠爱帅帅姐一些,因为她坚强的过往,更是因为她的贤惠

温柔。但是小玉能给我带来更多的激情和活力,而她往往在不经意间露出的楚楚

可怜的一面,也能激起我更多的保护欲,所以说,我们渐渐融为一个有机的整体,

真的很难再分彼此。我一边想,一边对小玉说出我内心的感受。

小玉泪光连连的点点头:“我明白的,就像……如果我生病了,生了很重很

重的病,或者瞎了、瘫痪了,你也不会舍弃我的对不对,因为我们是一体的。”

我莞尔笑道:“这个比喻好诡异,虽然贴切,但是哪有这么咒自己的。”我

们婚前都做了体检,小玉和帅帅身体都很健康,即便如此,现在我也和帅帅一起

看着小玉,不让她乱吃零食,特别是薯片和膨化食品,里面全都是添加剂。

“嗳,老公,我妈生日也快到了。去年这个时候,你们还暧昧着,今年你打

算怎么帮她庆祝……?”小玉问我道。

“唉……我这点主意都用在你这儿了,还真没有什么新鲜的点子,你帮我想

想呗……”我揉揉额头说道。

“这个……要看你自己的心意嘛。我帮你想就没有诚意了。”小玉笑着说道。

“那不也是你亲妈呢……你不该表示点心意啊?”

“嘿嘿……今年我先不表示了,我都表示二十年了。再说,我妈肯定更在乎

你的心意。”小玉对我笑道。

“我们去拍一套全家福吧,你看怎么样?”我想了想,帅帅心里肯定不爱过

生日,因为这就提醒她又老了一岁,不如我们找个好一点的照相馆,把她现在最

美的一面记录下来,我觉得还是比较有意义的。

“这个主意不错,可以拍半裸露肚子的那种,等弟弟长大了以后给他看。”

小玉也赞同道。

“那暂时先这么定了,其他节目我们再商量,先定下一个项目……明天到哪

儿了?克里特岛?……讲一个克里特岛的神话故事?好吧。”我们一直闲聊到池

水冷了,才从浴池里出来。我和小玉没再继续做其他事情,因为浴室地面湿滑,

而且海面航行还是会有颠簸之感,还是不如在家那种放松舒适的环境。

我们从浴室出来,帅帅姐还在熟睡,看来这几天把她折腾的累了。她为了我

们玩的尽兴,一直强撑着陪我们,今天还陪我们去爬山了。唉……我的好老婆。

我们一起躺上床,我躺在二女中间,翻身从背后搂住了帅帅。室内空调开得很足,

帅帅身体微凉,在我怀里不知是不是感受到了温暖,帅帅熟睡的脸上露出了甜美

的微笑。

之后几天的行程,我们先后到了希腊境内的爱琴那岛、伊兹拉岛、克里特岛、

仙度云尼岛。爱琴海的的海水是宝石蓝色的,水天相接,与天空的蓝渐渐融合,

几乎看不到海天的界限。伊兹拉岛狭长,游览小岛的交通工具是毛驴。我们走在

路上,还不时有像阿凡提大叔那样打扮的岛民从旁路过,引来小玉一阵好奇观望。

岛上的屋舍几乎都是一色的白墙建筑,在这里,天是蓝的,海也是蓝的,岛

上的房屋,就像是蓝天之上的朵朵白云。回到船上,帅帅搂着我,回望渐渐消失

的海岸线,夕阳的余晖洒下,那一座座小岛就仿佛是云端的天空之城。

小玉也放下了手机,我们一起感受这浪漫的日落黄昏。她的手机没法带走我

们眼前的美景,就连我爸的单反相机,也无法记录下我们此刻的心情,所以我们

干脆放弃了那些贪心的想法,一家人一起站在船舷上,沐浴在海面上渐渐西沉的

夕阳余晖里。

到了晚上,我和帅帅、小玉在自己的船舱里自然又是一番缠绵。我刚刚在帅

帅屁眼里射了一次,小玉又缠了过来。小玉迷恋上了肛交的滋味,撒娇着也要我

走后门。小玉怕影响到帅帅休息,一直都捂着嘴巴不敢大声叫床,但是她小穴里

的淫水沾湿了半张床,比平时骚多了。我心说:闷骚闷骚,闷住了口,下面就骚,

中国人组词还真是讲道理。我足足干了她两个小时,各在她小穴里屁眼里射了好

几次,最后我连鸡巴都没抽出来,就这么软软的泡在小玉阴道里,我们就相拥着

睡着了。

第二天,我们醒来的时候,我的鸡巴很艰难才从小玉身体里抽出来,淫水和

精液干了之后,像胶水一样把我俩的性器粘在一起。小玉又是一阵跟我撒娇,埋

怨我把她弄痛了。帅帅姐早就醒了,她说看着我俩睡得跟孩子似的毫无防备,不

忍心叫我们起床。

我看看表,早上9 点,船应该已经靠岸,今天的经停港是土耳其的首都伊斯

坦布尔。我们起床洗脸刷牙,穿好衣服。帅帅的小腹像是又大了一点,她说道:

“老公,我感觉怀的是个男孩,当时怀小玉的时候,三个月可没这么大。”

我笑道:“呵呵……是吗?儿子好啊,如果真是儿子,我爸肯定高兴。”

“你不高兴吗?”帅帅没好气的瞥了我一眼道。

“高兴,怎么会不高兴呢。”我赶紧陪笑道。

“妈,你看老公都乐得合不拢嘴了,他怎么会不高兴。”小玉也凑趣道。

“你这孩子啊,还是这么冒失……”帅帅看小玉前襟上溅得都是水,不禁埋

怨女儿这么大了还不知道先洗漱,后穿衣的顺序,但是她的眼中却都是慈爱之色。

我们一家人在餐厅吃早饭的时候,话题不免又是围绕着将要出生的孩子。我

没敢跟我爸说,我们猜测是男孩子的事,我爸非常重男轻女,这是我们家的传统。

到了我这一辈,我爸还指望我到了国外,能给我们老陈家开枝散叶呢。

老爷子连孙子/ 孙女的名字都想好了,男孩就叫陈俊骐,女孩就叫陈曦。我

爸解释骐字是千里子,曦是清晨、初春的意思,我们的孩子预产期在三月,这个

名字应时当令。

“谢谢爸爸!”帅帅姐觉得两个名字都挺好听也好记,还很认真的在笔记本

上做了记录。

我爸看自己儿媳妇很重视自己的意见,也笑着满意的点点头。我们一家人悠

闲的又聊了许多,当真是一幅父慈子孝的画面。

伊斯坦布尔是历史名城,曾经是东罗马拜占庭帝国的首都,故称君士坦丁堡。

后来这座城市成为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首都,被清真回教徒占领。现在称作伊斯

坦布尔,是土耳其共和国最大的都市,也是土耳其经济、文化中心的所在。我和

帅帅对历史文化古迹很有兴趣,但是帅帅姐这些日子身体容易倦乏,而我对穆斯

林文化没太多兴趣,所以我们一路走马观花,听导游讲解各个景点的历史趣事,

和爸妈、小玉一起做了自拍党,拍了许多照片。

这时候我才了解到小玉surface 本本的强大,她这边手机一个劲照相,然后

相片自动上传到云空间,我说怎么看她每天都拍几百张图,也不会塞爆手机的存

储。

当晚,回到船上,把爸妈送回去睡觉之后,我和帅帅、小玉去电影院看3D电

影。电影厅放映的是《加勒比海盗4 》意大利语版,英文字母。我还能勉强看懂

字幕,但是听电影的配音很别扭,现在不都看原声电影了嘛,干嘛还看配音版的,

我心说。小玉半猜半蒙,帅帅姐就完了,如果不是以前看过,基本上不知道他们

说的是什么。

帅帅姐和小玉看了一会,觉得超级无聊。小玉回头看看周围,发现足以容纳

近百人的放映厅里,大概只有寥寥不足十人,我们这一排也只有我们仨。看样子

是因为语言不通,没有人大半夜跑来看电影,其他的几对情侣看样也不是来看电

影的……。

我们一家三口虽然人数稍多,但是也并不显得过于突兀,谁规定不许一家三

口来看电影?这种情况直到……小玉贼兮兮的笑着,头低了下去,靠在了我的小

腹上。我没理她,把手里的爆米花塞到她面前,继续看我的电影。小玉见我反应

冷淡,嘟着嘴拉开了我的裤门拉链。

帅帅看到女儿的动作没说话,靠在了我怀里,直接把我的右手拽到她怀里,

按在了她的乳房上。

我心里暗爽,这大小妖精。我的左手也抚到了小玉的翘臀上。失策啊,小玉

今晚穿的是牛仔裤,要是裙子就好了。

小玉微微张开小口,不断用她小小的舌头像猫喝水那样撩拨我龟头上的尿孔,

我算看出来了,这丫头裹得这么严严实实,就是故意在整我。我离得比较远都闻

到一股尿骚味,但是小玉却一点不介意,反而很陶醉的吸吮起来。小玉原来一直

是短发女孩,但是我们结婚之后,她就慢慢把头发留了起来,现在她浓密的黑发

已经过肩,她不时轻挽垂下的鬓发,一边认真的伺候着我勃起的大鸡鸡。

好吧,闺女不给调戏,我就调戏妈。女债母偿嘛。我的手慢慢伸向帅帅的下

身,伸进她的小内裤里,在她的小穴口上轻轻拨弄起来。

“嗯……嗯……老公……”帅帅被我这一招遗祸江东之计搞得娇吟不止,身

子也慢慢向座位下出溜。我则偷偷警戒着四周,我前面和后面的几对也都变成了

单人,想必都在和我们坐着同样的调调。不过,我就不知道谁才是始作俑者了。

这时候,小玉抬起头来,她唇色水润,脸颊绯红,双眼迷离的看着我说道:

“老爸……我们回去吧,好不好?女儿小穴好痒,好想要……”

我没理她,我把沾着满手她妈淫水的手塞到小妞嘴里,然后故意逗着她问道

:“当年是不是一边在家看电视,一边这样给张薄含过?”

小玉面上微微一红,我们心结已解开,我和她都不再回避谈张薄的事,而且

这话是当着帅帅姐面问的,小玉一边舔着我手指上的水,一边对我说道:“嗯…

…你知道的,当年我确实喜欢他。”

我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小玉以为我又犯小心眼了,就小心翼翼的问我道:

“又生气了?”

我叹口气道:“不气,我就是恨啊,你这死丫头就不能晚点懂事?再晚四五

年,你就全是我的了。”

小玉看我懊丧的样子,忍不住咯咯笑道:“咯咯……人家要是你说的那种乖

乖女,才不会被你这怪蜀黍骗到手,也不会连我妈也搭进去,你还不满意?”

“这倒也是……”如果不是小玉主动把我勾引上了床,我肯定不会第一次见

网友就去开房的。但是要说小玉这丫头淫荡也不贴切,至少我们在一起快两年了,

除了对我格外依赖,对其他男人都是冷若冰霜,更不会背着我和别的男人交往、

上床。按照Woody 老流氓的理论,小玉的性格非常符合恋父情结少女的侧写。

更何况,小玉为了补偿我,还说服了帅帅,她们母女俩一起服侍我,这就是

所谓的有得必有失吧,做人不能太贪心啊。

帅帅姐靠在我怀里,轻声对我说道:“对不起,老公,是我这当娘的没教好

女儿,回去你罚我吧,好不好?”

“怎么罚你?”我笑问道。

“打屁股?”小玉提议道,她知道我最喜欢打她妈屁股。

“你看你这闺女,一点也不向着你这当妈的……”我搂着帅帅笑道:“我大

老婆真乖,我才舍不得打……”

“嘻嘻……老公真好……”帅帅姐搂着我的脖子,在我脸颊上亲了一口。我

看后面有人已经注意到我在这边左拥右抱了,所以推推二女道:“都不爱看了吧?

走吧,别影响别人了。”

小玉嘿笑道:“嗯,走啦,我们回去看付费台去。”

我晕……这小浪货,我都不知道,原来还有付费频道。我们出了影院,我说

道:“还敢背着我看小电影,看我回去不抽烂你小屁股。”小玉向我报告:“不

是我发现的,是我妈。”

我玩味的看向帅帅姐,她红着脸道:“昨晚半夜我睡醒了,你和小玉都睡了,

我不想打扰你休息,就随便开电视看看,结果就……”

我莞尔一笑,在帅帅的漂亮脸蛋上亲了一口,表示我理解。小玉就不干了,

她攀伴儿道:“老公,你这样做不对哈,刚才我说打我妈屁股,你舍不得。我一

说看个小电影,你就要抽烂人家小屁股。这还不算,我妈偷看小电影,你不罚她,

还亲亲她,不来偏心成这样的哈。”

我开心的哈哈大笑,然后对小玉咬耳朵道:“傻丫头,我说抽烂你小屁股,

是一抽一插那么抽,你不喜欢吗?”

小玉这才转嗔为喜,直接跳到我身上,“嘻嘻,这还差不多,老公真好。”

“哎哎……慢点……我的老腰啊……”我苦笑着托着小玉的小屁股,就这么

一路抱着她,和帅帅手挽手,也不顾路上遇到的游客的差异目光,走回了我们的

舱房。

番外篇尾声按照我们的行程路线,原本我们的地中海之旅还要经过埃及、突

尼斯、葡萄牙、西班牙,最终到达法国马赛港。但是因为帅帅不适应长期海上颠

簸,我们最终决定在埃及结束旅行,提前回国。

帅帅有些不好意思,她劝道:“爸,妈,不然你们继续玩吧,把小玉照看好

就行,让阿晟陪我回去就行。”

我爸妈同意我的意见,该玩的也差不多玩够了,该照得相片也差不多装满了

记忆卡,毕竟帅帅肚子里的孩子在老爸老妈心中是第一位的,所以老两口也同意

一起回去。“你们走了,我们仨也玩不踏实,一起回去吧。”我妈说道。

我爸说的更直接:“现在孩子是最主要的,我们大人有困难还能克服,但是

你带着孩子太辛苦了。”

我看小玉有些纠结,知道她喜欢古墓类的小说,鬼故事,知道她很期待埃及

的一站,所以我提出一个折中方案。“我看这样吧……既然已经到了埃及,我们

不妨住两天。原本游轮就是要在开罗停靠三天,我和旅行团联系下,我们就在这

里脱团了,三天后他们继续向西,我们坐飞机回国,让他们帮我们订三天后的机

票。你们看这样行不行?”

大家觉得我这个计划挺好,其中最支持我的决定的就是小玉。帅帅看女儿这

么兴奋的样子,忍不住眼中露出一丝失落之色。

深夜,开罗的晚风凉爽,特别是我们住在尼罗河畔的三角洲酒店里。河上习

习凉风吹散了白天的炎热暑气,我和帅帅坐在阳台上,趁着小玉正洗澡的工夫。

我轻声对帅帅问道:“今天怎么闷闷不乐的,有心事?还是,还在为我们今天谈

的事心烦呢?”

“嗯,都有,对不起,老公。”帅帅螓首靠在我怀里说道。

我嗅着帅帅轻响的发丝,真是感觉自己拥有了幸福。“好了,这事不怪你。

就像老爸说的,孩子是现在第一位的。”我轻轻一吻印在帅帅额上,知道她最近

内分泌有些紊乱,以至于心情也起伏不定,我又对她说道:“说起来这事怪我事

先考虑不周全……”

“嗯……”帅帅听我这么说,心里好过了许多。她轻轻叹道:“这是一方面

……我今天才发现,我对女儿的关心好少,你比我还了解她多一些。我真不是一

个好母亲,这些年一直都没有好好尽到母亲的责任……借口自己忙……”帅帅一

边说一边抽泣着,“有时间去和别的男人约会……”

我用手掩住了帅帅的嘴,不让她继续说下去了,她有点钻牛角尖了。想来是

因为昨晚在电影院说的那句:“你这死丫头就不能晚点懂事?”触动了帅帅心里

的敏感部位。帅帅知道,小玉懂人事早,自然和她这当妈的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好了,我都知道的……帅帅你心里有多难,你心里的压力有多大。你只是

个女人,而且是个漂亮女人,你也希望有人疼,有人照顾……不要想太多啦……

我能想象到,一个女人自己拉扯着一个孩子有多难。如果我们换位,我可能做得

不如你好。现在小玉也长大成人了,我和你、我和小玉,我们三个人的婚姻美满,

这不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嘛。以前的生活已经告一段落了,未来的生活,我们还要

一起去谱写。”

“嗯……老公你说得对,谢谢你,听你这么说,我觉得心里好受多了。”帅

帅哽咽着说道。

我继续说道:“意识到了问题……以后慢慢弥补吧。小玉其实是个很内秀的

孩子,她内心其实很敏感,大大咧咧的外表只是她的一种自我保护。她喜欢要这

要那,也只是为了想要得到更多的关注。你不关心她,她就花掉你的钱,【推荐】三十岁的情史番外篇完结即使让

你臭骂一顿,她也觉得引起了你的关注……”我们在一起两年,除了开始的几个

月小玉花钱很多,之后她变得很节省,除了有时候忍不住求我一起去买零食,平

时都不会去逛街,也不在网上淘货,简直就是中国男人梦想中的中国好媳妇儿。

当然,我也不会亏待自己媳妇不是,平时小玉和帅帅的衣食住用行,都是最

好的品牌,她们最喜欢的牌子,以前只能买原单仿品的那些品牌,现在虽说也不

是敞开供应,但是在我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我还是会满足她们的喜好,而这都是

我主动做的,她们母女很少跟我提要求。

“是这样啊……老公,你这么一说,我发现真是这么回事。这孩子以前花钱,

而且乱花钱。现在你每月给她的零花钱,她都存在卡里。我养她十八年,她从来

没存过一分钱。”帅帅笑着说道。

“胡说!我有存钱好不好?我的小猪扑满里应该还能凑几十块钱的。”这时

候,小玉已经洗完了澡,倚在阳台门口擦着头发,一边说道。

“那个……好像一块的我都用掉了,里面可能都是五分、一分的,大概凑不

起几十块了。”帅帅在我怀里弱弱的说道。

“噗……”我忍不住笑了,好吧,你们娘俩都太强大了,“帅帅你还说小玉

乱花钱,你连人家孩子的存钱罐都不放过,这么大没少克扣小玉的压岁钱吧?”

小玉坐在我们边上另一把椅子上,帮我一起声讨帅帅姐:“嗯,就是……长

这么大我都没见过压岁钱长什么样。”

帅帅辩解道:“你几个舅舅和你小姨给压岁钱,我不是也要还你嵬哥和小顺

他们啊?”

我笑着制止她们娘俩拌嘴,这样下去非吵起来不可。“好啦,今年老公给丫

睡钱,好不好?”

“给丫睡钱,给你丫睡钱。”小玉听出来我说怪话讨她便宜,红着脸笑着拧

我。

我嬉笑着搂着我的大小老婆进了屋,拉上了窗帘……窗帘上很快升起了三团

不断纠缠起伏的人的剪影。这美妙销魂的撩人月夜,我们甜蜜的爱,我们对美好

未来的期待,都将伴随我们生活的点点滴滴,用我们的欢笑与泪水,在时间的画

卷上书写。

全书完

TAG: